「是啊,誰被那麼冤枉,都會生氣的。」

「那個什麼秀,真的是太討厭了,自己沒有實力,買水軍黑人。」

「咱們果果唱歌這麼好聽,人又漂亮,難免會被許多人嫉妒,今後要是再有這種負面帖子,咱們可得擦亮眼睛,免得被人帶了節奏。」

「對,現在的人心可難猜了,還不是看我們果果沒有背景,才敢這麼亂來?你看看,隔壁那位,誰敢亂說她什麼?」

「就是就是,如果果果真的有金主,對方還敢這麼黑她嗎?」

在這條帖子被轉了無數遍的時候,尤玉才看到。

「祖宗,你下次發帖的時候,可以先和我商量一下嗎?」尤玉一臉無奈,這位是真的有金主啊,但本身又有實力,要不然,她也不會這麼心甘情願了。

唐果吃吃冰棍兒,毫不在意,「沒事,我有金主嘛,誰罵我,他會幫我罵回去的。」

尤玉很無語,還想說點警告的話,突然電話響起了。

「是……沒有安排,有空,好的,我馬上送她過來。」尤玉掛了電話,鬆了一口氣,「你金主要你馬上過去。」

……

「金主大人,今天想聽什麼歌?」

唐果坐在沙發上,一手撐著下巴,一雙漂亮的眸子盯著冷銳看,這個男人,真帥!

就是愛好比較特殊。

冷銳閉著雙目,躺在椅子上,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敲著桌面,「隨便。」

(本章完) t;

第四百八十四章發展北方

劉宇只是了解了一事情的經過,並沒有問具體的馮通打算如何處理,一個四品大元,堂堂一個知府如果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的話真該回家賣紅薯了。

劉宇第二天就起身南下去邯鄲府一帶轉悠了,冀州南部大部分都是平原地區,沃野千里,是重要的小麥基地,但是由於品種多年未經選擇,水利灌區年久失修,fé料不足,本該是糧食產量的重地反而糧食產量不足。

驕陽似火,馬隊冒著烈日趕了幾十里的路,眼看就要到中午了,附近也沒有大的鎮店,有的只是小村。領頭的金興霸從裝甲車的天窗里探出了頭,看看士兵們額頭上面都是漢水,木然發現前方不遠處有一大片樹林,樹林邊有河水,有菜地,正好去樹林里休息。

「大家去樹林里休息。」隨著金興霸的命令,幾個jin悍的騎兵先行過去,在樹林轉悠了一圈之後出了樹林朝大家揮動了綠sè的旗。馬隊保護著裝甲車速的來到了樹林里,大家很拿出馬背上的馬料和乾糧。馬料是喂馬的,乾糧是人吃的。

劉宇在裝甲車裡自然感覺不到熱,他那車外表是裝甲i彩的,內里可是保姆車類似的,有空調的,而且舒服。

小猴和洋給劉宇準備了吃的,劉宇下車去樹下吃東西。正吃著忽然發現北面一百多米外有兩個頭戴斗笠的農夫正從不遠處的河流里挑水澆灌自家種的蔬菜呢。

「旁邊就是一條河流,水也不小,為什麼還要用肩膀挑水呢,看來水渠修的還是不到位啊。」劉宇感嘆說。

負責水利的一個工匠,叫做李hun,笑道:「不如過去看看,問問百姓。」

劉宇和李hun,還有洋、小猴,一共四人慢步走向了黃瓜地。戴著斗笠的應該是父兩,父親四十多歲模樣,身體tin壯實。兒十七八歲,曬的tin黝黑的。

和普通百姓一樣,看到這些當兵的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年紀大的一個放下水桶,笑道:「各位軍爺,有事?」

劉宇笑道:「老鄉,大熱天的還澆灌菜地啊,咋不non個水渠。」

「軍爺有所不知道啊,non水渠哪裡有那麼容易,我們這裡是平原,要把水位抬高,修築水庫,然後引水入渠,這樣能澆灌田地。而且這片地大多種的莊稼,這個時候雨水多,不需要灌溉,只是種菜就另說了。」

劉宇抬眼看去,這片黃瓜地還是很不錯的,有五六畝的樣,用樹枝搭著架,上面掛滿了嫩嫩的黃瓜,一根一根的,還帶著刺。

「種菜的收益比種糧食如何?」劉宇問。

「一畝糧食差不多能收入二百個銅幣,但是一年多種兩次,夏天收了小麥,再種其他的糧食。我種菜收入稍微的高點,但是累,需要的管理比較多,如果趕上好行市的話差不多是種糧食的兩倍。」

劉宇一o口袋,裡面可憐巴巴的還有幾個金幣,皇帝出én也要帶錢,不帶錢照樣沒飯吃。

掏出一個金幣遞給了老鄉:「我看你的黃瓜不錯,我買些,你讓你家小摘些,好給我們樹林里休息的人下飯。」

「唉呦,黃瓜目前是一個銅幣五斤,你這一個金幣差不多能買我兩畝地的瓜了,主要是沒稱。」

「不要緊,不要緊。non三四百根就行了,大熱天的吃根黃瓜消消暑。」

老鄉轉頭對他兒說:「你去摘上幾擔送過去吧。」

不過老鄉執意不收劉宇這麼多錢,按照四百根算,只收一百銅幣。

「你們當兵的也不容易,我要是多收了你們的錢回去村裡人指定綽我脊梁骨。」

聊了一會兒又聊到水利上來了,劉宇等幾人坐在田埂上的樹下,老鄉笑道:「我想要的就是一個水車,不用人踩的那種,水一衝,呼嚕呼嚕就往上翻水的。平原上河流多,誰要是能造這種水車保證能賣不少。」

李hun說:「你說的是筒車吧,有,南方有很多,中間是鋼鐵的軸承,大滾輪上面依舊是竹筒,水一衝,水車就動,依靠水車自身的力量把水給翻上來了,一天一夜能澆灌幾十畝地的。」

「北方怎麼看不到這車啊,只有一些有錢的富戶有,我們普通百姓沒可沒有。」老鄉說。

「這個很就會有的,你們就安心種地吧。不管是筒車還是翻車都會有的。」劉宇暗暗在種記下,北方不能只想著推廣品種,應該推廣的農機,筒車這一類絲毫沒有技術含量的東西非常的實用,不需要電力的環保農具。

天下初定,如果立刻就上馬一些大的水利工程,諸如大水庫、大水渠等等,肯定會勞民傷財,如果再管理不到位下面貪官污吏趁機撈錢,那對百姓來說將會是災難,還不如先推廣一下腳踏水車,筒車這樣的農具呢。

劉宇等一行在冀州南部轉了四天,大致了解了各地發展的情況和民風。回到真定府的時候第四騎兵軍團已經開拔了,三萬人,兩萬人去壩上駐紮,一萬人留下負責冀州南部的防務。真定府馮通那個收費站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沒有人跳河,也沒有強制拆除。

原來馮通回來了閉口不再提拆橋的事情,反而貼出告示招募能工巧匠,說要在大石橋旁邊從修座一橋樑,還讓人畫了一副大橋的圖。不少的石匠都嚷嚷著要報名修橋,還有的富戶要捐款,當然也有要求,就是橋邊立碑寫上誰捐款多少多少。石家自然坐不住$淫蕩小說了,沒幾天就過來找馮通,馮通藉此壓價,把賠償金額定在了三百金幣,就這樣收費站沒了,大石橋不再屬於石家了。

馮通把事情說完,問:「陛下,您看臣處理的如何?」

「很好,即便是把事情jā給法官審判,后把收費站拆除也會有百姓說三道四的。這樣很好,通過談判讓石家人終自己同意把收費站拆掉。不過這橋你打算修嗎?」劉宇問。

「這個。」馮通為難了,「臣料定了石家會認輸,所以未打算修這個橋,畢竟這座大石橋堅固的很,再用五十年也不成問題。」

;!–如果不是某章的后一頁t;

;!t;

;!–如果是某章的后一頁t;。。 第14章富少的前女友(15)

唐果唱完了一首歌,冷銳內心的那種暴虐差不多就平息下來了。

他微微睜開眼,便發現了之前坐得遠遠地女人,正在近距離的觀察他。

那張天使一樣的秀美的臉蛋都快要碰到他的鼻尖了,屬於女人的芳香,也瀰漫在他的周圍。

唐果見他睜開眼,輕吹了一口氣,眨了眨眼,「金主大人辦事很利落,我很滿意,除了要聽歌,還需要什麼特殊服務嗎?」

「不需要。」冷銳抬手將唐果推開,「你快滾。」

唐果卻沒有離開,反而就近坐靠在了辦公桌上,直勾勾的看著冷銳……的身體,「金主大人的身材真好吶。」

「看著就讓人想入非非的那種。」

「穿著衣服就能夠讓人想入非非,不知道不穿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的。」唐果眯了一下眸子,眸子里的欣賞,完全沒有掩蓋。

明明那麼清明的眼神,偏偏說出來的話,讓冷銳有一種,被色【女】侵犯的感覺。

唐果白皙纖細的手指抬了抬下巴,粉紅色的唇輕輕的往上翹,好似天使一樣清純的臉蛋兒上,露出了一種只屬於惡魔的笑容。

「金主大人,你看起來很害羞……」唐果眯了眯眸子,輕輕的咬了咬唇角,「看起來真誘人。」

在冷銳差不多要發怒的時候,唐果很自然的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妝容,臉上掛著甜美的笑容。

「好啦,我走了。」

「記得想我哦。」

「如果有什麼特殊的想法,可以派人來接我。」

冷銳:對這個女人,他不會有什麼特殊的想法。

臨走的時候,唐果還送了一個飛吻給冷銳,讓冷銳有點後悔,為什麼要選擇唐果這個性格乖張的女人。

「我就是覺得金主大人很帥,看上的就是你的錢和顏,對冷太太這個位子不感興趣,」唐果眨了眨眼,聲音低低的想起,音調軟軟糯,似乎要甜到人的心尖兒,「說的直白點,就是想上你……咯咯咯!」

說完,唐果果斷拉開辦公室的門,快步離開了。

冷銳握了握拳頭,扯了扯衣領,嘴角乏起冷笑,一個不知天高地厚,想要上他的女人,真該丟她出去喂鯊魚。

但,當他閉上眼的時候,腦海里竟然描繪出了女人離開辦公室,站在門口,說的那句「就是想上你」那句話的樣子,登時內心升起了一股火。

冷銳很快清醒過來,擰著眉頭,手指輕輕的敲打在桌面,不,任何女人都不可能在他的身邊超過一個月。

任何女人的歌聲,最長一個月就會對他失去任何效果。

冷銳放鬆一笑,他的擔心多餘了,很快這個女人就會消失在他的視線。

唐果上車的時候,尤玉有點驚訝,她看了看手錶,剛剛過去十分鐘,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這麼快?」

「嗯?」

唐果愣了一下,隨後明白了尤玉話里的意思,撲哧笑了出來,手指輕輕地抵著額頭,唇角上翹,沒有幫冷銳證明清白,頗為遺憾的點頭,「嗯。」

頓時,尤玉的表情就很古怪了。

(本章完) —

第四百八十五章草原貿易城

「這個,不妥。說了要修橋又不修那不是失信$淫蕩小說於百姓嗎?以後官府的誠信的何在?」劉宇問。

馮通也沒想到會牽扯到誠信問題,說:「一則是原來的橋沒壞,二則這橋可是百多米長,修起來工期少也要兩年,耗資恐怕也不」

「耗資多少也要修,何況來往商業車馬越越來越多,那座石橋會越來越擁擠的。修橋的石橋我來安排吧,讓建設兵團來吧。」劉宇說。

劉宇回去就立刻安排了,剛剛好,專業建設鐵路的重型建設第一兵團在青州修建黃河的防洪堤呢。第一建設兵團非常的大,將軍程大鵬,原本程大鵬要求轉入作戰軍團了,可是戰爭少,一年到頭也打了不幾回仗,實在無聊就又調入了建設兵團。作為組建早的建設兵團擁有先進的重機械,推土機、挖掘機、吊車、拖拉機等等,有經驗和實踐都非常豐富的老牌設計施工人員,可謂是技術jin良。

一聽說冀州有不少的河流需要修築橋樑立刻就行動了,調了兩名設計師,五百名士兵,還有十多台大型機械。這下真定府的那些百姓可開眼了,修橋不用石頭,先把橋墩修上,然後用大型吊車把水泥橋面吊上去,這橋就出現了。

一轉眼就是八月份,大理那裡依然還是炎熱的夏天,冀州已經到了初秋了,但是北方草原上已經是秋高馬fé的時候的,往年這個時候,哪怕是原來強大的中土國家都要防備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打草谷,可是今年,冒頓所率領的部落正是頭疼的緊啊,不要說南下牧馬了,而是要時刻防備著被別人打上én來。北方,廣袤的草原上木里huā已經吞併了幾十個部落,傭兵十萬,數次冒頓都沒討到好處。南邊,中土人已經駐紮了兩萬大軍到了壩上草原。

原本在趙沖剛剛落腳的時候,冒頓派了一個萬夫長,帶領三萬人來偷襲,結果被趙沖提前發現給包了餃,一下吃掉了五千多騎兵。逃走的騎兵被第四騎兵軍團八千手拿騎步槍的騎兵追的狼狽而逃,一下追出去一百多里地,一路都是死傷,草原上幾乎有部落的地方都有喪事,那幾天時間草原狼都不打羊的主意,為啥?死人太多吃都吃不完。

一仗下來,冒頓部落的勢力大大縮水,急忙收縮兵力,不在去壩上和第四騎兵軍團有接觸。雖然勝利在望,可是趙沖依然是依照軍部的命令在壩上地區紮下大營,修建房舍,準備長期駐紮。剛剛開始旁邊的牧民還很害怕,但是慢慢的發現這些大兵很好相處,你賣他們牛羊,他們照常付錢,完全是市價,而且那些大兵似乎還很有錢,穿的用的都好。

秋天是草原上格外熱鬧的季節,而且也是豐收的季節,牛羊正fé,皮á等等都是大量銷貨的時候,草原人要把這些東西賣給中土人,來換取他們需要的布匹、糧食、鐵器等等。以往想買口鐵鍋少也要十頭飛羊,如今價格便宜了,一頭fé羊,一口鐵鍋。

草原上興建了不少的貿易城,這是今年興的事物。首先是飛狐鏢局在壩上草原修建了飛狐貿易城,很的一個城,佔地不過一千畝面城牆加起來不過四里地。城牆也很低矮,只要兩米多,還是用土堆起來的。裡面全是經營茶葉、絲綢、布匹、米酒、糧食、蔬菜等等海產品的商戶,有幾十家之多。還有專業收購牛羊皮á等等的大商行,提高客戶休息的客棧。

別看著一個貿易城不大,但是生意相當的紅火,那些部落的牧民甚至趕著成群成群的綿羊來換取鐵鍋,而且一家換好幾個,一問為什麼,居然說是怕以後沒得換了。

飛狐貿易城有飛狐鏢局來管理,任何人不準再城中鬧事,同時他們也負責城裡的安全。中土那些豪客刀客等等喜歡刀槍武術的人紛紛來到北方草原。一個的飛狐城少有三百人保衛著,加上各商行的夥計,少說也有兩千人的規模。

再往北還有十多個貿易城,幾乎都有一個鏢局負責保護治安,同時這個城裡來往運輸的貨物都有這個鏢局負責。雖然說有壟斷的嫌疑,但是這是目前在草原上紮根好的辦法,中土人向來講究故土難離,想讓他們到草原來,只要豐厚的利潤。草原上貿易城的建立讓一部分想發財的中土商行賺取了豐厚的利潤。同樣獲得巨大利益的是草原上各部族,往年他們的牛羊皮á經常滯銷,價格上不去。還經常買不到布匹茶葉鐵器等等重要物品,如今好了,就算你要買杭州的絲綢,雲南的普洱都是意思。

也不知道是誰的規定,所有進入貿易城貿易的人都必須說中土官話,對於不會說官話的一律不給他們jā易。

如此一來草原上的人慢慢的開始學習中土文化,同樣,草原上的各種物品風俗文化也漸漸流入中土。

飛狐城,飛狐鏢局。大鏢頭胡飛在演武場練習了一會刀法,旁邊眾人看的拍手叫好。今天這些看客可不是鏢局請的那些刀客,大多是身穿絲綢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一看這些人都是商行的東家或者掌柜的。

「呵呵,不好意思,獻醜了。走,大家去客廳說話。」胡飛把寶刀收好,帶領眾人來到了會客廳。

眾人落座,一位老者首先發問:「不知道大鏢頭請我等過來有何事?」

胡飛命下人拿過來一張大羊皮的地圖,指著地圖對大家說:「大家看看,從這裡向北,在大草原的東北地區,幾乎每隔著一二百里就有一個貿易城,雖然距離有些遠,但是利潤都很大。不過大家發現了沒有,這裡,距離壩上草原兩千多里的天鵝湖草原方圓上千里也沒有一個貿易城,那裡水草豐美,部落也多可以想象利潤有多麼的大了。」

不等胡飛說完,眾人紛紛搖頭:「不行,不行。那裡是格薩部落,野蠻的很。」

–如果不是某章的后一頁–

–如果是某章的后一頁–。。 第15章富少的前女友(16)

「後天就是決賽了,小果,你準備好了嗎?」

說實話,尤玉很緊張。

唐果背後是有金主,可如今做這個的,想要路途順暢一點,除開有背景的一些特列,誰沒有幾個背後捧著她的人?

再好的天賦,如果沒有人拉一把,最後都會泯然成普通人中的一員,根本就沒有出頭的機會。

從聽唐果開口唱第一句的時候,她就很看好。

只要唐果不作死,將來一定會大紅大紫。可以說,後天的總決塞,她比唐果更緊張。

反而是唐果,依舊一副關我屁事,毫不在意的樣子,這讓她心裡很沒譜。

「唐果!」

見唐果竟然還在喝奶茶,吃甜點,尤玉就坐不住了,「祖宗,你現在好歹也是個小有名氣的人了,就不能夠收斂一下?吃這麼多,發胖了怎麼辦?」

「別擔心。」

唐果擦了擦嘴角,自信的說道,「我一定是第一名。」

「你別忘記了,還有一人對你的威脅很大。」尤玉冷笑道,「陸琪的實力可不止那一點點,到時候輸給她,你別在我面前哭鼻子。」

唐果眯了一下眼,「我不會輸,尤其是不會輸給她。」

尤玉並沒有被唐果安慰道,反而慎重的說道,「之前我打聽過了,決賽的評委增加了兩位。」

見唐果不在意的樣子,尤玉決定一定要讓唐果對這件事重視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