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殺了她,我嫁給你。」顧婷也挺了挺胸脯。

「哈哈哈,今天真是不虛此行啊!說起來你們也是姐妹,何必為了一個已經死去的男人爭來斗去。不要爭執了,本公子法寶有的是,不如都嫁給我。」歐陽複眼中露出了貪婪之色。

「公子修為這麼高,長得又英俊魁梧,完全可以。不過,我要做大房。」顧婷提出了條件。

「公子,你可不能答應她,她會欺負我,也會欺負別人的。」魏風看似好心的提醒。

「放心吧,她不敢!」

歐陽復抬起大手,對著魏風向後一拉,想要放肆的擁美女入懷。一股巨力襲來,頓時讓魏風身不由己,身形飄起,朝著歐陽復撲了過去。

千鈞一髮,魏風揮動袖子,散功粉飄出,沖向了歐陽復。

歐陽復頃刻間呆在當場,魏風則直接摔在了地上,他急忙朝著顧婷高唿道:「快點滅了他。」

顧婷哪敢遲疑,將手中的金骰子拋出,直奔歐陽復的前胸。

嘭!

金骰子直接穿透了歐陽復的胸膛,醒轉過來的歐陽復,目瞪口呆,顫抖著手指著顧婷,仰面朝後倒了下去。

沒有片刻遲疑,魏風抖手拋出了那張鬥牌,狠狠的朝著歐陽復砸了下去。

到底是三級武者,體格極其堅固,歐陽復並沒有被砸成粉末,只是變成了一張肉餅,貼在了地上。

顧婷不顧噁心,用力脫下歐陽復的靴子,又在指頭上取下儲物戒指,快速收進了儲物袋裡。

兩人不敢片刻停留,快速奔向了小樹林,就在裡面奔跑了一陣子,這才服用回容丹,並換回原來的衣服,從樹林的另一側,挽著手走了出來。

取出飛行法器,兩人返回自由城,找到一間酒樓,坐下來歇息。

「唉,姐頭一次打劫成功。」顧婷驚魂未定,撫摸著胸口還在喘。

「這是第二次,頭一次是我。」魏風提醒道。

「哈哈,對,對。真沒想到,我們居然成功了。」顧婷開始放鬆起來,不由得笑了。

「色字頭上一把刀,他到底死在這上面,死有餘辜。」魏風罵道,心裡卻痛快,歐陽復自食其果,怪不得別人。

截殺歐陽復,魏風可是經過了深思熟慮,周密計劃,製造出散功粉后,他先在孟瑤身上試了一下,果然效果顯著。

知道歐陽復好色,見到漂亮女人就挪不動步,魏風不惜改換女裝,製造二女爭寵的假象,引誘歐陽復上鉤。

「小風,我們走的時候,好像遠處有人影。」顧婷道。

「沒關係,他們只能看見兩名女人,不會知道是我們。」魏風對此並不在意。

「回頭想想還真是后怕,如果出現一點紕漏,我們一定都死了。」顧婷這才心有餘悸。

「不會的,大不了我們被抓到宗門裡,二女共侍一夫。」魏風笑道。

「還說,為了個以前沒碰過將來也碰不得的女人,值得這麼冒險嗎?」顧婷白了魏風一眼。

「即便不提我跟她的感情,單說她是因為我才被帶走的,這一切就值得。」魏風鄭重道。

「好了,姐幫你解決了一塊心病,夠義氣吧!」

「沒得說!」魏風豎起了大拇指。

兩名女子合力殺了一名三級武者,被途經的路人看到,驚恐的迅速傳播開來,搞得人盡皆知。

烈風宗歐陽宗主的二兒子歐陽復,前往自由城取材料,結果一去不歸,立刻引起了宗門的關注。

宗門幾名長老齊齊出動,四處搜尋,在距離自由城不遠的地方,發現了貼在地上的歐陽復,基本沒了人形。

幾位長老驚愕萬分,他們無法想象,到底是什麼樣的法寶,能將一名三級武者,直接打成了肉餅。(未完待續。。) 「我當然是中醫。」那位四十多歲的中醫有些惱怒的說:「有問題嗎?」

「你也算是中醫?你也敢說你自己是中醫?」華貴像是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他放聲大笑道:「你真逗……」

「我怎麼逗了,你給我說清楚,我正兒八經的看病,有什麼問題嗎?哪像某人……只把了下脈,連問都不問一句就過了,你真的當你自己是可以望氣的神醫了?」中年中醫有些惱怒的喝道。

不為別的,想想也是,你專註的做一件事情的時候,別人突然莫名其妙的放聲大笑了起來,這本來就是一種不尊重啊。

「中醫需要檢查結果嗎?」華貴的話對那名中醫來說,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是啊,真正的中醫,又哪裡需要檢查結果了?以前的古代中醫,哪個不是通過望、聞、問、切來判斷病人的病情的?

可是現在呢?呵呵,大多數自稱中醫的人,他們離了檢查結果,其實是治不了病的,這是這個時代的悲哀。

「怎麼不需要,不用檢查結果,你怎麼知道病人的病因出現在哪裡?你以為你是火眼金睛啊,一眼就能看出來了?」一名年輕一點的中醫有些不服氣的說。

「呵呵,你們這些靠檢查結果的人,也敢稱自己是中醫?你們的師父,不是教你們如何切脈,而是教你們如何看檢查結果?」華貴笑了:「你們,敢在逗比一點嗎?」

「那你告訴我,什麼是中醫?」年輕的中醫有些惱,他感覺這傢伙簡直就是一個瘋子,瘋了吧,現在誰還能達到那種不看檢查結果就能診斷病因的水平?

「真正的中醫,只用切脈,只用問,就可以斷定一個患者身上的問題,可是你們竟然墮落到檢查結果?呵呵,你們也配稱為中醫?」華貴冷笑道:「不要告訴我們,你們開藥也是開的西藥,你們還有聽診器,你們還可以為病人輸液。」

華貴的一番話,讓在場所有的人臉色都有些難看了起來。

不錯,他們是有這些,他們不僅是中醫,而且他們還有西醫的醫師資格證,事實上在唐人街這麼大的地方,大大小小的中醫診堂恐怕有不下數十家,可是真正的純粹中醫,恐怕只有許哲那裡了。

其他的人,雖然也是中醫診堂,但事實上他們的生活習慣中,大部分用到的都是西醫,西藥。

因為一方面鎂國的中藥也有些匱乏,有些中藥,是不被核准進入到鎂國市場的,所以就造成了現在的情況。

說是中醫,但除了一診堂之外,其他的都是用西醫給人治病的,中醫的知識很少用到。

「我能說,你們這一群人,都是掛羊頭賣狗肉的嗎?」華貴冷笑道,他之前憋著一口氣,現在終於能發泄出來了。

呵呵,你們不是自恃身份高嗎?你們不是自認為自己的醫術了得嗎?你們不是說自己是中醫嗎?現在被打臉了吧?

所有人的臉色都很難看,雖然他們想爭辨,但奈何對方說的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在這裡打著都是中醫的旗號。

因為這裡華人多,大家對家鄉的東西都有種特殊的感情,而中醫是他們更加容易接受的東西。

事實上,他們的中醫知識,在看病的時候根本一點也用不上,所以當華貴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無從反駁。

「現在,我提醒一句,我們這裡是中醫交流,想要贏這場比賽,必須用純正的中醫,需要檢查結果的人,現在可以出去了。」華貴向外一指。

「你不要太囂張了……」有人咬牙切齒的說:「一診堂的許醫生,他的確是不需要檢查結果的。」

「是嗎?可惜許哲沒來,他只派了一個自己剛入門沒多久的徒弟和一個黃毛丫來,你認為他們真的能贏了這場比賽?」華貴冷笑道:「現在我在說一次,不懂中醫懸脈的,出去……」

「我懂懸脈,我也看出來了病人的情況。」最先把脈的那名中醫道:「這人的情況,無非就是實火導致的。」

「呵呵,你確定?」華貴冷笑道:「我要先奉勸你一句,對方的情況現在不是你所說的那樣,如果你要固執的認為他是虛火,那就用你的方法試試,如果治出了問題,你負全責。」

「這……」那名中醫有些傻眼了,這裡是鎂國,如果真的鬧出醫療糾紛是很麻煩的,而且在唐人街的診所,手續方面也不是很全,如果事情鬧大了,對他來說真的沒有一點好處的。

「要麼試,要麼認輸,在這上面拍照簽名。」華貴得意的大笑了起來:「我移民的時候,所有人都告訴我,這片區域的唐人街,是中醫之鄉,可是你們真的讓我有些失望,真的,我太失望了,你們的表現簡直就是垃圾……」

「你說誰是垃圾。」葉皓軒真的受不了這個自以為是的傢伙了,他不禁懷疑,這貨是不是真的有妄想症啊?

「我說唐人街,所有的中醫診堂就是垃圾,怎麼,你不服氣嗎?」華貴冷笑道:「你會把脈嗎?不會的話,滾出去。」

「我會把脈。」葉皓軒笑了笑道:「這是基礎,我當然會,你放心,不會讓你失望的。」

「那麼請來吧,我看看你到底有多高的水平。」華貴手一伸,對葉皓軒做了個請的姿勢。

「無非就是一個陽虛火旺症,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可我看你好像診斷出來這麼病情像是很得意一樣……我請問,你有什麼好得意的?」葉皓軒有些無語的看了這傢伙一眼,這貨真的把自己當成回事了。

說真的,葉皓軒一看到這個男人,腦海里就湧出了陽虛火旺症,而看華貴得意的樣子,好像是看出來了一個什麼了不起的病一樣,這樣真的好嗎?

「你果然有幾把刷子,怪不得許哲會把你派來。」華貴的臉色微微一變,直到現在他才重視起了葉皓軒。

說真的,其實他清楚,他想在唐人街這裡立足,是要先做出點成就來才行,現在整個唐人街最大的威脅就是一診堂,如果踩倒一診堂,那他以後在這裡可以站穩,而且可以慢慢的向其他的地方發展。

可是許哲是他最大的威脅,其他人的醫信,他早就摸清楚了,但是這些人加起來,也比不上一個一診堂。

當初許哲派出葉皓軒來的時候,他感覺許哲在託大,他不相信一個初學者,醫術會高到哪裡去,可是現在才他發現,葉皓軒比起其他的幾個人要靠譜的多了。

「這麼說,你的診斷也是這樣了。」葉皓軒笑了笑道:「那不妨我們辨下他的癥狀吧。」

「正有此意。」華貴冷笑了一聲道:「這種癥狀的特點是,咽干口燥,烘熱汗出,小便短赤,心煩易怒,舌質紅絳。」

「病人來的時候腳步虛浮不穩,而且面有菜色,很顯然,他現在是屬於陽虛的癥狀,在加上他主訴的情況,基本上就可以斷定了,你倒是說說,這種情況的病機是什麼?」

「這種小兒科的東西,真的需要說嗎?」葉皓軒感覺到不可思議,但他還是搖搖頭道:「陰虛火旺屬虛火,多由精虧血少,陰液大傷,陰虛陽亢,則虛熱虛火內生。一般來說,陰虛內熱多見全身性的虛熱徵象。而陰虛火旺,其臨床所見,火熱徵象則往往較集中於機體的某一部位。」

「一般來說,牙疼,咽痛比較常見。但是這個病人的情況又與其他人的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華貴緊緊的抓著葉皓軒話里的意思不放,他覺得他在這方面可以打壓葉皓軒一下。

「這種情況產生各種癥狀的機理,一是陰虛有熱,陰虛則燥,陰虛則靜少動多,二是一個或幾個臟腑的火旺。但他兩者都不是。」葉皓軒指著病人道。

「哈哈,你是一個逗比嗎?」華貴哈哈大笑了起來:「你自己都說了,這種情況的機理有兩種,他兩種都不是,那你說說他是什麼情況引起的?」

「這涉及病人的隱秘,不方便說啊。」葉皓軒看了病人一眼:「我可以說說你的情況嗎?」

「這個……疾不諱醫,你可以說。」病人遲疑了一下,他點點頭道。

「呵呵,行,那你說,如果你不說出個三長兩短的話,我是不會罷休的,我就不相信,你能說出來什麼名堂來。」華貴冷笑。

「你的病情,是從去年十一月份開始出現的吧,那個時候已經是冬天了?」葉皓軒問道。

「是的,大概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我記得那時候天很冷。」病人點點頭,他對葉皓軒的信心瞬間增加了點,葉皓軒連他什麼時候病的都能弄清楚,看來這一次的醫生比前幾次都要高明。

「天氣乾燥,而你喜歡吃辛辣,加上天冷,那段時間經常吃火鍋?」葉皓軒又問。

「這個,好像是吧,好朋友從國內來,經常吃火鍋。」病人又一點頭。

「而且你喜歡熬夜?每天晚上凌晨以後才睡?」葉皓軒道。 歐陽復是被鏟起來帶走的,當歐陽宗主看到兒子的這幅慘狀,幾乎痛不欲生,咬牙發誓,一定要把兇手碎屍萬段。

「宗主,此事非常蹊蹺,據尋訪到的路人講,是兩名女人誘惑了少公子落下,趁其不備,突然下手,殺人奪寶。」巡察堂堂主慕容沖道。

「這個沒出息的,女人何時少了他的,還不知足,到底被人利用慘死!」歐陽宗主大罵,眼淚卻止不住,咬牙道:「繼續查,一定要找到這兩名惡婦。」

「經過分析,可能對少公子動手的,可能來自四個方面。」慕容沖道。

「說來聽聽!」

「第一是自由城的那些散修們,其中不乏修為深厚者,但是,他們不該看上少公子帶的寶貝;第二是青龍幫,他們向來以打劫為生,但青龍幫以男子為主,少有漂亮女子;第三是紅袖宗,之前曾經打劫過少公子,可能性最大,但從未聽說她們有這樣厲害的法寶;最後就是對我們虎視眈眈的驚雷宗,但距離最遠,另外如果有所行動,我方的探子應該有所察覺。」慕容沖逐一分析。

「什麼法寶能把人打成這幅樣子?」

「宗主,少公子身上還有一處傷口,被某個物體先行穿透了心臟,然後才是正面攻擊,雖然不知道這兩樣法寶到底是什麼,但一定不是普通法器師能煉製出來的。」慕容沖道。

「這麼說來,還是自由城的可能最大。無論從修為還是法寶以及方位,自由城下手最為便利。」歐陽宗主道。

「不錯,自由城的人也最熟悉周圍環境,能迅速逃離沒被任何人發覺。然而,蹊蹺的是,我們賄賂了自由城的守衛,他們並沒有發現有兩名女子結伴出城。」

「這是蓄謀已久的,我兒不能白死,繼續查,尤其注意各城池的店鋪,是否有被搶去的法寶出售。」歐陽宗主憤然道。

歐陽復的死,變成了一樁懸案,給烈風宗全體上下,籠罩上一層陰影,此後,無不是結伴出行。

卻說魏風平定了心情,回到了逍遙嶺八號的家裡,第一時間就來到周法通的房間,坦誠的說道:「師父,我和婷婷把歐陽復給殺了。」

「小風,你啊!你……」周法通是真生氣了,好半晌才緩過來,說道:「你膽子也太大了,他是三級武者,一個不留神,這裡就只剩下我和瑤兒了。」

「師父,為了這次行動,我策劃了好久,目前還沒有紕漏。不殺歐陽復,每次想起小月的遭遇,我心裡就非常得難受。」魏風道。

「唉,我早該想到的,你煉製易容丹,又煉製別的丹藥,就是為了這件事兒。」周法通嘆息,倒不是替歐陽復惋惜,只是太過擔心這個徒弟。

「師父,對不起啊,因為怕您擔心,這事兒提前沒跟您說。」魏風道歉。

「事情已經做了,平安歸來就好。」周法通擺了擺手,又問:「是不是搶了歐陽復的東西?」

「婷兒把他的飛行靴和儲物袋拿了回來,本來沒打算要,仔細想想,殺人奪寶,才不會讓烈風宗考慮到復仇。」魏風道。

「這個想法對,聽我的,裡面無論有什麼東西,一律不要拿出去銷售。歐陽復可是烈風宗的少公子,他的死一定震動了整個宗門,烈風宗輕易不會對此善罷甘休的,自由城也會成為他們重點排查的目標。」周法通道。

「師父考慮得周全。」魏風點頭,接著把顧婷喊了過來。

靴子和戒指都被砸扁了,上面還帶著血漬,周法通啟動了地火爐房,將兩樣東西依次控制著重新處理,很快就恢復一新。

仔細查看,正如周法通預料的那樣,上面都帶著烈風宗的標記,出去售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來自哪裡。

儲物戒指里東西不多,百餘塊上品靈石,一捆雷木,一柄青色的寶劍,還有一個小藥瓶,裡面放著幾顆紅色的藥丸。

魏風打開瓶子聞了一下,根據自己的經驗,開口道:「這應該是一種媚葯,看來歐陽復禍害了不少良家女子。」

「給我啊!」顧婷眼睛發亮。

哪裡攔得住,已經被魏風隨手丟進了地火爐房裡,氣得顧婷直瞪眼。

「別鬧了,這些東西標記太明顯,還是藏起來,千萬不可使用。」周法通道。

「師父,我可是就用個可憐的儲物袋呢!」顧婷帶著幾分不甘。

「多少人連個儲物袋都沒有。」魏風道。

「我也沒跟別人比。」顧婷盯著魏風手上的儲物戒指。

「師父,白寧給了我一個遮掩法寶形狀威能的方法,還沒來得及給您看。」魏風取出那張紙,遞給了周法通。

周法通立刻來了興緻,接過來細心閱讀,很快就把歐陽復的死拋到了九霄雲外,一拍大腿,哈哈笑道:「真是個高人,這個方法簡直絕了。」

無影砂配合絕塵土,覆蓋在法寶表面,上面會留下若干細微的小孔,如此一來,不但隱藏了法寶的威能,還不會影響法力的釋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