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燁點了點頭,家裡面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雖說父親從沒想過要質疑對方,只是一心想著以隱士的方式,以後過著平淡的生活。

不過,在齊燁想來,以端木世家那樣的武學背景來說,若是自己有所行動,那麼也許會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那樣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可是現在的他,卻是有著音樂成神錄的樂譜,只要能夠學到裡面的音樂,那麼想要以此來對抗端木世家,並不是什麼難事。

當然,樂譜的事情極為機密,這些事情他也不願意牽扯到自己家人身上,所以,他也是不會對齊三平他們說。

「一曲肝腸斷,殺人於無形。二曲忘川水,魂渡奈何橋。三曲震天地,樂動傲蒼穹。」

不知為何,自從齊燁打開音樂成神錄之後,在他被羞辱的時候,這句話,就會在他的腦海中響起,以前,他還有些『迷』糊,但現在卻是有些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

男兒身,當自立。

瀚海志,只今決。

如今的齊燁,雖然在別人的眼裡,只不過還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子,但他,卻是必須要做一個有承擔的男人。 「遵命,主公!」

諸葛亮的聲音響起,他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道呼風術。

將雲如山腦袋擺過來,為了能讓林天佑滿意,諸葛亮更是利用鬼風術,把他的眼皮生生的吹掉。

這樣一來,雲如山想閉眼都閉不上,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神魂心臟被吞吃。

林天佑沖著雲如山邪惡的一笑,然後將雲如山的神魂心臟抬起,放到嘴邊。

像咬桃子一樣,噗嗤一聲,咬下一塊肉來。

心臟里的鮮血汁水,噴濺到雲如山的臉上,驚恐的畫面,把台下觀眾已經嚇的連陰氣都不敢呼吸。

而後者看到這一幕,眼珠暴凸,嘴唇發顫,臉上全是驚恐。

他在冥界生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被人吞吃神魂。

而且,還是當著自己的面,親眼看著對方吃下去。

這種場面,太恐怖了!

「啊,殺了我吧,求求你,給我一個痛快吧!」

雲如山發出極為凄厲的尖叫。

無論是誰,看到自己身上的肉被人吃掉,那種感觀都是無法承受的。

他的膽子早已經嚇破,只希望林天佑能給他一個痛快。

「別急,本少吃完了你的神魂心臟,還有你的手腳,同樣也不會浪費。」

林天佑一臉淡然,似乎雲如山叫的越驚恐,他就越有趣。

「救命啊,颶風鬼王,快點救我!」

雲如山想死,卻死不掉。

想閉眼,又沒有了眼皮。

他曾經對別人也做過這樣殘忍的事情。

現在發生在自己的頭上,他才知道,這是多麼痛苦的煎熬。

在極度難熬的折磨之下,他忽然想到了颶風鬼王。

自己跟那位鬼王可是合作關係。

於是,扯著嗓子大聲呼救起來。

現在,颶風鬼王是他唯一的依靠。

「殘忍小輩,住手!」

一聲暴喝從半空傳來。

聲音如洪鐘,勢如驚雷。

眾人連人還沒有看到,光是聽這聲音,便渾身打顫。

一道高大的身影從天而降。

落在戰台之上。

男子表面上看去,大約有四十多歲,身後披著一條紅色的披風。

配上他那條留著的頗具威嚴的鬍子。

只是站在那裡,便給人一種不敢輕視的感覺。

此人,正是颶風城的主宰,颶風鬼王!

「好殘忍的小輩,這是會武之地,有會武規則在,你如此殘忍,已經違背了會武規則。

本鬼王現在判你失去會武資格,現在立刻放了他,滾出會武場!」

颶風鬼王義正言辭的喝道。

他當了幾百年的鬼王,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兇殘的小鬼。

居然把人家的眼皮吹掉,讓人家在驚恐之中親眼看著心臟被吃。

簡直比地獄里出來的惡鬼還要殘忍數倍!

林天佑沒有理會颶風鬼王,連頭都不曾轉一下,繼續把手中的心臟吃進口中。

「嗯?臭小子,你敢無視本鬼王,找死!」

颶風鬼王見林天佑那副不將他放在眼裡的姿態,當場惱羞成怒。

暴喝一聲,他單掌揮出,向著林天佑的後背劈去。

數十萬魂力形成的掌勁,如洪水一般湧出,他這一擊,並非全力出手,但也足以重傷三十萬魂力的鬼王強者。

他的想法非常明確,先將林天佑打個半死,然後再當著眾人的面,宣判林天佑的罪行。

颶風鬼王畢竟是一方主宰,不想在會武場上殺人,否則,恐難服眾。

「滾開,別妨礙本少吃飯!」

林天佑面色一沉,右腳高高抬起,猛然跺向地面。

轟!!

一道無形的氣勁從颶風鬼王的腳底衝破石板,涌了出來。

「雕蟲小技,憑這種鬼術,也想傷到本鬼王,可笑!」

面對從戰台之中衝出來的氣勁,颶風鬼王完全沒有放在眼裡。

他冷笑一聲,腳掌加持魂力,便要踩下去。

他要用強橫的姿態,將林天佑的所有鬼術都給轟碎。

就在他自信這一腳能摧毀林天佑打出來的氣勁時。

下一刻,他的腳掌處,傳來劇烈的疼痛,還有些麻木。

然後,腳下一股大力帶著他向半空衝去,這一衝,就衝出了五六米高。

落地時,颶風鬼王甚至因為腳掌麻木,差點沒能站穩腳步。

「怎麼會?」

颶風鬼王臉上充滿了不解。

那道氣勁他非但沒能踩散,自己反倒被衝到半空五六米高。

若非對方的氣勁之中並沒有什麼殺意,說不定,剛才他都要受重傷了。

台下玫瑰紅等人已經看呆住了。

稱霸颶風城幾百年的大鬼王,竟然被不敵一個毛頭小子的一擊?

「太、太強了,這就是我家龍王少爺的真正實力,連颶風鬼王都不是對手!」

羅樹山早已經從地上站了起來。

之前還嚇的他不停的向陰天子祈求。

現在才發現,根本不需要陰天子保佑,他家的龍王少爺早就擁有碾壓所有強者的力量。

原本因為颶風鬼王出現而興奮不已的雲如山,在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後,整個人徹底絕望了。

看樣子,今天他逃不掉被滅魂的命運。

除非他的師尊段蛟龍出現,否則,任何人都救不了他。

「小子,我承認小看了你,沒想到,你竟然如此厲害。」

颶風鬼王面色陰沉到了極點。

林天佑不只是輕描淡寫的跺了一下腳,而且他的手還同時抓著雲如山。

要知道,自己是四境鬼王,而雲如山是兩境巔峰鬼王。

在兩大鬼王的氣勢之下,林天佑仍然表現的如此從容。

這種強大的對手,讓他頭一次產生了壓力。

但是,他畢竟是混了好幾百年的老鬼王,不可能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嚇到。

於是,險怪繼續道:

「可惜,你雖然厲害,魂力卻沒有達到三十萬。

我若是動用全力,你今天必死。

所以,現在你立刻放了雲如山,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颶風鬼王以退為進,決定先把雲如山救下來再說。

「本少說了,你有多遠滾多遠,別妨礙本少吃飯!」

淡漠不屑的聲音從少年的口中傳出,林天佑仍然沒有正眼看颶風鬼王。

「小子,我看你天賦不錯,能以如此年齡得修鍊到這種境界,實屬不易,如果死了,太過可惜。

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言挑釁本鬼王,你這是在往死路上走,知道嗎?」

(本章完) ?「你現在也長大了,做事應該會有自己的分寸,你要獨自離開,也應該是有著自己的打算,我這把老骨頭也就不說什麼了,但你要記住,在外面,不像在家裡,有著大人的照顧,還有,你出去以後,一定要堅信,只有音樂,才是你最終的目標!那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齊三平上下打量了一下齊燁,沉『吟』了半天,出奇的竟然沒有反對。

在齊三平認為,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音樂藝人,通過學院的教導,也只能學習一些基本的理論知識,就像他當年一樣,就沒有經過學院的指導,他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經過一步一個腳印,而踏出來的康庄大道。

所以,對於現在兒子提出來的這個意見,他也只會無條件的贊成,而不會橫加阻攔。

在齊家這樣的世家之中,齊三平幾乎就是一言堂的角『色』,像現在這種情況,即便是王思有所擔心,想要反對,卻也是無能為力。

「等你們離開之後,我就會啟程。」齊燁笑了笑,很是欣慰齊三平的理解。

「好吧!」齊三平微微點了點頭,站起身來,「還記得我上次給你的那張卡嗎?裡面錢不少,應該夠你一段時間的『花』銷,不然一人在外,沒錢可什麼都辦不了,如果以後缺錢了,可以給爸爸打電話。」

望著父親那殷切的目光,齊燁鼻子略微有些酸楚,拋開父親對他的期望不說,面對他們即將的分離,卻是極為的不舍,在過去的十三年中,他卻是從來沒有想過,會在他即將步入十四歲的時候,和自己的父母分離。

「爸爸,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齊燁那堅定的目光,讓在場的所有人看的都是一愣。

齊三平笑了笑,拍著齊燁的肩膀,卻是突然的隱晦道,「記住,不要在自己心中扛很多事情,你還有父母,如果感覺累了,那就回來,我們這裡永遠是你最終的依靠。」

齊燁默默點頭,衣袖中的小手緩緩握起,等他再次返回京市的時候,便一定是端木家滅亡之時。

「在滬市,你爺爺那邊也有著一些朋友,他日若是有什麼問題,就去那裡尋求幫助,這張紙條,裡面記錄了他們的聯繫方式和地址。」說著,齊三平便是將自己剛剛寫好的一張紙條,『交』到齊燁手中。

「嗯!」齊燁點點頭,接過紙條,雖然他不會去尋找地址上的人物,但他知道,這事情不能拒絕,不然的話,齊三平一定不會放心他一人獨自出去闖『盪』。

「小弟,你一定是最『棒』的。」

隨著齊雅突然的一個擁抱,齊三平便是揮了揮手,在沒任何留戀的向外走去,他們一行人,這才緩緩離開,也許,日後再也沒有機會,回到這陪伴他們多年的家中。

……

「咔嚓,咔嚓……」

剛一打開房『門』,齊燁目光頓時感到一陣強光的照『射』,立即伸手去遮擋,身體猛地一抖,旋即面『色』微變,然後他的眉頭猛然皺起。

在齊燁的感知中,這聲音,是在那四面八方處,一個個照相機發出的響聲,緊接著,便是一道道人流,向著他們的方向,席捲而來,聲勢驚人。

齊燁緩緩睜開眼睛,目光所視,他知道,那扛著長槍短炮的便是一個個京市的記者,而那些面『色』帶著或擔憂或幸災樂禍的目光,便是收到消息特意趕來的人群。

此時,齊家『門』外,大堆的人群,已是將他們所有的出路,圍的水泄不通,那刺眼的閃光燈,都是瀰漫著『色』澤,晃人眼球。

「齊教授,不知道您對您的前任妻子所說,有何反應。」

「齊教授,您的前任妻子所說,是否屬實,不知您對此有和應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