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行的過程中,潯仇居高臨下的望著後方地面之下已經開始蠢蠢欲動的那一頭黑色骷髏,然後目光一移,身影直接是從閃掠而下,腳尖在一些凸起來的岩石上輕輕一點,最後便是穩穩的落到了白家弟子們後撤的路途之前。

「誰?!」後撤的弟子們驚了一下,而後瞬間一臉狂喜之色,其中已是有人興奮地驚呼道:「恩公?!」

「慢!」

潯仇向他們揮手,示意他們先停下來,而後他手掌一揮,辟邪雷尺頓時化為一道雷光從袖口中飛出來,化為一道凌厲異常的雷光柱,轟地一聲插在身前土地上。

一聲巨響,辟邪雷尺上充盈的雷之力順著泥土傳導轟擊在黑色骷髏的身體上,那傢伙被一下子從地面上蹦出來。借著機會??機會,潯仇手掌虛空一招,頓時將辟邪雷尺召回手掌,從手臂上開始使力,雷尺暴漲數倍,狠狠地掄在黑色骷髏的身體之上,將其瞬間轟飛到十丈之外。

砰!

在潯仇震飛后側的那一頭黑色骷髏的時候,前面的那頭黑色骷髏已經一骨刃劈在白山三人合力發出的劍光之上,當下一聲清脆的金鐵交擊之聲,便是在這空間之中響起。

「這鬼東西好大的力氣。」因為在最前面的原因,分擔的壓力極大,白山覺得手臂一抖,虎口都是震得隱隱作痛,不過身後同時傳來的撞擊聲以及興奮的驚呼倒是令他喜悅。

少女白之夢察覺到了來者的身份,俏臉上浮起一抹微笑,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分心的時候,面對著實力如此強勁的黑色骷髏,不謹慎一些的話,恐怕將會造成極大的傷亡。

「我對付一頭,你幫我對付一頭,這樣能快一點!」潯仇目光凌厲的望著那被白山三人稍稍阻擋住的黑色骷髏,沖著六眼鬼鏡道。而低喝過後,他整個人便是暴沖而出,璀璨的罡元在其體內爆而開,那股強悍能量中,有著淡淡的陰寒之氣流動。

在白之夢笑起的時候,兩邊卻是早已交上了手,潯仇那邊雄渾罡元涌動,飛沙走石,氣勢倒是顯得很不凡。

黑色骷髏雖說有些棘手,但也是相對而言,按照潯仇的猜測,這兩頭黑色骷髏的確切實力,應該是在八重到九重之間的樣子,而他卻是馬上就要踏入聚陰的人,至於六眼鬼鏡,以它現在的實力別說對付一頭,就算是幾頭幾十頭,相信問題也不會多大。

而也正如潯仇所料,面對著他的攻勢,黑色骷髏在經歷了初始兩招的凌厲反撲后,也是逐漸的現出敗勢,吼聲不斷,已是化為困獸。

砰!

空間之中,突然有著悶聲響起,眾弟子目光望去,卻是見到潯仇雙指陡然重重點在那個黑色骷髏的頭顱之上,強悍的罡元涌動,他的雙指宛如鋒利的刀尖一般,居是直接洞穿了黑色骷髏那堅硬如鐵的頭蓋骨,洶湧的指力直接將其腦袋崩碎。

「爆裂指?!」

望著那熟悉的招式,白家眾弟子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訝異,心中暗道恩公不愧是能擊殺聚陰強者的人,這如此普通的爆裂指在他手上也能爆發出此等威力,若非當面所見,還真是難以相信。

在潯仇擊殺掉那一頭黑色骷髏時,另外一邊也是傳來一聲爆裂的聲音。

以六眼鬼鏡的實力擊殺這黑色骷髏再簡單不過,爪子揮起,一道濃郁的能量波動頓時如銀帶一般飛出去,直接將它纏繞在原地,而後六隻眼睛中光芒一閃,收緊的銀帶便是輕而易舉地將那黑色骷髏壓成粉末。

「恩公的坐騎…真是霸道。」望著輕鬆一擊就秒殺黑色骷髏的六眼鬼鏡,白山咽了一口唾沫,一臉的驚嘆。

「好樣得。」

前前後後不過是兩分鐘的光景,這兩頭黑色骷髏就已經全部廢掉,潯仇身子一騰,直接跨越十多丈的距離跳到六眼鬼鏡的背上,拍了拍身下妖獸,笑著道。

六眼鬼鏡不以為意,對付這種小雜魚根本體現不出它的本事來。

「這次又是恩公幫咱們解決麻煩的,我看咱們這個恩情,可是欠大了。」白之夢笑著道,望向潯仇的眼神頗為熱切,有些異樣的光芒閃動。

「嗯。」

白山笑眯眯的點了點頭,沖著潯仇道:「再次有勞恩公,老朽萬分感激,還請恩公受老朽一拜。」說罷,竟真是打算彎腰拜下去。

話音落下,潯仇雙手負於身後,身上精神力波動而出,直接將白山下彎的身軀阻擋住,淡淡一笑,潯仇聲音輕緩的道:「老人家不用客氣,相逢是緣,何況咱們還是二次相逢,我還有事,諸位後會有期。」說罷拍了拍身下的六眼鬼鏡,便是在眾人眼皮底下鬼魅一般地消失了。

他可不想跟這些人說個沒完沒了,時間珍貴,他還有事情要做,若不知之前在藥王谷之外擊殺血刀門時候認識了他們,以他的性情,在這種時間緊急的情況下,是不會管這些事情的。

看著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的少年,一旁的黑衫青年咂了咂嘴,嘆道:「還真是厲害啊,就像是個神仙一樣,看不著就出現了,看不著就消失了,我什麼時候才能有這種水平啊。」

不過黑衫青年說著這句話之後並沒有得到什麼響應,他有些愕然,轉而向白山那裡看了一眼,見到老人正在沖著他朝白之夢那裡擠眉頭。只見少女只是眼神靜靜的望著潯仇之前消失的地方,似乎是有些出神。

「咳。」

一道輕咳聲,突然從身邊響起,白之夢一怔,偏過頭來,只見得一旁的黑衫青年正一臉古怪地盯著她,而後眼中泛起一些瞭然之色,絲毫不避諱地道:「之夢,你…你該不會是看上恩公了吧?!」

黑衫青年就是這麼一說,但少女俏美臉頰上當即飛上一抹紅霞,有些羞惱的盯了他一眼,而後哼了一聲。

「亂講!」說罷少女跺了跺腳,沖著前面子弟們所在的地方走去,顯然是不願意理會他了。

黑衫青年有些委屈,看著白山道:「白爺你看,這丫頭被我說中了心事還生我的氣,真是沒天理。」

白山擺了擺手,臉上神情有些古怪,「好了,你也少說兩句吧。」看著少女俏生生的背影,在想到之前她臉上那種歡喜又憧憬的神情,老人無奈地嘆了口氣。

……

離開白家一行人之後,潯仇抬頭看了看四周,然後道:「現在該去哪裡?」

這片神秘空間算得上廣袤,導致潯仇一時間有些茫然,雖然周遭出現了不少山洞和零零星星的建築物啥的,但潯仇稍一查探,根本就沒有發現什麼多麼珍貴的東西,而僅是這樣,也有不少人開始搶了起來,甚至火拚都屢見不鮮。

「這空間很平坦,方向感不足,咱們還是先去核心地帶,真正的寶貝,大多都是在那裡。」

六眼鬼鏡身子一動,數丈距離便已是飄然而過,雖然不見得比潯仇火力全開的時候快上多少,但能量消耗上無疑是少了很多。而潯仇悠哉地坐在六眼鬼鏡背上,視線在四周眺望了一下,然後手掌指向北面的方向,道:「那個方向,我能夠感覺到是這片空間的中心方位,應該有什麼好東西。」

「那裡的確藏著些好寶貝,當然,這空間極為遼闊,其中自然不乏一些散落在其他地方的寶物,當然,能否遇見那就得看各自的運氣與造化了,不過是件有限,即便我知道有些珍稀寶物散落在那裡,眼下也沒辦法一一尋找了。」

潯仇微微點頭,「我的任務是藥王手札,只要能找到它就好了。」

六眼鬼鏡想了想,有些不捨得到:「但是藥王寶坻還有五大寶物,若是這次不取出來,以後你離開這裡,怕是也沒有機會了。」

「五大寶物?」潯仇不由一驚,表現的很有興趣。 第七百四十七章拜見師叔

王歡心裡一陣噁心,周公子要泡妞,自己絕對沒有任何意見。

可是就因為自己跟柳青有過接觸,他就讓人廢掉自己,這就令他不爽。

如果不是自己有點本事,豈不是已經反被廢了。

既然真正的擂台賽要晚上才開始,王歡也就沒必要在島上閑逛。

回到擂台附近,王歡走進附近的茶樓。

這茶樓修建的比較高,特別是第二層的窗戶大開,幾個擂台全部盡收眼底。

是一個觀戰的好地方。

正因如此,這座茶樓價格不菲,而且沒有身份,還不能進去。

「站住,這座茶樓已經被我們包了,還請閣下另尋他處。」

兩個人攔住王歡,很強勢的說道。

王歡道:「你們包了,你們是誰?」

「小子,你別不自找麻煩,說出來嚇死你,這茶樓只接待通神以上的前輩。」

王歡立刻明白了,這茶樓應該是主辦方特意搞來接待通神修士的。

「那我就更應該進去了。」王歡大步踏進了門。

「你找死!」

兩人見到王歡還敢直接闖入,身體橫著擋了過去。

「轟隆!」

兩人剛剛接近王歡,就被一道氣浪給震了出去。不過王歡並沒有下重手,兩人倒也沒有受什麼傷。

「好大的膽子!」

兩人眼力不行,沒看出王歡手下留情。

便一同沖了上去。

在樓上,坐著七八個人,這些無一不是通神修士。

如果王歡在的話,一定會認識其中一人,正是他的師侄,康不凡。

「康兄,你跟郭家關係最好,可知道內幕?」一名通神修士向康建雄問道。

康建雄道:「自從郭老爺子去世之後,我便與郭家沒有什麼聯繫,對於這件事我也不怎麼清楚。」

茅山派的一個通神皺眉說:「能夠殺的了范燕青,還有洪門分舵的六位通神修士,這個人修為可謂是深不可測,卻不知道是那位前輩,真是可惜。」

康不凡道:「我也很好奇,香江什麼時候有這樣一位超級強者。」

「連康兄都不知道,看來此人頗為神秘。」

又是一位通神感慨的說。

「只可惜,那位前輩做事太過於神秘,我們也打聽不到消息,那些幫派老大們好像很懼怕,死都不肯透露。」

康不凡道:「這也不能怪他們,那位前輩給他們下了封口令,面對這樣的強者,誰敢不聽。」

「說得也是。」

幾位通神深以為然的點頭。

設身處地,如果這位前輩讓他們封口,他們也不會亂說。

就在他們聊著的時候,突然,下面傳來的打鬥聲,將他們的談話打斷了。

「怎麼回事?」茅山派的周橋山一派桌子,怒道:

「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在茶樓鬧事?」

其他幾個通神雖不說話,但是臉上也露出了不悅之色。

「砰!」這時,一個鼻青臉腫的人跑了上來。

撩婚 「幾位前輩,不好了,外面有人闖進來了。」

周橋山赫然起身,道:「豈有此理,誰這麼大的膽,我去看看。」

「嗯,打擾了我等雅興,去看看究竟是誰。」

幾個通神起身,一起下樓。

此時,王歡不耐煩的說:「我的耐心有限,別給臉不要臉!」

「真以為我不會殺了你們嗎?」

王歡臉色一沉,就要下重手的時候,樓上忽然傳來一道怒喝。

「你想殺誰!」

隨著聲音落下,一個人影已經出手,向著他殺了過來。

「周前輩!」

出手的人真是茅山派的周橋山,此人的脾氣最為火爆,在樓梯處看到聽到王歡大言不慚的話,便已經出手。

周橋山看這人年輕,並沒有放在心上。再說了,他身後還有幾位通神朋友,就算他最後不敵,這些朋友也不會坐視不理。

王歡沒想到對方一言不合就跟他出手。

臉色一沉,只見他手掌張開,直接捏住了周橋山的拳頭。

「砰!」

用力一拉,周橋山的便被王歡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

其他人看的眼睛凸出,周橋山的武道修為雖不是很厲害,但畢竟是通神修士,竟然如此不堪?

王歡道:「什麼阿貓阿狗,也要攔我的路?」

周橋三大怒,手掌拍在地上,手裡拋出幾道符錄。

符錄在空中轟然爆炸,變成火球,向著王歡砸去。

「你的符錄之術還未到火候,三味真火都沒有凝出,也在我面前班門弄斧?」

看著三個火球襲來,王歡露出一絲不屑。

只見他手掌一劃,凝氣成刀,把面前的空間劃破,頓時將那三個火球吸進破碎的空間裡面。

什麼?

周橋山大驚,呆然的看著面前的王歡。

其他人也長大嘴巴,這種手段他們從未見過。

剛才周橋山的武道敗給這年輕人,他們還能理解,可是符錄之術可是周橋山的看家本領。

就是他們也要小心應對。

可是眼前的年輕人,就這麼輕易的破出,這手段有多高?

「各位道友,一起幫我!」

周橋山感覺壓力大增,一邊凝聚法印,一邊向著後面的幾人求助。

王歡冷冷道:「給你們臉了是吧,別說你們幾個小小的通神,就是再來幾個,我也不懼。」

頓時,茶樓里的人臉色大變。

他們是通神強者,誰不是心高氣傲,何曾被人如此小覷。

而且這人還這般的年輕。

「哼,諸位不必畏懼,一起出手把這狂徒鎮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