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君逐回到葉星北身邊,面不改色的幫兒子作弊:「兒子去衛生間了。」

「哦,」葉星北沒往心裡去,隨口問了句:「都去了?」

「嗯,都去了,」顧五爺毫不心虛的說:「他們幾個你又不是不知道,幹什麼都要一起。」

葉星北點頭,「那倒是。」

她一點都沒懷疑,她家顧五爺和孩子們合夥作弊了。

而作弊的原因,是幾個孩子在藏著吃冰激凌。

幾分鐘后,幾個孩子吃完冰激凌,歡歡喜喜的跑回來了,在顧君逐和葉星北旁邊的桌子旁邊坐下,大快朵頤,吃的熱火朝天。

聶曉嘯和顧家的家庭醫生、保鏢等人,坐在角落裡的另一張桌子上。

顧馳坐在那張桌子,視線正對著顧君逐的位置。

這樣,顧君逐有事找他的話,他可以隨時發現。

而且,在他這個位置,還可以看到整個房間里所有的人,可以及時發現可疑的人或者可疑的事,可以在第一時間保護顧家的主人們。

聶曉嘯發現顧家的人都很好,很和氣,不會因為他是新人就排斥他,反而對他很照顧。

他覺得自己算是否極泰來,在最倒霉的時候,得到了雲爵的賞識。

作為一個十分渴望融入集體的新人,他謹言慎行,十分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生怕給日後的同僚們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心情不好,胃口也不好,所以儘管食物很美味,同桌的人都很照顧他,他也食不甘味,沒吃多少東西。

婚迷不醒:男神寵妻成癮 不過,怕影響同桌人的心情,他盡量不讓自己看上去太陰鬱,偶爾會和其他人聊幾句。

不說話的時候,他就認真傾聽別人講話。

但他發現,他同桌的人也很少說話。

這些人,即便在用餐,注意力也沒完全在食物上,而是在觀察著房間里的情況。

而且,注意的時間久了,他發現,他們都是有明確分工的。

有的人注意房門口的情況。

有的人注意窗外的情況。

有的人注意房間四周。

而顧馳和顧丞的注意力,則不離顧家的男女主人四周。

他們很專業。

如果不是他用心觀察,幾乎發現不了,他們看似在認真用餐,實際上絲毫沒放鬆過警惕。

他心中暗想,這大概就是有錢人的生活了吧?

聶小葵夢寐以求想要得到的,大概就是這樣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確實很美好。

看到顧家的主人們的生活水平,他也很羨慕。

他不認為追求更加富裕的生活有錯。

可聶小葵用錯了辦法。

宋安逸說的沒錯。

他現在不但不恨宋安逸,還特別感激他。

現在只要想到如果不是宋安逸,他可能會娶了聶小葵,他就不寒而慄。

他正胡思亂想著,手機響了。

他說了聲抱歉,按了一下手機,將鈴聲調到靜音,然後飛快起身,離開房間,接通手機放在耳邊。

很快,他的耳邊響起一個甜美的聲音,「喂,您好,請問您是聶曉嘯聶先生嗎?」

「對,我是聶曉嘯,」聶曉嘯問:「請問您是……」

「您好,我這裡是亞特蘭蒂斯島醫院,」對方說:「是這樣的,聶小葵小姐因為踝骨扭傷,我們的急救車將聶小姐接來了醫院,但聶小姐銀行卡上的錢,無法支付我們的醫療費用,聶小姐拜託我們通知聶先生,請聶先生過來為她支付醫藥費。」 十天的時間,讓他娶一個女人進門,這、、、這、、、?

這怎麼可能?這還不如直接的殺了他算了。

先不要說,他此刻的心中忘了她,至少短時間不可能去愛其它的女人,就算他的心中沒有她,十天的時間,他也找不出這麼一個女人呀。

成親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可是一輩子的事情,父親怎麼可以這麼逼他?

「父親,這怎麼可能,十天的時間,你要我去哪兒弄一個女人回來呀?」李逸風此刻的臉上也多了幾分陰沉,也不像剛剛那樣陪著笑了,這個時候,他怎麼可能還有心情笑的出來呀。

「那我就不管了,反正我只給你十天的時間,十天內,你要是不能給我帶個女人回來,你就自己看著辦吧,你要是嫌我老頭子活的太長了,看著煩了,你大可不必聽我。」

李老爺子可不管他那麼多,今天就是鐵了心的要逼著李逸風成親了,畢竟李逸風的確也是不小的。

而李贏那邊,這麼多年了,也就只有一個女兒,他想要抱孫子的那個心情,現在是急的無法形容。

「那十天的時間也太短了。」李逸風眉頭緊蹙,他也知道老爺子的脾氣是十分的倔強的,他決定的事情,是很難改變的,但是,要他這般的屈服,實在是不可能呀。

「哼,你還嫌時間短了,我以前給你的時間短嗎,我都已經給了你快三十年的時間了,你還不是一個女人都沒有帶回來,現在,沒的商量,只有十天的時間。」李老爺子冷冷一哼,態度更加的堅決了。

李逸風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種無語的感覺,什麼叫做已經給了他近三十年的時間了,難不成,他從一出生,就要開始找女人不成?

「父親,這件事我們還是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商量一下,這可不是玩笑,這可是終身大事呀,你也不希望,我就這麼隨便的找個女人,沒的感情,以後過的不幸福吧?」李逸風見硬來不行,就只能再來軟的了,希望可以說通李老爺子。

「今天這事,沒的商量。」只是,李老爺子卻是一口回絕了他,不給他留半點迴旋的餘地,「你就是隨便找個女人回來,那就總比沒有的強,而且,找回來后,可以慢慢的培養感情。」

李老爺子今天就是不給他回絕的借口,因為,老爺子知道,今天這件事情,要是就讓么算了,那要他娶個女人回來,還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呢。

這小子,他根本就不著急,這麼多年,他就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對那個女人特別的感興趣,更不要說是想娶哪個女人了。

關於在皇浦王朝的時候李逸風跟夢千尋的事情,因為當時,他恰好受了傷,所以,並不知情,而且李贏跟李逸風怕他自責,怕他懊惱,所以也一直沒有告訴過他。

本來也是,他可是一直把李逸風的婚事當成是頭等大事,天天就盼著這件事情呢,若是讓他知道了,因為他受傷,而把李逸風的事情給耽擱了,那他自己還不恨死自己了。

雖然說,當時,李逸風在皇浦王朝,結局也不一定就會改變,但是至少那時候若是李逸負留在京城,絕對不會讓她那麼輕易的嫁給鳳闌國的三皇子的。

更何況,聽說,當時三皇子還是用皇上的聖旨逼著她嫁的,那樣的情形下,李逸風若是在,肯定不會讓她嫁。

那事情的結局可能就會完全的改變了。

不過,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也都已經成了定局了,現在再想那些,也都沒有什麼用處了。

「父親,逸風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而且這件事情,也的確不是小事,你還是讓他自己做主吧。」李贏實在忍不住了,畢竟,他心中很清楚李逸風心中已經有了深愛的人,但是卻是因為種種的原因,不能在一起。

這個時候,讓李逸風隨便的娶個女人回來,那不是要了他的命嗎,那完全就是在他的傷口上撒鹽,會讓他更痛苦地。

「你就知道護著他,而且還幫著他來騙我,我就是因為聽了你的話,才會什麼都由著他,現在看看,看看,成什麼樣子了?快三十的人了,還不成家,沒個正形,這一次,誰都別求情,誰求情都沒有用。」李老爺子狠狠的瞪了李贏一眼,對李贏的怒火還沒有完全的消失呢。

「今天,我把話放在這兒,要是十天內,你不能帶著女人回來,那你就麻利的找個地把我埋了得了。」李老爺的臉色一沉,聲音中多了幾分絕裂。

他知道,這件事若是再這麼由著李逸風,那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呢,看的出,這小子現在根本就還沒有那個意思,要不然,他不可能連北尊王朝的公主的招親都不參加,那至少也是一個機會呀。

「老頭子,嚴重了。」一直靜觀其變的李老夫人也不由的發話了,她是很了解老頭子的脾氣的,說出的,就一定要做到的,而且,說出來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手,是收不回來的。

雖然說,李逸風的事情是大事,她也著急,但是也不能這麼以死相逼,更何況,十天的時間,也的確是太短了些,這麼短的時間,讓他去哪兒隨便的找個女人回來呀?

若是到時候,真的找來一個不合適的,那可能就真的毀了李逸風的幸福了。

「連你也不支持我。」老爺子的眸子轉向李老夫人,神情間多了幾分不滿,他原本以為,這件事情,老伴定然會支持他的,沒有想到,連她都來阻止他。

「我不是不支持你,孩子的事情,我也著急,只不過,咱們也不需要用這麼極端的法子,什麼叫做麻利找個地方把你埋了,瞧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這幾個孩子,可都是孝順的孩子。」李老夫人的神色微變,再次連聲說道,此刻也生怕更加激怒了老爺子。

「要是他們真的是孝順的孩子,那就按我說的去做,要不然,他們就看著辦吧,反正,我今天這話是已經撂下了,是絕對不會變的。」李老爺子還真是屬牛的,認定的事情,誰都拉不回來,此刻,就連老夫人的話都不聽了。

「就這樣了,十天的時間,你要莫去找個女人,要莫就去找一個埋我的地方。」老爺子再次的望向李逸風,這一次的聲音中更多了幾分絕裂,很顯然,這件事情,在他這兒,是絕對的不可能再改變了。

而且,這一次,他顯然也不想再給李逸風任何的機會,所以,話一說完,還沒有等眾人反應過來,便快速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李逸風望著他快速離開的身影,不由的僵住,這,這到底是算是怎麼回事呀?就這麼離開了,那他要怎麼辦呀?

李贏也是微愣了一下后,然後慢慢的嘆了一口氣,很顯然,現在說什麼都沒有了用了。

他的眸子望向李逸風時,微微的多了幾分歉意,今天,他實在是幫不了他了。

「大哥,你看這件事?」李逸風見李老爺子已經走沒了人影了,不由的轉向李贏,臉上多了幾分苦惱,晚帶著幾分懇求,希望李贏可以想辦法幫他。

以前,不管他遇到什麼事情,可都是大哥幫他的,特別是他成親的這件事情,每一次也都是大哥幫著他勸著父親的。

現在,父親這麼的逼他,他也只有求大哥了。

「逸風,你剛剛也看到了,父親根本就不聽我說,我說什麼,他都給直接的回了,而且,我一說話,只會更加的激怒他,這一次,大哥實在是、、、」李贏的臉上多了幾分無奈,不是他不幫他,實在是這件事情,他是真的沒有辦法了,但凡有點辦法,他也不會看著自己的弟弟痛苦了。

「娘,這一次,你一定要幫我。」李逸風聽到李贏這麼說,臉上多了幾分失望,不過想到剛剛李贏的確是想要幫他,只是父親真的不給李贏開口的機會。

所以現在,只能求娘親幫忙了,父親向來都是最聽娘親的話的。

「風兒,你剛剛也看到了,娘親的話,你父親也不聽呀,你父親那脾氣,做錯了是知道的呀,這件事情,你就自己看著辦吧。」

只是李老夫子微微的嘆了一口氣,說出的話,讓李逸風更加的失望。

李老夫人這意思是擺明了不會幫他了。

而且,甚至也帶著那麼幾分威逼。

其實,李老夫人想的可是很多,李逸風如今也的確很大了,這件事也的確不能再這麼拖著了,所以,這倒是一個機會,至少可以給李逸風一些壓力。

讓他著著急,說不定就真的能夠在這十天內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呢,這緣分的問題,可是誰都說不準的。

當然,若是真的不能再這十天內找到合適的,她自然也不可能真的逼著李逸風隨便的娶一個回來,到時候,她自然會勸老頭子的。

「娘,你不能見死不救呀,我可是你的親兒呀。」李逸風聽到李老夫人的話,真的急了,忍不住的喊道,那聲音中帶著幾分明顯的悲泣,當然大半都是裝出來的。

「哎。」李老夫人望著李逸風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唇角微動,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你是我的親兒,但是你的父親也是我的親夫呀,你說,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要怎麼辦呢?」

李老夫人說這話時,一臉的認真,神情間不見半點的異樣,那語氣也是十分的認真。

只是,坐在她的身邊的秦敏兒,唇角卻是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幾下,這樣的話,也只有娘親說的出,而且,還能夠說的這麼的認真嚴肅。

什麼時候,這手心,手背都是肉,成了這種比喻了,一個親兒,一個親夫,咳,好吧,她不得不承認,娘親有時候,的確是夠強大。

而李逸風聽到李老夫人的話,更是徹底的無語。

是,他是親兒,人家那邊有親夫呢,他這兒子看來,也沒啥分量呀。

「娘,沒有想到,兒子在你的心中、、、哎、、」李逸風微微的垂眸,神情間多了幾分可憐,那語氣中也更多了幾分傷悲。

故意的欲言又止,那意思,卻是十分的明顯的。

老夫人是何等精明之人,怎麼可能會看不出李逸風的那些把戲,微微的呼了一口氣,然後意味深長地說道,「兒呀,你在娘親的心中,一直都是這地位的。」

這句話,意思可是深了去了,一直都是這地位,那就要李逸風自己好好的掂量著來了。

李逸風的雙眸微睜,錯愕中隱過幾分懊惱,好吧,姜果然還是老的辣,看來,他真的不是娘親的對手呀。

所以,李逸風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哎,我這命,怎麼這麼苦呀。」李逸風再次嘆了一口氣,仍就是悲泣的聲音中多了幾分鬱悶,那鬱悶是真正的鬱悶。

這好好的,怎麼一家人都來逼他了,要他十天內找一個女人回來,他要去哪兒找呀,難道說,一個女人可以隨便的就能夠找到的,難不成,要他從大街上隨便的拉一個回來?

「兒呀,你要娶了媳婦,就有人幫你了,所以,你就快點娶個媳婦回來吧。」李老夫人看到李逸風那滿是悲泣的樣子,唇角微扯了一下,然後再次慢慢地說道,仍就是一本正經的樣子,說出的話,卻是讓秦敏兒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這老夫人說話真的是太幽默,這真的是威逼利誘,軟硬皆使呀,比起剛剛老爺子那一招,老夫人的手段可是高多了。

秦敏兒覺的,李逸風真的是求錯對像了,李逸風現在求老夫人,還不如直接的去求老爺子呢。

老夫人看著好說話,實際上卻是滴水不露的,根本就不給你任何的機會。

「娘,我覺的,我可能不是你的親兒。」李逸風抬眸,望向李老夫人,唇角微撇,一臉的委屈,他怎麼覺的,這娘親對他這麼狠呢,明明知道他不想娶娶,還給他說這樣的話。

「所以,才要你快點娶個媳婦回來,娶個媳婦回來,那就是你自己的了,就是親的。」李老夫人聽到他這話,倒也不惱,也不急,反而再次一本正經地說道。

呃?!秦敏兒徹底的無語,什麼叫做娶個媳婦回來,那就是自己的了?就是親的了?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彆扭呀?

秦敏兒望向李老夫人時,極力的忍著笑,不過,神情間卻多了幾分欽佩,其實,她明白,這是老夫人的一個手段,雖然聽著像是開玩笑的,雖然聽著像是可有可無的,沒多大的用處。

但是,她這話,一是婉轉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第二,也是含蓄的給李逸風做著思想工作。

不得不說,老夫人真的很聰明,而且,老夫人脾氣好,性格好,心地好,更會處理事情,今生能夠遇上這樣的一個婆婆,真的是她的福氣呀。

聽說,有很多的人嫁到了夫家,都要氣婆婆的欺負,受婆婆的氣,但是,李老夫人,不但從來沒有給她氣受,平時更是連個冷臉色都沒有給她過。

就算她做錯了什麼,不嚴重的,不影響大局的,李老夫人就只當沒有看到,若是會有不好的影響的,李老夫人就會從側面的提醒她。

既會讓她很快的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又能夠讓她很輕鬆的接受。

像這樣的婆婆,她想放眼整下天下,只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個的。

能夠嫁到李家做媳婦,那真是她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呀,更何況李贏對她也是百般的疼愛。

她知道,將來,不管是誰嫁給了逸風,肯定也會跟她一樣的幸福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