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雄邊飛邊哭喊道:「老大,疼!牙被打掉了!」

楊渺兇巴巴地道:「掉了正好!要不要再掉幾顆!」

霸雄連忙搖頭否認。

被霸雄這麼一打叉,幾個女人人果然不再提剛才的事。

某人暗暗發笑,奸計得逞。

看了一眼五靈甲,楊渺腳踏大地輕喝道:「五靈歸元!」

五屬靈星光閃過,靈甲竟然神奇般地恢復,並且質地更加堅硬。

曇荷道:「好神奇的保甲。」

楊渺翻白眼道:「一般般罷,不也盡人意,暗影星先不去了,啟程天路草原,有人去陪著玩么?」

蝶嬌艷道:「師尊渡劫了,我要去瞧瞧,沒空逗你,這個你留著護身吧!」

蝶嬌艷彈出鬼魔雙焰,送到楊渺體內,她已經修到合體,功力足夠折騰,便分出一點功力給楊渺護身。

楊渺微微一笑,將其收納。

明珠糾結道:「母后要抓我回去,嗚嗚,煩躁吶!」

冰兒突然:「正好沒事,我跟哥哥去罷。」

蝶嬌艷道:「這樣也好,省的他一個人悶得慌!」

楊渺微微一笑,揮手道別。

微光閃過,兩個身影出現在天路草原。

一股黑風直吹而過,冰兒眩暈道:「怎麼回事?」

楊渺微微一頓,思索道:「我也不確定,貌似是地下吹出來,走走看吧!」

冰兒道:「哥哥,遠處有一群大商隊。」

楊渺笑道:「這裡似乎有些古怪,反正不著急,過去瞧瞧吧!!」

兩人幻化成商旅,站在必經之路,靜靜地等候。

「凱子!有人躲在雜草中!怕是壞人!待我老陽劈了他!」

一精壯子漢抽出背後的大砍刀,騎著戰獸狂奔而去。 第82章黃崗村

「剛才那個拿槍指著我的人是誰?」

楊間如往常一樣癱在床上,江艷似乎並不那麼害怕了,只是坐在旁邊有些驚魂未定道。

「他新調來的馭鬼者,大昌市負責人,專門解決靈異事件,這和你沒有關係。」楊間道。

江艷道:「怎麼和我沒有關係,他剛才,剛才差點一槍打死了我。」

說到這裡,她情緒有點激動。

「他不敢開槍,那是演給我看的,從進門到出門,這個人不可能不知道有人在浴室里洗澡,拿槍指著你的腦袋不是威脅你,是在威脅我……這個人很難對付,是個棘手的人物,而且以後還會是我的敵人。」楊間道。

江艷有些害怕道:「這裡這麼危險,我們是不是考慮搬走?」

「能搬去哪裡?整個大昌市都在這個趙開明的管轄範圍之內,除非你搬到別的市去,如果你想走的話你可以走,我不會走的。」

楊間認真道:「就沖他今天這個打招呼,以後我一定會想辦法弄死這傢伙,接任他的職務,不過提是……」

他沒有開口繼續說下去。

要加入總部的前提是能夠找到延緩厲鬼復甦的方法,否則以現在自己這種狀態加入就是找死。

周正的怎麼死的他可記得清清楚楚。

「那你不會有事吧?」江艷問道。

「不清楚。」楊間道;「很晚了,我要睡覺了,你最好離我遠一點。」

「哦。」

短暫的談話結束。

第二天中午。

楊間收到了快遞,之前網購的東西到貨了。

他一邊整理著裝備,一邊皺著眉頭看著鋪在桌子上的這張羊皮紙。

「明天我就要去黃崗村了,趙開明的出現讓我的心中蒙上的一層陰影,那裡……似乎很危險。」

「但活下去的希望讓我孤注一擲,我只能冒一冒險完成和孫儷紅的交易,可是另外一個想法卻又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我是該相信人……還是應該相信這張指示著我從學校逃出來的人皮?」

「猶豫了好一會兒,決定用黃金盒中封印的無頭鬼和這張人皮做那筆交易……那筆交易如此達成的話,我能得到活下去的辦法。」

「那是駕馭第二隻鬼,延長厲鬼復甦的辦法。」

楊間看著上面浮現的字跡冷笑道;「你這東西我只能當做最後的手段,現在,你這上面的一個標點符號我都不會相信。」

他想看看看這人皮紙上會不會有什麼提醒,結果讓人很失望。

這東西依然頑固的履行自己筆記本的職責。

裝好子彈之後,楊間將這人皮紙摺疊收了起來。

就在他放進口袋的時候,人皮紙上一行字跡又浮現了出來:「交易又失敗了……」

霸道帝王偽嬌妃 楊間試了試手中的槍,一共三十發特殊的子彈,一個彈夾十發,這是花了他足足三百萬買的。

一槍打出去就是十萬塊啊。

肉痛的讓他嘴角抽搐。

「這東西威懾的作用大過實際的用途。」他心中暗道。

時間一晃就是三天之後。

上午,一大清早。

楊間開著自己的那輛從羅大師賺來的大奔,行駛在沒什麼人的公路上。

手機上的導航直接導航到黃崗村。

之前他在網上查過,黃崗村是一個有點歷史的小村莊,最早可以追溯到上個朝代,以前還作為旅遊景點過,但因為交通和經濟的各種原因失敗了。

至於那裡的靈異事件。

說實話,楊間一丁點這方面的消息都沒有查到。

檔案或許有,但他接觸不到。

不過他暫時不認為檔案有很大的用處,畢竟這靈異事件並未有人解決,也就說能得到的有用信息很少。

「我到了地方之後會在村口停下,到時候你自己開車回去,除非我主動打電話給你,讓你來接我,否則不要給我打任何一個電話,我不想正在解決靈異事件的時候一個電話打過來,把我給害死。」楊間一邊開車,一邊冷著臉道。

「你放心,我不會的。」江艷急忙保證道。

「那樣最好。」

兩人在車上沉默了好一會兒。

隨著車從大路轉進一條小道,再開了十幾分鐘,一個有些偏僻的村莊出現在了遠處的山腳下。

看了看手機導航。

沒錯,前面就是黃崗村。

在進村的路口,楊間一踩剎車,停了下來。

他沒有熄火,只是將車鑰匙丟給了一旁的江艷。

「如果我一個月之內沒有回來,那肯定是死了,這輛車你就留著自己開吧,我在後備箱拿完點東西你就離開,離開之後就不要好奇的來這裡查探,這裡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我也無法知道,總之,以後離這片地方都遠一些。」

說完,他就下了車。

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就是一個幾十斤重的特製裝屍袋,一點應急食品,還有幾件換洗的衣服而已。

他是在工作的,不是真的來旅遊的。

「滴,滴滴~!」

忽的,跑車的轟鳴聲從身後響起,足足五輛豪車從遠處的小道上駛來。

一般時候,這種情況放在這種偏遠的小路上還真是少見。

「楊間,我還以為你一個人不敢來了呢,沒想到真敢一個人來解決這件靈異事件?」

一輛跑車停下,車窗打開。之前腦袋開瓢了的葉俊,看著他帶著幾分冷漠和敵意。

「我不想和沒腦子的人說話。」

楊間看了一眼,就知道小強俱樂部的幾個馭鬼者也來了。

估計路上已經在留意自己的車了,要不然不可能跟的這麼快。

「你說什麼?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有找你算賬,你以為事情就會這樣了結了么?」

葉俊有種想要下車打人的衝動。

楊間道;「都快死的人了什麼事情放不下,那個王小強不是說,展顏消宿怨,一笑泯恩仇么?成年了,做事要經過腦子,不要那麼衝動,不就是打了你幾槍。給你腦袋開了花么?這人在江湖飄,哪有不挨槍,大不了回頭陪你點醫療費。」

葉俊臉色格外難看,正欲發怒,身後的張韓打開車門道;「葉俊,你走不走啊,停在路中間做什麼,先進村,有什麼事情待會兒再說。」

「楊間,你用不著這麼囂張,這次的靈異事件解決之後我們俱樂部的這些人會替你完成那邊的交易,活下去的辦法永遠不會告訴你。」

葉俊冷笑道:「說實話我還要謝謝你呢,沒有你我們還不知道有這麼一條重要的情報。」

「也許俱樂部的那個王小強早就知道,只是沒有告訴你們而已,我一個外人都能打探到的消息,他一個俱樂部的總裁會沒有一點風聲?不要被別人賣了還替別人數錢。」楊間道。

「村子里見。」葉俊眼神微動,不知道在想什麼。

汽車發動,五輛車子,先後拐進了進村的小路,很快消失在了眼前。

「五輛車?那就是五位馭鬼者了,他們還真是夠有錢的,個個都是豪車,看來成為馭鬼者的這段時間內他們很享受啊……不過在我看來都是一群炮灰,人越多越好,我就怕人不夠,解決不了這件靈異事件。」楊間目光帶著幾分詭異的冷漠。

拿了東西,他關了尾門,然後道:「江艷,走吧。」

汽車掉了個頭,江艷坐在駕駛位上看著楊間臉色有些沉重道:「你不會真出事吧?」

「面對厲鬼的情況之下沒有人可以保證自己的安全,我也一樣。」楊間背起東西,準備轉身離開。

「你應該不會有事的,我相信你。」江艷道。

「你相信我?我自己都對自己沒有信心。」楊間揮了揮手:「走了。」

沒有多停留,也不是什麼生離死別。

他背著東西就順著小路往這黃崗村走去。

在他走後沒有多久,江艷開著車離開了這裡,沒有選擇長時間的停留。

畢竟這裡……鬧鬼。

「這裡真的會有鬼?看上去很正常啊。」楊間一路走來,他皺起了眉頭。

路旁還有菜地,農田。

看那長勢,應該是有人經常打理的緣故。

路上,還有不知道哪戶人家養的家禽成群結隊的閑逛,房屋也一點都看不出破敗,蕭條的景象。

一切種種都表明,這是一個很正常的農村。

就是冷清了一點。

但這也是正常的,畢竟現在的農村多是老年人和小孩留守,年輕人都出去工作了。

而在村子里。

五輛豪車停在路旁。

五六個人下了車,他們站在一起,好奇的打量著這個村子。

「這地方像是鬧鬼的村子?我看著不像啊。」

張韓一臉納悶道;「一點恐怖的氣氛都沒有,感覺怎麼像是來旅遊的。」

「那孫儷紅給出的資料說這裡鬧鬼,那就一定不正常,不是所有的鬼都會亂殺人,遇到一些比較安分的鬼,影響程度並不很大……通常這類鬼定義的級別都很低,不在要對付範圍。」葉俊道。

旁邊一人接著道:「危害程度不等於恐怖程度,既然資料上說這裡有靈異事件,那麼就這村子就一定有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