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第一個學生的畢業,庫克又拿出數千萬積分,狠狠的打了一次廣告,而蜂擁來黑嶺城的賢者也越來越多,一部分是來購買金環解毒丸的,另外一部分則是帶著孩子來學習的,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黑嶺城的賢者數量已經達到了數萬人之多,而之前整個黑嶺城才數千賢者而已,並且還是低級別的賢者。

「該死的,居然有這樣的傢伙,看樣子這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在喧鬧的黑嶺城擴建工地上,一間房屋裡面,幾個人正愁眉苦臉,其中一人低聲的咒罵道。

「誰說不是呢,這個叫洛克的傢伙居然可以讓白痴都成為賢者,而賢者則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另外一人也開口說道。

這幾個人與黑嶺城的人沒有多大差別,只是皮膚稍微白皙一些,黑嶺城擴建的工地上,有著數萬從黑嶺城周邊城市趕過來的普通人,在這裡幹活,同樣也有數千賢者在這裡幹活,不過這一群人是來自於星界大峽谷,他們的目標就是庫克。

「等等吧,等更多的族人到來,到時候即使是這小子不出來,那麼我們就衝進去,我們絕對不允許賢者協會可以批量的產生賢者,不然的話,那就是我們部族的災難。」一個中年人聽到這兩人的話,然後開口說道。

「是。」其餘的人顯然是這人的屬下,聽到中年人的吩咐,裡面點頭答應。

填鴨式教育,與地獄式的試驗,終於讓頭腦不怎麼聰明的傢伙成功配置出了藥丸,可以說庫克的教育方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

當然了,對於那些不是笨蛋的傢伙,庫克還是願意浪費一些精力,讓這些人在藥劑師道路上走的更遠一些,不過這個走的更遠也只限於能多配置集中藥丸而已,對於那些實在是腦子有問題的,庫克只能把這些傢伙當成一個機器人來培訓。

庫克的這一番動作,庫克自己感覺就是積分賺取的速度快了一些,但是給其他賢者帶來的就是震撼,是的,藥劑師這個職業哪怕是在賢者中,都是屬於高級職業,雖然賢者操守上面說了,什麼職業都是一樣的,平等的,但是事實上沒有絕對的平等的事情。

就拿職業來說,藥劑師不管是受歡迎程度,還是地位都要比其他職業要高,首先藥劑師配置的藥丸是所有人都需要的東西,供給關係也決定職業的高低,越是緊俏的東西,那麼擁有這些東西的人受到的歡迎程度越高,那麼這些人在無形之中地位也就提高了。

培訓短短的二十天時間,就可以成為一名藥劑師,這是多麼的震撼,雖然這名藥劑師只能配置一種藥丸,但是這對於那些普通人以及普通職業的賢者來說,還是一種逆天的事情。

不過庫克雇傭賢者的時候就簽訂了保密協議,雖然參與其中的賢者都知道庫克的訓練方式,但是絕對沒有人敢泄露出去,賢者協會對於簽訂的協議保護是很強大的,任何違背協議的人,都會受到賢者協會的懲罰。

隨著庫克積分的越來越多,庫克的聲望在整個星界也算是開始展露了,首先是最低級的傳奇締造者的身份,金環解毒丸的特殊性讓庫克擁有了這樣的聲望,而庫克另外一個稱號被人私底下稱呼為賢者製造者。

「呵呵,真是有意思。」庫克聽到這些話,也只是呵呵一笑就算了。

庫克現在把重心放在了配置二級藥丸上面,至於說專科教育基地,那就是一個賺取積分的機器而已,現在庫克雇傭了數十名藥劑師按照自己的培訓方式,現在庫克的專科教育基地已經有兩千名學生了,整個黑嶺城的稅收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從數十萬,直接翻到了數億。

庫克收取的學費是一個方面,另外一方面就是這兩千名學生不斷的消費,就憑藉這些人傳送過來的費用稅收就是一筆不小的積分。

「金剛丸,這個貌似不錯,增加力量的同時也增加防禦,煉製難度四級,不錯。」庫克在二級藥丸的配方裡面選擇了金剛丸作為下一步的目標,金剛丸是大力丸的升級產品,這個世界的藥丸二級就增加一種效果,就像大力丸,一級的時候只是增加力量,二級的時候就有增加防禦,以後也一次類推,不過不光是屬性,藥丸的持續時間也是一個標準,就像庫克配置的九品大力丸,按照等級來算,起碼也應該是頂級的藥丸,藥丸九品大力丸的持續時間長達數個小時,而一般的普通大力丸,只是幾分鐘而已。

「洛克先生,洛克先生。」可樹現在知道敲門了,不過這傢伙敲門之後根本不等庫克喊進來,就直接進來了,庫克無語極了。

「可樹,有什麼事情嗎。」庫克看著可樹的樣子,開口問道。

「先生,鍛造秘籍,真的有鍛造秘籍。」可樹神神秘秘的對庫克說道。

「什麼鍛造秘籍。」庫克疑惑的問道。

「先生,你讓我打聽的鍛造方面的消失,一位高階賢者手裡就有這樣的東西,不過價格方面需要先生你親自去談。」可樹給庫克解釋道。

「高階賢者,真的。」庫克聽到可樹的彙報,感覺有些靠譜,於是眼睛一亮的問道。 庫克之所以對星界的鑄造感興趣,一部分是因為好奇,另外一部分則是因為積分,鑄造這個行業可以說是比藥劑師更加暴利的行業,但是在星界,鑄造師是有著嚴格的職業限制的,並不是誰都可以成為鑄造師的。

當然庫克最重要的是了解星界,雖然庫克現在還沒有達到神級,但是一旦達到神級,庫克到時候來星界豈不是很容易了,至於說庫克不願意公開去考核鑄造師,是因為庫克準備多一層身份。

「你確定那個洛克會來。」在一個酒館裡面,一個滿身紋身的大漢冷聲的問道。

大漢身邊坐的是洛菲克,洛菲克現在顯得十分的狼狽,整個人蒼老了許多,洛菲克看著逐漸變得陌生的城市,原本自己的家族也能趕上黑嶺城成為白銀級別的城市,然後進行大的發展,雖然整個家族的賢者數量不多,但是構成賢者的基石還是普通人,但是就因為那個洛克,家族毀了,整個家族的財富在一夜之間縮水了百倍不止,整個家族絕大部分的人都在城外的一塊荒僻的領地裡面,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自給自足的生活說的好聽,其實就是有什麼就吃什麼,沒有什麼就餓著,家族的絕大部分成員那裡有幹活的本事,所以生活過的十分的艱難,更別說生活上巨大的落差,以及地位的變化,整個家族看起來就像是暮日一樣,沒有多少活力。

「洛菲克,我問你話呢。」滿身紋身的大漢看到洛菲克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忍不住低聲的喝道。

洛菲克一驚,隨後恭敬的回答道:「大人,這我可不敢保證,不過我聽說洛克身邊可是有巨人一族保護著的。」

「巨人一族,哼,我狼飛可不是一般人。」狼飛顯得信心十足的。

洛菲克看著狼飛身上的紋身,狼飛身上的紋身,是一種奇異的紋路,可以讓自身的戰鬥力提高數倍不止,過這樣的做法在賢者協會是絕對不允許的,因為這樣會讓身體產生不可預知的異變。

整個酒館裡面的人有絕大部分都是狼飛部落裡面的成員,狼飛所在的部落是距離黑嶺城生活在星界大峽谷裡面最大的部落,擁有的領地十分的龐大,人數更是達到數萬人之多。

洛菲克之所以認識狼飛,就是因為星界的平民階層與星界大峽谷裡面的部落其實是有一定的來往的,洛菲克的家族就從黑嶺城走私一些物品給峽谷裡面的部落,所以洛菲克對於庫克的恨加上洛克最近風頭正勁,所以才有今天這麼一個局面。

庫克帶著五名巨人來到了酒館,其餘的四名巨人是新的護衛,是真正的青銅巨人,不過跟庫克關係最好的還是可樹這個紅銅巨人。

「先生,您看,就是那個人。」可樹走進酒館,對庫克低聲的說道。

庫克看著酒館裡面的人,最顯眼的就是狼飛,狼飛身上的紋身讓庫克異常的熟悉,那就是魔紋,不過這魔紋不是繪製上去的,而是天然生成的,庫克看到狼飛之後,整個人一下子後退了一步。

「有刺客。」隨後庫克一下子就叫了起來,同時庫克用意念操控積分兌換系統,然後庫克周圍的空立馬出現數個白色的光圈。

整個酒館裡面的人傻眼了,部落裡面的人其實與黑嶺城的平民表面上並沒有任何的大的差距,狼飛在庫克叫有刺客的時候,就動了,整個身體暴漲起來,身上的紋身閃耀著奇異的光芒。

不過當庫克身邊出現數個白色的光圈的時候,狼飛嚇飛亡魂皆冒,為什麼,狼飛一頭撞破酒館牆壁,然後就消失煙塵之中,狼飛的聲音更是遠遠的傳來:「快跑,有白銀級別的強者。」

「哈哈,原來是部落的崽子們,這趟來的值得。」庫克身邊的光圈裡面走出數個賢者,一名賢者看到四散而逃的人,哈哈大笑不已。

「轟,轟,轟。」

光圈裡面出來的賢者身體一下子就消失了,然後庫克感覺地面震動不已,伴隨的還有轟轟的聲音。

「僱主先生,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不過五分鐘時間,幾個從光圈裡面出來的賢者就拎著十幾個人,丟在庫克身邊。

「謝謝你們。」庫克也鬆了一口氣,幾名賢者隨後消失在庫克眼前。

「先,先生,你召喚了白銀級別的強者。」可樹現在反應過來。

「不然呢,我現在一天可是數百萬積分,雖然召喚一名白銀級別的強者需要五十萬積分,但是我覺得值。」庫克沒好氣的碩大,然後轉身就走,因為黑嶺城賢者協會的裁決者已經來了。

積分代表一切,庫克幾天切身體會到了,狼飛的實力庫克感覺是很強悍的,幾名青銅巨人肯定不是對手,所以庫克毫不猶豫的用積分兌換系統,雇傭了數名白銀級別的強者,然後瞬間到達自己的身邊,白銀級別的強者,雇傭一次是五十萬積分,而這些白銀級別的強者到達庫克身邊的費用更是高達十萬積分,來去就是二十萬積分,當然對於安全來說,這點花費庫克還是不在意的。

「積分代表一切,還是積分好啊,你娘的,這些傢伙為什麼要來對付我。」庫克心裡疑惑不已。

不過很快的,黑嶺城的裁決者就搞明白一切了,洛菲克被抓了起來,還有洛菲克的家族成員,受到了賢者協會的嚴厲懲罰,至於說部落方面,黑嶺城並沒有太多的手段。

「會長,這部落難道就拿他們沒有辦法。」庫克心裡很好奇,這個狼飛身上的魔紋究竟是怎麼形成的,這是庫克來星界之後,唯一見到的熟悉的東西。

「洛克,你運氣太好了,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剛才準備襲擊你的可是有一名強大的部落成員,幾乎已經接近白銀級別了。」會長得到消息之後,也是后怕不已,要知道庫克現在可是整個黑嶺城的支柱,經濟支柱。

「我當時就感覺奇怪,那個人身上有一些奇怪的紋路,看著就不像是好人。」庫克試探的說道。

「呵呵,那不是奇怪的紋路,那是部落成員緊緊青銅級別以後,身上自然形成的能量紋路,不過這些能量紋路會吸收其他生物的能量,是極其邪惡的存在。」會長聽到庫克這麼說,呵呵一笑的解釋道。

庫克點點頭,不過庫克心裡震驚極了,難道這裡的星界大峽谷裡面是另外一種魔法文明,或者說是神界的文敏傳遞過來了,還是說這裡的文明傳遞到了神界,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庫克不得而知,庫克也非常的想知道。

但是庫克現在還需要賢者的身份,因為在星界,賢者協會是極其強大的,庫克雖然也想去星界大峽谷的部落看看,但是庫克也只是想想而已,庫克來星界的目的只是取得神器而已,在聖域位面,還有庫克的妻子,兒子,以及親人,朋友,所以庫克是不會在星界裡面長久的居住的,而庫克想要找到回去的方法,那麼就要擁有更多的積分才行。

「會長,這部落裡面的人為什麼盯上了我啊。」庫克始終想不明白是為什麼。

「還不是因為你辦的那個什麼專科教育基地,只要進去的不是白痴,出來都是賢者,雖然我們這些知道內情的知道哪些賢者不過是一個身份而已,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而我們賢者與星界大峽谷裡面的部落又是敵對關係,你這種批量製造賢者的傢伙,部落裡面不仇視你才怪呢,幸好你及時的雇傭了白銀級別的強者,那幾個青銅巨人可不是那些部落強者的對手。」會長對庫克解釋道。

庫克傻眼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庫克還是有一些不甘心的問道:「會長,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咱們是不是圍剿一下那些部落。」

「星界大峽谷裡面地勢十分複雜,各種動植物與外面的也有一些差異,這是因為峽谷裡面的元素與地面的元素有些差異,只有少部分賢者敢於穿越星界大峽谷,其他的只有使用積分直接越過大峽谷,至於圍剿,我們沒有那個能力。」會長聽到庫克的話,嘆息一聲的說道。

庫克的臉色有些難看了,然後說道:「難道賢者協會不解決這個問題。」

「怎麼解決。」會長苦笑的問道。

「那麼我的安全。」庫克最後開口問道。

「白銀級別的我們還可以防禦,但是峽谷裡面的部落,其中不乏有黃金級別的強者,而一旦被黃金級別的強者盯上,那麼麻煩就大了。」會長愁眉苦臉的說道。

「要不我去黃金城。」庫克試探的問道。

「這怎麼可以。」會長立馬不幹了,庫克現在可是黑嶺城的經濟支柱,一旦離開,黑嶺城豈不是完蛋了。

庫克也是一臉苦笑的說道:「可是被部落的人盯上……。」

「洛克,以後你只要不出賢者協會,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賢者協會的防禦力是很強大……。」會長趕緊的給庫克出了一個主意。 庫克無語的走出了會長的房間,會長本身還沒有達到白銀級別,而且現在黑嶺城還在建設之中,庫克的安全真的不好保障,庫克嘆息一聲:「哎。」

「先生,都怪我們沒用。」可樹看到庫克出來以後,嘆氣的樣子,開口說道。

「不管你們的事情,可樹,這部落的強者真的那麼厲害。」庫克一邊走一邊詢問道。

「先生,部落裡面的有厲害的,也有不厲害的。」可樹的回答讓庫克瞪大眼睛,尼瑪有這樣說話的嗎。

庫克聽到可樹的話,等於沒有聽過,庫克回到房間之後,就開始查詢有關部落的情報,在積分兌換終端上面,可以購買一些情報,不過情報的價格十分的高,當然還有專門的任務,而現在情報類任務最高懸賞積分的就是庫克教授學生的方法,現在庫克的專科教育基地已經誕生了上百名藥劑師,有些學生更是付出更多的積分願意學習更多的藥丸配置,當然庫克是來者不拒。

「部落的關係與結構。」庫克看著一份捲軸的名字,眼睛一亮,雖然這捲軸的價格高達一萬積分,但是對於庫克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庫克爽快的付出一萬五千多積分之後,捲軸很快就送來了,別看星界的魔法文明不是很發達,但是空間類的使用卻是很普遍的,不過使用空間類的付出的積分卻不少,當然具體星界這些傢伙是怎麼運用空間類魔法,庫克就不得而知了,這是賢者協會的最高機密。

庫克打開捲軸,捲軸上面詳細的描述了部落的構成,還有部落與部落之間的關係。

「部落最高層被稱呼為酋長,酋長也是整個部落戰鬥力最強大的,酋長的責任就是保護整個部落,不受其他部落的欺負,根據部落大小的不同,酋長又分為好幾個級別,一個部落的酋長之下是被稱為長老的人,長老的戰鬥力僅次於酋長,一般的部落長老有十五人,每一個長老負責部落裡面一方面的事務,在部落裡面,還有一類人的地位也很高,被稱為祭司,祭司的責任就是負責部落裡面大小活動,並且還管轄著部落裡面人口的婚配等情況。」庫克看到這裡,總覺得這部落怎麼像是獸人部族裡面的架構。

庫克繼續看下去:「在長老之下被就是部落裡面的戰士了,部落裡面的戰士的數量直接決定整個部族該擁有多大的領地,而且一般的部落成年男子都是戰士,戰士也分為三種,一種是未成年的小戰士,一類是普通戰士,還有一類被稱呼為勇士,勇士的戰鬥力堪比白銀級別賢者的戰鬥力,因為部落所在的地方環境複雜,盤踞著兇猛的野獸,部落裡面的戰士長期與這些猛獸戰鬥,同級別的強者,部落裡面的人遠遠的強大與賢者。」

「至於婦女與兒童,是部落最底層的,負責部落裡面一些雜務,並且部落之間互相攻伐的時候,婦女與兒童是戰利品,是財富的象徵。」庫克繼續看了下去。

「還真有點意思。」庫克讀到這裡以後,暗自嘟囔了一句。

「整個大峽谷裡面有無數的大部落,大部落下面是中型部落,中型部落下面是小部落,一個大部落管轄的大小部落可以超過數百個之多,佔據的領地也十分龐大,在這個領地裡面,小部落會給中型部落貢獻一些食物以及其他東西,中型部落會給大型部落貢獻食物以及其他東西,遇到部落與部落之間的戰爭,所有的部落都會出力的,形成一個比較鬆散的聯盟,大部落與大部落之間的戰爭可以持續數萬年之久。」庫克看到這裡,眉頭皺了一下,這部落的架構已經接近國家的形態了,只是沒有國家這個說法。

「部落使用戰鬥方式與我們賢者是很大的不同,我們賢者講究的是使用自身的力量,但是這個自身的力量並不需要外物來疊加,部落則不同,部落裡面追求的是至高的戰鬥力,所以一切可以增加戰鬥力的東西都會被部落使用,部落裡面強大的勇士身上會有奇異的紋路,這些紋路就是能量運轉的通道,至於能量運轉的方式,至今都是一個謎。」庫克看到這裡,閉上嚴禁仔細回憶了一下,沒錯,酒館裡面那個部落強者身上的是魔紋,不過在庫克看來,這魔紋極其簡單,不過是增加力量的魔紋而已,而且增加力量的增幅也不是很大。

庫克看到這裡以後,腦子裡面有很多的想法,首先就是部落真的與神界有關係,不過究竟是什麼關係庫克就不得而知了。

在庫克猜測部落與神界關係的時候,狼飛狼狽的回到了部落,這一次狼飛帶了數十了部落戰士,只有狼飛一個回來了,在部落裡面,每個勇士下面都有數量不等的戰士,戰鬥的時候,這些戰士要聽從勇士的指揮,當然戰利品方面也是由勇士來分配。

「喲呵,這不是狼飛嗎,聽說去黑嶺城了哈,怎麼一個人回來了。」狼飛剛剛走進部落,就聽到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

「狼塔,你他娘的在胡說,信不信我揍你。」狼飛本來就十分氣憤,聽到這話,立馬大聲吼道。

「哈哈,哈哈揍我,狼飛,你算個什麼東西,還想揍我,來,咱們來比比看。」狼塔看到狼飛這個樣子,也是十分冒火,要知道狼塔周圍可還有下屬的戰士,在下屬面前沒有面子,這當領導的怎麼混下去。

在部落裡面,勇士之間的矛盾,戰士是沒有資格參與的,不過戰士之間的,矛盾,勇士就有資格參與,儘管狼飛只有一個人,但是狼飛並不怕。

「狼飛,怎麼回事。」眼看兩個勇士就要大戰一場,在部落裡面,沒有手下留情這麼一說,,每次戰鬥都是全力以赴的。

「長老,我這次遇到麻煩了。」狼飛吸了一口氣,然後回答道。

「怎麼回事。」長老聽到狼飛這麼說,一瞪眼的問道。

「長老,我……。」狼飛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長老還沒有開口,狼塔說話了,狼塔搖頭說道:「狼飛,虧你還是一個勇士,批量製造賢者,這怎麼可能,雖然賢者協會是我們的敵人,但是賢者協會可不會讓人鑽漏洞的。」

「所以,你在說謊,你就是想去黑嶺城撈一票,該死的,狼飛,你讓部落損失了數十名戰士,該當何罪。」狼塔大聲的質問道。

狼飛看著周圍族人憤怒的目光,數十個戰士,就是數十個家庭,狼飛看到這些人的目光,大聲的辯解道:「是真的,這件事情整個賢者世界都知道,只要不是白痴,被這個洛克教育之後,就會成為賢者,而且是藥劑師,這一次我們眼看要得手了,不過這該死的洛克居然召喚出了六個白銀級別的強者。」

「六個白銀級別的強者,還召喚,狼飛,你在做夢嗎,黑嶺城這個位置召喚白銀級別的強者,一個最少要一萬五千積分,六個是多少了,九萬積分,就你這樣的,還用的了九萬積分。」狼塔大聲的質問道。

周圍的長老已經不止一個了,不過這些長老都沒有開口,在事情沒有明朗之前,長老是不會輕易表態的,狼飛被狼塔質問的無話可說,九萬積分,這可是極其龐大的一筆數字,狼飛被狼塔質問的滿臉通紅,狼塔一下子掀開衣服,然後抽出一把用不知名獸牙打造的匕首一樣的東西,一下子戳進了胸口裡面,然後跪在地上:「我狼飛原因用鮮血與祖靈發誓,我說的沒有一句假話。」

「狼飛,起來,把事情再詳細的說一遍。」長老們看到狼飛這個動作以後,臉色都凝重起來,其實在部落裡面,穿戴都差不多,長老,勇士,戰士都沒有明顯的區分,當然也還是有區別的,那就是脖子上的項鏈代表著級別。

狼飛站了起來,任由鮮血流出來,然後把事情的經過再次說了一遍,當然洛菲克的事情也說了一遍。

「看來狼飛說的是真的,這件事情我們要立即稟報上去,批量製造賢者,這對於我們部落來說,是一個災難。」大長老聽完之後,臉色十分的凝重。

「是的,我們就處於黑嶺城的邊緣,一旦黑嶺城有這樣一個變態,那麼我們就不得不遷移。」另外一名長老擔心的說道。

部落最不喜歡領地在強大的賢者城市旁邊,雖然說部落戰鬥力十分強悍,但是在賢者管轄的白銀級別的城市周圍,幾乎沒有部落的存在,因為在白銀級別的城市周圍的部落,遲早是要在與賢者的戰鬥中消耗得被其他部落吞併的,所以沒有那個部落願意與白銀級別的城市相處的,那代表的就是滅亡。

而遷移更是一件極其麻煩的事情,別看星界大峽谷十分的廣闊,但是裡面的部落也多,沒有部落的地方,要麼是極其荒僻的地方,要麼就是極其危險的地方,而要遷徙還需要與別的部落戰鬥,然後才會獲得領地,而一旦戰鬥失敗,那麼部落就會被別的部落吞併。

「狼塔,你帶人去偵查一下黑嶺城的情況,最好搞清楚這個洛克的情況,狼飛,你跟我走,我去稟報酋長,隨後咱們立馬去黃金大帳。」大長老與其餘的長老商議一番,然後下達命令,酋長一般是不處理這些事情的,都是由各個長老負責,當然長老處理不了的就會稟報酋長。 狼塔聽到長老的吩咐以後,就帶著自己屬下的數十名戰士,收拾一番就離開了部落,長老隨後帶著狼飛去找酋長,在半個小時以後,兩名長老與狼飛騎著奇異的巨獸,鑽進了密布的叢林裡面。

這奇異的巨獸就像是狼一樣,但是與狼不一樣的是這些巨獸身上是鱗甲,而不是皮毛,這種生物在星界被稱為鱗狼。

狼飛之所以叫狼飛,就是因為狼飛所屬的大部落,非常善於馴服鱗狼,鱗狼在整個星界都不算是特彆強悍的生物,但是鱗狼的耐力強大,並且行動敏捷,在密布的叢林裡面速度很快,在部落裡面十分受歡迎的。

狼飛與兩名長老在叢林裡面不斷的飛馳,這周圍巨大的地盤都是屬於狼部落的領地,狼飛所在的部落只是狼部落裡面下屬的一個小型部落而已,當然獲得的領地也是比較偏僻的。

一路上狼飛與兩名長老通過了數十個部落的領地,這些部落都是狼部落的下屬部落,狼飛等人並沒有權利直接進入狼部落,狼飛所在的部落屬於狼部落下屬的狼爪中型部落,所以狼飛等人先要去狼爪部落。

狼部落下屬的中型部落就是用鱗狼的各個部位命令的,左狼眼部落,右狼眼部落,左狼牙部落,右狼牙部落,還有左前狼爪部落等等,十幾個中型部落,每個中型部落又管轄著十幾個,數十個,上百個不等的小型部落,形成部落的權利構架。

「你們說的是真的。」左前狼爪部落的一名長老聽到狼飛等人的稟報之後,震驚不已,賢者是部落的敵人,而批量製造賢者,這怎麼可能,部落本身就處於劣勢,一旦賢者的數量達到一定的量,那麼部落的末日就要到了,部落與賢者在;歷史上有過幾次大的戰爭,但是每次都是部落慘敗,不過慘敗的部落也讓賢者協會失去了進一步發動戰爭的能力,部落與賢者協會之間的戰鬥,那不是一塊地方,而是整個星界到處都是戰爭。

那樣的場景絕對不是這些長老們想要的,因為在那個時代,部落長老算什麼,就連大部落的酋長死的都不少,而且戰爭過後,賢者協會恢復的速度比部落更加的快,現在部落已經提高了警惕,但是一下子冒出一個賢者製造者,這豈不是進一步拉大部落與賢者協會之間的距離。

「是的,長老。」狼飛趕緊的回答道。

「來人,把有關黑嶺城的情報都拿來。」左前狼爪部落的長老大聲的吩咐道。

不一會,一塊獸皮就送到了這名長老面前,這名長老低頭看著情報。

「白銀級別的城市,該死的,黑嶺城怎麼會成為白銀級別的城市,這一點為什麼沒有人通報。」這名長老看了不過幾分鐘,就咆哮起來。

「是的長老,黑嶺城要是成為白銀級別的城市,那麼對我們狼部落的威脅就更大了,蛇部落就是因為一座白銀級別的城市,而被別的部落吞併的。」狼飛趕緊的繼續說道。

「情報部門的都是幹什麼的,為什麼沒有查出黑嶺城為什麼會從一個沒有級別的城市,一躍成為白銀級別的城市,該死的。」長老繼續咆哮。

狼飛與狼飛部落的兩名長老互相看了看,部落收集情報,主要是在平民階層,至於賢者協會內部的消息,是很難打聽到的,除非是無意中聽到的消息,而且晉級白銀級別的城市,這一點肯定很重要,也會嚴格保密的,所以打聽不出來也很正常。

不過狼飛與兩名長老想到了一點,狼飛開口說道:「長老,會不會就是因為這個洛克。」

「不可能吧,一個賢者怎麼……除非這個洛克是一名傳奇。」左前爪部落的長老搖頭否認,不過隨後這名長老又想起什麼,小聲的嘀咕。

這名長老思量了一陣之後,站起來說道:「你們先住下,我馬上酋長稟報,有消息會通知你們的。」

「是。」狼飛與兩名長老躬身退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