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吼聲,那道實質般的氣勢,慢慢的消散。那隻咬甲魚的海龜「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這隻海龜身體僵硬,圓圓的眼睛,一片霧白。

帶著驚恐,海龜們開始「快速」的撤退。

「將那憨貨帶走,告訴他,同族之間不得私自打鬥,這一次只是個教訓,下一次斬了他的頭!」

匆匆地又爬回來幾隻海龜,連拖帶拽的將暈死過去的海龜,在地上劃出深深的划痕,慢慢的消失。

處理玩這些瑣事,桂森才有機會觀看高台上的情況,此時黑霧已經消失,露出了盤膝而坐的段無涯。段無涯一身整潔,正閉目調息。

丹成的那一刻,產生了一陣能量波動,在衝出丹爐的時候,將丹爐底部的雜質灰燼,盡數帶出了丹爐。由於靈力耗損過大,段無涯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收取丹藥。才有了剛才那一聲大吼,其實這已經是第三遍,前兩次因為桂森的耳朵,短暫的失聰,沒有聽到。

「段無涯大師,您辛苦了,感謝您成功煉出了九轉淬體丹!」

想起剛開始的時候,還一度懷疑段無涯,甚至不怎麼想搭理,桂森臉上有些不自然。現在,桂森緊握手裡的玉瓶,心中對段無涯發自內心的感激,言語不自覺間很是恭敬。

大師一詞,是對煉丹師的尊稱,剛開始桂森他們,都是以段無涯煉丹師稱呼段無涯的!

「參見大師!」

煉丹師們,也都一臉恭敬,段無涯的年齡,被他們自動忽略。在他們心中,段無涯就是二階煉丹師沒有其他。

除了無塵大師,其他人都帶著崇拜般的眼神,無塵大師則是無地自容,有種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的感覺。

早知道當初,就不該嘴巴賤,以為自己很了不得,這次可是丟人丟大發了!

「諸位不必如此!」段無涯站起身回了一禮:「這只是僥倖而已!」

僥倖?

誰能僥倖煉製二階丹藥?

特別是想起段無涯剛開始可是說的是五層的把握,這哪裡是五層的把握,這可是十足十的把握!

只有一份煉丹藥材,一株沒毀的情況下,將二階丹藥煉了出來,還不悲不亢的說是僥倖,這才是真正的大師啊!

就算三階煉丹師,也不敢保證在煉製二階丹藥時,一株藥材也不毀!

「島主,在下僥倖即將突破,不能多陪了!」

這一次煉丹靈力的損耗太大,幾乎差點將段無涯吸成了人干,不過付出總有回報,這次超負荷的靈力輸出,凝元七重的瓶頸,終於有了鬆動!

幾個月了,也是時候突破一次了!

「哦,那要恭喜段無涯大師了!既然二階丹藥已經煉出,大師不如進入乙木塔內修鍊,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

段無涯的氣息很不穩定,已經到了突破的邊緣,桂森心中一動,做個錦上添花,也是一種人情不是?

「多謝!」

即將突破,要不是桂森等人登上高台,段無涯已經打算在高台上突破了。

反正快要突破,哪裡已經都無所謂,不過能進入乙木塔,也許還不錯!

「那咱們這就走吧,諸位暫回,等大師出關,桂某會大擺筵席款待,失陪了!」

話音未落,桂森與段無涯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而桂森的話音,卻猶如就在耳旁。(未完待續。) 一處優美的山谷,草木鬱鬱蔥蔥,一聲聲悅耳的鳥鳴,一聲聲無憂無慮的獸吼之聲,在這山谷交織回蕩。

一層薄薄白霧,將山谷籠罩,肉眼可見的靈氣波動,偶爾會在眼前浮現。

在這處優美的山谷上空,忽然一陣波動,一條空間裂縫在天空出現。空間裂縫出現沒多久,兩道人影從空間裂縫走出,緩緩的落在山谷一旁。

「段無涯大師,這出山谷就是乙木之源所在地,乙木塔就在這山谷之內。」

這兩道身影就是段無涯與桂森,看見這出山谷,段無涯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剛剛回過神來的段無涯,再一次陷入震驚之中。

桂森輕鬆寫意的帶著段無涯進入了空間裂縫,本以為空間裂縫會像星球外面的對流層一樣,沒想到空間裂縫的危險程度,完全超出段無涯的想象。

爆裂的能量,似乎撕裂一切的力量,在空間裂縫中隨處可見。這狂暴的能量,就是一塊鋼鐵,段無涯相信,在空間裂縫中也難以存在哪怕一刻鐘,就會被狂暴的能量化成虛無!

破虛境武者就能隨手撕裂空間,在空間裂縫中隨意行走,此時段無涯才真正認識到破虛境強者的強大!

而桂森更是斬妄境強者,他的強大會到了何種程度!

現在段無涯心中忽然湧出一種后怕,當初自己還不自量力的與龍蛇族老者對陣,段無涯不得不佩服自己的勇氣!以凝元境的實力,與破虛境強者展開生死搏殺,能活下來真是一種幸運!

剛從空間裂縫帶來的震撼中回過神來,一處優美的山谷,在眼前浮現。這出山谷不僅環境優美,最讓段無涯震驚的是這處山谷,濃郁至極的靈氣。

靈氣已經濃郁到化成肉眼可見的霧氣,時不時的還傳來一陣靈氣流動的聲音!這要靈氣濃郁到什麼程度,才能形成這樣的景觀!

「這就是乙木之源,乙木塔所在的山谷?」

段無涯心中有種可惜龜王島空有寶山而不能充分利用的惋惜感,這樣的地方,要是龜王島能充分利用,龜王島的實力,一定會比現在強大!

「對,這就是乙木塔存在的地方,這裡離龜王島萬萬里路,倒是可惜了這麼好的地方!」

段無涯眼中神光一閃,萬萬里路!只在空間裂縫內走了不到一刻鐘,兩個人已經到了萬萬里之外!斬妄境強者果真是強悍如斯!

「以我的實力,每次最多只能帶著三個人在空間裂縫內行走,如果是沒有化形的靈獸,就像我們海龜一族,由於身體太大,我想帶一個在空間裂縫內行走,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段無涯瞬間明白過來,這是桂森內心也是惋惜的,有這樣的寶地,足夠一個族群發展壯大,卻悲哀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卻不能真實的得到!

「為什麼不舉族搬遷到這裡?」

如果能搬遷到這裡,這種遺憾不就不復存在了?

「哪有那麼容易,龜王島可不止海龜一族,凡是穿甲帶殼的,在屬於龜王島管轄。這近百種族群,數量太過龐大,想要舉族搬遷,沒有三千年,是不可能完成的!這還只是考慮的路程問題,搬遷的路上就會失去修鍊的時間,三千年,有很多族人也會因為壽命死去!再加上這萬萬里路,不知道存在多少致命的危險!還要穿過龍族的重重封鎖,這搬遷的難度…….不是我們想搬就能搬得成的!」

段無涯沉默了,舉族搬遷拋家舍業,就算人類很容易就辦到的事,在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背井離鄉。更何況,靈獸擁有極強的地盤佔有感!

再說,龜王島現在還沒有走到非要搬遷的程度,龜王島足夠龜王島上的族群發展生息了。

「說了這麼多,段無涯大師已經快要壓制不住了吧,實力的突破,最好順其自然,過長時間的壓制,也不是很好!現在我就打開乙木源谷,段無涯大師還請稍待。」

段無涯如今體內靈力橫衝直撞,有些靈力已經不受控制的開始衝擊凝元七重的瓶頸,段無涯竭力控制,卻收效甚微。桂森的眼力何等毒辣,一眼就看出了段無涯體內的情況。

桂森也不在拖延,雙手微微抬起,射出一道紫色光線,乙木源谷上空在紫色光線射入之後,產生一片漣漪。桂森雙手舞動,結成一個古體大字,段無涯不認得這個字是什麼,這古體大字形成之後,桂森重若千斤一般緩緩的向前推動。古體大字接觸到乙木源谷,慢慢的融入其中。

「咔咔……」

一陣聲音憑空出現,乙木源谷忽然出現兩扇大門,這兩扇大門一出現,一種古樸的氣息撲面而來。

「段無涯大師請……」

桂森伸手一引,與段無涯並肩進入了山谷之中。在兩個人進入山谷之後,這兩扇古樸的大門一陣閃爍,瞬間消失不見。

進入山谷,段無涯才知道山谷內很是空寂,好似一絲生命跡象也沒有,只有一座孤零零的九層寶塔屹立在山谷中間。山谷面積不大,只有幾個足球場的面積大小,一眼就能看到這處山谷的四周情況。

「這裡面乙木之氣太過於濃郁,正所謂物極必反,乙木之氣太濃郁,恰恰讓山谷內生命絕跡!」

段無涯點了點頭,桂森說得不錯,這裡的乙木之氣確實很濃郁,呼吸一口空氣,段無涯都感覺身體很舒坦,有一種生機勃勃的跡象在體內產生。

每吸入一口乙木之氣,段無涯越難壓制體內暴動的靈力,靈力由於無處發泄,已經將段無涯的經脈漲的根根突起,已經開始扭曲。

「喏,乙木塔就在中間,段無涯大師還是趕緊進去突破,在下就在山谷外面等候!」

桂森清晰的看到段無涯已經快要壓制不住,如果再拖延一時三刻,段無涯這次的突破機緣,可就要眼睜睜的失去,下一次想要突破,還不知道會在何年何月!

點了點頭,段無涯身形一閃,進入了乙木塔內,現在段無涯連客氣一下的時間都沒有,必須要馬上突破!

進入乙木塔,段無涯來不及觀看乙木塔內的情況,直接盤膝而坐,進入入定狀態。

此時體內的靈氣已經亂成一團,全部彙集在凝元七重的瓶頸卡口,凝元七重的瓶頸,已經鬆動,上面裂紋叢生,只需慢慢的一衝擊,段無涯就能進入凝元七重!

調動著靈力,慢慢的收回丹田,直到體內的靈力全部收回丹田,段無涯才鬆了口氣。

「看來情況並不像表面那樣難以控制,現在靈力已經進入丹田,只需慢慢的溫養一會,就能開始衝擊瓶頸了!」

每一次段無涯突破,都會小心翼翼,沒有十足的把握,段無涯不會貿然衝擊。因為第一次要是衝擊不成功,第二次衝擊的難度,會要比第一次要難上十倍!

一絲絲的乙木之氣,開始進入體內,這種充滿生機的靈氣,進入丹田,就像烈火上面澆了油,丹田內一片沸騰。在靈力液體球的內部,火種也很活躍,似乎有種要進化的趨勢!

段無涯的肉身更是每個細胞都在雀躍,就像渴了很久的魚,大口大口的喝著生命之水。

「是時候了!」

丹田內的靈力,已經溫養到了極點,每一個靈力小個體,沒有一絲雜質存在,已經精純到不能再精純的程度。段無涯調動靈力,沿著經脈慢慢的向瓶頸處遊走。在即將到達瓶頸的卡口時,原本慢慢遊走的靈力,忽然速度猛然加速,就像原本慢悠悠散步的老牛,忽然變成剛出膛的子彈!

帶著一聲呼嘯,這道靈力直接撞上凝元七重的瓶頸,一往無前的氣勢,瞬間擊碎滿是裂紋的瓶頸,靈力前沖的勢頭不減,繼續向下一處瓶頸奔流而去!

「嘩……」

一聲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傳進段無涯的腦海,段無涯心頭一喜,凝元七重的瓶頸沒想到這麼簡單就突破了!

但是接下來,段無涯體內的靈力,忽然失去了控制,帶著凌厲的氣勢,直接向下一處瓶頸衝去。

按理說,實力不到火候,瓶頸不會出現,但是這道靈力,像是有所感應一般,在體內的經脈遊走。這些經脈都是段無涯未曾發現,或者沒有運行過的被段無涯忽略的經脈,現在靈力開始在這些經脈中橫衝直撞。

一陣疼痛的感覺,傳進段無涯的腦海,讓段無涯差點咬破了嘴唇。

原本細小如線的經脈,在靈力的衝擊下,慢慢的變粗變大。蠻橫的衝擊,讓段無涯的經脈一處處斷裂,在湧進來的乙木之氣的滋潤下,又一次次的連接到一起,經脈的韌性寬度一次次的提高。

醫妃天下:腹黑帝君請休妻 經脈的變化固然讓人欣喜,但是經脈寸寸斷裂,那種疼痛,段無涯差點暈厥過去。段無涯的皮膚表面,一絲絲血跡慢慢的滲出,乙木之氣像一個個漩渦,以段無涯的穴竅為基點,向外無限擴大,乙木之氣源源不斷地進入段無涯的穴竅經脈當中。

段無涯的肌膚,不斷的脫落,一層層新嫩的皮膚剛產生,再一次老化脫落,然後長出新的皮膚!

「嘩嘩……」

兩聲清脆的聲音,在段無涯體內傳來,段無涯的臉龐開始扭曲,汗水開始滴落,這一切失去掌控的突破,依然在加快的進行。

「嗡!」

「噌!」

在識海內的造化鼎與武神之劍,忽然自動從段無涯識海內飄出,造化鼎忽然將段無涯托起,武神之劍在段無涯的頭頂盤旋。

「叮!」

忽然一道青綠色的光芒,在乙木塔的頂部,忽然出現直接撞上了段無涯身下的造化鼎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這道光芒一經出現,乙木源谷忽然像是發生了地震一般,開始劇烈的晃動。

「這,難道老祖宗以自己生命為代價演算的是真的!」

看著乙木源谷開始晃動,桂森一臉震驚之色,心中老祖宗留下的話在他的耳邊回蕩:「乙木之塔,生命之源。聖主現世,化作青煙!」(未完待續。) 乙木源谷的晃動,越來越劇烈,站在乙木源谷外面的桂森,也開始站不住。

臉色急變,桂森忽然飄忽在半空,眼睛一眨不眨的隔著白霧,似乎想看清裡面的一切。

乙木源谷的劇烈變化,讓原本安逸祥和的這一帶天堂般的存在,開始出現騷亂。鳥獸驚恐的嘶叫著,向遠處奔逃,短短一柱香的時間,乙木源谷方圓千里,不見任何靈獸的身影!

「不行,就算你是什麼聖主也好,還是煉丹大師也罷,祖宗基業不能毀在你的手裡!」

在桂森心裡,聖主不聖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乙木源谷。乙木源谷本稱作乙木源泉,被稱作生命之源!就算族群不能因此受惠,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處寶地被毀!

桂森雙手舞動,進入乙木源谷的手印再一次在手中形成,桂森迫不及待的將手印向乙木源谷結界印去。

這道手印慢慢的融入結界之內,桂森忽然臉色大變。

手印進入結界,眼前依舊是晃動的山谷,偶爾漂浮的白霧,被晃動的餘波絞得粉碎!

讓桂森期待的大門,沒有如願的出現!

「這怎麼可能!」

以往手印結出,這處結界的入口大門就會打開,如今手印結出卻如同石沉大海,不見絲毫反應。

桂森臉色蒼白,在半空中一屁股坐下,神情有些獃滯。

「完了,完了,我對不起祖宗啊!」

乙木源谷的晃動,還在繼續,從外面看去,乙木源谷就是一出正在暴動的仙境,這處仙境正面臨破滅!

桂森獃獃的目光看著乙木源谷,可惜,眼睛見到的,只是一種表象。而乙木源谷的內部情形,因為結界,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

「早知道,我就不該出來啊!這個綿羊般的人類,誰想到他是一個破壞之王啊!」

桂森陷入一種自責,一種悔恨在心內滋生。早知道煉丹的報酬隨便給點稀奇寶物不就完了,非要以乙木塔內的修鍊為報酬,這下好了,因為炫耀這處寶地就這麼毀了!

不提乙木源谷外面的桂森,此時乙木源谷的乙木塔中,段無涯也在心裡直罵娘。

「他娘的,桂森你這王八蛋,老子在外面即將突破,你他娘的非要打斷老子的突破。這裡是人來的地方嗎,你自己跑了卻將老子丟在了這裡,你他娘的,疼死老子了……」

突破到凝元七重之後,段無涯的突破,並沒有停止。那夾雜著乙木元氣的靈力,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勢如破竹一般在體內橫衝直撞。這道靈力所過之處,經脈寸寸斷裂,偏偏又在這道靈力的修復下,很快就恢復如初!

恢復如初再破壞,如此往複循環,段無涯的皮膚上不斷的滲出絲絲血液。

不止經脈受到這樣的待遇,整個身體,從皮膚到骨骼,渾身上下包括毛髮,都被這道靈力光顧了一次又一次!段無涯盤坐的周圍,一堆堆死皮毛髮已經埋到段無涯的腰部!

經脈傳來的是疼痛,可是從皮膚到骨骼甚至骨髓,傳來的卻是麻癢。那種讓人撓了又撓,麻癢的感覺依然存在的滋味,時刻折磨這段無涯,偏偏段無涯只能忍受,渾身上下,段無涯已經完全的失去了控制,想要動一下手指都難!

「嗖嗖……」

乙木之氣不斷地湧進段無涯體內,濃郁至極的乙木之氣,湧來的速度完全超出了段無涯吸納的速度,由於源源不斷的湧來,乙木之氣在段無涯周邊霧化再到液化,段無涯完全被液化的乙木之氣包裹!

「嗡……」

造化鼎忽然一聲長鳴,原本托著段無涯,被段無涯脫落的毛髮死皮掩埋的造化鼎,將段無涯緩緩的移送到一旁,鼎口傳來一陣吸力,原本在段無涯周身已經液化的乙木之氣,被造化鼎一股腦的全部吸入鼎內。

似乎是餓壞了的孩子,造化鼎急需進食,鼎口傳來的吸力,慢慢的擴大,眨眼間已經擴散到整個乙木源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