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塵在世嘉遊戲公司客廳中等待,大衛羅森目前很忙,這段時間經常會有富豪提出購買世嘉遊戲公司的意向,而為了自己的利益,他也只能一個個慢慢交談。

也就在趙塵喝著咖啡等待的時候,從門口進來了兩個人,看著兩人熟悉的容貌,趙塵差點嗆住。

這兩人他可以說在未來熟悉的很,當然屬於神交已久的人物,他們就是微軟的創始人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當然目前的兩人都很年輕,最近更是齊齊成為年輕富豪,當然還不能和趙塵相提並論。

其中在去年的時候,保羅艾倫與比爾蓋茨完成了他為微軟的最後的一件作品:一種新basic語言,就不得不離開了微軟,因為他被診斷出有某種癌變的綜合症。但他仍持有公司的股份,是微軟的第131章看過《小鬼當家》,對這部影片影響深刻,再加上時常聽到趙塵的名字。久而久之,趙塵在他眼裡就是一名大編劇。

「不好意思,兩位,無論是鋼琴還是電影編劇都只是我的業餘工作,我真正的工作是漫畫!」

趙塵有點摸不著頭腦,不過還是和兩人握了握手,並說出自己的主業是在漫畫上。

比爾蓋茨和保羅艾倫對視一眼后,都能看到對方眼中的詫異,他們怎麼也沒想到會出這麼個烏龍,兩人都沒有想到那僅僅只是趙塵的副業。不由對趙塵聳了聳肩,以示歉意。

等到兩人介紹了一下自己后,保羅艾倫率先說道:「趙塵先生,你這次來不會也是想要收購世嘉吧?」

相對於現在還比較悶騷沉默的比爾蓋茨,保羅艾倫明顯外向了很多。其實能夠成為微軟的第二大股東,雖然光芒都是被比爾蓋茨拿走,不過保羅艾倫也是功不可沒,尤其還是他將比爾蓋茨引進這門行業的。

美國人的交談方式就是這樣直接,而不像國人那樣繞來繞去,同樣趙塵也喜歡直接一點的方式,畢竟繞來繞去太浪費時間和精力了。

兩人現在可是兩眼一抹黑,都不清楚趙塵的真實底細,不過就算是他們知道的大鋼琴家和大編劇這兩個身份也足以讓趙塵擁有競爭的資金,是以保羅艾倫才會這麼去說。

當然從另一方面來說,由於兩人對趙塵並不太了解,認為就算趙塵真的有收購意圖,只怕也競爭不過其他人。

這就是保羅艾倫的想法,若是趙塵清楚他的想法,只怕也要啼笑皆非,這保羅艾倫想法無疑比較奇葩。

不說趙塵旗下的那些公司,光是《小鬼當家》這部影片給他的回報就接近整整兩億美元。同樣那張《破曉》鋼琴專輯如今在全球的銷量也是成功突破千萬,再加上周邊的話同樣能夠帶給他不菲的利益。

而光是在島國的天下社這三年來為他創造了數億美元,更不用說動畫社、玩具廠等等公司了。若是再算上海外的各種分公司,資產怕是已經達到二三十億美元,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大富豪了,足以位列福布斯排行榜。

「你說的對,保羅先生,我這次的確是為了收購世嘉遊戲公司而來,想必你們也是一樣吧!」 ******

對於紅綠兩位『美女』的提議,烏塵哪敢答應,急忙謊稱有事,落荒而逃。

狼狽的樣子,把兩人逗得咯咯直笑。

深夜。

丁壬院,丁二十七房間。

孫承佑,杜子康,黃宗西三人都在為烏塵明日的斗論小比出謀劃策。

畢竟到了明天,烏塵只要戰勝一人,就可以獲得免費進入弘道堂的機會。

此前弘道堂的入門玄石數量,也已經公布出來,整整要四千八百玄石。

就在這時,孫承佑忽然話題一轉道:「兄弟們,你們最近有沒有聽到過一個通緝的消息?」

「通緝?難道你說的是那個百萬通緝?」杜子康眼睛亮了起來。

「什麼百萬?跟我說說?」黃宗西也被引起了興趣。

孫承佑卻是看向沒有說話的烏塵,微笑道:「老二,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嗎?」

烏塵向床上一倒,把被子蓋在身上閉上眼睛道:「什麼通緝懸賞,也要等我睡醒了明天再說。」

「哈哈哈,二哥肯定是白天被小姐姐們給累壞了,需要休息。」黃宗西尖聲笑道。

烏塵懶得回應他,翻了個身,沒有理他。

「三哥,你知道,你快說什麼百萬。」黃宗西催促道。

杜子康看了孫承佑一眼,笑道:「其實也沒什麼。

就是萬靈宗的一名年僅十五歲的雜役弟子,竟然在宗門弟子進階大會上,一出手殺了兩名宗門長老,還有一位陀螺古國將軍。

正好我這裡,有一張通緝告示。」

說著杜子康從袖中拿出一張紙,交給黃宗西。

黃宗西打開紙一看,不由面色一變道:「不是吧。現在的孩子都這麼猛?

才十五歲而已。

抓住他,死活不論,獎勵百萬玄石。嘖嘖嘖,還真是誇張!」

「什麼十萬,百萬的玄石啊?」烏塵從床上坐起來,有些不滿的看著眾人。

黃宗西指著烏塵笑了一聲道:「二哥,你可真虛偽,剛才還嚷嚷著睡覺。現在一聽百萬玄石是真的,來勁頭了。」

「這不是被你們吵得睡不著嗎?」說著烏塵抹了一下臉,走到黃宗西身邊,把那告示拿過來看了一眼。

只見他故作驚訝,雙眼放光道:「喲呵,還真是百萬玄石啊。」

孫承佑笑了起來道:「你以為呢。」

杜子康和黃宗西,也是滿臉笑容。

烏塵盯著告示端詳了一會兒,把告示交還給黃宗西,轉身又回到床上躺下。

黃宗西愣了一下道:「二哥,你難道不動心么?」

烏塵笑了一下道:「當然動心啊。可是那烏塵既然能在萬靈宗和陀螺古國眾目睽睽之下,連殺三名長老級人物,實力非同小可。

你我這樣的,見到他也只有跑路的份吧。」

黃宗西怔了一下,連連點頭。

一旁的杜子康卻接著道:「老二,說的對。

但有道是『富貴險中求』,此人若不是如此逆天,怎麼會值百萬玄石。

我若遇到此人,哪怕是拚死也要把他拿下,只要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成功,我日後的修鍊之路,將暢行無阻。

值得!」

杜子康一邊說,一邊雙眼放光,彷彿百萬玄石已經擺在了他眼前似的。

「可是這小傢伙才十五歲,就算你們打得過他,下得去手嗎?老大你說。」黃宗西有些遲疑道。

孫承佑想了一下道:「我們想要的只是玄石,至於他是男是女,是老老是幼,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黃宗西搖頭道:「老大,看來你和老三一樣冷血。我真是看錯你們了。

二哥,你怎麼說?」

「我不會想這個東西。」烏塵直接道。

「為什麼?」黃宗西腦袋一歪。

孫承佑和杜子康也有些愕然。

烏塵閉上眼睛道:「

第一,也是最重要的,從告示上看,我們中任何一人,哪怕四個人加起來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所以我們想了也白想。

第二,告示能夠從陀螺古國傳到這裡,這一路上早就不知道被多少能人看到了。

就算輪也輪不到我們。

第三,此人我以前聽過一些傳聞,明明是那個什麼萬靈宗和陀螺古國臭不要臉。

所以就算我能拿下他,我也不會動手。

雖然我不是什麼好人,但自問還算有區分是非黑白的能力。

第四,時間很晚了,我想睡覺。」

烏塵如同竹桶倒豆子一般說了出來,把黃宗西三人驚得目瞪口呆。

到最後三人異口同聲道:「吳台主,果然是台主,是在下輸了,睡覺。」

說完三個人上床倒頭便睡,不一會兒一陣鼾聲響起。

卻見烏塵不經意的翻了一個身,緩緩睜開了眼睛。

第二天,斗論小比場地之上,聚集著來自於四十八個院落的散修。

一眼望去人頭攢動,看不到邊際。

不得不說每一院落的台主,都是學富五車,博聞強識。

比起各院落三言兩語就能讓對手落敗而言,斗論雙方都要你來我往數個回合,才能把對方拼下台來。

不過如此一來,卻是最好看的。

畢竟斗論雙方討論都是靈武之中的難題,又或者是某篇精要的上古奇文。

眾散修們在沒有聽到弘道堂宣靈師宣武師的講授之前,聽聽同輩人的討論也大有裨益。

聽到精彩之處,圍觀的人們還會不是爆發出陣陣掌聲和歡呼聲。

站在高台上的斗論雙方,自然也頗為得意。

等烏塵上台的時候,天色已是接近正午。

聽了幾個時辰的台下眾人們,在這個時候也有疲累,甚至有不少人開始離去。

就在這時,忽然一個清朗的聲音道:「道生一,

一生二,

二生三,

三生萬物。

此言何解?」

這聲音不疾不徐,每一個字都讓人聽的清清楚楚。

就像一陣清風,刮過了小瑤山山頂,吹透每個人的身體。

人們不由自主的把目光向聲音的來源看去,但見台上一個容貌粗糙的中年男子,目光深邃的看著對面。

他的對面是一個面容有些局促的青年,只見他面色一陣紅一陣白,似是在苦思定計。

但隨著時間過去,人們的目光越來越多的聚集到這青年身上。

但見青年最後深深出了一口氣,苦澀道:「仁兄高才,在下拜服!」

說著那青年拱了拱手,轉身走下台去。

整個小瑤山山頂一片安靜。

下方圍觀的人們,你看我,我看你。

看慣了一上午,你來我往,你死我活的斗論。

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一上來僅說出十幾個字,就把別人逼退的台主。

「丁壬院,吳小土勝!」隨著一個聲音的喊出。

眾人這才緩過神來,隨之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

就在眾人注視的目光中,烏塵來到孫承佑,杜子康,黃宗西面前。

這三個人如同看怪物一般看著他。

烏塵看了看自己道:「怎麼,我有什麼不對嗎?」

「不對。」孫承佑三人同時搖頭道。

「哪裡不對?」烏塵雙手一攤道。

「哪裡都不對!」三人再次道。

「三位,能不能不要這樣說話。」

「不能!」

斗論小比持續到傍晚十分方休。

取得斗論小比的台主,每個人都得到了一塊深紫色的玉牌。

憑藉這塊玉牌,明天就可以免費進入弘道堂聆聽宣靈師宣武師的講授。

這一天的斗論小比,要說光芒最盛,幾乎被所有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中午的那場「光速斗論」。

跟其他動輒一個,甚至數個時辰的斗論相比,這一場斗論雙方,勝利一方僅說出十七個字,提出問題。

失敗一方,苦死無果之後,認輸只用了八個字。

整場斗論,連一個字的廢話都沒有。

作為這場光速斗論的主角化名吳小土的烏塵,自然也成為小瑤山散修們談論的對象。

這時人們才想起這位吳小土,乃是四十八院落中最快成為台主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