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讓劉靜馨知道,龍韓傲現在心裡是那麼的幼稚,肯定又要翻白眼了。

「是,王妃,謝謝王妃」小妖雖然嘴上說著謝謝劉靜馨,但是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

說完就起身推出了餐廳,在轉身的時候,還是被劉靜馨捕抓到了,她眼睛里的狠毒。

看來女人的直覺是最準的,這個小妖真的有問題,看來讓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這個了。

「好了,我也吃飽了,我們去見見宮裡來的人吧!看看是什麼好事」

說著說著,劉靜馨就站了起來,她是真的好奇,到底皇上會在吃癟完,還送來了好事是什麼?

「真的吃飽了,還有這麼多還沒吃,你怎麼就吃飽了?」

龍韓傲就是不願意去,他想跟他家的馨兒多單獨待一會兒。

「你走不走,不走我先去了,你慢慢吃」

說完,劉靜馨就作勢要先走了。

龍韓傲無奈,只能陪她去了,上前揉住她的纖纖細腰,出了餐廳,朝著大廳走去。

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大廳,裡面站著一個東走西走,太監打扮的人。

聽見門外有動靜,那個太監打扮的人,立馬轉身看向門口。

就看見了攜手而來的劉靜馨和龍韓傲,那畫面是那麼的美。

看來煜王爺選得沒有錯,這個女子還真的配的上王爺。

世上有幾個人站在王爺的身邊不會黯然失色呢?

但是這個女子卻不會,反而比王爺更加耀眼,這是出來就沒出現的畫面。

兩人又是那般的配,簡直就跟傳說中的魔王跟九天玄女有一比了。 「袁公公應該不是來本尊的府里發獃的吧!不是說有什麼好事嗎?」

原來來的是袁公公呀,是皇上身邊的另一位老人,位置雖然沒有楊公公高,但是也是一位大紅人呢!

這些都是以前的劉靜馨打聽的,那個時候為了太子,她真的什麼都做得出來。

見袁公公還呆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麼?

劉靜馨開口了,疑惑的看著袁公公道:「公公,公公,你在不回神就要被趕出去了!」

還真的是不怕死的,什麼人都有敢這麼說,真的是讓大開眼界呀,齊管家在一旁為這個未來王妃捏了一把汗。

袁公公還是沒有回神,這下劉靜馨沒有撤了,但是龍韓傲有呀!

龍韓傲怒了,他家的馨兒,他都捨不得無視,這個該死的太監居然敢無視他家馨兒,周身的冷氣嗖嗖的往上升。

「老奴見過王爺,見過劉小姐。聖旨到」

龍韓傲這冷氣還真的是萬能的,居然就這個將袁公公下的回過神來了。

「臣女接旨」說完劉靜馨就準備跪下去的,但是卻被龍韓傲拉住了,不肯讓她跪。

劉靜馨用眼神問他做什麼呢?

龍韓傲卻沒有回答她,而是對著袁公公繼續開冷氣道:「有什麼話快點說,沒什麼事就趕緊滾,告訴他,不要在派人來了!」

袁公公好像是習慣了這樣的龍韓傲,面上一臉正靜道:「是,王爺,聖上口諭,丞相之女劉靜馨,如今已經是未來的煜王妃,朕聽說你會修鍊了,正好九天學院就要開學了,也正好王爺也是九天學院的學生,所以為了多多培養你們感情,朕特別將今年直接入學資格給你,希望你不要讓朕失望,欽此!」

九天學院,那是個什麼地方,為什麼原本的記憶中都沒有,我記得在祥龍國有一個皇家學院的?

劉靜馨陷入了疑惑了,為什麼聽見九天學院,有一股熟悉的感覺,難道那裡有什麼是跟自己有關的,還有,為什麼之前的記憶里都沒有這個關於九天學院?

「劉小姐恭喜了,老奴就先回宮了,皇上還說了,可以讓你帶三個丫鬟去的」袁公公似乎在暗示什麼。

皇上居然知道自己有第三個丫鬟,還想到自己肯定會帶過去,還真體貼呀!

「齊管家送客」龍韓傲不耐煩了,但是面對劉靜馨的時候就立馬變了一個人。

「煜,你是九天學院的,那你能跟我說說什麼是九天學院呀!為什麼?」

「你說你的記憶中,一點都沒有關於九天學院的事,這怎麼可能?」

「是真的,我真的都不知道還有九天學院,難道是我遺漏了什麼?」

劉靜馨自己也很奇怪呀,為什麼自己會一點也沒有關於九天學院的記憶,還是說被人封印了。

「煜,你說這個世界上,有沒有一種可以封印記憶的封印呀?」

不是劉靜馨多想,這個世界什麼不可能的事都有,不要說是封印記憶了,小說上不都是這麼寫的,而且自己明明聽見那四個字有一股熟悉感。 第274章奪魄

不過,心裡好難受怎麼辦?羅碧終是忍不住,她還是又轉頭看了一眼。

這一轉頭不要緊,羅碧受不了了,兩個小孩太慘了,邁著小短腿跌倒了又爬起來,那些成年雷焰戰士就像沒看見一般,視若無睹越過他們就跑。

薛之驕和伍城早就與兩個孩子衝散了,此時正被五彩異獸圍困在二十米處難以脫身,他們自身難保,哪裡還能顧得上別人。

「不行。」羅碧心一橫道:「文驍,我要去救裴鴦和白涓他們。」

「找死嗎?」文驍吼她,吼完回頭繼續擊殺試圖靠近防禦陣盤的異獸。

羅碧眼睛充血,她抹了把眼淚,捏起腰間的梅花流蘇串看了幾秒,然後她往回扯了下被文驍拉著的右手。

文驍丟出一道風刃,回頭厲目瞪她:「別人死不死不關我們的事,收起你那可憐的同情心。」

「我能救他們。」羅碧神情篤定,說完她猛地扯下流蘇串上的一朵小梅花,用左手用力扔出去:「梅花奪魄。」

玫紅色的六瓣梅花飛出去倏地光芒四射,耀眼的光芒下,只聽「轟」的一聲炸響,之前還耀武耀威的五彩異獸頃刻被炸飛一片。

看到這梅花怒放的一幕,文驍被驚的目瞪口呆,過了會兒才回過神道:「我靠,有這麼厲害的武器你怎麼不早拿出來?」

羅碧也驚呆了,她只當這些梅花飾品是防身用的,哪裡會想到殺傷力這麼大,她眼睛里有了神采,拉了文驍就走:「我要去救裴鴦和白涓。」

這次文驍沒反對,跟在羅碧後面衝下高地,沖一段路程羅碧就扯下一朵小梅花扔出去清路:「梅花奪魄。」

「轟!」的一聲,又炸飛一片五彩異獸,艷麗的羽毛帶著焦糊味紛紛揚揚飄落下來,受驚的異獸竄出去老遠,互相踐踏頂撞,亂成一團。

文驍和羅碧趁機猛衝了一段距離,眼看快接近裴鴦和白涓了,羅碧又扔了一次梅花奪魄,這才衝到兩個孩子面前。

羅碧伸出手,一把將裴鴦和白涓拉進小型防禦陣盤,兩個孩子先是一愣,然後眼淚啪嗒啪嗒落下來。

羅碧見不得這種場景,她心裡不是滋味,偏頭轉了視線狠狠地扔出一朵小梅花,媽噠,炸死這群畜生。

本來不大的空間突然擠了四個人,文驍活動不開,索性停手不打了。有那什麼梅花奪魄,他還是省省吧!自己折騰半天還殺不死一隻五彩異獸,人家炸一次就一片,一片就好幾十隻異獸,他算是服了。

人家寶貝多,隨便拿出一樣就是大殺器,文驍也不浪費異能了,下手收撿被炸死的異獸。這些五彩異獸爪子上的晶石可是煉製防禦陣盤的主材料,收集多了說不定能派上大用場呢。

救一個是救,就兩個也是救,薛之驕和伍城就在不遠處,羅碧打算一起帶上。揚手扔出一朵梅花:「梅花奪魄。」

「轟」的一聲,清出一條道路,文驍快速收撿獵物,羅碧衝過去將傻愣住的薛之驕和伍城拉進防禦罩。

(本章完) 「我倒是沒有聽說過有封印記憶的,但是不能排除沒有」龍韓傲也是那麼想的,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是解釋不清楚的,更是什麼都有,或許就真如她所說的,也不一定呀!

「在這個世界上誰有那個本事,居然單單封印了我對九天學院的記憶,難道九天學院有什麼是他不想讓我知道的嗎?」

劉靜馨還是疑惑,以前的劉靜馨是個傻子,應該不會對九天學院會有興趣。

如果真的是有封印記憶的封印,但是為什麼要封印呢?

「這個件事是該查一查,或許是跟你娘親有關也不一定。」

龍韓傲想了想,他覺得應該是九天學院有什麼關於他家馨兒的。

「我就是不明白,九天學院到底有什麼是不能讓我知道的,還有九天學院不會是跟九天玄女有關係吧!」

劉靜馨想,要想知道為什麼封印,那就先查清楚九天學院的來歷,不然怎麼知道事情的來由。

劉靜馨感覺這個九天學院肯定跟九天玄女有關係,或者說九天學院不是九天玄女創辦,就是九天玄女的崇拜者創辦了。

果然劉靜馨想的沒有錯,的確九天學院跟九天玄女還真的有關係。

「的確,傳說中,九天學院是為了守護九天玄女而創辦的,好像是魔尊為九天玄女創辦的」

「不是吧!我只是猜測的,居然沒想到還真的跟九天玄女有關,那學院里到底是在守護九天玄女,還是九天玄女的什麼東西?」

聽龍韓傲說九天學院是守護九天玄女而創辦的,但是守護的是人,還是力量,或者是東西?

「聽說是九天玄女身前的東西,甚至是力量,你現在的實力太弱了,或許我們是應該先去九天學院,奪得力量。」

龍韓傲用今天吃什麼的語氣,那麼的平靜的說道。

「怎麼奪,那可是魔尊為了九天玄女創辦的,怎麼可能那麼輕易就讓我奪得,不要想了。」

劉靜馨才不相信,她現在的實力是不怎麼樣。

但是她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變強的,根本就不需要搶奪別人的力量。

龍韓傲何嘗不知道,現在的劉靜馨在想什麼,只是他們根本就不是去搶奪的。

九天學院有明文規定,屬於九天玄女的,只要是有緣人就可以得到,根本就不是搶奪,只是這麼劉靜馨都不知道。

「馨兒,不是沒有辦法,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是我們不是去搶奪的,九天學院是有規定的,他們雖然是世世代代守護這九天玄女的東西,但是學院有不成文的規定,只要有緣人,就可以拿到屬於九天玄女的任何東西。」

龍韓傲還是希望她能去,所以很耐心的跟她解釋。

「你說,所有屬於九天玄女的東西,只要有緣人就可以得到,是嗎?」

劉靜馨驚詫了,她怎麼也不相信,魔尊會願意讓別人得到屬於九天玄女的東西。

此事肯定有蹊蹺,雖然來到這個世界沒多久,但是關於九天玄女和寵她入骨的魔尊會願意。 第275章什麼人都有

就那麼小的一點空間,硬生生擠了六個人,這誰受得了。

伍城塊頭大,他被擠得喘不上氣來,伸手就把白涓拎到了肩上。薛之驕一看,有樣學樣,將裴鴦撈起來也托到了肩膀上。

「呼,終於可以喘口氣了。」伍城感慨了一句。

薛之驕沒說話,詫異的看了一眼羅碧腰間的梅花串,然後催動異能攻擊靠上來的異獸。

「我們回飛艇那邊去。」

羅碧說了一聲,扔出一朵小梅花炸出一條道路,幾個人沖向停放飛艇的高地。文驍可算是忙壞了,左右開弓忙著收撿炸死的獵物,之前他和羅碧衝下來時炸死的那些異獸還沒來得及收撿,這會正好一併划拉走。

正在這時,後方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文驍耳中:「二哥,二哥,我是文婭,快救救我······。」

文驍轉頭看去,果然是他的堂妹文婭,他猶豫了一下對羅碧道:「那是我堂妹文婭,把她一起帶上罷。」

「嗯!」羅碧點點頭,回身又沖回去。

文婭並不是一個人,與她一起的還有五名雷焰戰士,這幾人實力都不弱,其中有一個是文家派來保護她的護衛。以這些人的實力本來可以安全將文婭帶上高地,可文婭這會兒被嚇壞了,看到文驍就發出了求救。

兩邊的人一聚頭,文婭抹著眼淚向文驍抱委屈,文驍哪有閑工夫聽她啰嗦,手一揮:「行了,我們趕緊到停放飛艇的高地上去。」

羅碧瞥了文婭一眼,捏著梅花奪魄頭前開路,將後方交給那五名雷焰戰士,文驍還是負責收撿獵物。

然而羅碧才扔了一次梅花奪魄,令人氣惱的一幕就出現了,只見後方人影一閃,有兩名雷焰戰士借著羅碧炸出的安全道路,衝到前方下手搶起獵物。

「呵,這還真特么什麼人都有,敢和老子搶獵物?」文驍一向喜歡暗地裡憋壞,這回他也不裝了,擼了袖子就要教訓那兩人。

「先回到高地上再說。」羅碧阻止道:「你不是收撿不過來嗎?有人幫著我們收撿獵物更好,待會保准讓他們把吃進去的全吐出來。」

待會兒鳳凌帶著援軍就到了,這些人即便搶了他們的東西也得吐出來,文驍一聽就明白了,那就聽羅碧的,讓這些人隨便搶,反正也是免費給他們幹活。

後面正在觀望的另兩名雷焰戰士見同伴得逞,互相對視一眼,丟下文婭也去搶著收撿獵物了。

文婭見自己身邊的五名雷焰戰士一下走開四個,立時驚慌不已,哭著叫文驍:「二哥······我害怕。」

文驍這會兒正忙,他裝作聽不見,文婭連著叫了好幾聲,文驍頭都不回,她沒了指望終於不吱聲了。

羅碧吐了口氣,這一有事就顧著哭還真讓人頭疼,方才她也哭了,以後再也不這樣了。視線一移,正好瞥見戰旗與戰譽護著巫瑩巫夏姐弟倆在後方,略猶豫,她和文驍打了聲招呼,重新折回去接應戰旗他們幾個。

(本章完) 哎呀!先不管了,反正都要去學院的,那就等去學院了在調查也不遲。

「好了,先不管學院了,反正到開學還要一段時間,我們不是說好了要去清風山莊的嗎?」

「是呀!那就聽你的,等開學了再查吧,我們先去清風山莊,靈越他們應該收拾好了。」

龍韓傲也不想在聊九天學院的事情,等到了九天學院或許一切都有答案了。

「那我們走吧!我們去找月兒他們吧!」

最強小農民 說完,不等龍韓傲反應,劉靜馨就想一隻蝴蝶般歡快的走出去。

龍韓傲在她身後看見如此的劉靜馨,寵溺一笑,搖了搖頭,追了出去。

劉靜馨剛出院子,就遇見了李悅過來找龍韓傲。

李悅見劉靜馨一個人,沒有看見自家的尊上,雖然很疑惑,但是還尊敬的行禮道:「屬下,見過王妃。」

「起來吧!」劉靜馨見李悅如此動作,眉頭不由皺了皺,隨後就鬆開了。

她也明白,不管在那個古代,主僕觀念是很重的,自己的不可能改變所有人沒那麼只能改變自己,讓自己適應。

「屬下斗膽能問王妃一個問題嗎?」李悅半天都沒有看見自家王爺,想了想,還是開口問劉靜馨。

「啊,你要問什麼就問吧!沒有什麼不能問的,也不要這麼客氣」劉靜馨還是不習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