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刀觸體既碎,楊渺孤傲地站立在空中,睥睨道:「哼,狗屁刑訣!簡直垃圾!神魔亂舞!殺!」

歷眸一閃,楊渺靈體猶如舞蛇一般旋轉開來,百道寰宇電蛇衝破天地虛刃,直奔浮公子殺來。

「這偽男厲害!」

浮公子雙眸閃出一絲駭然,下意識挪移而去。

「哪裡逃!」

楊渺瞬間出現在他身後,膝蓋上出現一根金刺,狠狠刺入他的后腰,將他的雄腎刺破!

「噗!」

「這傢伙竟然碎了我的雄腎!簡直奇恥大辱!饒不了他!殺!」

羞辱之火燒入心頭,浮公子一口凝血噴出。 第86章雞飛蛋打

盒子敲打的聲音停了下來。

龍血戰神 而且再也沒有響起過。

這樣的情況在楊間看來只有兩個可能,一個是這隻鬼敲累了…….當然這是不可能的。

第二種情況,那就是盒子里的無頭鬼已經放出來了。

至於第三種情況…..楊間根本想不出來。

此刻,黑暗的房間里再次恢復了寧靜。

沒有敲擊聲,也沒有腳步聲。

什麼聲音都沒有。

和之前不一樣的是,這次的寧靜持續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遠遠超過之前的任何時候。

而且……咳嗽聲至始至終都沒有再響起過。

不知道這是不是一條重要的線索。

「那隻鬼不動了……無頭鬼也似乎沒有出現,這一切為什麼如此的詭異。」

楊間之前心中已經做好了死在這裡的準備,但是現在。

他覺得自己還可以搶救一下。

因為癱瘓的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身體里那隻鬼眼的躁動開始平息下來,身體也漸漸恢復了知覺。

只要楊間恢復行動,就算是真面對無頭鬼也不怕。

可能那隻鬼已經知道了楊間要恢復行動了,又或者是因為某個什麼時間已經到了。

腳步聲又響了起來。

那隻鬼開始從衣櫃的方向漸漸遠離,逐漸的退回到了房門口,然後走出房間順著樓梯緩緩的走下樓去,一步一步,清晰的腳步聲在樓道之間迴響著…….它要離開了。

幾乎在它走下樓的瞬間。

楊間恢復了行動。

他立刻接管了自己的身體,一下子就從床上蹦坐了起來,同時手順著牆壁摸去,立刻打開了房間的燈。

燈光瞬間亮起,驅散了黑暗。

周圍的一切都清楚的可以看到了。

楊間立刻看向了衣櫃的方向。

此刻衣櫃打開,一個黃金盒子落在地上,不過卻已經變形了,一個凹口出現在盒子中間,幾乎要將盒子砸開。

但黃金的韌性,還有嚴力定製這盒子的時候沒有偷工減料。

這盒子最後還是沒有被砸開。

「呼~!」

見此,楊間此刻微微鬆了口氣。

最好的結果出現了,這盒子還沒有打開,裡面的無頭鬼並沒有跑出來,至於盒子變了形,那無所謂,黃金只是容器,對形狀沒有要求。

不過詭異的是……在盒子的上面卻覆蓋著一張人皮

那是他從學校裡帶出來的人皮紙。

心中雖然疑惑,可眼下卻並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楊間立刻收拾了一下東西,將行李藏了一下,然後拿著武器就立刻沖了出去。

「這對我來說是一場危機,也是一個機會……至少那隻鬼出現了,我就算不去對付它,至少要知道它的身份,它的位置,還有它的樣子……」

「如果就這樣讓它走了,下一次只怕再也找不到這樣好的機會了。」

儘管心中恐懼,不安。

但他還是追著那隻離開的鬼出去了,畢竟這次來黃崗村是為了個自己爭取活下去的機會,怕死的話他就不會來這裡了。

一樓的大門緊閉。

但門外卻出現了遠去的腳步聲。

很顯然,那隻鬼已經離開了劉根榮的家,開始去往別處。

「追~!」

楊間打開大門,立刻追了出去,他的額頭上一隻鬼眼撐開皮肉冒了出來,猩紅的眼睛傳遞過來一個奇特的視野。

一個由紅光籠罩的世界。

不再黑暗。

鬼眼的視線是可以看破黑暗還有鬼域的虛幻,雖然在不使用鬼域的情況之下很雞肋,但至少也算是一種特別的能力。

「在前面。」

楊間追了過去,鬼眼一看,試圖看清楚那隻鬼的樣子。

但一個拐彎擋住了視野,腳步聲從小巷之中回蕩過來。

「動用鬼域的話瞬間就能追上那隻鬼……但對那隻鬼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之下就動用鬼域顯然是十分愚蠢的。」

心中雖很想知道這隻鬼的真實面目。

可鬼域帶來的後果,讓楊間忍下了這一時的衝動。

畢竟,衝上去也不一定能夠關押。

繼續追上去。

前面的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就在前面的一個拐彎就可以看到了。

然而下一刻。

楊間一個轉彎跑過去的時候眼前的一幕卻頓時讓他愣住了。

眼前的這個人根本就不是鬼,而是白天一起來黃崗村的小強俱樂部成員……張韓。

「楊間?怎麼可能是你。」

張韓見到他的時候也明顯驚駭了,比見到鬼還要吃驚,主動的開口道。

「這句話才是我要說的,我追著一隻鬼的腳步聲來到這裡結果一個拐彎看到的人居然是你,你真的是張韓?」楊間皺起了眉頭,他手中拿著一把金黃色的手槍。

子彈已經上膛。

不是為了殺死鬼,只是下意識的防身而已。

張韓有些氣急敗壞道;「我當然是張韓,你才有問題好不好,我也是追著那個腳步聲過來的,以為你就是鬼,還好我看清楚了你的樣子,嚇我一跳。」

聽他這麼一說

楊間心中一凜:「我們被戲耍了么?還是說,這裡的鬼並不止一隻……你追著的那隻不是我遇到的那隻。」

「不是很清楚,但腳步聲的確是在這附近消失不見的。」張韓也臉色凝重了。

「踏,踏踏~!」

忽的,有一個腳步聲從一旁的小巷之中傳來。

「砰~!」

下一刻,楊間幾乎想也不想,腦袋上長出一隻眼睛,抬手對著那聲音傳來的方向就是一槍。

「啊~!」

一個痛呼的聲音響起,他的鬼眼看見一個人痛苦的栽倒在了地上,鮮血從身上流了出來。

「楊間,你怎麼亂開槍啊,你打到人了。」張韓驚道。

楊間皺眉道;「村子里的人早就睡了,這麼晚連狗都不叫,突然出現的腳步聲誰知道是不是鬼的,先打了再說。」

「還好剛才你先看到了我,要不然你肯定要對我開槍。」張韓有些后怕道。

這才看見,楊間手中一直握著一把手槍。

「那人似乎是俱樂部的人,你應該認識,不過剛才那一槍不知道有沒有打死他。」楊間道。

片刻之後。

一棟被俱樂部的人臨時租下來的小別墅里。

一位男子臉色蒼白,捂著傷口,正在滴血,旁邊的張韓正在給他包紮傷口。

除了他們幾人之外,其他的馭鬼者也都在。

夜晚鬧鬼的事情似乎驚動了所有人。

「歐陽天,有件很糟糕的事情要告訴你,你的鳥被打沒了。」張韓一副我理解你的樣子,有些傷感道:「雞飛蛋打,乾淨利落,我懷疑楊間他是故意瞄你這塊的。」

楊間瞥了一眼:「放屁,我分明是瞄了他的頭,子彈飛到他的鳥上怎麼能怪我。」

「不過這也事情的確是我不對,歐陽天,我得向你道歉,對不起。」

說著,他又露出了真誠而又歉意的眼神。

歐陽天陰冷的臉上帶著暴怒:「你對我開了一槍,說一句對不起就這樣算了?」

「我都已經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要不報案抓我?」

楊間道:「大晚上村子里鬧鬼,你在村子里亂走也不開燈,誤傷也是很正常的。」

「要給我打一槍,這事情就這麼算了,你看怎麼樣?」歐陽天鐵青著臉,也從身後摸出一把手槍指著他。

楊間道:「就算是這樣,那也救不回你的鳥啊,冤冤相報何時了,再說了我還是一個孩子,你就不能讓著我一點么,」

「我讓你娘。」歐陽天毫不猶豫的開槍。

他對準了楊間的腦袋。

只是沒有想象中的腦袋開花,而是楊間腦袋提前一歪,竟避開了子彈。

「現在,扯平了?」楊間額頭上的鬼眼看著他。

「我說扯平才算扯平。」歐陽天再次想要開槍。

但這個時候楊間也拿槍指著了他的腦袋:「一槍換一槍,很公平,如果你要繼續的話,我可以陪你玩一晚上,看看誰先死。」

「行了,行了,差不多算了,歐陽天,你開了一槍就扯平了,繼續弄下去的話就要打起來了,這村裡還有一隻鬼,我們這個時候內鬥不是找死么,再說了你的鳥只是打沒了,人沒事就行了,以後駕馭了其他的鬼什麼傷恢復不了。」

張韓急忙拉住了歐陽天當起了和事佬。

(本章完) 「還沒完!」

楊渺意念一動,百條電蛇閃身而至,轟然炸開。

「轟咔!」

混亂爆炸之際,浮公子被炸的鮮血淋漓,猶如村裡之上被咬殘的土狗一般,慘不忍睹。

楊渺淡然道:「浮公子,這滋味如何?」

浮公子神態若瘋,癲狂著咆哮道:「滅了你!我要滅了你啊!邢體戰甲!」

元嬰倏然湧出大量的真元印訣,化作各種怪異殘忍的刑具,醜陋地掛在浮公子的身上,組成了一個邢殘靈甲。

楊渺眯著眼睛道:「虛空天地元甲,元神感應虛空天地,藉助小宇宙的內在陣法凝結而成的天地靈甲,威力遠勝真元戰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