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另一個婦人,不敢抬頭看皇帝皇后,只跪在地上。

「你叫什麼名字?」雲黛問。

「民婦叫紅梅。」紅梅低聲說。

葉氏回頭看見她,瞳孔微縮。

顧宏邈打量她一會,也想起來了,不由啊的一聲:「你是當年的紅梅?」

「是,奴婢是伺候夫人的紅梅。」紅梅嘴裡說的夫人,值得是原配明氏。

她在的時候,葉氏還只是個妾室。

趙元璟坐在椅子里,一直安靜看著,直到此時才側頭問許虎:「皇后是什麼時候找的這些人?」

許虎搖頭:「卑職也不知。娘娘是皇后,這點小事,還是辦得到的。」

趙元璟微微頷首,不再說話。

雲黛正在詢問紅梅。

「你在顧家的時候,是什麼身份?」

「奴婢本是侯府的丫鬟,後來跟著小姐陪嫁到顧家,後來嫁給了顧家的小廝。」紅梅條理清晰的回答,「當初夫人生三小姐的時候,奴婢就在旁邊。」

「夫人為何會難產?」

「一開始,奴婢也不知道。」紅梅朝葉氏看了眼,垂下頭,低聲說,「等夫人過世后,奴婢有次無意中聽見葉姨娘說話,才知道,原來夫人是被她害的才會難產。」

葉氏臉色慘白,嘴唇顫抖

「母親你……真是你做的?」顧承安不敢置信的看向她。 「是啊,天色是不早了。」阿狸和青韻看著外面的天空說道,如血殘陽已經被遠處山脈遮住了一半,而天空已經暗淡下來了,甚至可以看到點點星光了。

「好了,我們下去吧,為了感謝你們,我們在下面準備了晚會。」青韻起身說到。

這時,蔡小白才注意到,下方已經燃起了巨大的篝火,精靈們已經圍聚在了篝火旁擺著水果和一些植物,無論是新出生的幼年精靈還是已經年邁的老精靈都露出了開心的幸福的笑容,這些精靈笑的是那麼開心那麼自然那麼動人,那因為危險被去除后,發出的嚮往未來和希望的純真笑容,讓蔡小白心中被觸動了。

「發自肺腑的開心面孔啊。」阿狸看著下方精靈不由得喃喃道。

青韻擦拭了下眼角的淚水,笑道:「我們逃亡了一年多了,從當初逃亡的五十多萬族人到現在的不足三萬族人,終於是暫時擺脫了危險,真的,真的,真的謝謝你們。」

「沒什麼的。」蔡小白此刻也笑的異常開心,這種拯救了上萬生靈所帶來的喜悅感是旁人所不能體會的。

「好了,我們下去吧。」青韻擦了擦眼角的淚水,露出一個開心的笑臉來。

直播間里,觀眾們也被觸動了:

「我感覺我的心好疼。」

「沒想到他們這麼慘,那個什麼大地猿王真可惡!」

「感覺胸口悶悶的,為什麼看著她們笑得那麼開心我卻笑不出來。」

「我已經哭了,白哥這次乾的是真的漂亮,謝謝你白哥。」

「是啊,謝謝你白哥,你拯救了一個族群。」

「白哥,你是最棒的。」

「白哥,謝謝你讓我們看到這一幕。」

「是啊,作為生長在和諧社會的我們,看不到社會的陰暗面和醜陋面,看著這些精靈,總能獲得很多感悟。」

「白哥謝謝你。」

「…」

蔡小白看著直播間里的彈幕,這是第一次觀眾們這麼正經,那些彈幕讓蔡小白的心再次被觸動了,可能這就是文學少年吧,悲春傷秋的文藝少年蔡小白,不然,也不可能會寫出《斗破蒼穹》和《武動乾坤》這樣的著作來,至於到底誰是原創,很重要嗎?不重要!

「不用謝謝我,拯救這些精靈的,不僅僅是我,還有你們啊,如果不是你們的打賞,我怎麼可能買得起奧特曼變身器。」蔡小白笑著和直播間里的觀眾說道。

蔡小白和阿狸一邊用意念和直播間里的觀眾聊著,一邊跟著青韻來到了大樹下。

「謝謝你們恩人。」

「謝謝你們。」

「真的謝謝你們。」

「你們是我們精靈族的恩人。」

「非常感謝你們。」

「謝謝你們救了我們。」

「謝謝你們…」

蔡小白和阿狸一到篝火旁,精靈們立刻圍了上來,一個個精靈帶著感激的面容不停地祝福著蔡小白和阿狸,讓蔡小白和阿狸的心再次被觸動,也讓蔡小白冥冥之中多了一絲感悟。

篝火晚會開始了,跳舞,唱歌,**靈族的食物,喝果酒,這場晚會一直持續到深夜,最後蔡小白和阿狸就睡在了青韻的房子里。當然,是青韻和阿狸在床上睡蔡小白在吊床上睡,多虧青韻的房間里有樹藤做成的吊床,不然蔡小白今晚還真有可能打地鋪睡地板。

深夜,喝了太多果酒的青韻已經睡熟了,而蔡小白則拿著火花稜鏡反覆端詳著,從一個一米七多的人類變成一個五十多米的光之巨人,那宗師階位的強悍力量讓蔡小白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到底是什麼力量讓我從人類變成光之巨人的呢?而且,為什麼特么這個花了我那麼多系統點的東西是一次性消耗品?!

好吧,最後一個才是重點。

蔡小白很悲劇的發現,自己那花了整整一億系統點,花光了自己全部身家兌換的火花稜鏡,竟然特么是一次性的消耗品!媽個雞有次數也就罷了,為毛只能用一次?蔡小白欲哭無淚的看著手中的火花稜鏡,那可是一億系統點啊,是自己現在的全部身家啊!為了這一個一次性的消耗品自己把全部身家都給搭上了啊。

但是,如果這一幕重演,蔡小白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兌換,這是一個人內心的底限,無論怎樣,能救人終歸還是要先救人,不然那麼多鮮活的生命就會消失。蔡小白不是那些鐵石心腸的黑心商和官吏,為了錢什麼也不顧無視生命的消逝;也不是滿清時期的那些官員,為了貪污救災款就無視平民生命掘開黃河大堤讓洪水泛濫然後截留救災銀兩。蔡小白說到底還是個普通的人,哪怕擁有了超越凡人的力量,哪怕可以做到殺人而沒有感覺,但是如果往回看,就會發現,蔡小白殺得不是那些屠戮村民的黑衣人就是劫掠商人的山賊,要麼就是那些觸犯了蔡小白逆鱗的人,基本上別人不惹蔡小白蔡小白也就不會動手,畢竟蔡小白不是什麼殺人狂魔。

但是,話又說回來了,蔡小白現在真的很想殺人,全部身家換來的就是一個一次性的消耗品,為毛之前系統沒和自己說呢?

「阿狸阿狸,我知道你沒睡,媽個雞為什麼這個東西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蔡小白用意念和阿狸交流著。

「您好,您所聯繫的對象正在休息中,請稍後聯繫。」阿狸的聲音傳入了蔡小白的腦袋中。

「我擦?別裝睡,快告訴我,為什麼這個東西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蔡小白很憤怒的問道。

「別裝睡!快說!」蔡小白見阿狸沒反應繼續用意念和阿狸交流。

「快說!快說!這可是消耗了我全部身家的東西,你不給我個解釋你信不信我把你給ooxxxxoo(此處省略一百字)」蔡小白說了半天,終於讓阿狸無奈了。

「吶吶吶,我說好了吧,」,阿狸無奈的回應道,「那個東西因為不是屬於玄幻系列物品,所以你能用一次就很不錯了,在這個世界本來是容不下這種違規的物品的,如果不是系統提供了掩護,你早就被世界意識給泯滅了。」

「哎?這個東西不是屬於這個世界的?」蔡小白稍稍驚訝了一下。

「對啊,這個東西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如果在藍星的話倒是可以做到無限使用,畢竟藍星是科技側世界,而這個物品恰巧屬於科技側來著。」阿狸說道。

「這樣啊,那我把這個東西賣給藍星的小夥伴,肯定能賺很多錢。」蔡小白立刻想到了發家致富的好方法,這可是奧特曼變身器啊,能變身奧特曼消滅小怪獸的神器啊。

「勸你最好不要這樣做。」阿狸淡淡的提醒道。

「啊勒?為什麼啊?」蔡小白很不解。

「如果這個東西出現在藍星,那麼說明奧特曼世界是真實存在的,那麼怪獸也會相應的出現。」阿狸說道。

「可是怪獸不都是在霓虹肆虐當拆遷工嗎?難道華夏也會出現?」蔡小白驚訝道。

「當然了,怪獸可不是你能控制的,所以最好不要想著把這個東西賣到藍星,不然那不是增強人類的實力而是給人類帶來災難。」阿狸的聲音很平淡,但在蔡小白心中卻掀起了驚天巨浪。

是啊,自己一廂情願的認為這個對藍星好,但如果這個給藍星帶來的不是未來而是毀滅呢?一想到這,蔡小白不由得很沮喪:「那還是算了吧,沒錢就沒錢,總好過給藍星帶來災難。」

就在蔡小白很低落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身邊多了一個人,那溫暖嬌柔的軀體蔡小白再熟悉不過了,那是阿狸的身體。

阿狸把頭埋在蔡小白懷裡,伸手擁住蔡小白輕聲說道:「安啦,不要這副垂頭喪氣的樣子,你身邊還有我們呢不是嗎?」

「嗯,謝謝你,阿狸。」蔡小白很感動的也伸手抱住了阿狸。



第二天,蔡小白和阿狸要離開了,精靈族倖存下來的精靈全部出來送恩人的離開。

「我勸你們還是搬到別的地方去住吧,在這裡你們終歸還是不安全的。」阿狸拉著青韻的手勸說道。

青韻笑了笑,說道:「可這裡始終是我們的家園啊,故土難離,我們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離開?」

「阿狸說的沒錯,你們最好還是搬到別的地方吧,最起碼離開這片山脈,大地猿王能派手下妖獸來這裡一次,就會來第二次,你們不如搬到別的地方去,先生存下來,然後再考慮如何回到這片土地。」蔡小白很認真的勸說道,他這次是救了她們,但下次呢?他不在這裡的時候,精靈們怎麼辦?而且,火花稜鏡只可以在這個世界使用一次。下次,他沒力量來拯救她們了。

「說的容易,可是我們能搬到哪裡去呢?人類不是都像你們這樣願意和我們和平相處的,很多人類貪戀我們精靈族的容貌和身體,把我們的族人捕捉去給那些貴族當奴隸,如果我們離開了這片山脈,很難不和人類相處。」一個年邁的精靈說道,這是精靈族現在倖存的唯一一位年長精靈了,算是半個長老。

「哎,是啊,這是個問題。」蔡小白不由得嘆了口氣。

阿狸想了想,問道:「南方山脈應該不會被大地猿王給全部霸佔了吧?」

「當然不會,南方山脈何其大?連我們精靈王國也不過佔據了五分之一的面積,現在大地猿王佔領的地盤不過我們精靈王國的五分之三罷了。」青韻很肯定的說道。

「那就好了啊,去南方山脈別的地方,總之,先離開這片山脈吧,王者階位的妖獸所佔領的地盤雖然大,但也大不到哪裡去,而且根據種族不同佔據的領地也不同,大地猿王算是王者階位妖獸中活動範圍最大的了,但能佔據的領地也不過南方山脈的一部分而已。」阿狸笑著說道。

「真的嗎?」青韻雙眼中發出希望的光芒,如果能帶著族人生存下來,那麼離開這裡又何妨?青韻她們所擔心的,不過是離開后無法生存下來罷了。

「當然了,這裡有張南方山脈的地圖,送給你們了。」阿狸說著拿出一卷精美的羊皮紙來。

青韻連忙接過羊皮紙,打開后和那幾個年邁精靈一起看著上面描繪的山川河流,不由得感激道:「這可真是幫了大忙了,謝謝你!」說著,青韻上前緊緊的抱住了阿狸,讓蔡小白看得目瞪口呆。

明明花的是自己的系統點,為毛感謝的是阿狸?我也想要精靈妹子的擁抱啊!蔡小白心裡悲憤的怒吼著,但表面上還不得不做出一副很平淡的樣子來,畢竟要注意形象。

「對了,這個是我們族裡的一個東西,對我們來說沒用了,但是對你們來說可能有用,就送給你們了。」青韻說著,從那年邁精靈那接過一個精美的小盒子給了阿狸。

「誒?你們族裡的東西?真的好嗎?」阿狸看著這個裝飾精美的小盒子,這個盒子外面鍍著白金,還鑲嵌著大小不一的寶石瑪瑙,而盒子本體更是難得一見的精靈古木做成的,上面甚至還有精靈王族的標誌,可見這個盒子的珍貴,甚至阿狸還從上面感覺到了陣法的隱隱波動,不過陣法已經被消除了,只是還有殘留的波動而已,但是由此足以可見這個盒子在精靈族的地位。

「沒關係的,我們已經用不到了,但是你們卻說不定能用得到,你們救了我們精靈族,給了我們希望,我們當然要拿出相等於救命之恩份量的禮物來感謝你們。」年邁精靈很認真的說道,那不容置疑的語氣讓蔡小白和阿狸一愣。

「好吧,那我們就收下了。」蔡小白笑著從阿狸手中接過盒子。

「嗯。」青韻連忙點頭,那年邁精靈褶皺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來。看著圍聚在身邊的精靈們,蔡小白笑著說道:「我們很幸運能來到這裡見到大家,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再見面。」

「一定會的。」青韻很認真的說道。

「嗯。」蔡小白點了點頭,和阿狸坐著直升機在精靈們的呼喊和注視下離開了這片山谷。

「這個盒子里什麼啊?」,阿狸說著很好奇的打開那個盒子,隨後,阿狸便被盒子里的東西給驚到了,「嘶…竟然是這個!」

(今天就一章了,抱歉各位老爺們,貧僧很奇葩的發燒了,所以貧僧現在狀態差的離譜,只能是更新一章了。不過貧僧向各位老爺保證,哪怕是發燒燒糊塗了,貧僧也不會不更的,絕不會!順便求下月票和推薦,貧僧指望各位老爺的訂閱買饅頭鹹菜呢,雖然現在貧僧連饅頭鹹菜都吃不起…)(未完待續。) 「怎麼這麼驚訝啊,你在看什麼呢?」蔡小白笑著扭頭看了眼阿狸,然後,眼睛都移不動了,然後,蔡小白整個人就呆在那了。

「卧槽,這個是…」蔡小白看著阿狸手中那個盒子里的東西,現在蔡小白的心情已經不能用語言去形容了。

「別卧槽了,注意駕駛,前面,前面,快撞上了啊混蛋!」阿狸使勁搖著蔡小白,此時此刻阿狸的眼神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急迫,俏臉慘白。

「誒?哎?!卧槽!」蔡小白這才發現不妙,特喵的直升機已經快撞在前面山上了!雙手緊握操縱桿,蔡小白連忙扭轉方向。

阿狸急切的看著蔡小白的動作,不由得喊道:「拐過去,拐過去啊!」

蔡小白看也不看阿狸怒道:「媽個雞這個角度怎麼拐的過去?你以為這是自行車呢!」

阿狸也怒了,眼看就要和山來個親密接觸了,不由得喊道:「早幹嘛了啊,抬升啊快抬升。」

蔡小白一臉無奈的說道:「已經很努力在抬升了你沒注意嗎?」

「算了,讓我來!」阿狸說著直接撲過來搶操縱桿,這舉動一下子讓蔡小白更難掌控直升機了。

「讓開,讓開啊!我,卧槽!」隨著蔡小白驚恐的喊聲,最終直升機還是成功的撞山上了。

「轟!」爆炸聲響起,火光升騰濃煙滾滾,直升機的碎片四散飛濺,將周圍植物禍害的厲害,而地面上,直升機的殘骸已經被燒的一片漆黑,機體扭曲的厲害,根本看不出來在幾分鐘之前這還是架霸氣的黑鷹直升機。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隨著劇烈的咳嗽聲,一隻黑漆漆的手臂從那還在燃燒的殘骸中伸出,隨後,一個漆黑冒煙的生物從那殘骸中鑽了出來。

「咳咳咳咳…媽個雞…咳咳咳咳…阿狸…咳咳咳咳…勞資饒不了你!」沒錯,這個生物正是蔡小白,現在,蔡小白全身衣物已經被燒的連渣渣都不剩了,就連蔡小白自己也被燒的全身漆黑,眉毛頭髮全沒了,就連弟弟的毛都被燎沒了,這怎麼是一個慘字了得?

「要不是勞資最後一刻握著一個復活幣,特么的就真死在這了。」蔡小白說著踉踉蹌蹌的從地上爬起來,欲哭無淚的看著手中那原本由黃金和白金組成現在卻變成石塊裂痕遍布的硬幣,頓時就是一陣心疼,特喵這個可是能原地滿血滿籃復活的神奇東西啊,就在這用了,憋屈啊。

「阿狸,你個墳蛋!」蔡小白悲憤的看著前方帶著吟吟笑意的少女,那精緻完美的面孔和那親切和善的笑容讓人感覺如沐春風一般,加上少女那一身優雅精緻的衣裙,如同仙女下凡一般的少女看起來是那麼完美,笑起來是那麼迷人,但在蔡小白看來,這特么是在赤果果的嘲諷自己。

「哎呀呀,不好意思啦,跳飛機的時候忘了小白你啦。」阿狸笑眯眯的說著,但是語氣中卻沒有絲毫道歉的意思。

蔡小白用顫動的手指指著阿狸,雙眼噙滿了悲憤的淚水,怒道:「還好意思說?特喵的是誰跳飛機的時候還拽了我一下害得我沒時間逃出來的?我跟你說,如果不是有復活幣我特么就掛在這了你知道嗎?!」

阿狸撅了撅誘人的櫻唇,小聲道:「且,連小弟弟的毛都被燒沒了,還有臉沖我凶。」

「阿狸!你再這樣是會被曰的我跟你講!」蔡小白的怒吼驚起了林中無數飛鳥…

夜晚,洗了個澡穿上暖和睡衣的蔡小白悶悶不樂的坐在沙發上,而阿狸則是一臉歉意的跪坐在一旁,小臉皺起一臉苦悶:「我錯了,真的錯了,別生氣了好嗎?」

「哼!」蔡小白賭氣的扭頭不看阿狸,那閃閃發亮的腦袋讓阿狸一個愣神「噗呲」一聲笑了出來,然後,蔡小白徹底被阿狸給傷到那可憐的自尊心了:「你還笑,你竟然還在笑!」「好了好了,我不笑,我不笑。」阿狸強憋著笑容,但那掩嘴淺笑的模樣卻再次讓蔡小白那脆弱不堪的玻璃自尊心遭受到了粉碎性的打擊,蔡小白的自尊,崩塌了。



深夜,蔡小白和阿狸都沒有睡覺,二人和一群夜貓子觀眾們一起看著白天那讓阿狸和蔡小白都發出驚呼的東西。

「這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蔡小白看著盒子里的東西皺起了眉頭,在茶几上,那刻有精靈王室雕紋的精美的精靈古木盒子中,靜靜的躺著一卷黃金簡,是的,類似竹簡但不是竹簡,而是金子做成的簡。

古樸的金子沒有鮮亮的黃金色,帶著一絲絲灰暗,帶著那不似金重的莫名沉重感,每條金簡一寸寬十寸長,約莫三分之一寸厚,一共九條金簡,卷在一起,露出金簡外面那類似花羽的紋路。

「話說,這個大陸古時候人們也用竹簡來記錄嗎?不是應該用羊皮嗎?」蔡小白很疑惑的問道。

「古時候普通人也用不起羊皮紙,那時候只有貴族才用得起,至於普通人,根本沒機會也沒能力記錄東西,至於藍星華夏,你認為竹簡是普通人能用得起嗎?」阿狸不由得白了蔡小白一眼。

「誒?不是嗎?」蔡小白很難得的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