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來了北海大域,得知碧波海神的事情,大黃就像被人改變了龍生一樣,活了多年的經驗都扔到狗身上了,儼然是一個純情的小夥子,直看得秦無夜極為無語。

「莫急,莫急啊。」

明德海神語氣無奈地穩住焦急不已的大黃,同時又為大黃的說法感到不爽……什麼叫做他活著,碧波海神絕對死不了?

靠!這是幾個意思?

不過,明德海神此次前來,的確有事相求,需要他們幫忙,倒是不好胡亂吐槽了。

「是我心急了。」

大黃深呼吸幾下,無奈說道。

「明德海神,直接說吧,說了,我們依然做事。」

秦無夜大概想到了對方的目的,只是明德海神沒有掀牌,他不好自作主張,就跟著對方的節奏慢慢走好了。

反正他們前來,有的是時間,不急於一時。

「碧波海神是沒有和我一樣,直接答應下來,只是她同樣做出了一筆交易,在她即將坐化的時候,真界意志會幫她復生,然後前去天外之地遨遊,尋覓海之真界的同伴。」

明德海神說道:「當時天地初開,除了誕生海之真界,還有數個不大不小的真界,只是後來遭遇動蕩,不知道去了哪裡,碧波海神要去幫它找到這幾個兄弟姐妹。」

說是兄弟姐妹,這樣的話語有點奇怪。

不過,你考慮到海之真界將北海大域視如己出,當成兒子看待,倒是不難想到它還有另外一些相差不多的情緒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大黃連連點頭,道:「這樣倒是符合她的性格,而且當時她應該被封印記憶了,我又是她後來遇到的……這樣說起,一切就是順理成章的了。」

「咳……其實不然,碧波海神大概是清楚你被困住了的。」

明德海神眼神古怪地看了看大黃,徐徐說道。 「什麼!」

大黃臉色一變,道:「她知道我被困住?不可能……要是她知道了,定然會來救我的!」

「咳……閣下倒是自信滿滿啊。」

明德海神略顯無語地說道。

他見過自信自大的,但是和大黃一般自信自大的,倒是少見了。

「不,不,不……不可能的啊,她知道我被困住,怎會不來救我?」

大黃心急如焚。

「大黃,你不想想你做了什麼嗎?」

秦無夜慢條斯理地說道。

「我……」

大黃張了張口,無言以對。

是啊,大黃做了什麼,他自己還不清楚么?

對於碧波海神不聞不問,逃之夭夭,這等事情,還想碧波海神救他,想得倒是挺美的了。

「大黃的報酬是如此,那麼我的呢?」

秦無夜又問。

「我們海之真界有著讓你彌補遺憾的機會。」

明德海神不緩不急地說道。

「你說什麼!」

秦無夜的反應比起大黃還要激動。

要知道明德海神說的,乃是彌補遺憾的機會。

秦無夜的遺憾是什麼……他自己說不清楚。

但是,遺憾絕對是有的。

而且不少。

若是可以,他想靜下心去,好好去想過去的事情。

不過,明德海神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籌碼我已經代替大人報出來了……現在是不是應該說說任務的事情?」

「要的,要的。」

大黃小雞啄米一般應道。

他能不低聲下氣嗎?

他還要去找碧波海神呢!

「我們要給兩位的,乃是一枚誅神令。」

明德海神將一物取出。

此物熠熠生光,你看不清楚它是個什麼樣子,卻能直截了當地感受到上面磅礴無雙的氣息,讓人感到心悸。

「這是什麼?」

秦無夜為之色變。

他敢說,此物的恐怖程度,不下於當年面見鎮天海神!

「所謂的誅神令,當然是誅殺神靈的了。」

明德海神笑眯眯地說道:「現在恰好有一位海神要兩位去殺。」

「海神!」

秦無夜、大黃終於反應過來他們為何要找自己二人。

這是要殺九嬰海神啊!

不過,這話說起來又是奇怪。

殺了九嬰海神,對於明德海神他們來說,難道有什麼意義嗎?

「兩位莫要如此看我……不要說你們不清楚我們為何要殺她啊。」

明德海神輕嘆說道。

「她一直對海神後裔下手,而且都是重手,要知道返祖這種事情,有一不一定就有二,她這樣做,久而久之,估計過去的海神後代,很難再出一位海神。」

秦無夜略一思索,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曾經是九天至尊,當然清楚一些事情的奧妙之處了。

「對!」

明德海神點頭:「海神,乃是守護北海大域,海神保護北海大域,北海大域又庇護海神,所以任何一位海神後代,都是北海大域的心腹,當今海神弒殺歷代海神的子嗣,雖然沒有直接殺死,但是利用完畢就拋棄卻沒有少做,這已經觸犯了她成為海神的誓約。」

「所以要死?」

大黃問。

「說起來,碧波海神的後人祖血無法被吸收,是因為她在過去和我們做了交易,而且她真正來說,還沒隕落,所以很難吸收來自她的祖血。」

明德海神將話說得恰到好處。

這話一出,大黃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去。

換言之,如果碧波海神已經坐化,龍千月就要遭殃了?

很多事情,事不關己,所以高高掛起,現在和大黃有關了,他的語氣同樣輕描淡寫不起來啊。

「誅神令真的可以殺死海神?」

秦無夜瞥了一眼明德海神遞過來的這一物。

這是一枚令牌,上面寫的誅字,極為可怕,有著海之真界的氣息。

這是要以一界之力鎮壓某人。

估計至尊、龍帝都是逃不掉它的鎮壓。

海神更是如此。

海神本來就是由旁人賜予,現在對方要收回來,你又能如何?

「嚴格來說,是剝奪北海大域賜下的種種。」

「九嬰海神始終是北海大域親自選出的,它不能貿然收回資格。」

「所以,這一回只能由它的母親操心一二,將這一煩心的事情解決。」

……

明德海神含笑說道。

總裁毒愛小小妻 「剝奪海神光環之後,餘下的就看我們了?」

秦無夜把玩了一下誅神令,如是說道。

「我們當然還會給予援助。」

明德海神笑眯眯地說道:「不管如何,做事就要一擊必殺,講求的是一個乾脆利落,自然不會留下後患了。」

與此同時,海神宮殿。

九嬰海神今日難得露出了一抹躁動不安。

為此,她再次派人前去白骨墳場查探情況。

不將情況查一個清清楚楚,她寢食難安。

「報。」

門外有人求見。

「進來!」

九嬰海神連忙說道。

她著急得不像是一個海神。

因為她感覺到了,北海大域對自己的寵愛,正在逐漸失去。

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歷代海神之中,都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

如今卻是發生了……越想九嬰海神就越是不安!

「快說。」

看著屬下進來,九嬰海神趕忙問道。

「他們進了第四區域之後的起源禁區。」

來人回稟。

「這話當真?」

九嬰海神臉色一沉,整個宮殿的氣息都變得沉寂起來。

來人被海神的氣息壓得站不起來,強忍不適,連連回道:「屬下不敢欺瞞!」

「哼!」

九嬰海神冷哼一聲,示意來人退下。

「他們真的進了起源禁區?我們都不曾去過!」

「我們自然是不會去的了,你認為我們去了,會有什麼好果子嗎?」

「不要胡說八道,我們乃是海神!」

「對,我們是海神,何懼之有!」

「那麼現在如何是好?」

……

九嬰海神的本體,九個腦袋吵了起來。

「住口!」

中間的頭顱暴喝說道:「我們去白骨墳場,去起源禁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