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莫少辰這樣的話語,三樓的年輕修士一怔,覺得事情變得有趣起來,雲明可能要遭殃了。 聽到莫少辰說出這樣的話,聚集在三樓上的年輕修士,皆是微微一怔,覺得雲明又有麻煩了。

莫少辰年齡雖然不大,看起來很俊美,很是惹姑娘喜歡,但手段可是十分狠辣,堪稱嗜血殘忍。

一些混跡在金陵城的修士,可是聽說過不少莫少辰的事迹,不願意去招惹這樣的紈絝少爺。

莫少辰將目光投在雲明身上,微微閃爍,好像毒蛇在吐動蛇信,隨時會行動起來,向獵物發動攻勢。

雲明站在場間,波瀾不驚,沒有絲毫惶恐,神色淡然,好像一個絕世強者一般。

「鄭家現在也會請幫手了。」雲明看著鄭浩然,嘲諷說道,露出笑容,顯得很不屑。

「想要擊敗你,我自己就可以,不需要別人幫忙。」鄭浩然冷聲說道,看著雲明的眼神,浮現殺機。

「那我倒是很期待。」雲明聳了聳肩。

「少辰,我們走吧,不需要與他浪費唇舌,就讓他繼續囂張幾天時間。」鄭浩然開口說道。

他現在不想對雲明出手,還是想要在比賽上,用廚藝擊敗雲明,證明自己的廚藝比雲明強。

要是不能在廚藝上擊敗雲明,那麼對於鄭浩然來說,簡直就是一個黑點,不能接受。

「我不喜歡你,可要小心一點,否則的話,你可能沒有機會參加少年廚師大賽的複賽。」莫少辰看著雲明,冷笑一聲,戲謔說道。

鄭浩然想要在比賽上擊敗雲明,那是鄭浩然的事情。

但是,對於莫少辰來說,他未必會這樣做,沒準等到雲明離開錦華樓,他就會對雲明出手。

莫少辰身為一個紈絝少爺,那可是非常任性,只要想要這樣做,就不會考慮太多,會直接動手。

「隨時歡迎!」雲明聳了聳肩,不咸不淡的說道。

他現在雖然只是洞虛境一重,但是有各種手段,武技也格外強悍,還有陰陽紫火,對抗一個洞虛境巔峰的高手,真要拚命的話,肯定不會太吃虧。

最為重要的是,雲明不會任由別人來威脅他。

莫少辰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雲明,眸光冷冽,浮現一抹殺機。

鄭浩然和莫少辰沒有在三樓逗留,邁開步伐,向著五樓走上去,登上頂樓。

莫家在金陵城可是上流家族,莫少辰自然算是頂尖的俊傑之一,有資格登上五樓,和其他頂尖天才聚集在一起,彼此交流。

而鄭浩然作為莫少辰的朋友,同樣有資格登上五樓。

三樓的年輕修士目送鄭浩然和莫少辰登上五樓,露出羨慕的神情,也是有點同情雲明。

得罪鄭浩然和莫少辰這樣的紈絝少爺,可是沒有什麼好果子吃,下場說不定會很慘。

「你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得罪莫少辰,可是很不明智的決定,還是趁早離開金陵城吧,否則的話,你估計都沒有機會離開了。」有好心的修士勸告雲明。

「就是,雖然少年廚師大賽很重要,但是保住性命更加重要,你要好好考慮。」

「你如果還要逞強的話,那可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三樓的年輕修士議論起來,都認為雲明得罪莫少辰,不是明智的選擇,要是不儘快離開的話,那可能就會有生命危險。

「謝謝你們的關心,我知道該做什麼。」雲明淡然說道,沒有為此而惶恐,立即從錦華樓退走,離開此地。

他得罪過的人可不少,但是現在依然活的很好,更別說得罪莫少辰而已。

雲明在三樓和這些年輕修士交流一下,談論一些關於修鍊的心得,然後就把目光投向五樓,邁開步伐,準備登上五樓,看看那些頂尖的天才俊傑。

他現在算是明白,在這種地方完全可以攀比背景關係,細細想來,他也還是很不錯的關係的。

看到雲明想要登上五樓,三樓的年輕修士頓時驚訝,睜大眼睛看著他,覺得不可思議。

雲明前來參加這場年輕俊傑的聚會,就是名聲不響的少年,沒有多麼雄厚的背景,並不被人看好,否則的話,莫少辰也不敢這麼威脅他。

如今,看到雲明要登上五樓,眾人不由得覺得他瘋了,簡直是自取其辱。

「他這是瘋了吧,還想登上五樓。」

「那可是一些頂尖天才,有雄厚背景的人才能去的地方,他這是要自取其辱。」

惡魔老公放過我 「他得了失心瘋,還想上五樓,估計會被轟下來。」

不少人議論起來,皆是不看好雲明,認為他太自大了,可不會有什麼好的下場。

雲明沒有聽勸告,還是執意要登上五樓,心中沒有什麼波瀾。

別人覺得他是瘋了,但是他心中很清楚,而且底氣十足。

在眾人的注視下,雲明登上樓梯,向著五樓走上去。

五樓上沒有聚集多少天才俊傑,只有十幾個人而已,不過就是這些人,天賦都是頂尖的存在,受到極大的重視。

當雲明登上五樓的時候,聚集在五樓上天驕俊傑,正在侃侃而談,討論各種事情,臉上洋溢著笑容,心情顯得很不錯。

感知到有人登上五樓,那些正在討論的年輕男女,不由得將目光轉移過來,投在雲明身上。

等到他們看清楚雲明的面容時,都是有點疑惑,除了鄭浩然和莫少辰以外,都不認識雲明。

凡是能夠登上五樓,和其他人相聚在一起的少年天才,多少都有一些了解,聽到過一些消息。

然而,他們都不知道雲明這樣的人,沒有聽到過他的消息,不知道他有什麼優異的地方。

而且,雲明現在的修為只有洞虛境一重,和這些天才俊傑相比,有著莫大的差距。

放在別的地方,他可以稱為天才般的存在,但是和五樓上眾人相比,根本不能算是天才,甚至算是很平庸的存在,根本不足以讓人重視,不嘲笑他就已經很不錯。

「嘿,你的膽子真的很大,居然敢登上五樓。」莫少辰看著雲明,冷笑起來,眸光瞬間凌厲,想要出手教訓雲明。

「我聽說只要關係足夠,背景夠深,就可以登上五樓,所以我就來了。」 肚子還是不明顯,不過葉佳期氣色是好了許多。

「葉小姐,東西都收的差不多了,你再看看,還有什麼要帶走的。」

「好,我去樓上看看。」

「嗯。」

葉佳期往樓上走去。

今天的她穿了件簡單的淺青色連衣裙,頭髮用髮帶紮起,整個人都多了幾分孕婦的味道。

葉佳期將她的書和衣服都收進行李箱,至於喬斯年的衣服,依然還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地掛在衣櫥里,就好像他從未走遠。

拉開衣櫥,她怔怔地站了許久。

他的西裝、襯衣、西褲、大衣……都一一掛著,散發著她最熟悉的氣息。

葉佳期有幾分恍惚。

她還記得有時候早上起來,她親手給他扣襯衣扣子的場景。

她還會給他系好領帶。

一開始他總嫌棄她系得不好,手把手教了很多次,她還是系不好。

後來終於開了竅,能把領帶系得很漂亮。

可如今……他卻不給她系領帶的機會了。

手指頭在他的衣服上滑過,眼裡湧起朦朦朧朧的水霧。

他的東西,她一樣都沒有帶走。

有關他的記憶,有關他的一切,她都放在了喬宅,世上再無喬斯年,也再無她的心上人。

從此喬宅就要落鎖,也不知道哪一年還會再回來。

可能是明年,可能是十年,也可能是兩鬢斑白時。

書房裡他留給她的東西,她終究沒有勇氣再去打開。

不過,與其說是勇氣,不如說是留下最後一個念想和秘密。

夜晚。

收拾好東西后,葉佳期和孫管家兩個人在喬宅用了餐。

飯後,葉佳期一個人在喬宅走著。

那些走過無數次的路,如今再走一遍,竟是百感交集。

從前他會牽著她的手走,而現在,她只能一個人走。就像餘生的路,她也只能一個人走一樣。

微風吹起她的長頭髮,她靜默地看著腳下蜿蜒的小路。

四周是花朵的芬芳,路上還有吹落的花瓣,明明是春暖花開最美好的時節,卻透著說不盡的涼意。

「斯年,我明天就帶寶寶回芝加哥了,我會好好活下去,你不用擔心。」

「寶寶很乖,你看,他今天一天都沒有折騰我。」

「回芝加哥我會把課程都補上,說好的要考第一。只不過考了第一,有獎勵沒?」

那些年,每到各種各樣的考試,她都喜歡問他一句「考得好,有獎勵沒」?

他那人小氣,每次都來一句「考的好是應該的」。

想起往事,葉佳期又笑了,笑著笑著,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他醇厚、低沉的嗓音明明還在耳邊盤旋,可她卻觸摸不到他的溫度……

她怕再過些年,她連他的聲音都記不得了。

路燈安靜地照著地面,路邊草叢裡的蟲子低聲鳴叫。

喬宅的每一個角落裡都充滿了她和他的回憶,她不敢再留下。

那就讓她最後再走一遍喬宅的路,蜿蜒曲折里都是她與他的過往。

夜色寂靜,一片櫻花花瓣落在她的肩頭,風一吹,靜靜旋下。

西風多少恨,吹不散眉彎。 如果雲明乖乖呆在三樓的話,莫少辰在聚會結束之前,還不會去為難他,找他的麻煩。

如今,雲明竟敢登上五樓,那簡直就是找死一般。

「你以為你是什麼人,不過洞虛境一重,沒有雄厚的背景,還敢上五樓。」

「我倒是欣賞這種有膽魄,不怕死的人,就是不知道他能活多久。」

「你這樣登上五樓,會死的很快的。」

聚集在五樓上的少年俊彥,看著出現的雲明,冷笑起來,發出不同的感嘆,看著雲明的眼神,變得陰晴不定。

「就算修為不高,只要有足夠強的背景,就可以登上五樓了嗎?」雲明平靜問道,波瀾不驚,很理所當然的樣子。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你覺得你有足夠的背景嗎?」鄭浩然冷笑問道。

「你給我說說看,你有什麼背景關係,不然的話,你今天就算還能活著,也只能是一個廢人。」莫少辰看著凝視雲明,陰冷說道。

「乃是柳承邀請我前來參加此次聚會,這樣的關係應該足夠了吧。」雲明聳了聳肩,笑了起來。

柳家在金陵城可是比莫家更加強大的家族,能夠攀上這樣的關係,便有足夠的底氣,有資格登上五樓,沒有人敢不尊重。

柳家,只要跺一跺腳,金陵城都會震動一下。

而雲明當初所出手相救的柳承,就是柳家的少爺,而且還擁有不錯的地位。

雲明現在搬出柳承,也不算是什麼說謊的事情。

只要有人去請示柳承,說他邀請雲明來參加聚會,那他肯定不會否定,還會很樂意這樣做。

「哈哈,還挺會選目標的呀,虧你也知道柳承,只是柳承可能不知道你吧。」聽到雲明搬出柳承,便有人冷笑起來,根本不相信他的話,覺得他是在說謊。

柳承乃是柳家的天才,但是對於這種聚會沒有興趣,向來很少參加,大多是不屑一顧,更加別說邀請別人參加。

「柳承未必會出席這樣的聚會,又豈會邀請別人前來參加,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用這種伎倆誆我們,你會死的很難看的。」

五樓上的少年天才看著雲明,眼神變得冷厲起來,透著殺機,想要將雲明千刀萬剮,徹底剁碎。

敢欺騙他們的人,都沒有什麼好的下場,就算求饒都沒有什麼用。

「還真是柳承邀請我過來的,你們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親自去詢問柳承,看看他是怎麼回應。」雲明還是很從容,認真說道。

「等我將你殺了,再提著你的頭顱去詢問柳承,看看他如何回答。」莫少辰低沉說道。

他早就不爽雲明,在三樓的時候都想將後者鎮壓,如今後者登上五樓,還使用這種把戲來騙他們,豈能原諒,心中早就殺機洶湧。

話落,莫少辰沒有遲疑,向前踏出一步,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出來,袍服飛揚,眼神變得很銳利,身後靈力沉浮,看起來很強勢。

看到莫少辰如此,其他年輕天才立即向後退出,讓開一些空間,免得莫少辰動手,會誤傷到他們。

既然莫少辰都如此姿態,那麼雲明想要安然退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雲明會被斬殺,隕落在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