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當他們將這個結果告訴秋應辰的時候,以秋應辰那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改的臟腑,眼中也浮現了一抹怒意。

他大張旗鼓舉辦這個狩獵大賽,為的就是殺了洛辰。

結果現在,洛辰沒殺死不說,他還要賠上一筆不菲的獎勵,這種給仇人送禮的感覺,讓他很是鬱悶。

但是他也知道,事已至此,他就算不願,也只能繼續下去。

若有深意的看了谷寒一眼,秋應辰目光轉向了周圍眾人,朗聲說道:「根據統計結果,本次狩獵大賽,最終的第一名是……是天星宗洛辰,他上交的獸核數量是……」

聞言,谷寒的眼中閃過一抹憤恨,秋應辰剛才的那一個目光讓他意識到,秋應辰已經對他不滿了,而這都是因為洛辰,他對洛辰的恨意,越發的強烈了。

廣場上其他的那些武者,則是直接被驚呆了。

洛辰上交的獸核數量,實在是太驚人了。

一個月時間,一千枚獸核,其中還有三枚五階的,這對於絕大多數武者來說,幾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與眾人不同,洛辰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他敏銳的把握到了秋應辰話中的那一個停頓,毫無疑問,這完全暴露了秋應辰的心情,而這讓他感覺很爽。

而洛辰不知道的是,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一個隱藏角落裡。

秋鳳青在聽到秋應辰的念出洛辰的名字之後,要不是被幾個長老死死按住,差點便沖了出去。

洛辰竟然拿了第一,她比任何人都更加的難以接受。這種感覺,就好像一個她心心念念都想要殺掉的人突然間獲得了長命百歲的能力,對她心中的打擊,簡直無與倫比。

而此時,壓下了心中的不爽,秋應辰也終於再次開口了,「根據大比規則,第一名的獎勵是:王級下品的功法一部……」

「嘩」

聽到『王級下品』幾個字,廣場之上的武者瞬間沸騰了。

雖然一早就知道,本次大比第一名的獎勵之中會有超九星的功法,但那只是聽說而已,如今現實擺在眼前,那帶來的震撼遠比聽說震撼的多的多。

一瞬間,所有人都用一種羨慕的眼神看向了洛辰,王級下品的功法,根本就是有價無市的存在,那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弄到的。

最重要的是,一部王級下品的功法,修鍊速度遠不是一般功法能比的,這對武者來說,那絕對是所有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不過,作為當事人的洛辰,卻表現的極為平靜,因為有《混沌煉火訣》的存在,這部功法他根本用不上。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鍊,他早已經確定,他的《混沌煉火訣》絕非一般的功法能夠比擬。

最重要的是,他的星魂就是火焰,《混沌煉火訣》才是最適合他的功法。

不過,這部王級下品功法也不是完全沒用,至少他可以拿去給楚新月等人修鍊,對楚新月等人來說,這可是個難得的機會。

此時,秋應辰的聲音接著響起:「除了一部王級功法之外,第一名還將獲得各類丹藥五百枚,星元石一萬塊。」

聽到這句話,眾人再次嘩然。

無論是五百枚丹藥,還是一萬塊星元石,這對一個武者來說,都已經是一筆不菲的獎勵了。

洛辰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筆獎勵對於沖宵門來說,根本就連九牛一毛都不算,但是他相信,因為獲獎者是他,秋應辰此時一定極為不爽,這對他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下面公布本次狩獵大賽的第二名。」秋應辰的聲音再次響起,可是,當他看到名冊之後,眼神之中卻是多了幾分陰鷙之色。

不過他還是很快的隱藏了情緒,朗聲說道:「第二名,天星宗端木如雪,獸核數量五百個,她將得到的獎勵是……」

第二名的獎勵,肯定是沒有第一名的好,但是當秋應辰念完之後,周圍的武者們,還是發出了驚嘆之聲,這獎勵的手筆,也不小。

然後是第三名。

當秋應辰看到名冊上第三名的信息之後,臉色終於徹底陰沉了下來,而這次,他連隱藏情緒的心思都沒有了,只是淡淡的公佈道:「第三名,天星宗吳凡,獸核四百五十個,獎勵是……」

「嘩!」

周圍人群再次嘩然,只不過這次,他們震驚的不再是獎勵的內容,而是,大比的其三名,竟然全部都來自天星宗。

一場大比,八大宗門全部參加,結果天星宗包攬前三,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堪稱逆天的成績。

而在眾人驚嘆的同時,秋應辰心中的怒火,差點就要爆發出來了。

他舉辦大賽的目的是為了不著痕迹的擊殺洛辰,如果洛辰死了,那麼哪怕所有的獎勵都讓天星宗拿走,他也不會有任何不爽。

但是現在,不僅沒殺了洛辰,還大大的便宜了天星宗,這簡直不能忍。

這一刻,他的腦海之中,一個念頭格外的強烈——一定不能讓洛辰活著離開沖宵門……

(未完待續。) 對於天星宗包攬前三名這樣的事,不僅秋應辰不爽,沖宵門的一眾長老,也都極為的不爽。

按道理說,作為主辦方,沖宵門的弟子就算拿不到第一,但是前三裡面至少也要有一個才行,這樣才能保全了他們的顏面。

可眼前的現實,實在是有些打臉了。

所以,一眾沖宵門的長老們,此時對於天星宗,也都充滿了怨念。

與沖宵門眾人截然相反的是,洛辰此刻的心情格外的舒暢,尤其是看到秋應辰的臉色之後,那種舒暢簡直無與倫比。

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第三名,完全是他『造』出來的。

本來,第三名應該是那個拿到了三百多枚獸核的沖宵門弟子,但是,洛辰在和伊漢勤商量之後,主動拿出兩百枚獸核給了吳凡。

於是,吳凡便成了第三。

洛辰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讓沖宵門難受。

對於谷寒的刺殺,他們暫時沒有好的辦法,但是他卻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先出口氣。

「第四名,青雷宗龔超……」壓下心中情緒,秋應辰繼續開始公布後續的名次。

只是沒人看到,在說話的同時,他背在身後的一隻手,對著沖宵門的幾位長老打了幾個手勢。

在看到那幾個手勢之後,沖宵門的幾位長老臉色都是微微一變,眼中露出了強烈的掙扎神色。似乎秋應辰的命令,讓他們很為難。

不過在看到秋應辰後續的幾個手勢之後,他們眼中的掙扎瞬間消散,而後谷寒和其中另一位長老,便悄悄的退了下去。

對此,廣場上七大宗門的長老也都不以為意,畢竟沖宵門這樣的大宗門,需要處理的事情很多,有人中途離場實在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洛辰和伊漢勤的眼中,卻是齊齊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如果是別的長老離開,他們也許不會多想,但是離開的兩人之中有谷寒這個敏感人物,他們就不得不多想了。

不過此時此刻,秋應辰還在公布後續的名次,他們也不好打斷,所以只是心中暗暗的留了一個心眼。

但洛辰卻是手一翻,從戒指里拿出一顆淡綠色的珠子放入了胸-前衣服之中,然後他又讓端木如雪站到自己身邊並輕聲的交待了幾句。

聽到他的話,端木如雪的臉色一變就想說話,但是被洛辰攔住了。

然後,洛辰又拿出一個瓷瓶遞給了端木如雪。

端木如雪接過瓷瓶,有些擔憂的看了洛辰一眼,然後點了點頭,終究是沒再說什麼。

片刻之後,秋應辰的聲音緩緩落下,前一百名的名次,已經全部宣布完畢。

本次狩獵大賽幾千人參加,能夠拿到獎勵的,也就只有前一百名而已。

然後,就是發放獎勵的時間。

發放獎勵是從第一百名開始的,洛辰是最後一個。

當洛辰從秋應辰手中接過獎勵的時候,他能清楚的看到秋應辰眼神深處隱藏的寒意。

這讓他的心中湧起了一股濃濃的不安,但是此時此刻,他除了暗暗戒備之外,別無他法。

發放完了獎勵,廣場之上,再次變的安靜了下來。

秋應辰的目光掃視著眾人,而後露出一絲微笑,「現在我宣布,本次狩獵大賽圓滿結束,感謝各位的鼎立……」

話沒說完,秋應辰的神色便是突然一變,而後身體一軟,直接癱倒在了地上。

「門主!」

「門主!」

原本站在秋應辰身後的幾個長老面色一變,齊齊朝著秋應辰沖了過去,可是他們的腳步才一動,便也軟倒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就好像傳染一樣,秋應辰附近的沖宵門弟子,開始一個個軟倒。

緊跟著,廣場上八大宗門的五千弟子,也開始不斷的軟倒在地,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五千人便全部倒地,就連幾位長老,也未能倖免。

「怎麼回事?我怎麼動不了了。」

「我也動不了了,星元也無法調動。」人群之中有人驚慌的大叫著。

五千人,在一瞬間便陷入了混亂之中,廣場之上,極為的嘈雜,恐懼和驚慌的情緒,開始在人群之中蔓延。

洛辰和端木如雪也倒下了,不過兩人的表情之中,卻帶著別人沒有的平靜。

甚至洛辰的嘴角,還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譏諷。

而此時,經歷了最初的慌亂之後,廣場上的眾人也漸漸的安靜了下流愛,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最前方的秋應辰等人。

這裡是沖宵門,如今發生的一切,都應該跟他們脫不了干係。

「秋門主,我們需要一個解釋。」廣場前方,青雷宗的帶隊長老開口了。

「沒錯,秋門主,如果沒有合理的解釋,我們將認為,這是沖宵門在像我們七大宗門宣戰。」流焰谷的長老也說道。

「這……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秋應辰臉色極為難看的說道:「我現在的處境,跟你們一模一樣!」

聞言,七大宗門的長老不再說話了,秋應辰的話不像是假話,因為剛才,他是第一個倒下的。

黑帝纏愛偷心妻 就在此時。

「我來給你們一個解釋吧!」隨著聲音,谷寒和另一個紫袍老者的身影飛掠而來,停在了秋應辰的身邊。

「谷寒,王文淵,是你們!」秋應辰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兩人,「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呵呵,想幹什麼?」谷寒冷笑一聲,戲謔的看著秋應辰,說道:「門主,所謂風水輪流轉,你這門主當了這麼久,也該讓位了吧!」

「你……」秋應辰臉色一變,說不出話了。

廣場上七大宗門的長老,也都是臉色變的極為難看,他們竟然趕上了沖宵門的嘩變,這對他們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洛辰的目光一直盯著秋應辰和谷寒兩人,但此時,他的眼中卻帶著一絲疑惑。

一方面,他覺得這個事情發生的實在是有些巧合。

另一方面,他又覺得今天這個場合,沖宵門高層聚集在一起,確實是個發動嘩變的好時機。

所以此時,他也有些分不清眼前這一幕是真是假了。

不過保險起見,在略微沉吟之後,他手掌輕輕翻動,將一樣東西拿到了手中……

(未完待續。) 誰也沒想到,好好的頒獎儀式,竟然會變成了一場嘩變。

於是在一瞬間,廣場上的一眾武者全部沉默了下來。

槍打出頭鳥,這個時候,沉默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谷寒,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竟然圖謀這門主之位,你的良心何在?」秋應辰極為氣憤的聲音響起。

谷寒冷笑一聲,而後冷聲說道:「你最好少在這裡廢話,今天所有反對我的人,一個都跑不了。」

「不過。」他的話鋒突然一轉,看向了廣場方向,說道:「在解決你們之前,讓我先來解決一隻小小的老鼠。」

話音落下,他直接邁步,朝著洛辰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谷寒,你堂堂星皇級強者,竟然要對一個弟子下手,你還要臉嗎?」伊漢勤看谷寒直奔洛辰,臉上帶著濃濃的焦急。

谷寒腳步一頓,看著伊漢勤,陰森說道:「你還是多想想自己吧,你以為我會放過你?我們的賬,我們一會慢慢算。」

話落,他繼續邁步,朝著洛辰走了過去。

洛辰看著不斷靠近的谷寒,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東西。

「小子,你很仰慕我,是嗎?」谷寒蹲在洛辰身前,嘴角帶著濃濃的戲謔。

洛辰看著谷寒,沒有說話,但是眼底深處,卻帶上了一抹譏諷。

如果谷寒真的發動了嘩變,那麼在這個緊要關頭,他還有心思理會自己這隻小蝦米?

這一刻,他已經斷定,這所謂的嘩變,根本就是一場戲,為的只是殺他而已。

至於倒在地上的秋應辰,那是典型的苦肉計。

「小子,之前口齒不是很伶俐么?現在怎麼不說話了?」谷寒的眼中露出了一絲不屑。

「你有沒有想過。」洛辰突然開口了,目光平靜的看著谷寒,「這件事你要怎麼收手?」

谷寒的心中一跳,眼底閃過一抹驚慌。

之前,他一心想要殺死洛辰,所以在接到秋應辰命令的時候,只是略微的猶豫便選擇了執行,根本沒考慮過後果。

但是現在,經過洛辰這麼一說,他才終於回過神來,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