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蘇辰那王八蛋,似乎找准了腳底板的笑穴,一直在笑穴附近彈著,讓燕舞狸真心的不能忍受!

「蘇辰,我最多答應你,讓你和海叔在轎子外面同座,其他的你別想了!」燕舞狸喝道,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苦苦的憋著笑意。

「外面風吹日晒,哪有在裡面舒服?何況,我這是在幫你,跟你回去交差,讓你好向上面交代,你就是這樣感恩的?」蘇辰打定了主意要收拾燕舞狸一番,豈能不達目的就這麼放棄了?

雖然說燕舞狸已經同意讓他跟海叔同座,但是——蘇辰並不滿足!

「那你究竟想怎麼樣?」燕舞狸喝道。

「我已經說過了啊,我要進轎子和你同座!」蘇辰聳聳肩,說道:「行不行,你給句話吧,要不然就保持這個姿勢,去火行宮我也能接受。」

「你……」燕舞狸欲言又止,看來今天不讓這蘇辰進轎子,這傢伙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了!

咬咬牙,燕舞狸做出了一個讓她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置信的決定!

「你,進來吧!」燕舞狸說道。

「這不就對了嗎?」蘇辰嘿嘿一笑,然後放開了燕舞狸的腳,撓開帘子,鑽了進去!

轎子裡面的裝飾很簡單,和平常轎子差不多的規格,只是這轎子裡面多了一道迷人的芬芳,似乎是因為燕舞狸身上的香味瀰漫在轎子裡面而使得轎子香味瀰漫一般。

蘇辰稍稍打量了一下,便走過去,坐在燕舞狸對面,四目相對,露出了一絲壞笑!

然而,燕舞狸對於蘇辰那猥瑣的笑容並不感冒,板著臉,瀰漫冰霜之意,對著外面的海叔喊道:「海叔,回火行宮!」

得到燕舞狸的命令,海叔很快便指揮著兩頭拉轎的紫金火獅和騰飛起來,沒入天空雲層!

蘇辰第一次坐這種轎子騰飛在天空之上,雖然是漂浮的,但是也不知道轎子是什麼制材做成的,相當的平穩,一點也沒有顛簸。

比起蘇辰在幽冥界騎乘的『金毛』安全多了!

想到金毛,蘇辰不由得搖了搖頭,當初被大輪迴道突然之間接納進去,現在金毛是什麼情況,蘇辰也不得而知,只希望金毛已經回到第二層幽冥界,繼續做它的草原霸主了吧……

時間緩緩過去,透過天色,蘇辰感覺到黑暗的降臨,朝陽的升起,也就是說,這已經過去了足足一天時間了!

因為有蘇辰在轎子裡面,燕舞狸倒是沒像平常那樣側卧小憩,而是盤膝而坐,進入了入定狀態!

「我說,燕舞狸,這火行宮到底在什麼地方?還要走多久才能到啊?」蘇辰覺得有些乏味,問道。

然而,燕舞狸就當沒聽見一般,連眼睫毛都沒眨一下!

「……」無奈,蘇辰只能將頭瞥向窗外,看著一片片如棉花一樣的白雲從轎子下面飄過!

又過了一陣,蘇辰著實百無聊賴,也盤膝坐下,開始修鍊起來。

畢竟這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抵達火行宮呢。

就在蘇辰入定的時候,一旁的燕舞狸卻睜開了眼睛,她細細的打量著蘇辰,心頭隱隱有些驚訝!

蘇辰這傢伙,能夠這麼快就進入入定狀態?難道他就一點也不擔心自己突然對他出手,擊殺了他嗎?

要知道,在如此近距離下,如果燕舞狸真的有謀害蘇辰的心思的話,蘇辰肯定逃不掉的。

這傢伙到底是對自己放心還是對他的實力有著絕對的自信?

燕舞狸打量了一陣,剛想側躺下去的時候,卻忽然打住了……

現在這裡可不是燕舞狸一個人,還有一個男人在對面,以往沒有人的時候,燕舞狸想怎麼躺怎麼躺,反正也沒人會看的見,可是現在不行了,萬一自己躺下去,春光暗漏,那豈不是便宜蘇辰這流氓了?

「呼!」燕舞狸狠狠的吐出一口濁氣!

……

三天時間過去,當第三日的朝陽升起時,紫金火獅獸終於開始降落了!

而感受到下降的蘇辰,也在同時睜開了眼睛!

燕舞狸依舊面無表情的修鍊著,原本蘇辰還想詢問一下的,不過也沒開口,這實在是自找沒趣!

於是蘇辰將頭探出轎子外,看著外面的海叔,問道:「海叔,這是要到了嗎?」

海叔微微撇了蘇辰一眼,不屑的扭過頭,直接不搭理蘇辰,很明顯,海叔對於蘇辰之前利用他的事兒,還耿耿於懷呢!

「小氣鬼!」蘇辰不禁嗤之以鼻,冷哼了一聲!

大概半個多時辰后,「框樘」一聲,香妃轎穩穩的落了下來。 蘇辰感覺到落轎,心頭豁然開朗,一直待在這轎子裡面好幾天,心頭頗為壓抑,於是再落轎的那一刻,蘇辰便立刻撓開帘子,朝外面看去。

可是下一刻,蘇辰就皺起了眉頭!

這外面白霧茫茫的一片,除了白霧外,再也看不到任何東西,能見度簡直不到十米範圍啊!

「這是哪裡?」蘇辰微微一愣,開口詢問!

「火行宮外圍!」這時候,燕舞狸也睜開了眼睛,輕聲回應道:「穿過這片白霧,便能夠真正的看到火行宮!」

「……」蘇辰暗暗折舌,這片白霧簡直就是一處天然的防禦大陣啊,如果是不是對火行宮特別熟悉的人進來,首先在這片白霧裡就會迷失了方向!

蘇辰剛想用靈魂釋放出去巡視一下,可是……

「我勸你最好不要動用靈魂探查,否則這鎮宮大陣會剿滅你的!」燕舞狸冷冷的說道:「這片白霧,只是鎮宮大陣中的一個小小迷幻陣,真正的殺招還在更隱秘處,不過一旦你動用靈魂之力,被鎮宮大陣給感應到,你就會真正的灰飛煙滅!」

「……」蘇辰狠狠抽了一口寒氣,這他媽還好沒衝動,否則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就一命嗚呼了!

火行宮貴為次天級勢力,果然不是什麼地級勢力能夠比擬的,單單是這個鎮宮大陣,就讓人如此忌憚,更別說火行宮裡面的大人物了!

甚至有那麼一瞬間,蘇辰有些後悔跟隨燕舞狸來到火行宮了,這他媽萬一人家要對自己下殺手,而自己父親刀聖蘇戰的名頭又鎮不住人家,那可就真的是玩完了!

紫金火獅獸還在拉著香妃轎慢慢的行走著,轎下的軲轆卻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好似如履薄冰一般。

蘇辰瞪大了眼睛,想要記住這茫茫白霧中的景象,在心頭暗暗的做出標註,退一萬步說,如果談不攏,就算逃跑,自己也能知道路線,不至於被困在這白霧之中!

「不用白費心機了!」燕舞狸看到蘇辰默默的記著周圍的景象,不屑的冷哼了一聲,道:「這迷幻陣裡面的東西全都是假的,而且每時每刻在發生著變化,你現在記住的,說不定在一下刻就已經變了模樣!」

「……」

蘇辰再一次想罵娘了,這他媽能不能稍微正常一點?怎麼感覺進入到一個什麼都不能由自己掌控的陌生世界了?

終於,一個時辰過去,眼前的白霧稍稍散開了一些,能見度也稍微遠了一些!

再次朝遠處看去,蘇辰被狠狠的鎮住了,一座懸浮在半空中的宮殿憑空而起,好像一座海市蜃樓一般,懸空而掛的!

在宮殿四周,一絲絲金光閃爍,倒並不覺得刺眼,只是覺得有些神聖而已,而且這座宮殿的造型很是與眾不同,完全就是亂來的,既不成方形,也不成圓形,整一個就是不規則體,不過從形狀上看過去,似乎有點像一簇火苗!

在宮殿正門口,『火行宮』三個鏗鏘有力的匾額橫掛,那三個字,似乎別有一般魅力,只要一看過去,心神就有陣被震懾的感覺,好像身處在火海中一般。

「燕舞狸,這東西應該也是迷幻陣弄出來的假東西吧?」蘇辰吞了吞唾液,問道。

沒辦法,蘇辰著實無法想象一座宮殿能夠懸空而立,這儼然已經超出蘇辰的想象了,在蘇辰的意識里,這宮殿、建築,不應該就是矗立在地面上的嗎?怎麼可能飄得起來?

沒有根基的東西,又怎麼能夠禁受得住時間的考驗,怎麼可能禁受得住風水日晒?

所以,蘇辰憑藉第一感覺判斷,這東西也是迷幻陣弄出來的假東西!

「這東西還真是——真的!」燕舞狸輕勾嘴唇,淡笑著,說道:「這便是火行宮大本營!」

「……」蘇辰滿臉錯愕的表情,太不可思議了!

這懸空的宮殿,竟然是真的?這怎麼可能啊?

「那它怎麼是懸空的?不會掉下來嗎?而且這形狀——也忒前衛了吧?」蘇辰抿了抿嘴唇問道。

「這個問題,我沒辦法回答你,我從一出生,看到的便是懸空的火行宮,至於為什麼,我還沒有深究過!」燕舞狸癟了癟嘴,說道:「為什麼不會掉下來?這個問題,我也想問!」

「……」

香妃轎再度走了一刻鐘左右,蘇辰三人終於是來到了這通往火行宮的通天橋之上!

還沒上橋的時候,海叔便停下了香妃轎,而燕舞狸也從香妃轎中走了出來,說道:「火行宮有個規定,在抵達通天橋后,任何人都不準御空飛行,更不能稱作坐輦上橋,我們得從這兒,步行進入火行宮!」

「還有這個規定?」蘇辰抿了抿嘴唇,也從轎子中走了下來。

人家火行宮有這麼一個明文規定,而且連第一天才都得遵守,那蘇辰自然沒有自大到能夠坐著轎子進去!

踏上通天橋,蘇辰心頭狠狠一震,道:「這是怎麼回事兒?我怎麼感覺走在棉花上一般?這不是石塊砌成的橋嗎?」

「這通天橋雖然看上去是石塊堆砌而成,但實則是火行宮大能前輩用神通拘攝而來的白雲建造而成的,所以踩上去會感覺軟綿綿的——因為你踩的是雲,而不是石塊!」

「……」蘇辰已經被火行宮的一切都顛倒了自己的世界觀和認知!

這他媽連白雲都能拘攝來搭橋,還能穩固傳承下去,這得要多麼強勁的實力才能做到啊?儼然已經超出蘇辰的想象了!

蘇辰跟著燕舞狸和海叔,朝著通天橋的另一頭走去,走到通天橋最高點的時候,蘇辰突然心頭一動,他走到『護欄』邊,探頭朝橋下望去,只見橋下也是白茫茫的一片,儼然不知道下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燕舞狸,這橋究竟有多高?下面距離地面有多深?」蘇辰問道。

「不知道,沒人計算過,估計就連當初建造這通天橋的前輩,都不知道到底有多深吧?不過可以肯定一點的是,就算是通幽境的武者跳下去,也絕對有死無生!」燕舞狸說道。

蘇辰趕緊縮回了頭,開玩笑,這連通幽境界的武者跳下去都有死無生,要是自己掉下去了,那還能倖免?

蘇辰深吸了一口氣,就像鄉巴佬進城一樣,細細的打量著火行宮的一切。

終於,三人走過了通天橋,來到了火行宮的正大門!

距離越近,蘇辰發現這『火行宮』三個字蘊含的深意更加老練,似乎有種攝人心魄的感覺!

「恭迎師姐回歸!」

「恭迎師姐回歸!」

「……」

剛抵達神門口,負責鎮守三門的兩名火行宮弟子,便從大門兩邊走了上來,對著燕舞狸深深的抱拳躬身,態度極為懇切!

蘇辰嘻嘻的打量了一下這兩個鎮守山門的火行宮弟子,他們的服裝是青色的在胸口位置,還有一朵火紅色的火苗刺繡,這火苗的形狀,和整個宮調的形狀如出一轍,好像應該是專屬於火行宮的標誌!

而且讓蘇辰震撼的是,火行宮用來看守山門的弟子,都是萬象境中期以上境界的,這在靈武大陸,壓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萬象境中期,就算在地級勢力中,也算的上一方好手,手下統領不少兵馬,卻不想在這火行宮,僅僅是看門只用!

足可見火行宮財大氣粗!

「嗯!」燕舞狸面色淡然,只是輕微的和那兩個看守山門的弟子點了點頭,回應了一下,然後帶著蘇辰和海叔繼續往火行宮內部走去!

沿途,蘇辰的眼睛就一刻也沒停下過,到處都是新鮮的事情,新鮮的見聞,讓蘇辰一時間流連忘返,而燕舞狸也是有問必答!

火行宮一共分為九層,同時也是等級森嚴的階梯。

第一層是外門弟子居住,習武修鍊的地方,第二層是內門弟子,第三層則是精英弟子,第四層乃是核心弟子所在,而第五層是火行宮聖子聖女的專屬地盤,第六層是火行宮高層所在,第七層是火行宮宮主的地盤,第八層則是太上長老團所在的地方。

而至於第九層——便是火行宮的禁地,除了太上長老和宮主能夠進去之外,任何人不得進入其中!

這每一層的階梯等級極為深嚴,外門弟子只能活躍在第一層,不得擅自進入第二層,除非晉陞為內門弟子,否則便會被論以上犯下的罪名執行死刑,同樣的,第二層的內門弟子,不能進入第三層之上,以此類推……

燕舞狸徐徐的將這些規矩告訴給蘇辰,畢竟再她看來,蘇辰深得大長老喜愛,肯定會成為火行宮的一份子,這些規矩,她就當是過來人,先告知一下蘇辰,以免蘇辰一竅不通在火行宮亂闖亂撞,闖下彌天大禍。

「那你是居住在哪一層的?」蘇辰好奇的問道!

「第五層!」燕舞狸沒有任何隱瞞,道。

「第五層?」蘇辰小聲的念叨著,對比剛剛燕舞狸所說的話,道:「你是火行宮的聖女?」

「是!」燕舞狸面無表情,說道:「但是,你別想太多了,火行宮聖女聖子,可不僅僅只有一人,就現在而言,十個聖子,五個聖女!」

「我去,聖子聖女都這麼多?」

蘇辰不禁搖了搖頭,還以為火行宮和地級勢力一樣,聖子就一個,聖女就也就一個,可是哪想到,這麼多?那這聖子聖女也太不值錢了吧? 「聖子聖女,是下一代火行宮繼承人的候選人,豈能唐突?」燕舞狸微微一笑,說道:「從諸多生子聖女中選擇一個來擔當大任,這才是火行宮賴以長存的條件,不是每個聖女聖子都鐵定能夠繼承火行宮高位的!」

「得得得,我沒興趣知道這些,你帶我去見宮主吧!」蘇辰對於火行宮內部的事情沒有太大的興緻,說道。

一天不把這些事情敲定,蘇辰心頭就一天不敢放心,尤其是在了解火行宮之後,蘇辰對於自己之前的做事兒風格完全否認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說的不就是蘇辰這樣的人嗎?

沒見識過火行宮的強大之前,蘇辰天不怕地不怕連燕舞狸都敢打,可是在見識到火行宮的實力之後,蘇辰就有些畏懼了,這火行宮不是誰都可以惹的!

「你等著,我先去通報一下。」燕舞狸說道,然後轉身朝著火行宮第八層走了上去!

「嗯?不對啊!」蘇辰看到燕舞狸消失的地方,不禁暗道:「宮主不是住在第七層吧?燕舞狸怎麼跑到第八層太上長老團的地方去了?」

「海叔?燕舞狸是不是走錯地方了?」蘇辰指著燕舞狸消失的地方,朝一旁的海叔問道。

「小姐從來不會出錯!」海叔冷冰冰的回道,然後又閉上眼睛,閉目小憩。

「……」蘇辰悻悻,這個海叔,你拽什麼拽啊?回道火行宮就以為吃定我了?一點也不把我放在眼裡。

可是人家不想和蘇辰說話,蘇辰也沒辦法將人家的嘴掰開,強行讓別人說話吧?無奈,只能陪同著海叔,在這下面等待著。

……

火行宮第八層!

晏小舒繞過了外圍的院子,進入到主殿之上,輕輕的叩響了殿門,說道:「大長老,燕舞狸前來複命!」

「進來吧!」一道稍顯蒼老的老人聲音從主殿上傳了出來,聽到這聲音后,燕舞狸輕輕的深處柔若無骨的手臂,推開了殿門,踩著光腳丫走了進去。

大殿首座上方,一個身著白色長袍的老年人背負著雙手,背對著燕舞狸而立。

老者的身影漸顯佝僂,滿頭銀白的髮絲輕垂,用發簪束縛著,與此同時,在老人胳膊上,還掉落著浮塵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