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再一次開口說道:「這樣吧!你拜我為師,我教你釀酒術,我所知道的釀酒術,也多是遠古到上古之間的,就是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呀!」其實釀酒術就是當年醉翁所造出來交給酒老的,這一課也一定會教給醉翁的,如今也不過是為了誘惑,才引誘一下,因為酒老那裡,真的沒有什麼好東西。

只見醉翁的步子向前邁了一下,似乎有些動容了,畢竟可是釀酒術呀!只要能夠釀酒,今後還怕沒有酒喝嗎?不過他也不過是走了一小步,很快就又收了回去,吞了一口唾液,這才開口道:「你休想誘惑我,不就是釀酒術嗎?不需要你我也一樣能夠學會。」在他的臉上多了一絲的堅定,要是有人在的話,誰都不敢相信,這話是醉翁說出來的……

酒老這下算是沒有招了,如今的醉翁,可是油鹽不進呀!也不知道他的要求到底是什麼,這才問道:「好吧!好吧!那就把你們的要求開出來吧!讓我聽聽合不合理,要是合理的話,我就答應了……」酒老是不知道醉翁到底是什麼要求了,如今也只能讓他自己開了……

醉翁聽到這話,才不緊不慢的開口說道:「我的要求其實也並不多呀!就要這兩壇酒,加你的釀酒術,還有你所知道藏酒之地,不然的話我是不會答應的……」從使之終,醉翁所想要的,不過就是兩壇酒,誰讓酒老自己嘴賤,把自己所知道的都說了出來……

因為醉翁的說法是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收這個子弟,所以,不管什麼條件,酒老現在也都只能答應,才開口說道:「好了,我答應你了,你可以來拜我為師了吧!」只見醉翁向前跨了一步跪拜在地上道:「我醉翁一生一世,願拜酒老為師,一生一世,絕不背叛……」(未完待續。) 第325章邪眼魔君

醉翁最為害怕的就是自己的等階出現了問題,剛剛沒有問,是因為害怕酒老提出過分的要求,而現在就是他再提出問題,也都沒有什麼問題了,因為從剛剛到現在,已經拜過師傅了,他現在也應該是這個酒老的弟子了,所以不會出現什麼事情了……

過了許久,醉翁才開口說道:「師傅,我現在就有一個問題,我感覺在剛剛的那一場戰鬥當中,自己身體當中的靈力,有了一個明顯的提升,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這股靈力總是無法與之相容,所以請老師告訴我緣由……」如今已經問出來了,所以也就不會再繼續憋在心裡不問了……

酒老其實也是知道這些事情的,不過因為靈力的緣故,也就仔細的想了想,想出一種比較合理解釋方法,道:「這才是你真正的實力,因為你自身的特殊,所以,才會有這樣在一定的力量下便會出現這樣的效果,你就放心好了,你的身體沒有任何的損壞,不過就是因為靈力的緣故,如今已經突破到了地仙,你進階真仙還是有希望的,比較修士的壽命都不短。」醉翁點了點頭,也並沒有懷疑……

直接跑到了兩壇酒前,道:「師傅,如今這酒,應該就是我的了吧!那我就不客氣了,直接拿走了。」說著,伸手就將那酒罈打開,直接將酒放到了無盡酒壺當中。

酒老看到之後,才開始道:「你們這種靈力,也只能打劫一下我這種老頭了,既然罈子已經打了,那我就住進你的無盡酒壺了……」說著,又看著醉翁輕輕的點頭……

醉翁一臉茫然,道:「怎麼回事,師傅,您要住進我的無盡酒壺,不是在開玩笑吧!」說著又憨憨的笑了一聲……

酒老就直接開口回應道:「你看為師這般模樣是像在開玩笑嗎?」酒老就這樣一本正經的和酒老說著,最後醉翁也是接受了,準備走像新的大門……

而在星海這邊,也是遇到。了相對應的造化那是一股股充斥著邪惡悲憤的氣息,這些氣息對星海這樣。的修士修鍊正好,則一般修士,踏入這裡,便會死亡,不出一日就連**也都會消散……

過了一會,那股氣息鑽到了星海的身體當中,帶來的是一種輕鬆之感。身體當中的靈力在撤換著,形成了星辰代謝的效果,旋即星海的身體又是一動,盤坐下來,放肆的換著自己身體當中的靈力……

過了一會,似乎是因為靈力的緣故也就沒有繼續下去,經受過這股靈力的洗禮之後,在星海的眼角,明顯有兩道綠色的痕迹,此刻的他,也早就換了一個自己,不再是那個曾經自己了,如今,他也已經徹徹底底成為了一個墮修,他不僅一次自問,自己真的願意這樣嗎?但他的心中沒有一絲的底,只能夠去猜測……

就在他不斷去想,去猜測的時候,一道身影呈現在了他的面前,道:「可願與我同道,墮入邪修當中,你很有天賦,而且,在你的心中,我還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善念,曾經吾創立邪修,也不過是為了為人間做下一些事情,因為我等心術不堅,才真正的墮入了魔……其實從本質上來說邪修也並不是一定要修鍊邪道,那也不過是用了一定的手段進入了一個更高的層次,所以,我邪眼魔君可以發誓,只要你心術夠堅,就不會出現事情……」

這話說出的時候,就好像他的心術有多麼堅定一樣,不過他最後不也是墮入了邪道,被世人稱之為邪眼魔君?

星海不知道還要說什麼了,自從他墮入邪修,就讓人有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讓世人唾棄,想到這裡,他才開口說道:「你怎麼才能夠保證我身體當中的靈力不被污染,我自己很清楚我自己的身體,如今身上的靈力已經因為我的心術不正變的殘破不堪了,我想要恢復正常,不想要被他人所擺布了……」星海的眼角擠出了淚花,剛剛還和蕭然打的歡喜,如今又是極為的憎恨呀!心中有所不平。

邪眼魔君這才笑了,很高興的笑臉漏了出來道:「這樣,才能夠成為吾的弟子,你放心吧!只要你願意修鍊邪術,包你身體上的靈力不會再受到污染了,和從前一樣,可以與他們一起修鍊,不被世人所拋棄。」

邪眼魔君對與眼前的這個弟子,是極為滿意的百萬年來,這是他唯一次開心,那笑容,早就包庇了他的臉,星海這才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對於邪眼魔君,他並沒有完全的相信,只有一半心情去和魔君交談。

魔君盤坐在地上,一股股的靈力從地上飄了出來,那股靈力給人一種威懾,讓人不得不去臣服,那萬千的死靈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都是從地上鑽了出來,不論靈魔獸或者是人族修士,都是紛紛跪拜,那就是氣息之上的靈力了……

星海看到之後,似乎是對這操控之術有意思雙眸當中流出渴望之色,魔君何等的觀察,一眼就看出了星海的心思,方才道:「這種操控之術你就暫時不要想了,還需要你到封號境界才能夠修鍊,不然的話,你會將靈魂葬送給這些幽靈,自己被擊垮,神行俱滅。」並沒有嚇唬星海,而是事實,這樣的寶術,要不是有強大的靈魂要不就是有強大的境界,不然就是揮動都是一個難事……

魔君看著星海,道:「你在這樣的地方看下去像做是什麼?」星海聽到這話后把身子在那裡轉了一下……

確定的開口說道:「這裡,就好像是一個陣眼,有靈魂所構成的大鎮」其實星海也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大概是是怎麼樣,畢竟他不是靈陣師,對陣法一竅不通……

不過魔君聽到之後,才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正是一道法陣,這裡也確實是陣眼,你知道這是要幹什麼嗎?」要才心的話,星海就不行了,搖了搖頭……(未完待續。) 第326章天蠶變

魔君看著星海,道:「你在這樣的地方看下去像做是什麼?」星海聽到這話后把身子在那裡轉了一下……

確定的開口說道:「這裡,就好像是一個陣眼,有靈魂所構成的大鎮」其實星海也都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大概是是怎麼樣,畢竟他不是靈陣師,對陣法一竅不通……

不過魔君聽到之後,才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正是一道法陣,這裡也確實是陣眼,你知道這是要幹什麼嗎?」要才心的話,星海就不行了,搖了搖頭……

魔君看到星海誠實,仰天笑了笑道:「我的傻徒兒呀!我的傻徒兒,既然你也在這裡的話,那麼我就幫你把這股靈力給轉換了吧!對你來說,這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情,可以吧!」星海聽到之後,都是滿臉的歡喜,他都沒有想到魔君既然就這樣,便要幫他轉變身體當中的靈力。

魔君看到星海歡喜,這才開口說道:「別著急歡樂,在你身後還有著巨大的考驗那,你就好好的進行感受一下吧!記住,不管遇到什麼困難,都要堅守自己的本心,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不得動搖,不然我話,那種私利,能夠創造你,也同時會毀掉你的一切,記住了嗎?」

星海半跪在地上,道:「弟子謹遵師傅教誨,絕對不會失其本心,勿忘自我的。」魔君看到星海眼神當中的堅定,這才點頭道:「出去之後,將那些早已墮入邪道之人將其斬殺,絕對不能夠留守,這樣的人,絕對不能夠留在世間,知道了嗎?」星海看著魔君,臉上都是露出了堅定之色,當然是老師的吩咐,他自然也就有義務前去完成了。

見到星海點頭,魔君也就非常放心了,開口說道:「那麼,暫時就先這樣吧!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在將你恢復之後,我也將會留在你的身體當中,不過我也是只能夠每日沉睡,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是絕對不會醒來的,有什麼問題,你也可以喚我,我聽到之後,會很快的出來的。」星海再次的點頭,如今他感覺魔君也確實有點啰嗦了,一些話其實沒有必要告知的,他卻是要將其告知,他就想要讓這股靈力快點恢復,自己也能夠恢復到正常。

魔君這一次才算是真正的放心,手勢轉換著,一根根的絲線從他的手上噴射出來,落在了星海的身上,將這靈力給裹上,形成了一種極為強大的氣息,感受到這裡,星海的臉色瞬間就變了,其實一些人,是真的不應該相信的,但是,自己還是偏偏相信了他,相信了這個沒有和自己打過交道的人,甚至還有自己的生命,也都是交給了這個人。

只見周圍萬千的幽靈身上,也都是噴發出了這樣的絲線,將他的嘴、手、腿、用力的地方都是瞬間纏住,星海不再動身了,感受著死神到來的那一刻,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星海看著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美麗,但是總是覺得這其中又有不同無法感知到這些。

星海分明是感覺到了魔君並沒有一絲的殺意,但他總是覺得這事情當中有什麼不對的事情,星海不動了,就任由魔君擺布,說三到四,到了最後,還是被別人擺布,始終都沒有逃出這樣的一個命運,星海那心裡叫一個苦呀!不久之前,他還在考慮將來美好的生活,如今,那美好的嚮往,都已經破滅了。

魔君將最後的一根絲線纏繞在那絲繭上的時候,身體都是向下一抽,眾多的幽靈看到這裡紛紛叫嚷著:「魔君,為了這樣一個小子,損耗您的魂力,真的值嗎?我不清楚,為什麼您要這麼幫助他,既然還要轉化他身體當中那已經被污染的靈力。」那眾多靈魂,都是這麼說的,只見魔君的右手向前一伸,眾人也都不在說話了。

魔君喘了一口氣,站起身子,道:「好生守護這裡,四十九日之後,蠶繭便會有所變化,那個時候我的才能夠再次出現,至於值不值,你們今後就知道了,走了。」因為魂力消耗緣故,已經沒有辦法再維持魔君的身體了,所以魔君此刻,最為主要的就是恢復了,但是又怕他人趁虛而入,就是讓這些靈魂在此守護著,以免發生什麼不必要的意外。

眾靈魂聽到星海的話后,也就不再多語了,其他的不說,魔君識人,還是很有一套的,最少他們沒有見過魔君錯信過任何一個人,不過能夠讓魔君大出血的,也唯有星海一人,所以他們魂靈才要問魔君這樣做到底是否值得,不過既然魔君都已經說了,那他們就沒有必要再多說什麼了。

見到魔君的身體消失,眾靈魂再一次的跪拜道:「恭送魔君,望魔君早日出關。」魔君出關的時間也都已經確定了,既然說了是四十九日之後,那麼就是四十九日之後,其實在這裡的時間觀,四十九日也不過是外界的兩日之久,所過之快也能夠看出來的。

四十九日當中,靈魂們都相當的寂靜,根本就聽不到任何的動靜,這一座大陣的陣眼也相當明顯,就是那一團有些泛黃的絲繭。

四十九日的晌午,絲繭上滑塊了一道縫隙,這一個微動,驚動了所有的靈魂,那本沉寂的世界瞬間變的熱鬧了起來,絲繭由上直下,緩緩的裂開著,果真,一道身影走了出來,那人正是星海,在他的身上,已經感覺不到那股邪惡的氣息了,反而是一種光明的氣息,極為的富有能量。

星海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暗道:「四十九天當中的淬鍊,煉化了我身體當中那股邪惡的靈力,但是在這當中的痛苦,真的有人會理解嗎? 摸骨神醫 師傅您在嗎?」

只見魔君從一側走出,道:「小子,既然事情已經完了,就出去吧!後面還有什麼,可別指望你老師了,那裡我們都沒有靠近過,根本就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未完待續。) 第327章孤帝

常玉婷所過之地也都是氣息太過強盛,對與他修鍊百利無一害,不過她的步子並沒有停下,似乎是有著一股氣息在呼喚著她,想要她的到來,而且那氣息,也很是孤獨,和她一樣,都渴望著朋友的到來,她需要,想要,但就是開不了口……

因為出生,便是父母雙亡,而成年之後,家族與她要好的夥伴也都是一個接著一個的死亡了,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原因,家族當中的人,也都稱奇為煞星,但是又因為天賦極好,被培養為家族當中重點培養的對象,不過在一般的行動當中,家族成員,沒有一個願意和她搭對的,基本上出任務,都是他一個人完成的,這一次也不例外……

一個人都是有著過去,的,想要從過去中走過來,也都還是要看自己的意志夠不夠堅定,從常玉婷出道到現在,不管是親人,還是朋友的離去,都沒有流下過一絲的淚水,說她高冷,但心中又有憧憬,說她孤僻的話,也沒有理由……

從蕭然那一天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受到了她身體上散發的那股氣息,是恩澤,然而無法去觸動,這樣的恩澤唯有像在蕭然身旁的女子,才能夠去享受,去感受。

不過因為常年的孤冷,也不知道常玉婷一時間能否接受眼前的兩位女子,但蕭然有一種感覺李清漣會很容易的接觸到常玉婷,這或許就是上帝的安排吧!

那股靈力再一次的涌了出來,呼喚著常玉婷的名字,在常玉婷的心中,總是有人在叫她,那聲音聽起來很貼切,足以讓常玉婷去相信,其實她不是煞星……

常玉婷需要答案一個確確切切的答案,能夠讓她不顧理由的去相信,終於,路,到了盡頭,只見一劍台浮現在了他們眼前,在劍的身旁,有一個極為漂亮的女子雕像,似乎是劍曾經的主人,但是看著這雕像,常玉婷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就是熟悉,很熟悉……

常玉婷看到這周圍沒有人,才開口說道:「剛剛,是您在叫我嗎?我感覺到了一股清晰的靈力傳來,給我一種極為舒坦的感覺……」常玉婷將自己的心裡話說了出來,那劍微動了一下,常玉婷道:「你是讓我把你拿起來是么?」寶劍同靈,自然知道常玉婷的話,隨後又是一個靈力閃爍了一下,回應了常玉婷……

常玉婷這才不去看那雕像,走到了劍台上,那是一種威壓,讓人難以承受的威壓,剛剛走上一個台階,便能夠感受到這股氣息了,如今也更是如此,第二階威壓更強,而且還帶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

常玉婷沒有說話,靜靜的向上走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共用八階的台階,還沒有到第八階,就會變為灰煙了默默的走著,第三階……知道第五階的時候,常玉婷的身上靈力才浮現出來,面部都是汗水,常玉婷本就孤傲,遇到事情,也只能默默的承擔,所以此刻的她,就是在默默承擔著這些威壓!

一個美人,就是話有點少,朋友少,就是不知道為什麼心頭當中的那股韌勁讓她堅持,讓她走下去,在靈力的輔助之下,已經邁出了半步,就是這半步,她的衣裙也破散開了,根本就不直到落在了什麼地方。

那劍靜靜的看著發生的一切,與其說是看常玉婷走樓梯,還不如說是在窺伺常玉婷的記憶,獲取一些她從前的記憶不過要是讓他一直警惕下去的話,這個事情根本就無法完成,不過現在有機會了,能夠完成這些了……

一步踏出之後,一張完美的肌膚徹徹底底的浮現在了的眼前,不得不說作為靈域的首美,這位也是前突后翹,就是小腹上,也沒有絲毫的贅肉,顯得此人極為的完美。

縱使是這樣,劍也沒有從而進入到她的精神石海當中,查詢那些記憶,感覺到沒有希望,那股威壓也就隨之減小了,只見雕像破解,一溫柔的笑臉,呈現在了常玉婷身前。

常玉婷一臉冰冷的看了看身後的女子,又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倒是不以為然,只見那女子一個揮手間,一身的緊身衣到了常玉婷的身上,讓本就完美的身材,變的又完美了幾分……

常玉婷看了看這身衣服,也是極為喜愛的,感覺就是天生為他準備的一樣,不過還是有所懷疑,那女子道:「我為孤帝,遠古成帝仙,不幸戰死,所以將最後的靈魂投入到劍中滋養,甘願成為這一方的書靈,感受到了你身上的氣息之後,才趕了出來,這身衣服很不錯,是許久前的一位前輩想送,能夠增強自身的防禦,留在這裡,也已經沒了什麼用,就送與你了」

常玉婷眉頭皺了一下,道:「無功不受祿,請問前輩,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讓我幫你辦的,只要是我能夠去辦的,一定會竭盡全力相助的……」聽到這話,孤帝的臉上掛上了笑容。

走到一旁,對著常玉婷問道:「你是不是想要人的七情六慾,像我等活的這般洒脫?」常玉婷沒想就點了點頭,可見他是多麼渴望這七情六慾……

孤帝繼續笑了一下:「就算是給了你,你也沒有辦法用,你是真正的恩澤之人,只是一些修士無法承受這股恩澤,非死及傷,這是他們的事情,而你需要朋友,那樣,你的七情六慾方能呈現出來。」

聽到朋友兩字后,常玉婷那本有血光的臉瞬間變的暗無色彩,讓人看上去著實心疼,嘆息道:「我所交之友,非死及傷,還是不交為好。」

「也並不是所有人都無法承受你的恩澤,你身邊就有人能夠承受,只是你們兩個都太過禁絕了,不敢觸及對方,其實每日呆上一時半刻,沒有任何的問題,好了,最後一件事,就是承受威壓,奪我紫萱劍,征仙魔之戰,將再一次的掀開了,希望你奪我寶劍,斬殺一方……」(未完待續。) 第328章紫萱劍

常玉婷看到之後方才開口問道:「這種威壓,是劍上流出來的?這把劍又有什麼樣的經理,我在他的身上,也同樣是感受到了孤獨的氣息,雖然很淡,但也能夠稱之為精華了,我遇到的那麼多劍中,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氣息。」常玉婷也是愛劍之人,對於劍道還是略懂一些的,對於眼前的邊緣為紫色的劍,與那滿布花紋的劍鞘,都是給人一種孤獨之意……

孤帝看了看劍,滿目當中流出同情的色彩,開口道:「他呀!本就是山巔的一塊頑石,不過也是靈智大開,成為了一種晶石,因為外觀的原因,被眾山石嘲笑,就這樣,過去了千百萬年,經過滄海桑田,一切再次改變,他身體當中的靈力到了巔峰,那些曾經嘲笑過的晶石都已經被人拿去煉坐器具,而這塊晶石再靈力了三千年後,化作了一把劍,正是如今你所看到的這個,那個時候還是他主動的找到了我,讓我知道了一些事情,我才發現,世間是沒有孤獨之人的,只有自認為孤獨的人……這是他告訴我的,如今我再將這話講給你,希望對你有所幫助。」

其實常玉婷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心中都是有所觸動的,就連表面都是有所流露的,嘴唇也都是有些蠕動,讓人感覺有什麼事情藏在心中,不被發現……

終於,常玉婷的雙手停了下來,問道:「如果我沒有本事得到這把劍呢?」常玉婷雖然有這個本事,但非死也要及傷,不過那也是對剛才的她,如今有了這一身的防具,對她而言也是能夠抵擋不少的威壓,如今就是想要聽聽孤帝對這個有多少評價……

孤帝一臉震驚的開口說道:「這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要想和普通人一樣,有情有義,就一定要得到這把劍,我已經老了,想要把自己一身所學都教給她,還有這把劍,此生所剩靈魂,都在這裡面了……」孤帝搖頭嘆息著,希望自己的話,能夠激發出常玉婷的動力。

常玉婷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縱身走向台,一共八個台階,她已經過了五個,還有三個,那三個才是真正所需要注意的,不然的話,很容易就會灰飛煙滅……

就如同當初困告訴蕭然一樣,像他們一些以天地靈才所幻化出來的靈器,都是直接通靈,感受著修士的強勁的靈力,是否能夠達到他們認主的要求……要說天地靈材的幻化,最為重要的,就是好生的掩藏,不然的話,會在不一定的時間被不同的修士所得,要不是成為了鑄器師的靈器,要不就是成為廢品,一生無用武之地……

常玉婷才開口說道:「好,這劍我要了,我就不信以我地仙之力,無法將其衝破。」說完這話就要向前衝去,而孤帝看到后,滿臉的笑容……

常玉婷的左腳一邁出,便感覺到了一股靈力幹了過來,從上到下,逐步的席捲著她的身體,那股威壓,他也並沒有感覺有多強烈,只是有一股比較隨意的氣息在做亂……

不久之後,那股氣息才被徹底的壓了下去常玉婷很隨意的便踏入了第六階梯,相對於這些,七階八階當中的威壓還是比較舒坦的,過了一會,常玉婷才開口說道:「這就是威壓嗎?就好像是把自己的身體給席捲了一遍一樣,感覺,確實還算不錯……」終於她起身,踏向第七階梯,這威壓可就沒有那麼柔和了……

那股威壓給人一種強襲,腳一踏入,就是一股強大的威壓壓了過來,常玉婷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那股威壓,怎麼襲來的都有所不同。」這單單是半步,常玉婷都是感覺渾身一個顫抖,狠狠的咬著牙!站在原地,喘了兩吸之後,終於是穩穩的站在了那裡,不過只是能夠站在那裡在想要做些什麼,真的不行了……

默默的承受著,那股壓力的到來,踏出的一腳直接被這股威壓壓在了地上那一小步只能夠緩緩的挪移著,到了頂部的時候。常玉婷的嘴臉,都是流出了鮮血,真的希望這樣嗎?沒有人願意這樣,但,這也就是考驗,唯有這樣放能夠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能夠站住多大的一塊地。

常玉婷有些喘息的喘了一口氣,道:「好難,這股壓力,壓的我真的好難受呀!到底是神器的力量呀!也唯有這樣的力量,才能夠達到煉體的作用吧!」說著邁出了一個步子,這一次的威壓,要比上一次的強上不知道幾倍,那股靈力也絕對不是此刻的他們能夠明白當中的靈力有多強的。

雙腳剛剛踏入,就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靈力被趕了過來,她的雙腿,此刻大腿骨已經斷了兩根了,但就算是這樣,常玉婷還是堅持的站立在那裡,伸出雙手就要去拿那把寶劍,便聽到一道聲音傳出,道:「作為女子,你是我見過的第二個堅強的人,第一個就是你的師傅,我開始並不怎麼相信你師傅的眼光,但是現在,我相信了,你很堅強,比其他人要強的很多……」說著他對這人多了一些好感。

紫萱劍這才開口說道:「經過了百萬年間的沉睡,我得睡的時間確實已經夠久的了,我們現在就開始吧,阿孤,現在你改好好休息了吧!這些事情就先這樣吧!回來吧!她我會幫你照顧好的。」說著,便見孤帝的身影消散不見了,過了一會才開口說道:「我們現在就開始吧!我要將自身的靈力封住一些…」常玉婷自然是知道怎麼回事的,才開口道:「好的,您開始吧!」真仙的靈力確實強大,不是他們能夠去相比的。

在迷霧秘境當中的困感受到這股靈力傳來的時候,雙眸猛然睜開,道:「沒有想到呀!千百萬年後,紫萱又重新認了個主人。」此刻,蕭然也在這裡,問道:「這些到底是怎麼回事,這裡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未完待續。) 第329章歸隱

蕭然從剛剛出來的時候,就是只能夠盤坐在地上,什麼地方都去不了,什麼事情都幹不了,周圍沒有任何的靈力,空氣似乎就是被凝固了一樣,沒有流通……總是感覺當中有一股極為平常的空間,甚至是連凡界當中的靈力,都無法相比……

那股氣息,總是給蕭然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那非威壓!也非能量,就是一種如同冷氣一般的氣息,讓人感受到后極為不舒服,感覺那股氣息,能夠讓他突破一樣,就是這樣,蕭然也不過是一直都在秘境當中,當察覺困有異動的時候,就是趕忙的睜開雙眸,問了這樣一個問題。

但是困給的答案卻是讓蕭然心中很不舒服:「一些事情改來的,總是要來的,你想要躲過去是不可能的,至於紫萱劍,則是我們遠古時期出世的一把天然靈器,如今已經認主,你說我們高不高興呀!不過我那哥哥,可是還在等著我們呀!他們可要抓緊時間了……」

「他們?」在這片天地,蕭然感受不到還有什麼人存在,但是困對每一個秘境的構造都是極為清楚的,不過就是不和蕭然說起,所以蕭然對這些絲毫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用困的話來說就是天機不可泄露,泄露了他的壽命就有所損了。

修士突破真仙的路上,總是要經歷窺天這一難關的,所以他們的壽命,在突破到這一境界之後,都是有壽命折損的,而再之後,每一次窺伺天機,就會損耗大量的壽元,所以大多數的修士並不怎麼願意做一個預知師,但是預知師在這片天地也是能夠受到眾多修士的尊敬,但也有窺天境界的修士選擇自行占卜……

不過要是讓他們自行占卜的話,也有一半的概率會失敗,這樣就是損了壽元,自己的天機也沒有折算出來,就折了夫人又折兵了,所以他們會選擇當中之一去做,就是尋找預知師,去獲得他們所想要知道的答案,那個正確的答案……

等了會,蕭然感覺沒有事情,就在一次的盤坐在了地上,開始吸收著這裡有些濃厚的靈力了……那五靈的到來,確實把這裡帶來的靈力不少,不過從蕭然到這裡之後,就沒有感受到他們身在何處,困才開口道:「他們都已經開始修鍊法身了,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夠看到不同的五靈了……」

李清漣所到的,那當中一片空曠,沒有靈力的傳播,沒有了聲響,沒有任何提示,進入了一個無的世界,不過在這裡,靈力無法外散,無法昏迷,沉睡都是一件難事……

這片空間,給人以一種歸隱之感,會讓人的身體當中感受到一股股的威壓傳遞過來,李清漣暗道:「這股氣息,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總是感覺熟悉,可是為什麼,這裡沒有人?」他們眾人所到的地方,都是一種熟悉的感覺,但又有一種神秘力量在當中流淌著……

過了一會,周圍的環境開始幻化,那是一片樹林,森林當中還有一股其他靈力的存在,那股靈力,從一個茅屋當中傳了出來,李清漣處於好奇,將門推開,那股靈力從茅屋當中開始發散,散發到周圍的氣息也是去同茅屋當中的一樣,樹林的深處,都是與這裡的靈力相同……那

那單單是一個茅屋,既然能夠收納整片森林當中的靈力,所居住之人,又是何等強大,便能夠在這裡看出來了,那股靈力從森林當中湧入了李清漣的身體當中,轉了一圈之後,便又重新出來來,幻化為一個人影,站在茅屋前……

李清漣看到之後,便開口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前輩,您是?」對於眼前出現的這個老者,李清漣極為好奇,他是什麼時候出來的,又是怎麼沒有感知,就到了他身前的……

歸隱扶著鬍子,眼睛有些褶皺,咳嗽了兩聲,開口道:「千百萬年了,沒有想到呀!最後等來的是你一個女娃,罷了罷了,就這樣呀!總比永不出世好呀!」

「女娃,你可願意成為一個預知師?」歸隱開篇點題,直接問了自己所要問的事情,對與這些事情,李清漣也從來都沒有想到過,不過今天,她都已經來了,不知道為什麼,在她的心中,有一種渴望,想要將這些力量佔為己有……

「我自然願意,不過我境界不夠,我發窺伺天機,而且,我還想要多活幾年,不一定要為他人占卜。」曾經李清漣也是將生死渡於自身之外的,不過現在,她有了喜愛之人,這樣的心理,在他的身上,也就消散不見了,想要更強,想要幫他做一些事情……

她的理由很充分,很多預知師都是這樣的心理,歸隱開口道:「哈哈,女娃,沒有什麼害羞的,我一個老傢伙了,對這些事情還是知道一二的,既然你已經有了所愛之人,又想要為他做些事情,那麼,作為一個預知師還算不錯的選擇,而且我也沒有說一定要讓你幫助別人窺伺天機呀!只要做到本來就好……將這窺天之術傳承下去……」說著,歸隱又是咳嗽了兩聲,雖是書靈,但身體當中的靈力也是所剩無幾了,如今只能看李清漣的選擇了……

李清漣狠狠的篡著拳頭,開口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但是這個秘密,又怎麼可以讓別人不知道那?」

「我等雖然以為殘仙,但還是有能力控制那些修士的作為的,這一點,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保證不會讓任何人知道,在你的身上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的。」歸隱很是確認的點著頭,那是他作為一個預知師的自信,作為一個強者的自信……

李清漣這才點頭,開口說道:「好,只要能夠不被別人發現,那麼,我願意成為一個預知師,為他窺伺天機,排憂解難……」說著,她眼神當中同樣帶上了堅定,似乎對今天的決定,今後不會去後悔,抱怨……(未完待續。) 第330章陰陽眼

看到李清漣同意,歸隱才點了點頭,當中不停咳嗽著,或許,真的是因為大限將至的緣故吧!其實作為一個書靈,真的還不如踏入輪迴大道,最少那樣,不會出現那漫長無聊的等待著將來的一個持有者出現,得到傳承,踏入輪迴……

李清漣長噓了一口氣,從那興奮當中跳了出來,眼神當中多了一絲的冷靜,能夠讓人看的極為清楚,不過因為冷靜,在她的心中也還是有些緊張的……只是表面看不出來而已,歸隱則是盤坐在了地上,一臉輕鬆的模樣……

看著李清漣,又是咳嗽道:「已經過了多長時間了,我的記憶有點模糊了,身體也有些差了,你不介意我坐在這裡和你說話吧!」說著還又仔細的看了李清漣一眼,眼睛又皺巴巴的,臉上的皺紋拉達下來,一副如同讓人可憐的感覺。

李清漣感覺眼前人有些可憐,方才開口說道:「為什麼我總是感覺,你現在是在裝可憐,不過我並不介意你坐在那裡和我說話,畢竟你是我的長輩,坐在那裡也是理所應當的,就這樣吧!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接受傳承?」李清漣不想在這樣的環境下繼續生活了,所以她必須要快點結束現在的事情了……

過了好會,歸隱如同睡死過去了一樣,因為歸隱年長,所以李清漣也不好意思打擾,等了一個時辰之後,歸隱醒來,便開口說道:「老嘍,老嘍,這精神力也有些不夠用了,說著說著就想要睡覺了,丫頭,不介意吧!」聽完這話,李清漣也並沒有多大的激怒,因為他就是感覺眼前人有這樣的資格,她沒有理由說什麼話了……

歸隱看到李清漣沒有表情之後,嘴角掛上了笑容,開口說道:「你很不錯,要比你們當中的年輕人都很沉的住氣,你的耐心也比其他人好的很很多,你很好,是三千路上的驕傲,現在我要問你一個事情。你要如實回答……」

「前輩,您問吧!只要在範圍內,我一定會如實回答的……」李清漣又不是神,又不知道歸隱怎麼想的,所以現在他也只能夠暫時的答應下來,看下他所要問的問題再來回答。

歸隱再一次開口問道:「好的,我問你一個事情,就是你真的喜歡那個人嗎?我感受到,你的紅線很強,甚至是超過了他身邊的其他紅顏…?」歸隱的臉變都沒有變一下,直接就是向著李清漣問了這樣的話。

李清漣的臉上微紅,仔細想過與蕭然度過的點點滴滴道:「喜歡,我非常的喜歡,他很優秀,紅顏也有很多,不過我似乎並不吃醋什麼的……」

歸隱點了點頭,又道:「你比其他人要優秀,還有這一點就是你知道包容,你很不錯,我極為的喜歡你……好了,我們就準備開始吧!」

李清漣見到歸隱已經把問題問完了,這才點了點頭,吐出一口氣,開口說道:「那麼現在我們就開始吧!我很想要知道,我們怎麼才能夠開始。」

歸隱從手中取出一件東西,開口說道:「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吧!陰陽眼,窺伺天機,從眼開始……」只見一股威壓壓在李清漣的身上,李清漣則是順勢盤坐在了地上……

作為一個老師,歸隱會將所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而他要是不想讓李清漣學的東西,永遠都不可能說出來,只見在歸隱的晚上帶出了一眼睛,道:「三眼開,苦難來,你要做好準備了。」歸隱額頭上了那個眼睛,被生生的拔了出來,**很快的長了起來,又恢復的與開始無恙。

一股靈力飄了出來,覆蓋在陰陽眼上,只見李清漣的雙手不自覺的伸了出來,一股靈力,向陰陽眼中灌輸著,兩股靈力形成了一種可怕的氣息,讓人有一種觸動。

蕭然在秘境當中盤坐著,心中有點氣悶,方才開口說道:「這,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感覺胸悶,我需要一個答案,困,快點告訴我……」

困被蕭然這個舉動嚇到了,方才開口說道:「這股靈力,似乎不怎麼樣,我總是感覺一股熟悉的氣息存在,但是我說不出怎麼回事,算了,就這樣吧!」蕭然聽到這話后,心中有所觸動,便又聽到困開口說道:「這股靈力似乎是出現在與你比較近的女子之一出現了什麼樣的事情吧!不過並沒有大事……」

只覺得一股靈力衝擊過來,在李清漣的額頭上張開一個小洞,只聽李清漣慘叫一聲道:「啊~」那畢竟是在天靈蓋上打開的一個洞穴,又是一停留,那陰陽眼直接進入了那個洞穴當中……

那眼睛當中一股靈力鑽入雙眼當中,一為白一為黑,兩者之間不斷的轉換著,一隻眼留在了李清漣額頭,歸隱方才開口說道:「如今這股靈力已經與你的身體融合了,你就好好修鍊吧!經過這股靈力的衝突后,你會短暫的昏睡,或許要不了多久,就能夠與陰陽眼的靈力所融合了……」

而此刻在秘境當中,蕭然已經坐立不安了,就想要衝出秘境去看看到底是誰出事了,害得困在一旁不斷阻攔,也沒有將其攔下來,終於,眾多靈獸從修鍊中醒來,前來攔蕭然,不過就是這樣,也還是被蕭然的一句話給撥了回去道:「滾,都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蕭然輕視不會這個樣子,只有身邊人出現事情的時候才會有這樣的表現,這是蕭然應該改正的……

不過這些情感在靈獸那裡,也並沒有感情,蕭然吼叫道:「你們靈獸,怎麼可能會知道這種感情,都給我讓開……」知道蕭然現在正在發怒,只是攔著,並沒有說話。

眾多靈獸單單是看著蕭然,不敢用靈力攔截,因為那是他們的主人,他們需要尊敬,不過又因為他年紀的問題,所以又要儘力勸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