瞳孔俱是一縮。

內心的驚恐再度湧上。

剛才林天佑那一掌的攻擊範圍之中,整片地面已經被轟變了形狀。

戰台除了林天佑所站在位置還完好無損之外,也是全部變成一片廢墟。

「颶、颶風鬼王呢?」

有人出聲詢問。

因為那裡塵土太多,他們並沒有看到颶風鬼王的位置。

「在、在那裡,天吶,颶風鬼王,他竟然被打敗了!

而且還是一掌秒敗!」

一名眼睛靈光的鬼族搜尋一遍,指著地面的一個大坑驚聲叫了起來。

旁邊人群聞言,紛紛將目光看去。

嘶!!!

倒吸涼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只見颶風鬼王躺在地上,七竅流血,全身骨骼扭曲變形。

尤其是兩條手臂,已經齊齊折斷,大量的鮮血從手臂斷口處湧出。

那副樣子,簡直駭人至極!

無數道震驚的目光匯聚在了林天佑的身上。

之前林天佑能生吃雲如山,他們還只是覺得林天佑偷襲佔了很大一部分。

真要公平的對戰,雲如山並不會輸。

可此時此刻,看到林天佑隨意揮出的一掌,就把一個四十多萬魂力的大鬼王秒殺。

他們終於從內心對這個少年產生了敬畏。

玫瑰紅俏臉煞白,一雙漂亮的大腿更是不可抑制的發顫。

本來他一直看不起的『小人物』,一次又一次的給她帶來震撼。

先是敗雲如山,現在更是將颶風鬼王也一掌打敗。

如此霸道絕世的天才,她哪裡有資格去看不起?

現在,玫瑰紅只恨不得猛打自己一耳光,恨自己有眼無珠!

「父親!」

全場一片死寂,除了倒吸涼氣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其他的任何聲音。

而這時,燕熙從獃滯中回過神。

他大叫一聲,拚命從座椅中站起,奔向颶風鬼王。

燕熙心頭悲涼,他都用盡全力去提醒父親不要跟捉鬼龍王為敵。

可為什麼父親還那麼死要面子,去挑選那個兇殘的少年呢?

現在受了少年那麼可怕的一掌,說不定神魂已經被滅了。

失去親人的凄涼籠罩全身,他小心翼翼的用手點在颶風鬼王的眉心。

去看父親的神魂似乎還存不存在。

手碰觸的瞬間,燕熙面色頓時一喜,他感覺到了父親的神魂並沒有完全消逝。

當下,立刻運轉魂力,去為父親療傷。

「咳、咳……」

被兒子的魂力滋養,颶風鬼王終於轉醒。

但他仍然虛弱,稍微一動,身上便是鮮血直噴。

林天佑看著滿身鮮血的颶風鬼王,戲謔一笑。

「你還活著,並不是因為你的實力強大,而是本少手下留情的原因。

你應該好好感謝你兒子,如果不是他對本少恭敬有佳,今天,你必死!

現在,立刻從本少眼中消失!」

林天佑的聲音落下,一道王者的氣勢席捲,震顫所有人的神魂。

十七線城池的主宰,颶風鬼王,心頭惶恐,沒有任何猶豫,立刻便要起身離開。

他的雙臂已經斷裂。

但仍然忍著劇痛,用頭去頂地面,好讓自己站起來。

能留著半條鬼命,再痛,他也能忍受。

「父親,我扶您!」

燕熙看著為了起身而全身飆血的颶風鬼王,滿臉心疼的過去攙扶。

同時,轉頭看向林天佑,感謝的道:

「謝謝龍王少爺饒我父親一命,多謝您的大恩!」

他了解林天佑,這是一個一旦出手就絕不留情的可怕惡魔。

但今天,惡魔卻罕見的手下留情了。

燕熙內心沒有任何仇恨,有的只是感激。

「不用謝本少。

如果你從一開始就對本少不尊敬,你們颶風一族,今天會被本少全滅!」

林天佑冷冷的揮了揮手。

他做人向來是別人敬他一丈,他才會敬別人一尺。

所以颶風鬼王能活著,還多虧有個好兒子。

燕熙苦笑,慶幸自己沒有得罪林天佑。

颶風鬼王從地上站起,他看了一眼雲如山,暗暗搖頭,沒有再敢停留,飛快的離開了會武場。

「這個傢伙,真是太恐怖了!」

玫瑰紅忍不住驚嘆道。

「颶風鬼王在我們血玫瑰一族,也能排到中等水平的強者。

但面對龍王,卻連一掌都接不下來。

我估計,他的魂力至少有六十萬以上!」

保鏢聽到自家小姐的話后,一臉駭然,「小姐,六十萬魂力,已經是咱們一族裡高手級別的強者了。

而且他的鬼齡還那麼年輕。

培養他,比培養那個阿虎更划算!」

玫瑰紅搖搖頭,嘆氣道:

「我們血玫瑰一族,可沒有資格去培養他。

說不定,這個少年本身就是一個大家族出來的子弟。

我們血玫瑰連給他身後家族提鞋都不配。」

保鏢還是第一次聽到玫瑰紅說出這樣自損家族的話來。

看樣子,那個龍王少爺,真的是背景通天的人物。

林天佑站在戰台之上,直到颶風鬼王和他的兒子消失,他才淡然的轉身。

看向手中的雲如山。

「嗯?被嚇滅了魂?」

手中的雲如山已經癱成一堆軟肉。

雙眼無神,命神更是不存一絲。

看來,剛才他劈颶風鬼王的一掌,徹底把雲如山嚇到了。

「真是沒用的廢物。」

隨手一揮,雲如山的鬼身跌在地上,化作一團污穢的鬼氣。

自此,想滅羅樹山和想搶冥城的壞人,徹底消失。

「嗯,看看剛才吃的神魂心臟漲了多少魂力。」

林天佑微微眯上眼睛,站在戰台上,檢查魂力的增漲情況。

神識轉動。

很快,林天佑便從神魂靈脈之中得到了信息。

魂力三十萬!

足足漲了九萬魂力!

「嗯,還不錯,一顆二十九萬魂力的心臟,吃完之後,能消化掉九萬,小賺吧!」

林天佑滿意的點點頭。

從二十一萬魂力漲到三十萬魂力,這之間,只用了不到七天的時間!

相當於一天漲了一萬多魂力,他能夠勉強接受。

睜開眼睛,林天佑目光掃向台下人群。

「在座的各位,會武似乎還沒結束,你們誰還想上來挑戰,儘管動手吧。」

(本章完) 第2759章星際女主的女兒(83)

關於研究反古基因的事情,陸驚風也發言了,他表示,在研究反古基因的同時,應當尊重帝國的每一個人。

不管這個人是誰,都不應當因為反古基因,強迫逼迫對方做實驗。即便是做實驗,也不應該違反人類的基本道德。

一旦有了這個開端,帝國一定會出現許多弊端。

比如,一些為了利益出現的地下實驗室。

他說:「你們試想一下,無數地下實驗室出現,為了利益做反古基因的研究。首先遭殃的就是人類。為什麼呢?

因為反古基因,需要在人類的身上找到,那些不符合我們帝國聯盟法的地下實驗室,肯定會通過不合法的手段,偷偷的抓人做實驗。

一旦開了這個頭,在某一天,許多家庭里,或許會有許多人消失,被抓到那些地下實驗室去。更甚至,會出現人口買賣的情況,形成一條黑色的產業鏈。要是研究成功了,那更加的可怕,各位自己想想後果吧。」

「我們宙浩聯盟帝國是由東方上古國衍生而來,追溯到遠古的歷史上,我們講究的是禮義廉恥,不背德,不背義,尊重每一個公民。從上遠古的奴隸社會,到遠古的共和社會,再到我們如今的星際時代,我們的發展應該是進步,而不是退步。」

「從這本書上,我看到了遠古共和社會,雖然他們的孕育能力強大,一家子可以生許多個孩子。但是,你們有沒有對比過,他們是沒有精神力,沒有各種異能,更是沒有我們星際人的強壯體魄,平均壽命還不到一百歲。而我們星際時代的人類,壽終正寢,最少都能夠活到兩百多歲。」

「我認為,正是因為我們有著長達幾百,甚至幾千年的壽命,自然界才會讓我們的孕育能力下降。這不是退步,這是進步,一旦我們的孕育能力,還是和遠古社會一樣,一定會發生一些我們想象不到的災難。」

「總之,我不贊同研究遠古基因,尤其還是脅迫我們的公民研究。」陸驚風掃視了眼周圍的人,「其實我有一個提議,誰想要研究這個,不如從你們家開始,這我就不反對了。」

「說的好!」唐芊芊是首先贊同陸驚風說的。

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從他們家開始?還是算了吧,誰願意當實驗品?

陸驚風的發言傳出去之後,得到了帝國公民的擁護。他的出現,如同洪水一樣,怎麼都擋不住。

當然,他能夠闡述那些言論,那是因為唐果給了他不少書,從上遠古,到遠古,資料非常的齊全。

時光匆匆過去,陸驚風勢不可擋,又有唐芊芊和唐清茹的支持。

以及他得到了無數民心,許多與他一樣想法的年輕議員,都願意支持他。

當下一任總統選舉的時候,陸驚風非常順利,得到了任職資格。

至於陸少洋,自從那一次被剝奪了職權,就沒有再被恢復過。如今日子不怎麼好過,還經常會被曾經得罪過的人奚落。

(本章完) 王羽挑著二百多斤的一大擔柴從祖龍嶺下來的時候,太陽剛剛偏西。

相傳一千年前,空中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一團藍血包裹著一條黃龍墜落到了這座山嶺下,從那以後,這座山嶺便被稱作祖龍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