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以馬場靜香這魔鬼筋肉人的體質,居然還會被山本良太給打了,這沒有弄錯吧?如果反過來還差不多。

畢竟論體重的話,身高一米八五的福圓圭一可能都沒有馬場靜香重,更不用說跟豆丁似的山本良太了。

不過李學浩終於知道為什麼山本良太會有這麼低落哭喪的情緒了,之前山本良太給他看過一封情書,就是馬場靜香送給他的,當時他還向他求助,怎麼樣既可以不用拒絕女生的溫柔同時又不會讓逢坂純生氣,現在人家跟著逢坂純來到他家裡,他能興奮得起來才怪。 等邁步進去,入眼的是人山人海,乍一看,以為整個紫川城的民眾都聚集到這裡了呢,其實也差不多。

已經不能用摩肩接踵來形容了,你呼入吐出的不再是空氣,而是煙草和香薰夾雜在一起的味道,似乎你一扭頭就幾乎能貼上別人的臉了。

一路紫年小心『呵護』落月,方法就是把手放在她的臉前邊,防止別人扭頭親到她!

「書童,幾時對我這般關心?」落月問。

「身為你的奴僕,關心你刻不容緩嘛。」紫年說道,心裡卻想,可不能讓別人親到我的小姑姑,這個大便宜是我紫年的特權,別人休想。

兩人進入了角斗場,早已經人滿為患,他們只好在最邊上一個視線相當不好的地方停住腳了,這裡人稍微能稀疏點。

角斗尚未開始,觀眾們喧囂著,叫嚷著,擠成一團,大多是紫川城中的尋常百姓,他們在熱烈的討論押注和賠率。

抬眼一看,雖然看角斗中央視線不好,卻正好看到一個高高的半月形看台,似乎和角斗場正中央那血腥的味道和沖洗不掉的血跡很不協調。

半月看台裝飾的很奢華,琉璃嵌邊,金銀線勾縫,流光溢彩,就連看台上的椅子也是鎏金燙邊,鑲嵌三彩的雲紋和水紋。

半月形看台分為幾個區域,每個區域裡面都坐著不同的人。

那正中間的區域上掛著一面旗子,藍雲圖案,顯然是昭示著被藍家城堡了,旁邊不是正坐著一個熟悉的身影么,剛剛才見過,藍家公子。

他可不是一個人,旁邊還坐著一個漂亮的姑娘,寬寬的帽檐,姑娘藍紗遮面,三人喝茶敘話,還有一把椅子是閑著的,身後站著交易廣場狼狽像的丫鬟和馬夫,他們已經收拾一新了。

那姑娘隱隱約約的面容和藍家公子有一兩分的相似,而且胸前掛著一枚水晶胸針,圖案正是藍雲,由無數細小的水晶和鑽石組成的一朵藍雲。

半月形看台另外兩個區域也都被紫川城中的上位者給包下來,旗子上掛著各自家族的圖騰,有的圖騰下還放著權杖,威嚴赫赫。

「那女子有藍家圖騰,莫非是你未婚妻……」落月問紫年。

紫年看了看,使勁的看了看……

「首先她是個女的,其次她是藍家的人。」紫年說。

這鑒定讓落月不敢恭維,使勁看了半天就看出這個,感情您那眼睛是裝飾啊。

「就算是她,也絕不是她的真正樣貌。」紫年很肯定的說,「紫家和藍家契約上的未婚妻名為藍靈兒,還有個綽號叫千面幻容,少有人知道她真正的模樣。」

紫年這麼一說,落月再看藍家公子和那面紗姑娘,他們之間的相似不是樣貌,而是舉止投足,是氣質。

「聽上去挺神秘的。」落月悻悻的說。還是對面紗姑娘多看了幾眼。

畢竟有可能是紫年的未婚妻啊,哪怕記住她的舉止投足也好,也許下一個見到的陌生面孔中通過某個細節可以知道是她了。

推薦《月族女王選夫記》:

表現系的大塊頭庄淺淺穿越成月族的小公主,將來要繼承女王之位。她的任務尋找自己的男賓,一路逃脫其它公主的追殺,一路尋找男賓,她將遇到哪些各種各樣的男人呢?保護自己的護衛,貌美如花的戲子,男爵,入殮師,王侯甚至是水神?看她一路如何收服眾多美男芳心吧。

。 第592章你有完沒完

鄧魯只覺得渾身一僵,抽著恨不得一頭撞死的崩潰眼角不情不願轉過身來:「您是蘿蔔,她是坑,一個蘿蔔一個坑,天造地設,琴瑟和鳴,鴛鴦璧合,龍鳳呈祥,郎才女貌,婦唱夫隨……」

鄧魯對天發誓他已經搜颳了腦海里所有能恭維的單詞,可是覷著活閻王與蘇蔓倆人面無表情的樣子,無措地撒腿就跑,邊跑邊吹哨子邊喊:「藝術學科全體學生操場集合!」

見狀,祝士銘等人也跟著照做跑了起來。

蘇蔓緊步跟上。

「你來幹嘛!」祝士銘邊跑邊回瞪蘇蔓一眼。

蘇蔓一臉迷茫:「不是集合嗎?我跟著教官跑有錯?」

祝士銘:「……」回頭看見活閻王還立在原地,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緊急集合訓練完畢后,蘇蔓回到寢室樓,剛一進門就被宿管阿姨喚住了:「蘇蔓,你的早餐別忘了拿。」

蘇蔓猶豫許久,這才走了過去,一拎——好輕!

帶著疑惑,她打開保溫箱,發現裡面靜靜躺著一根油條和一杯豆漿。

這時,手機簡訊音響起。

蘇蔓打開手機一看:【蘿蔔和坑是絕配,豆漿和油條更是絕配。】

蘇蔓:「……」

緊接著又一條簡訊音響起。

【今日許你豆漿油條;未來許你詩和遠方。】

蘇蔓:「……」

這時,【不讓大豬蹄子輕易拱了去娘家聯盟小群】有動靜傳出——

胡半仙:【好次好次。】

老黑:【不錯,這次行動的伙食真心不錯。】

大鳥:【愛情,真踏馬神奇,連工作餐都有質的飛躍。】

火柴:【我想靜靜,不說話。】

鍋灰:【我看著我手中這碗鮑魚乾貝粥,好方……】

胡半仙:【我擦!為啥我就一籠蟹粉湯包?】

老黑:【吃了吧,我已經幹掉了松茸魚子醬培根煎餅。】

胡半仙:【我擦!為啥我就一籠蟹粉湯包?大鳥你是什麼!火柴你呢!】

大鳥:【日行一善,從不虐半仙做起。】

蔓越莓:【你們才是他的真愛!(配圖:慘兮兮的豆漿+乾巴巴的油條)】

火柴:【!!!】

胡半仙:【不應該啊,沒理由啊。】

老黑:【什麼情況?】

大鳥:【他又作了?】

鍋灰:【作不作還不敢確定,但我們手中的早餐都是姓慕那小子買的,只不過老大順出來給了我們而已。】

眾人:【……】

蘇蔓關閉群聊畫面,看著略顯寒磣的豆漿油條,唇角勾起一抹縱容的笑弧。

……

一連數日,蘇蔓都跟著大夥已經參與戰訓,只是成績一直吊車尾,與自己前年戰訓成績保持一致。

黑夜,一直吊車尾的蘇蔓被留下來整理訓練場。

這時,已經整頓完畢的國明輝尋了過來,見四下沒有其他學生,他攔住蘇蔓去路,綳著冷黑面色開門見山:「蘇蔓,我想跟你打一架。」

蘇蔓:「……」

看著動靜的祝士銘趕忙跑了過來:「國明輝,你有完沒完!」

國明輝瞥了祝士銘一眼:「這是我跟她的心結,與你無關。」

蘇蔓微微嘆氣:「這是你的心結,不是我的。」

「不礙,反正我想跟你打一架,否則我這輩子都不服。」國明輝梗著脖子說道。

(本章完) 山本家,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到了,都是來給山本綾音慶生的。

而且來的都是女生,沒有一個男生,所以李學浩、福圓圭一和山本良太三人在一群女生當中,顯得有些特殊。

「良太,快去泡茶,還有,多拿一點點心來。」山本綾音很忙碌,當然,她可以指揮自己的弟弟干著干那。

「是,姐姐!」山本良太很聽話,屁顛屁顛地泡茶去了。

其實也不只他一個人招待客人,山本家的女主人山本留美也在盡著主人的熱情,只有男主人山本重光躲在書房裡,似乎在研究著什麼案件。

沒有了這位嚴肅的男主人在場,來山本家的客人反而鬆了一口氣,其實山本重光之前出來打過招呼,不過面對嚴肅的男主人,原本熱鬧的氣氛一下子就僵滯了。

或許他自己也有感覺,所以乾脆躲到書房裡去了。

而對於父親能及時趕回來給自己過生日,山本綾音是最高興的,此前的失落也消失了,和一群好友以及同學在客廳里玩鬧。

客廳里都是女生,李學浩和福圓圭一顯得很另類,如果都是認識的那還好一點,關鍵的是山本綾音的同學兩人大多都沒見過,也不好意思多待,鑽進了山本良太的房間里。

山本良太倒沒有兩人的尷尬,畢竟這是他自己家,要招待客人,不過偶爾也會回房間招待一下兩人。

「呼,累死我了!」山本良太再一次走進卧室里,甩了甩酸痛的胳膊。這就有些誇張了,畢竟只是做一些端茶遞水的工作,還沒累到那種程度吧。

「良太,把你的書都拿出來。」福圓圭一正有些無聊,遞給他一個暗示性的眼色。

「書?」山本良太一愣,然後指了指自己床邊的書桌,上面摞著一堆堆的課本,「都在那裡了。」

「不是這種書。」福圓圭一搖了搖頭,遞給他的眼色更加曖昧了。

「那是什麼?」山本良太不知道是不是在裝傻,一臉疑惑的表情。

福圓圭一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寫真集,十九禁的那種……」

聽到這個,山本良太面上一紅,連連否認道:「圭一前輩,我可沒有那種東西。」

「是嗎?」接話的是李學浩,原本他在玩手機上的小遊戲,聽到山本良太否認,他目光古怪地看了過去。

「真的沒有……」山本良太就差賭咒發誓了,而且為免兩人追問下去,他已經有開溜的打算,「姐姐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去做,我先走了……」

不過沒等他退出卧室,李學浩說道:「圭一,一般十九禁之類的書都是放在床底下的吧。」

「沒錯!」福圓圭一眼睛頓時一亮,蹲下身來,準備去翻床底下。

「不要——」山本良太也不出去了,急急地跑過來,拿身體擋住了床底下的空間。

福圓圭一身高體壯,可比他強多了,直接把他拉到一邊,很快從床底下拖出一個半米見方的紙箱來,紙箱並沒有密封起來,所以可以輕易地看到最上面的幾本書,封面一律都是色彩斑斕的,而且上面的人物非常誘惑。

有穿了泳衣的,也有沒穿的,還有打了碼的,各種各樣。

「良太,你可不要告訴我,這些都不是你的。」福圓圭一拿起其中一本書,幸災樂禍地看著山本良太。

山本良太臉上早已漲得通紅:「你說的沒錯,圭一前輩,是我幫一個朋友收藏的……」

雖然他說這話沒有吞吞吐吐,而且說得很順暢,但這種理由,不會有人相信他。

李學浩也不信,其實藏這種書很正常,現在的高中生甚至是初中生,要是床底下沒有幾本這種書,那才是最奇怪的事情。

連他也不能免俗,床底下也珍藏了幾本。

「幫朋友收藏的嗎?那借給我看一下吧。」福圓圭一毫不客氣地打開手上的十九禁書籍,不知看到了什麼,突然驚咦了一聲,「這好像是……花澤未佑?」

花澤未佑,高中校園的第一人氣偶像。

李學浩也被稍稍地吸引了注意力,他和花澤未佑有過交集,當初櫻野高中舉辦學園祭時,花澤未佑就親自去過,不過身為人氣偶像的她,會拍那種十九禁之類的寫真嗎?

「圭一前輩,你小心一點,那是我…朋友最珍貴的收藏,千萬不要破壞了……」山本良太緊張得雙手張開,示意他小心再小心,如果不是擔心怕上前去搶會破壞了書籍,估計他早就撲上去了。

「安心吧,我會注意的。」福圓圭一讓他不用那麼擔心,又仔細看了看書里的內容,喃喃自語道,「好像不是花澤未佑,只是有點像吧……真中?」說著話,他把書里的內容面向了一旁在玩手機的某人。

李學浩略略看了看,那是一個穿著三點式泳裝的美女,身材非常好,纖細的腰肢,平坦的小腹,豐滿的胸膛,白皙的肌膚,背景是在海邊戲水,拍得很清晰,纖毫畢現。

只一眼,他就看出來,那不是花澤未佑,雖然長得很像,但絕對不是花澤未佑本人。而且,李學浩更看出來,書上的女人那和花澤未佑相似的五官其實不是她本來的面目,估計是特意整容整成了花澤未佑的樣子。

「這可不是花澤未佑,她叫長澤繪里香,是最新出道的一個寫真模特。」山本良太在一旁做起了介紹。

「哦?良太似乎很了解呢。」福圓圭一曖昧地看了他一眼,意思很明顯。

「咳……」山本良太臉上又是一紅,清咳一聲,假裝沒有聽出他話中的含義。

「良太,你個笨蛋,快點下來。」樓下忽然傳來一個女聲,那是山本綾音的聲音。

「姐姐叫我了。」山本良太連忙應了一聲,姐姐大人的命令,他是不敢違背的,不過臨下去前,他再一次說道,「圭一前輩,請務必一定要小心,如果破壞了這本寫真集,我…朋友一定會讓我賠償的。」

「安心吧,看一下我會放回去的。」福圓圭一當然不會讓他為難,其實他知道,這本寫真集就是這個傢伙的,根本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朋友。

李學浩繼續玩著手機遊戲,他對寫真集之類的東西沒有什麼興趣,只是玩著玩著,忽然心中一動,他感應到,有一個非人的東西進入了這棟房子里。 一進入紫川城,追殺和堵截落月紫年的死士們就沒有再出手了。就像不曾發生過一樣。

是藍家人沒錯,看來藍家是有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了,但這人不想張揚,因此沒有在紫川城內有動作。

會是藍家的誰呢?

目前是一團迷霧籠罩。

半月形看台兩外兩個貴賓區域里有男有女,女子都幾乎是掐邊捏花高帽下帶著面紗的,一顰一動,看得出受過嚴格的家訓,彰顯淑女風範。

「戴面紗的女子要麼美的驚艷四方,要麼丑的轟動天下,或者不想讓人看到真容。」落月說。

「小姑姑的所言極是,她們屬於第三種,貴族就是要神秘啊。」紫年頗有感慨的說。

而周圍那些已經在群眾區域找到座位的淑女們,雖然也戴著五顏六色的高帽卻沒有用面紗遮住臉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