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她,徹底沒有人去泄露。

「死吧!」

低沉吐出兩個字。

那能夠毀滅一切的金錘,再次落下…… 林天辰大驚失色。

他此時面朝北,周盛正位於他的右邊,那柄星光劍化作一道寒光飛向周盛,倒像是他趁機有意擲出的一般。

王羽一眼就看出,那柄星光劍飛行的軌跡有些蹊蹺,並不是僅僅被商容的赤鳳劍擊飛那麼簡單,而是受到了別人的控制。

有人使出飛劍之術,在星光劍被擊飛的瞬間,馭使了這柄劍!

周盛見林天辰手中的星光劍突然化作一道寒光,向自己當胸飛了過來,臉色不由地一變。

他喜文厭武,自幼並未熱衷於武道修鍊,因此修為極低,沒有入門,連小成境前期的修為都沒有。

星光劍閃電般地向他飛來,他根本沒有辦法從容化解。

若驚慌失措,狼狽躲避,定會有辱他大周皇帝的威嚴,在這莊重的會盟中大失顏面。

他的臉色微微一變,但仍然端坐不動。

電光石火之間,王羽來不及多想,正要使出馭物心訣,將那柄星光劍重新控制住,卻見大周帝國的護國二老薑長老和姬長老同時出了手。

二位長老的雙目之中,兩道精光突然****而出,四道精光一起,同時射在了那柄急速刺向周盛的星光劍上。

那柄寒光閃爍的星光劍瞬間被阻在了周盛面前一丈之處。

這時王羽已經看出,趁林天辰星光劍脫手之際,使用飛劍之術,馭使星光劍飛向周盛的,是坐在他對面的那位商殷宗的宗主殷天賜。

此時殷天賜一動不動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面色陰沉,雙目凝視著半空中的那柄星光劍,正在默念馭物心訣。

王羽暗暗驚奇,不知他從哪裡學到的這心訣。

但殷天賜的元神不夠強大,馭物心訣方面的修為更是一般,那柄星光劍雖受他馭使,卻根本無法突破姜長老和姬長老眼中射出的那四道精光的阻遏。

那柄星光劍在周盛的面前停滯了片刻,兩位長老同時發力,四目之中射出的精光大盛,那柄星光劍倏地向對面的商天行倒飛了過去。

雖只是劍柄朝著商天行,但去勢極為凌厲。

大周帝國的護國二老知道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是大商的人在搞鬼,便趁勢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商天行自幼尚武,修為不低,但他知道大周帝國的護國二老有數千年的修為,這柄星光劍受他們二人控制,自己絕難輕鬆化解。

他也不由地微微變了臉色。

此時,坐在他左右兩邊的大商帝國護國二老商長老和殷長老同時出了手。

他們兩人的眼中也倏地射出了四道精光,凝在了星光劍上。

那柄來勢凌厲的星光劍瞬間一滯,慢慢停在了商天行面前兩丈之外的半空之中。

商長老和殷長老隨即也發了力,眼中射出的四道精光大盛,星光劍又慢慢朝周盛飛了過去,最終停在了商天行和周盛的中間,距兩人各有五丈。

這一切只發生在轉眼之間,待林天辰反應過來,四位長老已經借他脫手飛出的那柄星光劍,僵持在了一起。

四位長老修為高深,激斗正酣,他哪裡敢去拿自己的那柄劍?

他獃獃地看著商容。

商容輕蔑地瞥了他一眼,收回了自己的赤鳳劍。

剛才殷天賜只要她將林天辰的劍擊飛,她只用了三招便做到,在眾人面前展示了自己的本事,並不想再過多地難為林天辰。

那柄星光劍直直地飛向周盛,她不明所以,也微微有些吃驚。

她轉過身,見四位長老已經使出了全力。

八道精光凝在那柄星光劍上,僵持在周盛和商天行的中間。

這四位長老的修為旗鼓相當,本應僵持不下,但由於有殷天賜在一旁相助,姜長老和姬長老便稍稍處在了下風。

那柄星光劍又慢慢地向周盛的胸前刺了過來。

王羽瞅著對面的殷天賜,心裡冷笑了一聲。

他將目光盯在半空中的那柄星光劍上,暗暗運起了馭物心訣。

坐在對面的殷天賜心神一凜,立刻感受到一個遠比自己強大的元神強行接管了對那柄星光劍的控制。

那柄星光劍在半空中突然翻轉了過來,劍尖本來朝著周盛,此時卻突然朝向了商天行,然後急速朝商天行當胸刺了過去。

四位長老的心裡都不由地一怔。

商長老和殷長老不明所以,姜長老和姬長老卻知道有人從旁相助,大周在場的沒有旁人,這相助之人必是王羽無疑。

商天行只能趕緊在座位上伏下身子,狼狽不堪地避了過去。

星光劍劃過一道弧線,飛到林天辰的面前,將劍柄朝向他,倏地停了下來。

林天辰此時已注意到王羽眼中精光閃動,一直凝視著自己的這柄劍,知道是他所為,心中又驚又喜,趕緊將星光劍抓在了手裡。

他感激地看了一眼王羽,暗暗慶幸自己的星光劍最終沒有傷到周盛。

殷天賜冷冷地盯著王羽,臉色鐵青,他也看出,剛才是王羽的元神強行奪去了對星光劍的控制。

本想損一下周盛的威嚴,卻讓商天行失了顏面。

此次他隨商天行前來會盟,就是要想方設法在大周面前為大商立威,讓大商帝國皇帝商天行成為此次會盟的盟主。

命那位馴養饕餮的光頭大漢使出通靈之術馭使狼王,讓狼王驅使數萬野狼在山間谷地中攻擊大周的十萬鐵騎,並激將黃奎,讓他趁亂從山頂投石砸周盛乘坐的大車,乃至用饕餮巨獸驚嚇大周的十萬鐵騎,也都是他的預謀。

如今,這些預謀卻一一遭到了挫敗。

商容也已看出剛才是王羽出的手,她瞪了王羽一眼,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天辰也趕緊滿臉羞慚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周盛雖然沒事,但自己顯然敗在了商容的劍下,丟了大周的顏面。

周盛面朝西,隱約望見了二百裡外那座雄偉的鎖龍關,對商天行道:「商皇兄,你承諾此次會盟之後,將鎖龍關讓給我們大周,不知什麼時候可以交割?」

商天行臉色鐵青,沉聲道:「周皇兄,此次會盟,尚未決定大商和大周誰是盟主,大周若是盟主,鎖龍關自然馬上交割給你們,若不是盟主,將鎖龍關交割給大周,我大商的將士恐怕會不服。」

周盛不由地一怔。

當初商天行派了一位使臣去周都約他前來會盟,那大商使臣說,大周擊敗了大商的百萬大軍,他們心服口服,願與大周重訂盟約,化干戈為玉帛,永世修好,會盟之後,將把鎖龍關讓給大周。

聽他的意思,商天行似乎已承認大周是此次會盟的盟主,不想他當面又說出了這種話。

周盛微微皺起了眉頭,道:「這如何來決定誰為盟主?」

商天行道:「距此會盟台三十里,有一座萬獸山谷,你我二人前去圍獵,誰獲得的獵物多,此次會盟便可執牛耳!」 第2908章團寵文女配(74)

唐鶯整天都在藥鋪裡面忙碌,根本不知道整日無所事事的唐家人,已經發現了唐果的情況。目前經過商量,唐家一家子決定,去郡王府的門口旁邊守著。

要唐果真的是郡王妃,那個傻公子就是榮平郡王的話,那他們總能夠碰見他們。

榮平郡王府距離大長公主府邸就一條街的位置,這是大長公主特意吩咐修建在隔壁街道,就是為了見面方便。正好那個地方,曾經有一個空著的宅子,皇帝就給盛寅了。

唐家人等啊等啊,等到了日落西山,都有些不耐煩了。

「平山,平青,你們都看清楚了,沒認錯嗎?」吳氏靠在牆邊休息,在這裡站立了半天,她的腿都有些酸了。

眼看太陽落下山,天都快要黑了,那個所謂榮平郡王的馬車,怎麼還沒有歸來?

「娘,再等等吧,就算真的看錯了,榮平郡王和郡王妃也得歸府吧?我還不相信,他們天黑還不回來。」李氏相信唐平山兩兄弟的話,她兩個兒子眼睛又沒瞎,大白天的,不可能認錯。

到時候要真的是那個丫頭,得給那個丫頭一個教訓。這麼久了都沒個消息,是不是將他們一家子給忘記了。

果然啊,那丫頭就是個白眼狼,不像鶯鶯,來個京城都得將他們一家子帶上。

結果那丫頭,悄無聲息的當了郡王妃,還有那麼大個養殖場,就沒往家裡吱一聲。李氏越想心頭越冒火,恨不得馬上出現在唐果的面前,狠狠的揪著對方的耳朵給罵一頓。

吳氏何嘗不是這樣想的?早就知道那個丫頭是個忘本的,沒想到這麼忘本,發達了,富貴了,一點都沒有為他們老唐家想過。

唐寶林臉色也很複雜:「你們說要真是那丫頭,我們要怎麼辦?我們還真沒想錯,這丫頭就是個忘本的。」

「記得那丫頭走的時候說了什麼話嗎?」唐豐收想起來一件事,抄著手,虛著眼,往城門的方向望去,聲音淡淡,「那些話證明了,她應該和我們一樣,所以才急著走了。 從荒島開始吧 那丫頭雖然是忘本,但從小就是個聰明的。爬到這個榮平郡王妃的位置,也算有幾分本事。若不是個白眼狼,那還真的是我們老唐家冒青煙了。」

幾個重生的人聽到這個話,臉色都變了變,是啊,若不是個忘本的,他們老唐家可不是發達了嗎?為什麼,成為榮平郡王妃的人不是他們家鶯鶯呢?

他們家鶯鶯若是郡王妃,肯定不會忘記他們。

他們家鶯鶯若是有一個那麼大的養殖場,一定會帶著整個唐家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

可為什麼,就是那個忘本的丫頭呢?

唐家人在這裡忿忿不平,唐果和盛寅已經坐著馬車,緩緩的回城了。等天一黑,城門就會關閉,一般情況下是不能夠再進來了。

馬車車軲轆的聲音由遠到近而來,原本都有些昏昏欲睡的唐家人,一下子精神了過來。

等了這麼久,是終於要等到了嗎?

(本章完) 素芬最終還是被魂滅於李元霸的金錘之下。

要怪就怪她之前對林天佑的態度不好。

李元霸從契約之中,感覺到林天佑並不喜歡素芬和她的爺爺。

所以,他才會痛下殺手。

而他對於滅殺這群鬼族,也沒有一絲的憐憫。

對他來說,世上只有兩有種人。

一種是該殺之人,另一種是不該殺之人。

至於到底怎麼區分,這就由他自己來衡量了。

「李元霸太兇殘了,為什麼要把所有鬼族都滅殺?

那麼多無辜的鬼族,就這樣被殺,太可憐了。」

兵人燕手腳發涼。

李元霸的所作所為,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就算是最殘忍的惡鬼,也不會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噓!你小點聲,別讓霸爺聽見了!」

凌天鬼王嚇的連忙用肥手捂住兵人燕的嘴巴。

這句話如果被李元霸聽到,他可不敢想象之後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來。

兵人燕被凌胖子一嚇,頓時慫了,不敢再說話。

她低著頭,縮在凌天鬼王的身後,一動不動。

李元霸對這兩個慫包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的目光只是盯著懸在半空中的林天佑。

他希望林天佑能將吃掉的心臟完全消化,這樣才能更快的向鬼帝境界衝擊。

在冥界,什麼都是虛的,唯獨實力境界的頭銜才是實的。

如果能得到一個鬼帝頭銜,在冥界,就可以放膽的為野心而奮鬥。

林天佑懸在半空,全靠他的那對龍翼維持平衡。

他腹中的神魂心臟已經化開,一股超出他想象的磅礴鬼氣,剎那間如爆開的氣浪,在他的體內轟鳴。

不得不說,四百萬魂力的心臟對於現在的林天佑來說,過於厚重。

他的胃口還暫時吃不下這麼多的神魂心臟。

好在他消化的同時,本源力量也在吸收神魂心臟的魂力。

從而分擔了他消化的壓力。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天佑慢慢感覺到,靈脈之中的魂力漸漸變得柔和起來。

不再像之前那樣狂暴,反而像春天的細雨,連綿不絕,細細滋潤著他的神魂。

再過一段時間,林天佑已經能夠徹底控制這些消化掉的魂力。

他知道,自己已經處在消化的最關鍵時刻。

那就是讓自身的魂力跟這些吸收進來的魂力融合在一起。

由於吸收的魂力過多,林天佑在消化期間,無法查探具體的魂力數值。

所以,他只能憑感覺去融合。

轟隆!!!

就在這時,萬里無雲的天空突然冥雷滾滾。

伴隨著深紫色的閃電,突兀的突現在凌城上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