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穆宇看見林雨的出現,一下子就惱了!這個孽女!明明還在緊閉竟然還跑出來丟人現眼!他氣憤的大喊:「來人!將這孽女關進地牢!」剛說完,便有兩個下人上來帶著林雨下去了。柳若嫣此時的臉色非常不好,她也並沒有想到林雨會在這種時候鬧出這種事情來。

「都是你教的好女兒!」林穆宇朝她大吼,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走向三皇子那裡去了。

「我怎麼知道雨兒會這樣啊……」柳若嫣喃喃道,她此時是心都碎了。 若不是因為柳若嫣有個爭氣的兒子,怕是早就被打入偏院了,然後其他的小妾們一定會嘲笑她,正好趁這段時間蜂擁而上,獲得林穆宇的歡心,那麼她柳若嫣要不了多久就會從正室的位置上下來,被其他的小妾所取代了。她柳若嫣當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

林雨這枚棋子她現在必須要捨棄了!還好她還有天兒!要不然,真不知道自己的下場會是什麼了!如今林穆宇罵她幾句也算是輕的了!

「我,我不要嫁給你……」林然突然說出了這句話,令所有人都一驚!這個廢物,什麼時候沒以前這麼痴傻了?!都開始會拒絕人了!而且拒絕的對象不是別人,正是聖上最寵愛的三皇子殿下啊!!

洛旻澤這下臉色也有些差了,但是他的語氣對林然還是那麼溫柔,就生怕林然會沒了一樣!

「然兒,為什麼,不願意嫁給我呢?」他的語氣十分輕柔,如春天裡的暖風一樣和煦溫和,那雙美眸中也有著疑惑,還有著不甘……

林然這下子也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好,她委屈的眨眨眼,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道:「我,我也不知道……」說著便垂下眼帘,低著頭,讓人看不清她的神色。當然,她不痴不傻,也不是廢物,她可是偷偷為林雨送進地牢的事情竊喜呢!

三皇子算個什麼?她只要是有本事,自然可以在大婚當日從他手裡逃出去!要說她什麼本事最好,當然是逃唄!雖說是身懷絕技,但是最好的本事還是非逃跑莫屬了!

「那然兒便嫁給我吧。」說著,又想去牽林然的手。林然眼裡飛快的閃過一絲狡猾的神色,姑奶奶的小手可是你能夠隨便牽的?做夢去吧!說著,在心之湖裡聯繫了一下檸御,突然,一個椅子朝三皇子飛去!

「三皇子,小心!」三皇子的下屬大叫道,隨後飛快的朝三皇子那裡跑去,洛旻澤也是無語了,他就想跟林然牽個小手就這麼難嗎?她那似羊脂玉般細膩白皙的手,他還真想去觸碰一下,或許握在手裡真是那種軟若無骨的感覺呢……

「砰」洛旻澤的下屬一劍將椅子劈開,讓洛旻澤脫離了危險之中,隨後惡狠狠地看向林穆宇,拿劍指著他,質問道:「林丞相,您這是什麼意思?我們今日來你們林府是為了提親,而不是來看你們演戲的!」

這話說得好啊,好得不得了啊!林然在心中默默的鼓掌!鬧翻了最好,鬧翻了最好,鬧翻了就沒她事情了,她就可以一溜煙跑路了!她才不要在正廳站那麼久活受罪一樣的!

「這,我可是不敢哪!我不過是個丞相,又不是個武將,手中沒有那麼多強大的人,刺殺三皇子這事情我可是不敢做的!我對天發誓,若是欺騙了你們,我遭天打雷劈!」這樣的毒誓誰信呢!逗誰呢你!

雖然確實不是林穆宇做的,但是他發那毒誓,讓林然真是絕倒了,還把自己當個三歲小孩呢,發這種誓,簡直不能再無聊! 晚上,葉佳期帶著他們一起去了廣場上散步。

燈火通明的街道上,車來車往。

廣場很熱鬧,寬大的電子屏上是當季Chanel主打款的廣告,廣場中心則是漂亮的音樂噴泉。

音樂聲響,噴泉此起彼伏。

程遇之怕晚上風大,給葉佳期帶了一條披肩。

葉佳期同項磊天並肩走在廣場上,隨意聊著。

不得不說,她的這個爸爸很有想法,很多很多設計類的構思在她看來都是很驚奇的。

難怪在二十多年前,他就是京城頂級的設計師。

走著走著,葉佳期看到方城不見了。

「阿城。」葉佳期喊了一聲。

結果,一轉頭,她看到方城在逗一個小孩子玩。

方城給那個金髮碧眼的三四歲小男孩買了只氣球。

「Howoldareyou?」方城蹲在地上,笑眯眯地看著捲髮小男孩。

方城晚上換了件連帽的白色衛衣,看上去就像是大學生,很陽光,很大方。

葉佳期這才發現,原來他笑起來的時候也有兩隻淺淺的酒窩,只不過沒有她的明顯。

看來,他們姐弟在這一點上都遺傳了媽媽。

小男孩豎起四根手指頭:「四歲。」

方城笑得更厲害,小傢伙會說中文,也沒把他當韓國人、日本人。

「氣球喜歡嗎?」方城摸摸他毛茸茸的小腦袋。

「喜歡,要是再有一個就更好了,我還有個妹妹。」

「好啊,叔叔再給你買一個。」

「謝謝大哥哥。」

方城聽了之後,心裡頭更高興,他又站起來去給小男孩買了一隻氣球。

這下子,小傢伙手裡頭捏著兩隻氣球,別提有多高興。

葉佳期笑了,如今的方城跟從前印象中的方城真得不一樣了,她倒希望他的記憶永遠都不要恢復。

從前的那些事對於他來說是洪水猛獸,既然是洪水猛獸,那就不要再想起。

沒想到方城還挺有耐心,又跟小孩子坐在長椅上開始聊天,有時候說英文,有時候說中文。

這個美國小朋友特別喜歡這個大哥哥,時不時「咯咯」笑。

葉佳期也走過去,笑問道:「你喜歡小孩子?」

「嗯,小孩子很可愛,不是嗎?」

「是,很可愛。」葉佳期莞爾一笑。

方城真得和以前不一樣了,或者說,這才是最真實的他。

從前,他甚至還傷害過喬乘帆,把喬乘帆惹哭。

她清晰地記得扇了他一巴掌。

不過,過去的都過去了。

「你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啊?」葉佳期問道。

「嗯……都好,可愛的就好。」

「那你覺得我肚子里的寶寶會不會很可愛?」葉佳期笑眯眯地問。

「當然,姐這麼漂亮,孩子肯定又漂亮又可愛。」

葉佳期溫柔地摸了摸肚子:「主要是你姐夫長得帥,所以以後你姐的孩子會很好看的。」

看小帆帆就看出來了,多好看呀。

「那以後姐多帶他去舊金山,或者我來芝加哥也好。」方城道。

「好,一言為定。」

以後就是一家人了。

一家人就該共同承擔風雨,砥礪前行。 既然不是林穆宇,那是誰?洛旻澤的下屬剛想再開口質問,卻被洛旻澤的一個眼神止住了嘴。林然倒是將這一點小細節全部盡收眼底,沒想到這個外表看上去弱弱的洛旻澤,實際上恐怕是沒那麼簡單了。畢竟是皇子,沒有點本事,在這深宮之中是活不下去的。

這洛旻澤藏得到還挺的深的,深藏不露嘛。不過,對他再有興趣她林然也絕對不會嫁給他的!長得太好看,禍水一個,留在自己身邊,不就是想讓自己天天嫉妒他的美貌么!她才不要嘞,這種打擊人的事情她是絕對不要做的!

「林丞相,今日本皇子有些不太舒服,先回去休息了,改日再來商定婚期,這些聘禮,你就先收下吧。」說完,威風凜凜地離開,不帶走一片雲彩。

洛旻澤一走,林穆宇開始沖著柳若嫣發大火,「你的女兒真是好樣的!我給她關禁閉一個月,這個時候違反我的話自己跑出來,還頂撞了三皇子!你知道三皇子要是生氣起來我們一整個林府的人都得賠上!你知道么你!到時候出了事情我可不負責,全部由你一個人擔著!」

剛走了兩步,林穆宇又說,「以後這個女兒別讓我再看見她!她地牢待滿一個月便能夠出來了。」柳若嫣雖是不願相信,但是她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弱弱的回答道:「是……」

林穆宇又走到了林然的面前,臉色相對來說緩和很多。他拍了拍林然的肩,問道:「想要什麼?爹都給你!」呵!林然在心中冷笑一聲,當自己變得有利用價值了,你還真是一下子就變了呢,林穆宇!

「林,林然不要別的東,東西,謝謝爹爹,林,林然就先,先告辭了。」說著林然便緩緩的離開了正廳,而林穆宇在林然走了之後,臉上原有的一抹淡笑一下子蕩然無存,讓人感覺無比陰森!

「你看看!這個廢物都要比你那個女兒懂事情!」剛剛跟林然說完話,林穆宇又開始教訓起了柳若嫣,柳若嫣被他說的一無是處,教子無方!可是養育兒女的事情又不只是她一個人的事,憑什麼一切的罪名都要怪罪在她的頭上!她不甘!明明他林穆宇也有責任,就他一個人在那裡說的頭頭是道!她終於發現了林穆宇是一個虛偽的人,而且比任何人都要來的自私!

可是如果她現在去找林穆宇講理,那麼林穆宇對自己的態度一定會更差,等同於自取滅亡,這麼傻的事情她自然是不會去做的。來日方長,她有的是手段來對付林穆宇,此時柳若嫣眼中閃過一抹隱晦的狠戾,卻被檸御清晰的捕捉到了。

檸御的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呵呵,因愛生恨,還真是有趣的一家子呢,又有好戲可以看了呢。」好好地夫妻之間,竟然會產生怨恨,也真是奇葩的一家子,虐待狂四小姐,正房柳若嫣不愛林穆宇了,開始恨起來了…… 檸御看完好戲之後自然是跑回去告訴了林然,林然點了點頭,眼中有著喜悅之情。「很好,接下來我們就等好戲看吧,我跟你說,柳若嫣這女人確實挺愛林雨的,所以她這幾天一定會把林天給叫回來,讓林天為林雨求情,讓林穆宇網開一面,這場戲啊,有的好看了,我們只要在一旁磕磕瓜子,喝喝茶,有好幾天可以消停了。」

林然確實看得透徹,她太了解柳若嫣,柳若嫣不可能將自己的女兒放在地牢里不管不顧,不過,在林天回來之前呢,她林然自然是要動些小手段,來好好感激一下林雨這麼多年以來對自己的『好心好意』,對自己的『疼愛有加』。

她一直都是懂得感恩的好孩子,孝敬師長,尊老愛幼的好孩子!

「檸御,我再拜託你件事……」林然湊到檸御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檸御的眼睛就亮了起來,一個勁的點頭,看起來是很有趣的樣子。

林然看得很遠,也看得透徹,她心機也一樣很重,不過,這是針對敵人的,只有她的仇人,她才會這麼對待。柳若嫣從小就沒給她什麼甜頭吃過,柳若嫣看不起她,也不屑看她。

「小姐,四小姐也真是罪有應得,她以前這麼對你,這麼對我,有這種下場也是應該的!」紅玉此時走了進來,提到林雨,她的神情就十分激動,林然可以從她的情緒中看出那種恨,這種事情落到誰身上誰不會怨恨呢。

紅玉也明白林然此時已經不再是痴傻,所以說話也是隨意的。

「是啊,罪有應得,放心吧,這一家人,遲早會毀在自己的手上的。」林然玩弄著自己的手指,臉上有著非常肯定的表情。她絕對是勢在必得,柳若嫣,就讓你們看看,什麼叫做自取滅亡吧!我現在就再陪你們鬧騰一段時間好了。

隨之從空間中取出秘籍,開始翻閱……周身的靈氣在她身邊凝聚,她的魔法已經達到了二星一階的水平……不夠,還是不夠,她還是太弱……她想要更強大的力量。

林然很有野心,但她自己也知道,一時的著急只會驅使她走入魔道,最後走火入魔。她如今只能慢慢鞏固,基礎打得比別人紮實,那麼到時候身體素質也會進一步上升,在同等級的對手內佔據著絕對的優勢!

林然說了幾句話,把紅玉支了出去,自己在房內念起咒語,開始修鍊,她的魔法天賦雖說是紫色,但是真正和那些有天賦的人比起來還是差得多了。天賦極強的那些魔法師,是不需要吟誦咒語便能施展出魔法的!

可她並不行,她還是需要吟誦……林然微微蹙眉,更加用心的修鍊,周圍的靈氣竟然都凝聚成了結晶狀供她吸收! 霸佔新妻:總裁大人太用力 林然面露喜色,林穆宇怕是還不知道吧,自己這片廢棄的後院竟然有著那麼濃烈的靈氣!

現在啊,就算是想要把她給攆走,她也不會走了! 方城陪葉佳期逛了街,她發現方城還挺會挑衣服,眼光也不錯。

葉佳期開玩笑道:「阿城,以後你女朋友應該很幸福,我覺得你哪裡都好,挑不出毛病。」

「姐,你又拿我開玩笑,我就是隨便看看。」

葉佳期走在商場里,看著燈火通明的廣場和五顏六色的燈光,心裡頭最思念的人還是喬斯年。

夜風涼涼,葉佳期和程遇之並肩走著,在人群里,她已經習慣將思念和不愉快收起來,表現出來的都是言笑晏晏的模樣。

臨走時,程遇之和葉佳期一起將項磊天和方城送到酒店。

他們明天就要去舊金山。

好在同一個國家,以後想見面也不是什麼難事。

回家時,葉佳期坐在副駕駛上,撐著頭看向窗外的夜空。

夜空中是明朗的月亮,圓圓的。

寬闊的道路上,車輛很多,燈紅酒綠里,人來人往。

「你爸爸是很厲害的一個人。」程遇之開口道,「不愧是舊金山知名設計師。」

「所以呀,我倒有點期待他送寶寶的誕生禮。」葉佳期一臉滿足,「以前我幻想過我爸爸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人,現在滿意了,他是一個上進、努力、用心的人。」

至少,不是左平昆那樣的男人。

左平昆嗜酒好賭,不顧家也不愛媽媽,還會罵人。

現在她知道,她的爸爸不是那樣的人,心裡頭很欣慰。

「後天去醫院產檢?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你明天要回紐約呢。你剛上任副行長沒多久,可不能再請假了。」

「你倒是一直很會替別人著想。」

「我是希望認識的人都可以過得很好,我以後和寶寶,也會過得很好的。」

燈光下,她的眼底是璀璨的眸光。

以後,她就是寶寶的雨傘和肩膀,她要為寶寶遮風擋雨,扛起重擔的。

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愛哭了,以前哭起來有人哄,以後不會有了。

程遇之微微轉頭看向她,他在她的臉上看到了幸福,他的心口不知不覺也鬆了一口氣。

善良的女孩子應該被善待,他希望葉佳期以後能少點風雨,多點幸福。

程遇之一直將葉佳期送到樓下,像往常一樣,看著她上樓后才離開。

孫管家已經將家裡里裡外外都收拾了一遍,看到葉佳期回來笑道:「我去放洗澡水,葉小姐你洗個澡。」

「好,明天我繼續去圖書館,後天孫管家陪我去醫院做檢查吧。」

「一定的,你放心,以後每次產檢我都陪你去。」

「謝謝孫管家了。」

葉佳期抱著衣服往浴室里走去。

懷第一個寶寶的時候,喬斯年不在,也沒有孫管家守在她的身邊。

她都是一個人去產檢,去買衣服,很多時候還要躲躲藏藏。

小心翼翼了整整七個月,孩子依然沒保住。

如今懷第二個寶寶,喬斯年依舊不在。

有時候想想,這個男人真得挺混蛋的。

女人懷孕一輩子也就一兩次,他卻一次都不能陪在她的身邊……

葉佳期坐在浴缸里,眼底又起了朦朧的水霧。

混蛋。 「小姐,不好了不好了!!」紅玉匆匆忙忙的跑回來,林然就知道沒有什麼好事,雖說檸御已將事情辦妥回到了自己身邊,怕是……林天回來了。

雖說在她預料之中,但是林然沒有料到林天會那麼快的趕回來。怕是柳若嫣下了重金用了特急令讓林天回來的!林天也是個麻煩,欺負倒是從未有過,但是語言上的諷刺也不不只是一天兩天了。什麼樣的爹媽什麼樣的兒子,有樣學樣,這句話一點都沒錯。

林然微微蹙眉,心中已料到是林天的回歸,但是還是要確認一下,「紅玉,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