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起來開始,雲瑾就一直抱著雲曜,說實話雲曜化形后的重量不輕,她的手卻是有點發麻了。可雲曜還是原型時就喜歡纏在自己身上,化形了也同樣喜歡依偎著自己,雲瑾也喜歡抱著雲曜。

朗沉風直接從雲瑾手裡把雲曜抱出來,塞到了果果手裡。

說道:「上一次說要帶你看看翼族千鳥節的熱鬧,後來出了那麼多事情,現在他們正要補辦一個盛典,正好帶你去湊湊熱鬧。這回一定不會你遇到危險。」

白熙見自己本來打算說的話被朗沉風給搶先了,心裡很不是滋味,不過他臉上並沒有表露出來,甚至嘴邊還帶著一絲淺淺的笑容。

雲瑾早就做好了心裡準備今天會要跟他們出去,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

當他們到達目的地的時候,雲瑾看到盛裝打扮的鳳凌走了過來!

「沉風哥哥,你可真慢,我給你留了好位置呢!」鳳凌直接無視其他的人。

白熙將扇子打開,「鳳凌,就給沉風留了嗎?我這個辛辛苦苦背你出秘境的呢?」

一提到秘境鳳凌臉色就泛青!

這個秘境她不僅被放血作為開啟的鑰匙,到了裡面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卻被別人給把儲物袋拿走了!等她出來后,什麼都沒有得到! 海邊,風景開闊,水天一色。

海浪一個接著一個湧向海邊,鋪天蓋地,席捲而來。

空氣中是咸濕的海水氣息,裹挾著水草的腥味兒。

風呼呼吹,樹葉在風中打了一個轉,紛紛落在地面上。

葉佳期裹了一條厚厚的圍巾,一個人打車來到海邊。

冬天很冷,海灘上沒有人,她找了一處避風的地方站著,默默等霍靖弈。

來的一路上,她已經想好。

跟霍靖弈坦白一些事。

她不想耽誤他。

霍靖弈不壞,他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至少不是她這樣的。

葉佳期低頭踢著腳下的小石子,臉色柔美而安靜。

「佳期!」

霍靖弈遠遠就看到了她,喊了一聲!

葉佳期轉過頭,笑了笑:「你來了。」

「嗯!」霍靖弈脆生生應道,「來了,約我嗎?今天穿得真好看,這件格子大衣很襯皮膚。」

「別誇我了。」

葉佳期將碎發撩到耳後。

「今天約你過來,沒有別的,我想跟你說一些事。」葉佳期道。

她的眉尖凝著一抹愁容。

我的末世領地 霍靖弈的心情莫名沉重了一下。

再然後,他的臉色又恢復平常。

他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神情自然而輕鬆。

「佳期,不管說什麼,我都要一個充分的理由。」

霍靖弈已經猜到大概。

葉佳期點點頭:「我會的。」

「這兒太冷,去我車上說吧,要是感冒了,我會心疼的。」霍靖弈拉過她的手。

不由分說,將她帶到自己車上去。

霍靖弈的車裡開了空調,很暖和。

暖意襲來,葉佳期將圍巾往下拉了拉。

「我做好準備了,你說吧,我想聽聽,你有充分的理由來拒絕我。」霍靖弈道。

葉佳期訝然抬頭。

他都猜到她今天是來拒絕他的?

「霍靖弈,你不用再追求我了,你應該去追求更好的女孩子。」葉佳期聲音很輕。

「更好的女孩子,抱歉啊,佳期,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霍靖弈斬釘截鐵道,「我喜歡你,你就是最好的。」

他的神色,執著而認真。

甚至,帶著前所未有的嚴肅。

葉佳期搖搖頭:「你不了解我,如果你了解了,你會知道我不值得你喜歡。」

「我很了解你,佳期。」

霍靖弈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他怎麼就不了解了……

她單純、不諳世事,可能是被某個人保護得很好,連吵架都不太會。

偶爾會有點自卑,就比如現在。

她總覺得自己不好,其實啊,她是最好的。

「不,你不了解啊。」

葉佳期搖頭,帶著一絲痛苦。

「我怎麼不了解了,佳期,是不是我追求你,給你帶來了心理壓力?」霍靖弈皺眉。

他不願意看到這樣子的葉佳期。

他喜歡她開開心心的,就像是在新加坡的那個時候。

沒有一點負擔。

「霍靖弈,我跟你大哥上過床,我還流過一個孩子,你知道嗎?」

葉佳期痛苦不堪地捂臉。

往事,她真得一點都不想提。

原本想讓季清寒抹掉和喬斯年有關的全部記憶,可就連這點奢望,都被那個人阻止了。 「這裡這麼寬敞,白熙你不會自己挑位置嗎?」鳳凌沒好氣的說。

白熙眼中寒光一閃,臉上卻帶著笑意,「鳳凌這就是你對救命恩人的態度啊!嘖嘖,你最好祈禱你以後不會遇上什麼事情,否則誰還敢救你啊!」

白熙回頭對雲瑾說道:「走,瑟瑟,我們到這邊來,跟那一位保持著距離比較好,省的發起瘋來亂咬人!」

鳳凌知道白熙這話是在諷刺她被那什麼黑氣入體的事情,氣的臉色鐵青。想到自己在秘境之中的種種不順,心裡不由的遷怒到跟隨朗沉風他們一起過來的雲瑾身上,這個女人不僅安然無恙的出來了,她記得在她昏迷之前親眼見到鳳傾哥哥將一盒壽元果給了這個女人!以鳳傾哥哥的性子,他送出去的東西肯定不會要回,這壽元果很有可能還在這個女人的身上!

鳳凌忍不住狠狠地瞪了雲瑾一眼,這個女人還真是礙眼,憑什麼她就有這樣的好運氣啊!在秘境的時候沒有把握機會解決她還真是可惜!不過現在她出來了也不代表沒有機會

雲瑾看著鳳凌和白熙的爭吵,她還是不要加入他們的戰鬥為妙,側頭看向朗沉風,而朗沉風也正看向她。

雲瑾覺得鳳凌投在自己身上的眼神敵意更深了。不知道為何,這一次雲瑾沒有退縮避開朗沉風,反而上前一步,輕聲說道:「朗沉風,我們去哪裡?」

一話一出,就有白熙和鳳凌雙雙都看了過來。

「我們的位置在這邊,鳳傾早就安排好了。跟我過來吧!」朗沉風朝著雲瑾伸出手。

雲瑾盯著那雙寬大的手掌猶豫了一會兒,最終將手放了上去。

鳳凌表情瞬間就扭曲了。

白熙臉上的笑容一滯。

而朗沉風的笑意卻越深了。

被果果抱著,跟雲瑾身後的雲曜,可愛的小臉上卻沒什麼表情,好像在秘境的時候就跟這個狼妖就很親近了。

白熙很快就調整了自己情緒,將摺扇一收,挑釁的看了鳳凌一眼,然後朝著朗沉風他們所在的方向去了!鳳凌臉色青一陣白一陣,最後腳一跺,也跟了過去!鳳凌覺得那個人類女人真是不要臉,她身後靈寵抱著的孩子一聞就知道不是朗沉風的種,她還有臉去勾引朗沉風!為什麼沉風哥哥卻對那個女人那麼好!真真是氣死她了!

等到了所在的地方落座后,朗沉風很自然的鬆開了雲瑾的手,在她一旁坐下。

雲瑾從果果手裡把雲曜接了過來,抱著身上,雲曜很自然的就摟住雲瑾的脖子,小小的身子又軟又香,雲瑾又親了親他。雲瑾一來是因為喜歡雲曜,願意跟他親近,二來,雲瑾是想掩飾一下自己的尷尬。雲瑾安撫著自己撲通直跳的小心臟,她剛剛是怎麼回事,就像不能控制一樣,被朗沉風的手吸引,情不自禁的就想親近他。

雲瑾用手扇了扇風,她覺得自己是不是穿多了一點,怎麼才一會兒的功夫就覺得熱起來了呢!

「夫人,你怎麼了?是不是覺得熱?要我給你打扇嗎?」果果在一旁問道。

雲瑾搖了搖頭,「不用,我沒事。」覺得這點熱度還是可以忍受。

雲曜乖乖的躺在自己懷裡,雲瑾陪他玩了一會兒,覺得好像越來越熱了!可是身體上又沒有出汗,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果果因為是雲瑾的血盟靈寵,對雲瑾的異樣很敏感,察覺到夫人有點不對便說:「夫人,還是讓我抱著小主人吧!我看夫人好像挺熱的樣子。」

雲瑾身體有異樣,怕自己的不對勁傳染到雲曜身上,便說:「乖乖,讓果果姐姐抱你一會好嗎?」

雲曜捏著自己的手指頭乖巧的點了點頭,他覺得娘親好像有點氣息不穩的樣子,是化為人形太重累到娘親了嗎?

看著雲曜委屈的表情,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想什麼!雲瑾寧願自己難受一些,也不想委屈到雲曜,拍了拍雲曜的背,「乖乖,還是娘親抱著。娘親一點都不累,小雲曜要多吃一點快快長大!」

雲曜心情一下又好了起來,在娘親懷裡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準備睡大覺。

雲瑾則一邊拍著雲曜,一邊忍耐著體內的躁動。

時刻關注著雲瑾的朗沉風看到雲瑾的樣子問道:「怎麼了?可是不舒服?」

雲瑾不想在這種時候掃大家的興,她笑著說:「沒事,就是喝了。」說完拿起一旁才茶杯大大的喝了一口。

其實雲瑾心裡有點不安,她覺得這種燥熱的感覺似曾相似,她不知道自己能忍耐到什麼時候。從昨晚沐浴完,她就隱隱約約的覺得身體的體溫一會高一會兒正常,又不知道到底哪兒出問題了!要說到有與平時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洗澡的時候胸口上出現了那隻若隱若現的蝴蝶!可她當天晚上特意找果果過來,將衣服脫去準備詢問她的時候,那蝴蝶的印記卻沒有了蹤跡。她只好跟果果形容了一番,可果果說她也不知道這種情況是怎麼回事!還讓她去問一問朗沉風!

可她要怎麼跟朗沉風開口呢?

雲瑾現在先把這個問題壓下來,現在大夥都被這裡的盛典給吸引住了。

她從自己的這個位置是在高處往前面看去,有一個很大的祭台,下面擠滿了很多看熱鬧的妖,而她的四周每隔一小段距離都有著看起來身份地位不一樣的妖族。

其他妖族也不時的往她這邊看過來,雲瑾發現一些女妖將眼神火辣辣的投向朗沉風以及白熙,而男妖則將愛慕的眼光看向鳳凌,而她,則又一些探究及不屑甚至淫|邪的目光看過來。雲瑾覺得很不自在,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定要她出席這種盛典,她其實寧願在小院子里待著。

雲瑾讓自己盡量去忽略那些妖族的眼光。既然這個盛典被他們說的那麼重要,一定是有看頭的,不如就把自己當個看客算了!

這麼一想,雲瑾讓自己沉靜下來。這麼一靜下來看著前面祭台上的布置,雲瑾莫名的覺得有點熟悉,好像曾經在哪裡見過一樣!

而這時,不遠處傳來「咚,咚,咚……」鐘聲,隨著一下又一下清遠的鐘聲響起,神殿前方高高的祭台上出現一抹紅色的身影。

霎時全場安靜了下來。

然而雲瑾的表情也變得怪異起來!

這樣的情景,是在她的一個夢裡出現過吧!那時候在秘境的時候,她泡著溫泉昏睡過去后,一陣熱一陣冷,然後就做起了夢來!等夢中層層的白霧散去后,就出現了一個高高的祭台,身邊有著無數的妖族,伴隨著鐘聲的響起,祭台之中出現了一個紅色的身影!

今天這個情景就是跟夢境中的一樣啊!

雲瑾的心都跟著提起來了,她更加專註的看向祭台上的出現的人!

只見他還是用著一張可怖的面具遮住了臉,緩緩的走到中央。

在他的頭髮中也隱隱約約的看到一根帶著光華的鳳羽奪人心弦。

雲瑾覺得當初在夢境之中用,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來形容他真是再恰當不過了!

閃神之間,他緩緩舉起雙手,虛空中出現一團紅光落到他的手中形成長劍似的紅色光芒。

他拿起那一道紅光,慢慢轉過身,抬起手用紅光一指,正對雲瑾他們那一塊,

成千上萬的妖精們都看向他們。

雲瑾心中一跳!連這個舉動也跟夢境之中一模一樣!

鳳傾他究竟想幹什麼?雲瑾不知道為什麼當初在秘境之中所做的夢居然會真實的發生。

那麼接下來鳳傾是不是會讓侍女過來讓她吹奏呢?

而這時,雲瑾聽到旁邊鳳凌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雙手緊緊的捂著胸口不敢相信的說:「傾哥哥難道真的要我為他吹奏么?」

「真是奇怪。」白熙低低的呢喃。鳳傾他這個舉動究竟是什麼意思?讓瑟瑟這樣暴露在眾妖面前真的好嗎?還是他真的起了心思了?

然而朗沉風則一句話未說,臉上看不出有什麼表情,不過那雙藍色的雙眸卻緊緊地盯著前方。

雲瑾則是這麼真實的被眾多的目光看著心裡毛毛的,不管鳳傾是在指誰,但指的就是他們所在的這個方向。

雲瑾正擔憂的時候,看到前方走過來一個身穿白衣的侍女,態度謙卑的走到她面前。

雲瑾聽到了那句讓她更加頭皮發麻的話!

侍女的聲音不大,但是周圍的妖族都聽得清清楚楚,「這位夫人,殿下請您為他吹奏樂曲。請您選擇樂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