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克貌似明白了,大聖開口說道:「飛劍就是爆發力強,攻擊犀利,作為短途趕路是可以的,你要長期的趕路,你自己就得累死。有時間你要多了解一下仙,佛,神,道,魔的戰鬥方式,不然的話,以後吃虧的是你自己。」

「這劍丸呢,的確是可以使用,這劍丸看樣子也是一件仙器,你現在控制劍丸,也就是當做一個普通的東西來控制,我告訴你什麼叫做仙器,仙器在戰鬥的時候,擁有毀天滅地,翻江倒海的神通,那才是仙器,你這劍丸有什麼神通?」

「呃。 惡少的烙吻 這個倒是沒有。」庫克呃了一聲。

「所以呢,你怎麼能夠使用,別人的仙器在十萬八千里之外就開始釋放神通,你這個呢?」大聖繼續問道。

「一千米。」庫克回答道。

「一千米,嘖嘖,你以為一千米不得了了,你去問問道門,仙門的老祖級別的老傢伙,那個不是千里之外取人首級的,到了老祖這個級別的,有時候連人都看不到,戰鬥就解決了。」大聖嘖嘖嘆道,明顯是諷刺庫克。

庫克臉色發紅,大聖開口說道:「這劍丸看樣子裡面的器靈已經消失了,所以你能夠激活第一層功法,有這樣的功法,你就仔細的練,而且你小子別不愛聽,這些仙器你以為就是你的了?」

「難道還有有人要搶我的?」庫克納悶的問道。

「仙器有靈,我跟你說,小子,是仙器選擇你,不是你選擇仙器,我給你的其他幾件仙器,你能把它們怎麼樣?所以一旦你修鍊不是很積極,這些仙器遇到比你更適合的主人,到時候你的麻煩就來了。」大聖看著庫克說道。

「你是說這仙器還能跑?」庫克震驚的問道。

「當然,仙器有靈,當然選擇好的主人。」大聖點頭,庫克看二猴,二猴也點頭不已。

「我去,這豈不是說我找了幾位大爺回來?」庫克一副吃虧的樣子。

「大爺?你以為仙器就是你想什麼用就怎麼用?那還叫仙器,那還叫有靈性,你要像對待你的兒子,女兒一樣對待他們,其實就是法寶,靈寶,珍寶,這些東西也會誕生靈性的,只是現在的那些教派哪裡知道怎麼對待法寶,還不是不合適就換,這樣怎麼能夠誕生靈性?」大聖這句話裡面透漏出很多東西。

「您是說普通的法寶也可以誕生靈性?」庫克那麼的問道。

「萬物皆有靈。」大聖說了一句很深奧的卷。

「萬物有靈,那是……。」庫克原本想說那是植物,與動物,但是隨即想到眼前這名大聖,就是石頭中蹦出來的。

「我就是石頭裡面出來的,有問題,有問題。」大聖戳了庫克腦袋兩下。

「哪怕就是一塊石頭,都有靈性。」大聖繼續說道。

庫克趕緊點頭,隨後說道:「那師父,你是不是教我一些遁術?」

「你還用我叫你遁術?」大聖沒好氣的瞪眼問道。

「這……這我可沒有遁術。」庫克趕緊辯解道。

二猴開口說道:「師父,小師弟想學你的筋斗雲。」

「你不合適,我觀你天靈有一絲青氣繚繞,應該與風有關係?」大聖搖頭說道。

「師父,這您也知道?」庫克結巴的問道。

「火眼金睛。」大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那好,我要學習風遁之術。」庫克趕緊說道。

大聖十分無語的看著庫克,開口說道:「你這小子,就喜歡佔便宜,我跟你說,不要隨便佔便宜,因果報應,這是真的,現在一點小小的應,造成的果誰知道會是什麼?」

「師父……。」輪到庫克無語了。

大聖直接打斷道:「我不會風遁之術,而且你是不是聽是哦筋斗雲一下子就十萬八千里?」

「沒錯,沒錯。」庫克點頭。

「還不止呢,我現在一個筋斗三十萬里呢。」大聖看著庫克,沒好氣的說道。

二猴看著庫克嘆息一聲:「小師弟,我現在一個筋斗雲,才幾百里路,翻幾下,還要緩緩氣,你現在即使是學了,估計也就十丈差不多,而且一次要把身體掏空。」

「呃。」庫克的確是忽視了這一點,大聖一個筋斗的確是十萬八千里,但是大聖那個時候是什麼級別,敢在天庭鬧事,什麼實力。

大聖搖頭說道:「腦子是個好東西,希望你以後把腦子帶上,你有時間多問問那些門派弟子,看看他們是不是一開始就修鍊最厲害的功法。」

庫克點頭,想了想,庫克把碎星錘拿出來,遞給大聖。

「巫器,不錯,至少是大巫煉製的。」大聖接過碎星錘,開口說道。

「大巫?」庫克開口問道。

「在以前,巫是沒有級別之分的,大巫就是最大的巫了,當然肯定不止一個,當然在那個時代,成為巫很難,但是一旦成為了巫,那就有了很大的權利。」大聖開口說道。

「哎呀。」二猴聽到這話,就去摸碎星錘,大聖隨手遞給二猴,二猴一下子沒有接住,落在地上,差點把腳打了。

庫克很輕易的把碎星錘撿起來,二猴開口驚嘆不已:「這貨差不離有十萬斤了。」

「這已經是這小子的東西了。」大聖沒好氣的說道。

庫克點頭,期待的看著大聖,大聖搖頭說道:「對於煉器我不是很精通,但是你這風格不是我們這邊巫器,看樣子是你在星界得到的,這麼多年沒有誕生靈性,估計很難了。」

「不過巫器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消耗的是生氣。」大聖開口說道。

「呃,生氣?」庫克驚愕不已。

「巫煉體是為什麼,難道腦子有毛病,不是的,而是巫使用的東西不練身體就不行,不練身體早就嗝屁了,所以這東西你盡量少使用。」大聖開口說道。

庫克有些不明白的看著大聖,大聖開口說道:「一個人的構成,精,氣,神,精力,生氣,神念,道法這類消耗的是神念,級別不到使用超過自己承受之力的神通或者是法寶,那麼一旦神念不夠的時候,就會繼續喪失生氣,最後是精力,最終變成灰灰。」

「就是不能強行使用這些巫器裡面帶的神通。」二猴開口說道。

「我明白了。」庫克點頭,雖然庫克心裡不是很明白。

大聖擺擺手說道:「走吧,沒事別三天兩頭的來找麻煩。」

「呃,師父,那我走了。」庫克開口說道,這次來大世界的目的達到了,還聽到很多教誨,庫克心滿意足的準備走了。

「走吧,走吧。」大聖揮揮手。

庫克一下子就消失了,直接被大聖送走了,二猴看著地面上的果子,奇怪的問道:「這小師弟怎麼在洪荒世界裡面拿到這些東西的?」

「這小子不簡單,你發現沒有,這小子在這裡的時候,身體自然在吸收周圍的靈氣,只是這小子實力弱,所以吸收靈氣十分緩慢,還有這巫器,大巫的東西,這小子怎麼得到的,這東西應該與我的金箍棒有相似的地方。」大聖開口說道。

二猴嘆息一聲:「這小師弟運氣太好了,身上的好東西可多了,不過以後就有得受了。」

大聖點頭說道:「以後主次很難明白,不過這小子我還是看不透。」

「師父您火眼金睛都看不透?」二猴驚訝的問道。

「你小師弟是有大氣運的人,這樣的人有氣運加身,當然看不透,不過這樣的人,也不要走的太近,走的太近容易傷到自己,就拿我來說,見到這小子,我拿出了多少好東西給這小子,但是我還要感謝這小子,這小子還得到了縛妖索,你說這上那裡說理去?」大聖搖頭說道。

「也是,雖然我們蟠桃這些仙果數量多了,但是小師弟得到的肯定更多。」二猴被大聖一說,才發現是真的。

「那是肯定的,不過這小子腦子聰明,會算計,就怕太會算計,以後因果報應……唉。」大聖嘆息一聲。

庫克絲毫不知道大聖在議論自己,庫克回到小世界,仔細思考了一番大聖的話。

「我現在究竟該先做什麼?」庫克問自己。

功法庫克不止一種,飛仙門的功法庫克也有,雖然是女人修鍊的,但是男人也可以,另外就是劍丸自帶的功法,還有大聖傳授的地煞七十二變,還有巫師模型,另外還有真經。

「得仔細想想,分清主次,首先要的是實力,地煞變只能起到變化作用,除非特別危險的時候使用,不然一旦拿出來,那麼就會暴露於猴妖一族的關係,這就不考慮了。」庫克決定好好整理一下,看看以後的路該怎麼走。

「劍丸裡面的功法,暫時還提高不了多少實力,不過這劍丸裡面的功法也不能放棄。」庫克又把劍丸裡面的功法羅列出來。

「巫師模型,這個現在是最主要的,不但可以體修,還能幫助修鍊功法,這也不能放棄。」

「至於說飛仙門的功法,這品階雖然高,但是肯定沒有劍丸裡面的高,次之。」

「降魔杵裡面的法相,這盡量少用。」

庫克整理一番之後,有了清晰的發展路線。

「巫師模型配合劍丸裡面的功法,現階段巫師模型做主,以後根據情況調整,不過有巫師模型的幫助,我修鍊功法速度很快,基本不耽誤時間。」對於修鍊,庫克有了路線。

「至於飛仙門的功法還有金剛伏魔經這些東西,就放棄吧,抱朴經這個要參悟,畢竟煉丹在大世界是各十分高端的職業。」

隨後庫克又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武器:「劍丸,這個不能放棄,畢竟要修鍊功法,而且劍丸比飛劍更加隱蔽,攻擊更加詭異,降魔杵,這個可以使用,但是要有限制,東皇鍾,這個不能放棄,本命法寶啊,縛妖索,這暫時也沒有辦法使用,巫器碎星錘,就這個當主武器。」

【公告】客戶端特權,簽到即送vip!

【專題】暢讀熱播劇同名小說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儲星樓的後院被水沖洗的乾乾淨淨,管家不在,又突然發生了好幾起人命關天的事,府里的傭人和護衛心驚膽戰,如無頭的蒼蠅一般。

傍晚發生的事情,等到楚雲瑤匆匆趕回少帥府的時候,已經到了撐燈時分。

如果不及時處理好,她槍殺了總統和督軍派過來的警衛員這件事很快就會傳出去。

總統和督軍夫人說不定會趁機找墨凌淵的麻煩。

楚雲瑤站在後院,問瑟瑟發抖的傭人:「曾佳麗呢?」

「抬,抬到她廂房去了。」傭人見到楚雲瑤,不敢正眼直視她,低垂著腦袋,結結巴巴的道歉:「對,對不起,少夫人,我,我以前不是故意說您壞話的,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絮絮叨叨說了一大堆,半響沒得到回應。

傭人壯著膽子一抬頭,面前哪裡還有少夫人的影子?

轉頭找了找,楚雲瑤纖細的背影已經消失在曾佳麗的院子里了。

「人呢?怎麼樣?」見院子里留了兩個護衛把守,楚雲瑤一邊抬腳往裡走,一邊問。

「暈過去了,一直沒醒過來。」護衛小聲提醒:「少夫人,槍聲太大,少帥又不在府里,傭人們嚇破了膽,人多嘴雜,這件事遲早壓不住,如果督軍和總統派人過來打探,該怎麼辦?」

「照實說就好。」楚雲瑤跨進卧房裡,「瞞過今晚,等明兒管家回來處理。」

「是。」其中一個護衛退出去:「我現在就緊閉少帥府的門,不許任何人外出。」

楚雲瑤不置可否,淡漠的盯著趴在床上依然「暈」著的女人,眉心閃過一絲不耐:「用水潑醒。」

護衛端起地上的洗腳水,對著曾佳麗兜頭潑下去。

曾佳麗眼睫毛拚命抖動著,就是不肯睜開眼。

楚雲瑤冷聲譏諷:「真能忍,既然你不配合,那我們之間就沒什麼好聊的了。」

護衛在楚雲瑤的示意下出了卧房,順手帶上門。

楚雲瑤站在床頭:「督軍夫人要你怎麼對付我?說出來,饒你不死?」

曾佳麗紅唇抖動,側臉的咬肌緊繃著,雙眸緊閉,置若罔聞。

楚雲瑤實在沒有耐心跟她耗下去,一巴掌拍在她血肉模糊的後背上,用力按了按。

卧房裡響起曾佳麗殺豬般的嚎叫聲,「楚雲瑤,你這個醜八怪臭賤人,你手裡已經沾了兩條人命,夫人和總統不會放過你的。」

楚雲瑤唇角輕勾,「既然已經沾了兩條人命,多你一條也不算多。」

不如趕盡殺絕的好。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她一把扯住被子,蒙住她的腦袋,死死按住。

短短几分鐘時間,瘋狂掙扎的女人徹底安靜了下來。

楚雲瑤掀開被子,手指在她鼻息處探了探。

曾佳麗已經氣絕身亡。

一陣風吹來,卧房裡的燭火熄滅,清冷的月光從窗外灑進來,如朦朧的薄霧,又好似晃動的鬼魂。

楚雲瑤回瞭望月閣,拿了套換洗衣裳,去溫泉池裡泡了澡,洗去一身血腥味后,徑直去了后廚……

婆子們坐在草垛上,正低聲聊著什麼,見她進來,一個個頓時嚇的大氣都不敢出…… 算計完了之後,庫克發現自己雖然擁有這麼多仙器,縛妖索,東皇鍾,還有無名劍胎,降魔杵,最後能夠真正上手的,放心上手的,就只有碎星錘。

修鍊的功法很多,金剛伏魔經,無名自帶功法,還有抱朴經裡面的功法,還有飛仙門的功法,還有巫修鍊的巫師模型,還有小世界的修鍊功法,但是唯一能夠修鍊的,主要還是巫的巫師模型,以及無名功法。

庫克發現自己就像擁有一座寶山,但是這一座寶山是整塊的黃金,庫克能夠帶走的,就只是指甲縫裡面扣出來的那麼一點,其餘的就只有乾瞪眼。

「暫時就這樣。」但是庫克還是要面對現實,庫克在小世界,那就是王中王,在大世界,連面都不敢露,在星界,也只有在別人背後,這是因為什麼,庫克願意這樣做?

當然不是,還是實力低,其實庫克心裡也是十分憋屈的,為什麼在星界要在巨人部族那邊忙乎,而不是坐在賢者協會裡面賺取積分,讓人伺候,實力不夠。

為什麼庫克要與大聖交易,認一個妖族作為師父,固然與庫克對於大世界人妖那種種族界限並不是很在意,另外就是庫克不得不這麼做。

當然了,庫克要與大世界,與星界的人比起來,那就算是渣渣,要是在小世界裡面,那庫克還是十分牛逼的。

但是人不可能與差的比不是,總要與好的比是不是,再說了,雖然庫克不在意長生與否,但是能夠多活幾年,也是好的不是。

某些人說他要怎麼樣死了都願意,但是真正到了哪一步,誰願意去死?

確定了修鍊的方向,與使用的主要武器,在時間分配上,就要充裕很多了,不會再是一個月有大半個月時間修鍊,即使是再有動力,庫克也會煩躁的。

把修鍊方向整理之後,庫克就處理諸神議會的事情,諸神議會經過上次事情之後,還有一個爛攤子,那就是大世界的各個門派需要的山門,到現在可以說爛尾了。

庫克以前也沒有時間搞這個,現在有時間了,庫克準備把這些東西儘快的處理一番。

「會長好。」

「會長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