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天魔之體進階魔仙,上天從來是眷顧的,數百里內外的級舞台早就給駱雲架設好了。

滾雷一般的聲音傳出了很遠,聲音可謂是大得離譜,連站在底下的人都感到吃不消,不少剛才還打算聚在一起才攻擊的散修頓時四散而去。

駱雲此刻是嚇得一身冷汗,也根本顧不上理會這些逃命的人。只見他扯下了那身破爛的內甲,又丟出了聚雷鼎,以及一大堆仙y-o靈y-o,或是內服,或是外敷,總之都一股腦能用都用上了。

場面的可怕遠在想象之外,百里範圍內的懸空巨石在這股劫雷之下,震得是嗖嗖掉落下來,像極了世界末日一般。

「是……是渡劫劍嬰期么……啊?誰能告訴我?」不少恐懼的人都是朝著外圍飛去,要立時靠近的人基本沒有。

「是渡劫玄劍仙!大家不要害怕!這個天劫絕對傷害不得我們的!」閔奇正大聲呼喚那些逃跑的玄劍神期劍修,顯然一眼看穿了駱雲正是渡玄的關鍵時候!

然而他還未說完多久,一道劫劍轟隆一聲就砸了下來,所擊中的地方竟深深陷了進去,泥土也翻了出來,深達數丈之多,這要是砸中了誰怕也活不了了。

開始的一兩道劫雷倒也好躲,不少修士輕鬆就躲了過去,駱雲身穿仙階的袍子,手拿之前煉製出來的多餘仙階寶劍御劫,倒也只是感覺微微吃力罷了,可是才兩個彈指后,無數天劫登如不要錢一般轟隆隆的砍了下來,竟好似炒豆子一般,聲音連成一片!

駱雲在幾十道天劫噼噼啪啪落下來后,手中的兩把替他御劫,增強實力的仙劍就被打成了飛灰,也算是可見這天劫的可怕!

這還是有聚雷鼎分去十之二三的力量之後,若是沒有聚雷鼎,恐怕幾下就要將他打得哭爹喊娘。

「心火道人呢?去了何處?」

「天劫砸死了!」

「什麼?!玄劍神都能砸死了?」

「是呀!我等還是小心點微妙!啊!!」

這對話剛剛完畢,又是一陣暴戾的劫雷劍飛斬而下,將這兩人劈成了數塊,連劍丹都未曾逃得出去!

柳梓晴原本還要想著給駱雲護劫,但眼看這劫雷如此犀利,頓生離開的心思,因為根本就不會有人去偷襲這身在劫雷之中的駱雲。

池非鱗和閔奇正早就遁出數里之外,遠遠看著駱雲一件件寶物拿出來增強本身抵抗力,卻又給炸成飛灰,都不禁暗驚駱雲仙階寶物的眾多!

實際也是如此,駱雲確實將一大堆之前斬殺玄階修士的寶物拿了出來,還不斷吸收這些寶物的力量作為身體的力量,但是無不是因天雷落下化為灰燼。

他身上的衣服早就焚毀了,而數不清的寶物更是在劫雷下成了浮雲,連聚雷鼎這等寶物在數百道劫雷同時落下時也給砸了個稀爛,在不能凝聚雷電減少傷害,致使駱雲狼狽之極。

在六七百雷電砸下來后,駱雲就想要投降了,因為連自己都數不清自己有多少的仙階寶物都在劫雷下砸成了灰燼,這恐怖的劫雷不但是黑s-的,而且在黑暗中宛如透明一般,度也是異常猛烈,只是感應到雷電到來,卻已經砸到到身體上,這也是不少玄劍神劍修給無緣無故砸死的原因之一。

駱雲唯獨也就剩下一百把仙階的崩劍了,這讓他登時有些無奈起來,之前為了抗禦天劫,專m-n還祭煉了許多仙階寶物,不過現在看來竟不夠用了。至於柳梓晴等人想要幫忙也是無用,沒有經過祭煉的寶物,根本不能產生共鳴,並集以寶物自身力量提升主人的實力。

這樣一來,駱雲想要用天魔法相來硬抗這天劫洗禮了。

然而只是嘗試了十幾道天劫劍后,法相竟有要消失的模樣,這讓駱雲再次冒了冷汗,天魔法相是自己最後的仰仗,一旦滅了那就是身死道消的下場!

這樣一來,駱雲只得是忍痛將百把崩劍從身上bī了出來,而此劍果然不負眾望,在接下來的十數道劫雷下竟然只毀掉了四把,使他心中大為高興,而身體經過天劫洗禮,力量感到隱隱有突破之狀,四肢百骸也似乎在進行脫胎換骨的過程!

駱雲頓時感到這百把仙劍也算對得起自己平日費勁心思加入各種寶礦晶鐵,看來進階魔仙大有可期!

「駱雲你要小心!看看天空!變天了!」當他正引以為傲時,遠處的柳梓晴卻喝斷了他的幻想。

天上這時白s-和黑s-斑斕jiao織起來,一層層jiao替下形成如同大海的模樣,剩餘的兩三百道雷電開始重新刷洗,變成一把把像是實體劍氣的天劫!

嗡!

上邊的天劍像是玄天劍氣般變成透明琉璃之狀砍下,迅雷之音頃刻乍響,一劍就把崩滅劍砍得劍形俱滅!

駱雲怵然了,掏劍的度也像是要跟不上這雷電的度,一下子就恍如要被數不清的劍給1u-n劍要斬成數十段!

斑駁的傷痕很快布滿了身軀,天魔法相就算凝聚成鎧甲,在這樣恐怖的1u-n劍下也不住搖搖y-碎,到了千劍天劫剩餘百道左右時,失去百把崩滅劍的駱雲連碧天鎖心鏈也纏在了身上,並且將煉血劍給牢牢抓在了手中。

但就算兩件神物在手,也無法抑制他對於天地浩劫的恐懼,他的心忽然感到一絲的顫抖!

池非鱗一行十幾人,在天劫下只剩玄劍聖期的五名劍修,至於柳梓晴等人也多數身上帶傷,程琳則重傷被吳琦夫f-背著。

這些人都在數十裡外,同樣眼睜睜看他如何渡過這一劫。

「難道是我殺虐太重了么?」駱雲心口bo瀾起伏,大口大口的吸著氣,看向天空時多出一絲無奈的平靜……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哈哈,小子,要不要我幫忙呀?如果需要,盡可直說,只要你和我定下契約,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

正當駱雲以為自己要給天劫就這麼砸死時,一個猖狂的聲音就在身後傳出來,這竟是一個f-人的聲音,等他睜開眼時,旭天真雷鏡的器靈就出現在了眼前。

「是你!」駱雲驚訝道,之前數個月時間這nv子都不再出現,駱雲甚至都有些忘記了她的存在,回想那晚上遭受兩個nv子的凌辱估計已被f-人看在眼中,他老臉不禁一紅。

「哼,不消提以前的事,我且問你,願不願意接受我開出的條件?」f-人臉s-一凝,有些怪責的bī視道。

「到底什麼事情,你快說。」駱雲有些奇了。

「嘿嘿,助我回復返老還童就行,只要完成這一點,以後你便是我的主人,我也任由你驅使。」f-人yīn笑起來,看了看天空,只見那一道道劫雷正醞釀著要一下子砸下來的模樣,頓時有些得意起來。

「不行!返老還童本來就是逆天之事,怎可能做到?連我想要增加幾年壽元都要拼了老命,更何況還給你回復以前的模樣呢!而且你不過是個器靈!這就更難以讓人想象了!」駱雲心中有些腹誹起來,嘴裡按捺住了怒火。

「好死不如賴活著,不是我說,以你兩件神階寶物,何以抵抗這恐怖的劫雷?呵呵,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成就萬萬年不遇的天魔之體,這也就不枉天雷會如此強大了,恐怕比之度過劍嬰期的萬劍天劫都不差了,沒有我幫你,萬事休矣。」器靈如此冷笑道,伸出雙手像是迎接這天劫一般,模樣讓駱雲直翻白眼。

「如果我做不到如何!」駱雲咬著牙問道,既然這器靈有本事,那倒也讓它承受一下劫雷試試,至少把她砸個半死也不錯。

「做不到?那就簡單多了,做不到我就一道雷劈死你。」器靈yīn鷙的臉上畫滿了兇惡的皺紋,彷彿天生就是為了殺戮而存在的猛獸。

「有限期沒有?」駱雲反倒冷靜下來。

「一千年,一千年之內你要是還沒有實力讓我回復……」

「成jiao!救我!」駱雲一看天雷砸下來,不敢再猶豫,只要有時間去辦那就有商量的餘地。

轟隆!

百餘道天階就這麼砸了下來,不一刻駱雲就全身光芒萬丈的站在了雷光之下,身上是片縷不沾。

駱雲感覺得到身體中無數的能量匯聚,在中心位置形成一刻h&#25o;n元的東西。

這枚雷丹很快有拳頭大小,尚還在不斷的壓縮著!

在器靈的幫助下,所有的雷電再次給它提煉出來,並且濃縮到了這枚拳頭大的丹丸里。

駱雲只是覺得渾身都受用之極,不一會,這些丹丸已經縮成了兩指大小,渾圓漆黑宛如一刻黑s-的寶珠。

但駱雲也清晰感覺到這寶珠的力量是驚人無比的。

「劍丹!這就是劍丹無疑!」駱雲心中吶喊,承受住了又一輪的天劫后,更是感到這丹丸的絕強氣勢。

器靈撲哧笑出聲來,不由打擊他道:「你懂什麼?這是天魔丹,只有魔才是黑s-的,你看誰人的劍丹不是五種屬x-ng顏s-,偏偏你的黑不溜秋?」

「那有何用?」

「不好說呀。」器靈嬌媚一笑,就鑽入了駱雲背後。

駱雲感到所有雷劫道道下來,卻不再感到疼痛,反而將這些雷電都用來給自己匯聚天魔丹去了,而自己全身充滿從未有過的強大力量。

這般一來,身體中的晶源開始調動,他閉上眼睛時能夠輕易察覺晶源正在鍛造這天魔丹,並且此丹也在重新加入力量后結成一顆如同葡萄一般的小型丹丸來。

等到這丹丸形成一枚真正的天魔丹,所有天劫也宣告落下完畢。

天空漸漸一片清明,烏雲中漸1-一抹陽光。

「啊哈哈哈哈!!」駱雲猙獰一笑,隨後仰天長嘯一聲,大翅展開就飛離原地,度彷彿如恐怖的上古火鳥在天上俯衝而下,只不過這火鳥成了黑s-!

風火燃燒之聲頓時引動了天地之氣,駱雲狂暴無處泄的力量把地面的泥土都翻了起來。

池非鱗和閔奇正數人已經逃出不知距離原地多遠,但是忽聽到這嘯聲,看天象陡然變化時,他們都愣住了。

聲音靜止后,駱雲來到了他們眼前!

「現在想走了?」

兩面紫金翅膀變化成了黑漆漆的顏s-,猶如黑s-的烏鴉,而額間的一枚紫目更是駭人之極,這個形象宛如天外魔星,也難讓人不生起異樣之感。

「你想要怎樣?!我們蒼仙m-n可也不是這麼好惹的!我勸閣下還是自持身份罷!」池非鱗冷然一笑,與周圍四人互相看了一眼。

「自持身份?你們說的是白雲觀吧?」駱雲面s-一沉,人忽然的消失在了原地。

一陣空氣抖動,池非鱗就感覺什麼東西站在了眼前,正待要拔劍而出,這陣氣息已透過他的身體!

「蒼仙m-n的池家?有機會我倒要去拜訪一下,不過今天你們一個都不要走了!」駱雲殘酷一笑,手一伸,就有一團黑乎乎的魔氣抓住了池非鱗的身軀,將他捏成了一團血塊!

「你!難道你不知道池天一么!」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把眾人驚得不一而同的喊了起來,儘管對方緊緊是魔仙期的修士!

柳梓晴秀目也不由一寒,即便她也是手下亡靈無數,但也沒有見過這麼詭異而殘忍的攻擊方式。

「池天一?就是大圓滿修士池天一吧?但那又怎樣?你們妄圖想要殺我,我當然也不會放過你們。」駱雲忽的笑起來,玄劍聖後期也分實力強弱,雖然大圓滿期修士無不是比一般玄劍聖後期修士強數倍,但以他現在的實力,加上地階的寒髓極冰和煉血劍進化的凝血劍,卻也不怕對方多少。

「都下黃泉去問候各自的長輩吧!」駱雲眼球一縮,力量盡數在第三目中sh-出來!

並無強大寶物護身的四人一看這天魔眼,霎時身軀一顫,爆碎成一團r-u泥!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看到幾人都死於自己之手,駱雲手一揮將他們的寶物都收入囊中,這才扭轉過了頭,看像了白雲觀的眾人。***

柳梓晴不覺眉間輕輕一皺,連背後的地劍太阿都有一絲抖動起來,似乎看到駱雲有些暴躁的模樣。

「你們先行離開這裡,我們會在墮落仙谷相見的,餘下的兩個,你們不是對手。」駱雲背起手來,將目光移向了遠處。

四人面面相覷,都感到駱雲這話語有些讓人mo不著頭腦。

然而只是一個眨眼后,幾人都是面s-驚恐起來!

「是天休!還有一位同等大圓滿的血聖!大長老!我們快走!」吳琦率先是驚訝起來,幾乎要奪路而逃!

要知道天休的實力誰都明白,不但有許多寶物在手,甚至已是大圓滿的血聖,距離進階血嬰期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了,而與他同來的一位血修更是和他一樣的存在,這要是兩人一起到來,那所有人都活不了。

「逃是逃不了的,你們要走就走,我和駱雲留下來替你們擋住一時半會!」柳梓晴往背後一拍,地劍太阿嗡一聲出鞘了。

「大長老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們還不快走!」程琳大喝一聲,一拽身邊的簡白y-n就飛離原地。

「大長老!我們一起走!」

「如果不想大家都死,那你們就都要走,到時候在墮落仙谷相見便是,要死要活幹什麼。」駱雲看了眼柳梓晴,兩指並起,頓時一把破破爛爛的長劍旋轉而出,此劍原來子啊芥子空間飛出后還要掙扎,但在駱雲強大的玄氣壓制下,很快就乖乖的呆在了前方,並乖巧的出一陣陣附和的劍鳴來。

「寒髓極冰!是極仙宮之物!」吳琦率先驚呼出聲,如果他連聞名天下的極仙宮至寶都不知道,那他也白修鍊這麼多年了。

「果然是此劍!」

冰晶在這把劍上四散而出,這三人就確定了下來,無不是鬆了一口氣的模樣,有兩把地劍在,他們或許逃走也不是什麼難事的,要知道大圓滿期修士的恐怖,他們最是清楚不過。

一個大圓滿期的修士絕對有能力挑戰三個玄劍聖剛剛進階後期的修士!

「好吧! 別離的笙簫 既然約好在墮落仙谷相見,那就不見不散!」柳梓晴一咬櫻net,不舍之意完全寫在了臉上,但看到駱雲頭也不回的點了一下,她也只能忍下心痛帶幾人飛離此地。

迎面而來的,是一身銀s-戰甲的天休,還有一襲黑s-袍子的高瘦血修,兩個異族也果然沒有讓駱雲猜錯,均是大圓滿期修士!

「是!你!察覺我們氣息卻敢不離開,我早就該想到是閣下。」天休咬了咬牙,示意了下那黑s-袍子的修士,表情上有種餘悸未消。

「他就是你所說的內6聖皇!?」黑袍修士將頭上的包布拿了下來,1-出一張白紙一樣的臉,看起來有三十多歲的模樣。

「不錯!這位閣下就是傳說中的聖皇!」天休重重點了點頭。

「怎麼?現在是不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再來試試我的熾天之火?」駱雲心下暗笑,看來之前天休對自己還有些忌憚,這也給柳梓晴等人逃跑的機會。

「氣息皆無,我看是因為他這件斗篷吧?我且試試他的熾天之火再說!嘿嘿……」黑袍人yīn鷙一笑,對天休之前的警告絲毫不懼。

「試?」天休臉皮chou動了下,顯然不大讚同這個決定。

「不試怎麼知道,難道還讓殺了族長子孫的這些人逃得一個不剩?回去你打算怎麼jiao代?若真的證實是聖皇,我也另有辦法!況且你沒察覺到他好像在等待另外幾個人離開的樣子?」黑袍人傳音入密的和天休說道。

「好,就聽天封兄所言。」話已至此,天休自然是沒有意見了,點了點頭,mo出一盞奇怪的鷹燈來。

而那黑袍修士則兩手一甩,不知從哪裡mo出一大堆圓形的球體,這些圓球悉數通紅,都著一種耀目的光芒。

「看來你們是決定要大戰了?」駱雲嘴上撅起,1-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忽然的,天封兩手一觸碰,結出個法印,幾十枚珠子頓時著起火來,嗖嗖的從手中出,隨後路過之處連空氣也燒了起來!

「這是地陽之火,且看看你熾天是真是假!」天封冷喝一聲,人就飛上了天空,手指做筆,不停指揮幾十枚珠子轟向駱雲!

漫天遍地一下子就成了火海,駱雲心下一驚,手一拍後腦勺,黑氣頓時在身體里冒了出來,形成了一團團黑煙護住自己,而左手一伸,一隻巨大魔爪就抓向了圓珠子!

這才抓向珠子,駱雲就後悔了,只聽得『嗤嗤』兩聲,那火焰就將黑煙燒了起來!

大驚下駱雲用力一甩,將一團被燒著的黑煙甩飛,但這般一來氣血反騰,讓他吃了一虧,要知道每一團黑霧都厲害非凡,全是自己的天魔法相的真氣,少一團他就傷一分元氣!

「哈哈哈!我的地陽真火珠是天底下九種真火之一,豈是本體玄氣可以抵禦的!」天封大笑起來,手指快揮動下,這些珠子燃燒了空氣,地面,以及紅s-霧氣后,竟一個個如同人一般大小了!

天封在第一合就壓制了駱雲,登時讓天休目瞪口呆,但他也非一般修士,瞬間就回復了正常,雙手將鷹燈托上了天空,一聲輕喝,燈口頓時飛出一隻血紅大鷹來,這鷹有十來丈大小,一邊蒲扇大翅,一邊散出腥風來。

「竟是血修的地階寶物?!」駱雲心中有些狐疑了,暗道若是那崩滅劍倒是有克制它的東西,不過一百把劍都毀於天劫后,他根本就帶不出那驚神榜上排名僅次於旭天真雷鏡的熾天之火,否則此火一出,定將這血族斬成燒鴨。

「好!果然是了不得的寶物,既是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眼看那血鷹也跟著飛來了,駱雲退後幾十丈,地劍一收,手中mo出一物來。

天休和天封二人互看一眼,攝於駱雲積威之下,都凝神停住了手中動作!

「今日你二打一,他日不要落單讓我逮住了!後會有期!」砰一聲,不肯吃虧的駱雲捏碎一枚萬里神行符,人化作一道黑煙遠遁而去。

兩人為之一愣,大呼上當。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然而兩人正要追逐,卻現天象驟變,竟是下起茫茫大血來,隨後一道道連天冰蒺在空氣中突起,朝他們飛去!

「是地階的寶劍!難道就是他手上的破劍么!」天封駭然一驚,連忙使得地陽真火旋繞在身畔抵禦滿天飛來的冰晶,而身形因此也頓了下來。

天休也被迫停了下來,控制血鷹蒲扇翅膀,將這些冰晶都扇離原先的軌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