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怎麼會成為異族的邪龍領主,又為什麼要幫異族?

它是被控制了,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君雲卿的心裡猶如一團亂麻。

伽爾領主倒是抬頭朝她說的那軍旗上看了一眼,隨後笑道:「哦。那是邪龍領主的原形本身,本來祖王們給了它新的軍旗番號,它卻是不願意,一定要自己的原形本體做圖騰。」

「在我族,用自己的原形本體做圖騰,是非常勇武的象徵。」

「除了邪龍領主,還有其他幾名大領主,也是用自己的原形本體來做圖騰的。那位多魯大領主,也是其中之一。」

那個邪龍領主,竟然真的就是蛋寶?!

聽到伽爾領主的話,君雲卿的心中一下就炸了。

就在她整個人都有些發懵時,忽然,一道無比陰冷又充滿惡意的目光,驀然從大軍的某一側斜刺而來。

君雲卿被這目光一盯,天生的敏銳讓她立刻回神,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抬頭朝那目光看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只見大軍的右側之中,一名身穿銀甲,看上去十分俊美不凡的男子,正端坐在一頭巨大的王級傀蟲之上,目光冰冷的看向她所在的方向。

在君雲卿朝他看過去時,他似乎有些意外,挑了挑眉,隨後陰冷的一笑,唇瓣微啟,朝她吐露了一個嘴型。

「死!」

那一個字說得極為肅殺,配合上對方看過來的目光。

那一瞬間,君雲卿身體驟然緊繃,完全感受到了對方那一眼,一開口中,撲面而來的凌厲殺氣。

「領主大人,那邊是哪位大領主的隊伍?」

君雲卿的雙目微冷,她沒有再看那名挑釁她的男子,而是抬頭,朝他所在軍隊指去。

「那就是多魯大領主的軍隊。」

伽爾領主朝她所指的地方看了一眼,隨後冷著臉道。

「如果回營后,多魯大領主軍隊中的人找你麻煩,你不用理會他們。」

「軍營中禁止殺戮,更別說你們這樣的控傀師精英,隨便死一個,都是我族的極大損失。」

「美伢的事才剛過去,軍中關於這方面的事管得很嚴,他們不敢對你動手的。如果動手了,會有執法處將他們扭走!所以,你不用擔心。」

伽爾領主並沒有看見那名男子挑釁君雲卿的一幕,以為她只是這麼隨便一問,便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嗯。」君雲卿點頭。

就在這時,那名身穿銀甲的男子忽然跳下自己所坐的王級傀蟲,徑直身形幾個閃爍,就朝伽爾領主這邊掠了過來。

「伽爾領主,別來無恙,謝謝你對舍弟的照顧,卡伊感激不盡。」

那男子停在加爾領主面前,漫不經心的朝他行了一個禮。

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君雲卿驀然一眯眼,終於知道對方對她的敵意和殺意,從何而來了。

卡伊……舍弟?

這麼說,他是卡庫的哥哥。

「卡伊。」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俊美男子,伽爾領主也驀然冷下了臉。

對他感激不盡?只怕是恨之入骨吧!

不過伽爾領主也不拆穿他,只淡淡的道:「為祖王們維護我族秩序和規矩,是我應盡的職責。」

一句話,就把卡伊接下來可能會說的話,給堵了個乾乾淨淨。

不過對方似乎也並不想和他有什麼爭執,只淡淡的一笑,就把目光放在了他身邊的君雲卿身上。

「這個就是發現了我那蠢弟弟的陰謀,及時戳穿他,免得他再禍害別人的君?果然是美貌動人,加爾領主好艷福!」

卡伊看著君雲卿,臉上驀然拉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朝著君雲卿看了過去。

「不過我之前還以為是個什麼驚才絕艷的人物呢,現在看來……呵。」

他低笑了一聲,輕蔑之情,喧然塵上。 第116章「朕,是嫡出。」

一想到這裡,她的臉又通紅了起來,祝烽看著她一臉扭捏的樣子,忍不住眉頭一皺:「讓你過來。」

南煙生怕自己的心思又被看破,也更怕陷入那種尷尬的境遇里,急忙走了過去。

臉上還有點紅,她努力的低著頭。

祝烽指著床邊的腳踏:「坐下。」

這個時候,她當然也就不扭捏了,告了罪,便斜斜的坐在上面。

祝烽說道:「你知道,朕為什麼讓你今晚來上夜嗎?」

南煙低頭想了一會兒,說道:「是不是因為靖王殿下的事?」

「……」

「奴婢那天不該自作主張,靖王沒有得到燕雲的封地,所以才會——」

祝烽淡淡的說道:「你自作主張?你以為燕雲的封地,能由你主張?」

南煙急忙低下頭:「奴婢僭越了。」

「……」

祝烽又沉默了一會兒,才說道:「司南煙,你有兄弟姐妹嗎?」

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問這個,但是南煙聽著的時候,心弦卻像是被人輕輕的撥弄了一下,有點不知道是什麼的滋味,她輕聲說道:「我——有的。」

「哥哥,還是弟弟?」

「一個哥哥,一個姐姐,還有一個妹妹。」

「你們家,倒是人丁興旺。」

「……」

「你們兄弟姐妹的感情好嗎?」

南煙又沉默了一會兒,才輕聲說道:「不算好。」

祝烽轉頭看著她,漆黑的眼睛在燭光下微微的閃爍著:「為何?」

「他們都是嫡出,奴婢是庶出,所以從小就被——他們跟奴婢合不來。」

「嫡出……庶出……」

祝烽輕輕的重複著這幾個字,眼神變得更加深邃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兒,他又轉頭看向南煙:「你是庶出的女兒。」

「是的。」

「朕,是嫡出。」

「……」

南煙低下頭,翻了個白眼。

這種事有什麼好值得炫耀的,天下間誰不知道你祝烽是先陳皇后的嫡子?你們幾個兄弟都是,得意什麼?

南煙心裡嘀咕著,聽見祝烽又說道:「朕的兄弟幾個,都被封為了親王。朕當年做燕王,高皇帝就是為了讓朕去駐守燕雲苦寒之地,因為他說,那個地方,只有朕能守得下來。」

南煙輕聲道:「倓國大軍十餘年無一兵一卒南下,皆是皇上的戰功。」

祝烽沉默了一會兒,淡淡的說道:「高皇帝卻把六弟封為靖王,讓他去南疆。那邊的戰事不多,即使有,也並不艱險。」

「……」

「而且,那裡還很富裕。」

南煙說道:「奴婢曾經聽奶奶說起,邕州那邊有好幾座銅山呢。靖王殿下又擁有鑄幣的特權,當然富裕了。」

說到這裡,她感到祝烽的呼吸突然微微的沉了一下。

抬起頭來,就看見祝烽眉間微蹙,輕聲道:「銅山。」

「……」

「銅山……」

他重複了這兩個字,然後說道:「你的奶奶怎麼會知道。」

「她年輕時好像去過。」

「她一個女人也去過那裡?」

「爺爺帶她去的。奴婢家裡的人都很喜歡四處遊歷,父親他們也都是如此。」

祝烽沉默了一會兒,沒再說什麼,只轉身躺到了床上,道:「熄燈。」

南煙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很快就走過去,吹熄了那盞燈。

武英殿,又一次陷入了沉寂和黑暗當中。

(本章完) 「卡伊!」

君雲卿眉頭一挑,還沒來得及說話,另一邊的伽爾領主已經被激怒,搶先怒喝了出來。

「注意你的言辭!君是我看中的下屬,族群的天才,精英團中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由不得你肆意詆毀和放肆!」

「哦。特等訓練場都萬分艱難才能過去的天才嗎?」卡伊目光邪冷的看著君雲卿所在的方向,嘴唇卻是勾出了一個輕蔑到了極點的笑容。

「伽爾領主這話,還是留著對別的好哄騙的人說吧!我來這,只不過是想看看,把我那蠢弟弟弄到監獄里生不如死,還連累得父親的派系一併倒霉的女人,是什麼樣的。」

「現在看來,這張臉倒是挺禍水的,實力嘛……」他輕蔑的打量著君雲卿的上下,淡淡的道:「或許她床上的實力不錯?」

卡伊的這話說出,四周頓時響起一陣鬨笑的聲音。

這會經過這裡的,正是多魯大領主的軍隊。

那些兵士,自然是向著卡伊的。

聽見自家少領主這麼說,頓時都肆意嘲笑出聲。

「卡伊!」

伽爾領主瞬間被氣得不行。

這段時間,因為君雲卿在特等訓練場的表現,也有很多人出聲詆毀他和君雲卿的關係。

但是從來沒有人像卡伊這樣,膽敢當眾說出來!

不僅如此,還讓那麼多人跟著鬨笑出聲!

如果不壓下去,他今天之後,就會成為全軍上下的笑柄。

就在伽爾領主要發怒之時,君雲卿的聲音卻在這時不疾不徐的響了起來。

「哦。我在軍中經常聽聞卡伊少領主的實力在多魯大領主中無出其右,今日看來……」

她說著輕輕的笑了起來,一雙璀璨的星眸緊盯著卡伊的雙眼,淡淡的道:「不知道卡伊少領主平時一日陪睡幾次?一次陪睡多少人?床上實力如此驚人!」

「你!」

卡伊沒想到君雲卿竟然借用自己的話來攻擊自己。

不僅如此,君雲卿的的話比他的不知道高明了好幾倍。

他嘲笑君雲卿實力不行,說不定是靠著陪睡攀上伽爾領主,意欲要激怒伽爾領主,摸一下君雲卿的實力潛力。

卻不想君雲卿直接用他的話反擊他,而且還讓他半點都反駁不出來!

他說君雲卿的實力是床上實力不錯,君雲卿自然也能說他的實力驚人是床上實力!

而且還問他一天陪睡幾人!

當真是混賬!

說得他好像是以色事人的兔兒爺一樣!

尤其是剛剛,那些為討好卡伊,鬨笑出聲的兵士,幾乎都是男的。

女子一般是不會做出這麼狂放,做出有損自己美貌形象的舉動的!

君雲卿這話一問出來,就好像這些出聲鬨笑的人,都是卡伊的入幕之賓一般。

頓時讓他整個人臉色都青了。

「好!君!你厲害!」

卡伊終於知道,卡庫之前是怎麼被君雲卿給繞到坑裡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