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被撞擊一下,那後果可想而知。

九仙神爐急忙避開,自冰晶大轎上,兩柄長劍飛出,雙劍合壁,劍氣刺眼,往歐陽顏禁錮虛空的一枚神念刺去。

這些事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她們要打開一個缺口,從中逃走。

轟!

歐陽顏一枚神念當場粉碎,這禁錮的虛空被打開了一道口子,但是她們法寶級的長劍也一起粉碎。

冰晶大轎趁著這一瞬間從中逃出,在浩瀚的虛空中快若閃電的消失了蹤影。

歐陽顏並未再追擊,因為他得到了冰后的遺蛻。

那枚如太陽般的神念。

這是九劫仙人的神念,是曾經的半神明念頭,距離純陽僅一步之遙。

他所有的神念都收回。共同鎮壓著不受控制的冰后那枚神念。

九仙神爐掠來,李擇天惋惜道:「就這樣讓她們跑了,後患無窮啊,這仇積深了。」

就在他的話音剛落之際,一座巨大的殿堂,從虛空中轟隆隆的掠來。

看到那殿堂中聳立的巍峨門戶,李擇天嚇的魂飛魄散。

「歐陽公子快跑,又有強者來了。」李擇天驚叫道,就想拋下歐陽顏先跑了再說。

歐陽顏哈哈笑道:「莫慌,那是我的人。」

歐陽顏說完,往眾生之門掠去,李擇天目瞪口呆,不能自己。

「這是什麼法寶??如此強大!」有長老驚呼,不敢相信。

李擇天跟隨著歐陽顏往眾生之門降下,在眾生之門上,一條金光大道鋪了出來,接引李擇天的九仙神爐進去。

「與其說是法寶,我看更像是一個世界,一個美好的世界。」李擇天回了一句,從九仙神爐中掠了出來。

接待李擇天等人的,是行雲。

歐陽顏與錦鯉王進入到了眾生之門深處,因為歐陽顏此時需要藉助眾生之門的力量,將那枚冰后的九劫仙人的神念煉化為已用。

沒有眾生之門的力量,歐陽顏自知煉化不了。

鎮壓在自己的神念之中,都要耗費巨大的力量。

她一直在反抗,想要掙脫出去。

如果不是已經隕落,還殘留著一縷不滅的意志的話,恐怕結果就是歐陽顏被她鎮壓了。

李擇天看到行雲,臉色詫異了一下,旋即大喝道:「你不是天行道宗中,被稱為雲仙子的的行雲嗎?」

李擇天有一種被騙入虎穴的感覺。

難道歐陽顏是天行道宗的人?真是失算!

李擇天在心中憤怒的同時,也是與五大長老一起怒視著行雲,一副防備的模樣。

行雲笑道:「李擇天,你說的沒錯,以前我是天行道宗的雲仙子,現在,我只是我家顏兒的大姨,我與天行道宗已經再無任何干係。」

「哦?」李擇天輕咦了一聲,「你是歐陽公子的大姨?」

「沒錯,多餘的話,我不需要向你解釋。」行雲面露不悅,轉身走進門內,聲音傳來,「你們自便吧。」

「天行道宗的雲仙子,竟然是歐陽公子的大姨,真是震撼。」一個長老恢復了常態,震驚道。

「曾經的魔女,已然棄暗投明,我們好好參觀一下這件世界級的法寶,看看歐陽公子的大手筆。」李擇天微微一嘆,與五大長老走入眾生之門內。

他們進去之後,像是走入一間招待客人的客廳,除此之外,哪裡都去不了,也不知道從哪裡去。

連剛剛進來的行雲都不見了蹤影。

他們只得坐在大椅上喝茶。

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這裡對他們開放,其它沒開放的,他們也去不了。

「到時候一定要找歐陽公子,好好的見識一下,這件充滿了美好氣息的世界級法寶。」李擇天嘆道,內心中升騰著一股對這裡的嚮往之感。

PS:新的一周,有推薦票,月票的投一投吧,支持妖妖,從你做起。 第746章今晚,我要請客

冉小玉急忙起身,急切的問道:「打聽到了沒有?是誰?」

聽福走進來,神情複雜的說道:「沒有。」

「沒有?」

冉小玉立刻皺起了眉頭。

南煙也從卧榻上直起身來:「是沒有打聽到,還是什麼沒有?」

聽福緩過一口氣,然後說道:「奴婢下去打聽了一趟,那頭鹿不是人送來的,而是廚房的採買今天碰巧買回來的。」

「……」

「因為想著冬天到了,想要給大家補補身子,正好碰上了一頭新鮮的鹿,所以就整個的買了回來。」

「……」

「買回來之後,因為娘娘的飲食是事先安排好的,原本是不送過來的。但皇上看到有新鮮的鹿肉,想到了娘娘,才特地祝烽給娘娘送過來一些。」

眾人一聽,都安靜了下來。

彤雲姑姑倒是鬆了口氣,說道:「若是這樣,那,還算好。」

南煙想了一會兒,輕聲說道:「嗯,還好。」

如果只是廚房採買無意中買回來的,那今天的事就只是湊巧而已,雖然有些危險,但總比有人暗中加害自己,要來得好些。

念秋也說道:「若是這樣,那就不用太擔心了。」

冉小玉立刻就說道:「也不能完全就不擔心,今天若不是姑姑及時趕到,我們都不知道,就看著娘娘把東西吃下去了。」

「……」

「娘娘要是真的出了事,就是我們的罪過。」

眾人都點了點頭。

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皇上對貴妃娘娘的寵愛,人盡皆知,如果真的是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貴妃娘娘被人暗害,那皇上一定要滅了他們九族!

彤雲姑姑道:「今後,大家要更仔細一些。」

念秋想了想,立刻說道:「要不,娘娘今後要吃的東西,奴婢先嘗一嘗吧。」

南煙立刻道:「不行。」

這些人都是她身邊親近的人,她不願意把他們當做試毒的工具。

彤雲姑姑也說道:「這樣也不妥,有些東西,孕婦有禁忌,但尋常人未必有。」

「啊?」

「有的時候,哪怕你吃一斤都沒事,娘娘可能一口都不能吃。」

念秋嘟囔著:「什麼東西我能吃一斤。」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彤雲姑姑轉頭對著南煙到:「今後,不管娘娘吃什麼,都先讓奴婢看過吧。奴婢好歹家中行醫,懂些藥理。」

南煙道:「那,這些日子就辛苦姑姑了。」

「這算什麼辛苦呢。」

說定了,大家也都稍微的鬆了口氣。

南煙仍舊讓他們坐下來,把鹿肉烤了吃了,而她自己不能吃,自然就坐在一邊看著。

可是,她的腦子,並沒有停下來。

就在大家高高興興的吃著烤肉的時候,南煙突然說道:「聽福,你剛剛去廚房問的時候,有沒有問採買,街上是不是天天都有賣鹿肉的?」

聽福一聽,立刻說道:「這個奴婢也問了,採買說,不是天天都有。」

「哦?」

「他好像也是隔一段時間,會看到一次。」

「……」

「但之前是因為天還暖和,所以他沒有買過。但最近,天氣冷起來,加上今天那頭鹿確實新鮮,他就買了。」

南煙聽著,輕輕的點了點頭。

聽福說完,又埋下頭去,大口的吃了起來。

南煙慢慢的下了榻,走到門外去,屋檐下,看到外面的天色,隱隱的透著陰灰。

風很凜冽。

她的裘衣厚重,倒也不懼寒風,只是稍微將衣衫裹緊了一點。

冉小玉吃了一會兒,發現南煙不在屋子裡了,也走了出來,走到南煙身邊。

「娘娘,怎麼了?」

南煙搖了搖頭:「沒什麼。」

但她臉上略顯凝重的神情,顯然不是這麼回事。冉小玉說道:「娘娘是不是還在擔心這件事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有意為之?」

「嗯。」

「為什麼呢?」

南煙道:「幕後的主使者,知道我膳食的習慣,所以,差不多可以判斷出什麼時候,我的桌上會出現那道菜,而他只要提前準備好,在這一天,到市場上去售賣新鮮鹿肉。」

「……」

「這也就是為什麼,採買不是天天都能看到鹿肉,而隔一段時間才會看到一次。」

冷情總裁愛上我 「……」

「這個人,很有耐心。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

「……」

「而且最近,天氣冷了,大戶人家在冬天吃鹿肉溫補,也是很常見的事。」

「……」

「只要有一次,廚房的採買買了他的鹿肉,那麼他的計劃就成了。」

南煙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個人,或許就是府中的人,又或許,跟府中的人有聯繫,所以,可以打聽到一些事情;而且,他考慮事情非常的嚴謹,行事也很有耐心,完全不急不躁。」

「……」

「這一次,若不是彤雲姑姑看到,幾乎,就是一場意外。」

聽到這裡,冉小玉倒抽了一口冷氣。

的確,如果真的是有人在做,那這個人,太可怕了。

他用一次一次的「刻意」,來形成了一個「意外。」

哪怕真的出事,從他們這些服侍的人,到廚房的廚子,再到採買,甚至——皇帝陛下本人,每個人做的都是他們尋常該做的事。

冉小玉忍不住道:「這,簡直難以想象。」

南煙也點了點頭。

如果,真的只是一個意外,那麼,也就罷了。

但如果,真的如她所猜想,是有人有意為之,那這個人,真的非常的可怕。

冉小玉壓低聲聲音道:「那,是誰?」

「……」

「是康妃?還是寧妃?」

南煙搖了搖頭:「這個人心思機密,完全沒有破綻,我也判斷不出來。」

「但,總不能坐以待斃啊。萬一她下一次還要對娘娘動手呢?」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