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親眼目睹了,一個個大活人被子彈打成了篩子,然後變為一具具屍體摔倒在地,血流成河的場面,夏天倒吸了好幾口兩次,讓他肚子都有些疼,眼中充滿了驚懼,覺得這會的場面真真恐怖如斯。

……

三更求推薦票。晚一點還有…… 幻月一拍陸凡的後背,道:「好你個鬼啊,自己回去再好好研究。你得到拳法了,姐姐我還什麼都沒得到呢。你休息好了沒有,趕快幫我也弄本武技。」

陸凡感受了一下自己體內的狀況,罡氣還在迅速恢復中,短短的片刻,他便恢復了一半左右。

點點頭,陸凡道:「好,不過你這次速度快一點。」

幻月大聲道:「沒問題,剛好我也用了陰陽氣,趁著這段時間我的力量處於頂峰狀態,趕緊弄。」

幻月說著,再度罡勁化長鞭,直接扔進了武技星辰海中。

這一次,幻月挑中了一顆比剛剛更大的星辰。

腳下閃亮起黑白兩色光芒,幻月一聲輕喝,全身罡勁提升至巔峰,一套火紅色的蓮花寶衣將她籠罩,讓她看起來如若九天仙女。

陸凡這才注意到幻月如今的罡勁絕對不止外罡一重,兩重。

看看這華麗的蓮花寶衣,簡直如同盛開的火焰蓮花。紋路栩栩如生,光芒流轉。

此等實力,怕是至少外罡三重的修為了。

這才短短半年多的時間啊,幻月的修行速度簡直是非人的快。

「陸凡,還愣著幹嘛,光劍來了。」

陸凡聞聲回過神來,連忙舉起手中重劍。

與剛剛一樣,光劍先是密集的攻擊,而後開始轉彎從後方繞開。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的攻擊就好擋多了,費了一番力之後,幻月將武技拽了出來。

一看封面的上的字,幻月就笑了起來。

「分神千幻決。好東西,這本我要了。沒想到這修行塔內還真有好東西嘛。那老傢伙倒是不騙我。」

陸凡很想問幻月口中的老傢伙是誰,但話到臨口,卻又沒問出來。

原因無它,因為幻月直接拿出了一塊雪白的玉佩,上面有著繁複的花紋,顯然是某種陣法。

注入罡勁,幻月對著玉佩叫喊道:「老傢伙。我拿到武技了,就是這本。我直接帶走了啊!」

陸凡湊上前看了一眼,玉佩之中幻影浮現,赫然是院長那張老臉。

院長無奈的看著幻月道:「你要學就學,何必要帶走呢。」

幻月道:「我最不喜歡我的學過的武技,其他人也會。反正跟我用同樣招式的人越少越好。武技我拿走了,大不了等我徹底練成了,再還給你便是。」

院長搖搖頭道:「罷了,你拿去吧。」

說著,一道光芒從玉佩中放出,注入了幻月手中書內,一點紅芒從書底飄起,然後消失在半空之中。如此一來,武道學院注入這本武技上的標示便徹底消失,這本書也就成了幻月的私人珍藏。

幻月將玉佩收起,將書放進了自己左手佩戴的紅線之中。

毫無疑問,她手上的這一根紅線,也肯定是虛空之物。做完這一切,幻月笑著對陸凡道:「哈哈,一本地級武技到手。像這種地級武技被武道學院的老傢伙視為珍寶,不會讓學員帶出塔的。但他自己解除禁制就可以了。靈級武技能帶出去,地級就不行,什麼鬼規矩。呵呵,我才不會還給他呢。到了我手上的東西,就是我的了。以後把這本武技帶回家,我還能給我的妹妹修鍊,說不定還能給我養的豬豬修鍊。」

陸凡一陣無語,感情她打著這樣的算盤。

腳掌用力的踩了幾下金色傀儡的大腦袋,幻月道:「好了,傻大個,我們搞定了。把我們送出去吧。」

陸凡連忙道:「等一下。我還有點時間,我要去下面幾層多拿幾本武技。」

幻月疑惑的道:「下面幾層?你是說那些靈級武技嗎?要那些沒用的武技幹嘛。」

陸凡輕笑著看著幻月,沒有回答。

像幻月這樣,有陰陽境武尊當老師的人,一些靈級武技自然不算什麼了。

但對於陸凡來說,靈級武技還是很有用的,君不見他們陸家鎮家之寶也不過就是一本靈級低階的武技么。多拿幾本,到時候帶回家,也算給家族做貢獻。更何況,陸凡還記得要給靈瑤帶一本呢。

幻月看著陸凡的笑容,擺手道:「好了,好了。我跟你一起弄吧。有本大小姐在,下面幾層的武技,你怎麼挑就怎麼挑。哼,實在挑不好,就讓那些傻大個給你介紹。是不是,傻大個。」

金色傀儡一陣長長的嘆息,它深深的感覺到,作為一名傀儡實在太不容易了。

兩人從金色傀儡的腦袋上一躍而下,幻月忽的想起了什麼,轉手對金色傀儡扔出一顆閃亮的寶石。

「傻大個,看你蠻老實可愛的,這個就送給你了。哼哼,希望我下次過來的時候,你能有些突破,至少能變幻身形,你的腦袋實在太圓了。」

金色傀儡接住了幻月扔過來的寶石,頓時眼睛都亮了。

「陣法寶石。」

幻月笑道:「有點眼力,趕快吸收了吧。對於你們這樣的傀儡最有用了。再見了,傻大個。」

金色傀儡激動的將寶石一口吞下,而後,站起身對著幻月深深的行禮,同時聲如洪鐘道:「歡迎下次再來。」

幻月仰頭哈哈大笑著,陸凡一陣惡寒,連忙向下方走去。

一路往下走,毫無阻礙。

上來的時候艱難如便秘,下去的時候爽快如尿崩。陸凡在幻月的幫助下,很快便在五層找到了一本適合女子修鍊的玄音決,靈瑤在音律方面頗有造詣,想來這本玄音決正合適她。

又在三層四層拿了兩本,在四層的時候,陸凡還看到了正在努力的鳳華,沒有過多的交流,陸凡選好武技,直接走人。輕鬆,簡單的模樣讓風華又是暗暗咬牙。將這兩本靈級武技收好,陸凡這才心滿意足的與幻月一起出了修行塔。

白光一閃,兩人回到了塔外,陸凡臉上帶著笑容,此次在修行塔內可謂是收穫不菲。

「陸凡!」

陸凡剛剛站定,耳邊忽的傳來一聲叫喊。

轉頭看去,入目的赫然是被嫣然控制的靈瑤叫出聲來。旁邊冷寒與一名不認識的男子笑容滿面,再旁邊則是倒在地上的韓楓。

「靈瑤!韓楓師兄!」

陸凡當時怒火升騰,快步走到韓楓身邊。

韓楓倒沒有昏迷,指著冷寒身邊的男子道:「我的碧水長天劍!」

陸凡轉頭望去,果然,韓楓師兄的碧水長天劍已經落在了此人的手中。

給了韓楓師兄一瓶丹藥,陸凡死死的看著那人道:「你是誰,把劍還來。」

男子手撫著碧水長天劍道:「我叫禹心。這把劍不錯,歸我了。」

聽到禹心的名字,幻月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

冷寒笑道:「陸凡,我們可是在這裡等你好久了。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交出你手上所有值錢的東西,跪下像我認錯。二,我們在這裡把你廢掉。」

陸凡將自己的重劍抽出,道:「我聽說在鑒寶山,好像是有導師巡查的吧。冷寒,你敢如此猖狂?」

冷寒笑出聲道:「如果是當著很多學員的面,我確實不敢做這樣的事情。但陸凡,你睜眼看看,四周還有其他人嗎?」

陸凡轉頭望去,果然,四周除了冷寒等人意外,什麼人都沒有。

冷寒笑著解釋道:「你們現在可不是在修行塔的前面。而是在修行塔的後面了。這裡是修行塔的出口。一般學員,連修行塔都進不去,他們怎麼會知道出口在哪裡。還好我前幾天進了修行塔一趟,否則還真找不到這裡。說實話,陸凡你能進入修行塔真挺讓我驚訝的,我的手下告訴我你答應了一名武榜強者的時候,我都驚呆了。不過嘛,忘了給你介紹,這位我們陰陽院的禹心師兄,武榜排名可是前二十。你沒有任何機會。現在跪下給我認錯,還來得及。」

轉過頭,冷寒又看向陸凡身邊的幻月。展顏一笑,冷寒帶著調戲的語氣,對幻月道:「這位小姐,你最好還是離的遠一點。等下可能會血肉橫飛的。要不,你站到我身後來,我給保護你的。」

幻月忽的笑了,轉頭對陸凡道:「要我出手嗎?這個傢伙成功的噁心到我了。」

陸凡道:「隨你。不過等我先打完。」

幻月點點頭,她看的出來,陸凡眼眸之中已經帶上了殺氣。

對於陸凡的實力,幻月還是有信心的。雖然罡勁修為不高。但其強度,爆發力都不錯。尤其是防禦力,高的可怕。幻月已經見識過陸凡如何擋下那些可怕的光劍了。

身上罡氣冒出,陸凡開始提升自己的氣勢。

冷寒見陸凡這個時候居然還在垂死掙扎,冷笑道:「好,有骨氣。等下讓我打斷你的骨頭,看看你是否還硬的起來。禹心師兄,你幫我壓陣。我來會會他。」

禹心感受著陸凡身上的氣勢,眉頭擰緊。他似乎並不看好冷寒。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禹心的耳邊響起。

「禹心是嗎?我勸你最好不要動。否則你會跟方天一樣,被揍的很難看的。」

禹心登時臉色巨變,看向幻月的目光,就如同見到鬼一樣。 紅色的氣息凝聚出身形,有著驚艷絕倫的容顏,五官精緻,就跟正常女人沒什麼區別,嬌軀上被血紅色的裙子包裹著。

女子的聲音再次響起,「怎麼!說不出話來了,還是妾身太漂亮了,不過呢!這次多虧了汝總算能恢復些了。」

小神壓下心中的悸動否認說:「不是….只是覺得你突然出現有些不適應,你還沒告訴我那石像到底是什麼。」

「說來話長……那是古老可怕的生物石像鬼。」

「石像鬼!你之前稱呼自己可是吾,現在自稱妾身!到底是什麼意思?」小神一副不懂的樣子撓了撓頭。

「咯咯…想知道!」女子露出迷人的微笑說:「就是不告訴汝。」

「算了,不說就拉倒,我還要辦正事呢!」小神突然想到對方說的吃抹乾凈不認賬是在說我自己嗎?

全身通紅的女子說:「怎麼!生氣啦,怎麼久沒見,就不想妾身嗎?」

「才沒有生氣,想你做什麼!是真的有事要辦,你還是回來吧!」小神在房間找到另外一條通往地下的入口。

「看汝怎麼有誠意的份上,先聽汝的。」

女子說完消失不見了,小神翻了翻白眼,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好說話了,心想自己體內住個女人也是見鬼了,而且這次態度之前完全不一樣。

就在小神離開后,離開的兩人再次折返回到這個地下房間,一看石像全部碎成一地,臉色變的凝重起來。

在黑色城堡頂端高處是一座宮殿,其中有一名性感美麗的女子坐在王座之上,如果小神在這裡一定認出她來,她的那雙琥珀色的眼眸與夏依若像極了,還有一頭銀色的長發,只是她的容貌比夏依若顯得更加成熟。

「進展如何了。」

宮殿隨著女子的聲音響起后,一道年輕的聲音也跟著附和起。

「回母親大人……事情進展很順利,人類遺留下的文明已經被我們掌握,也從地下遺迹中發現未知生命體的科技已經也在破譯。」

這名說話的男子身穿白色衣袍,對眼前的女子恭敬的說著。

女子面無表情的說:「很好…我已經迫不及待回到故鄉,剩下交給你吧!」

「母親大人,會如你所願的….」

女子緩緩起身離開王座,而眼前這位男子看到她的母親內心蠢蠢欲動,在他的眼光里宛如藝術品一樣的美麗,可他不敢表達出來,這麼多年他可是只有覬覦。

「到底是有多深啊!」

小神不斷往地下台階往下奔跑…就在耳邊響起女子的聲音。

「小神,妾身能感覺到地底下有什麼東西….」

「呃…你早說嘛!」

小神翻了翻眼說,他真覺得血戮女神出現,說話語氣的變溫柔了,難道是先給我糖吃然後甩一巴掌!

「汝個混蛋,把妾身想的那麼不堪嗎?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救汝,讓汝被風吹走。」

小神聽到對方這麼一說就慫了,的確上次颶風暴多虧了她幫忙,接著腦海中不斷女子鬧哄哄的聲音,讓他實在是無語了,一下讓小神反應過來原來自己內心想什麼對方完全知道的。

「話說…你說歸說,你坐在我頭上是幾個意思啊!」

「哼……汝少管,妾身喜歡。」

小神沒感覺重量,也不知道對方是什麼自從那個血色門戶消失身邊就變的奇奇怪怪的。

「真傲嬌…」小神翻白眼,心裡也是苦逼怎麼會攤上這古怪的女人。

當小神來到地下幾千米地下時,終於看到眼前碩大的金字塔宮殿,周圍一根根黑色柱子,柱子中央一個碧綠色的門戶。

就這時小神突然停下腳步不動了,就連血色女子也覺得奇怪,可一幕她也驚奇看到了什麼。

「你終於來了…..」

小神快無語了,也是今天碰到最詭異的靈異事件了,不過眼前出現的人影的說話之人,正是當初夢境中的那位灰色皮膚身上還有綠色紋路的艷麗女子。

小神驚訝的問:「你….是人是鬼呀!」

「汝個笨蛋,其跟妾身相同,現在屬於精神體的一種。」

小神問:「精神體!這麼高端嗎?」

「我叫木妮露,我只是陷入沉睡,屬於精神體,如果按照這個星球的叫法就是靈魂體,他們試圖要破開大門…」

這時叫木妮露的精神體來到小神面前一把抱住,讓小神自己突然感覺精神氣爽的感覺。

「這精神體讓人舒適的感覺。」小神此話一出,讓叫木妮露女子顯露出羞態。

「懷疑汝真有女人緣啊!」

小神翻白眼說:「你呢!不介紹下!」

「紅…」

小神通知其他守望者,掙脫懷抱的女子看了看紅,她們像是共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