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

劍氣斬出來的狂風,已經變弱。

不死天帝那魁梧的身軀從狂風裡露出。

此刻他的面色一片鐵青,再沒有之前那神域皇者的模樣。

眾人抬頭看去,頓時他們的瞳孔收縮。

不死天帝面對斬開不死之拳的劍氣,以極快的速度向上拔高,避開攻擊。

但卻沒想到,劍氣的餘威,仍然傷到了不死天帝的腳板。

一滴滴猩紅的鮮血從其腳底落下,掉落在地底深淵。

不死天帝,終歸還是受傷了。

這是不死天帝第一次受傷!

「哼,我這只是本能反應而已,憑你的劍,想殺我,痴人做夢!」

擁有不死之身,結果卻嚇的直接上躥,這讓他感覺到無比的丟臉。

「不死天帝,看來也不過如此。

你之所以能稱第一天帝,是因為那時候神域沒有遇到到。

若我龍皇與你在同一個時代,你別說當天帝,連當條狗都需要看本少的臉色!」

林天佑輕笑一聲,淡淡的說道。

他這話一說出口,可以說是對不死天帝極大的羞辱。

眾人全是面色一變,他們很憤怒,很想為不死天帝爭回面子。

但他們又不敢。

林天佑此刻表現的跟一個真神,他們雖然是神域的大佬,但與龍皇相比,根本藐視的如同螻蟻一般。

就在此刻,龍皇又做出了一個極為讓人難以置信的動作。

他竟是將寶劍收起,抬起了一根手指。

「不死天帝,接下來,我會用這隻手指敗你。

因為你根本不配讓我用劍!」

不死天帝聽到林天佑這句話,心頭的怒火已經到達了難以遏制的地步。

這擺明了就是對他的蔑視。

正當他準備破口破喝時。

首席戰神的聲音卻傳了過來。

「天帝,答應他,就讓他用一根手指。

現在你的面子暫時放下,殺掉龍皇才是最要緊的。

如今他狂妄自大,你就借著對方這個缺點,殺掉他!」

「可惡,我不死天帝今天受此大辱,若不殺他,我誓不罷休!」

「別衝動,你可要想好了,那預言夢裡的結局。

想逆天改命,你就必須利用龍皇的自大,這樣才能殺掉他!」

首席戰神怕不死天帝失去理智,連忙傳音勸道。

一聽到預言夢,原本生氣的不死天帝忽然心頭顫了顫。

夢境里,龍皇好像是用劍將他殺死的。

如今龍皇用指棄劍,要是他答應龍皇,這不是從另一方面來說,預言夢的走向在發生改變?

「好!

龍皇,既然你說用指戰鬥,如果你半途改變主意,那你就是這神域最大的笑柄!」

不死天帝大聲說道。

「當然,我龍皇一向說話算話,如果我多用一根手指,就算我輸!」

林天佑咧嘴一笑,笑容里充滿了邪氣與挑釁。

而後,又是一道極低的聲音,如同傳音一樣,只有不死天帝才能聽到的話,從龍皇的口裡傳來:

「若是你敗了,你要告訴我陰天子的下落!」

「你、你說什麼?」

不死天帝雙目圓有睜,下巴大張,林天佑的這句話,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過的。

「你很吃驚?看來陰天子的下落,你果然知道!」

龍皇雙目散發出了一抹希望的光芒。

終於找到陰天子所在的線索!

「你是天道神宮的人?

否則你怎麼可能知道陰天子這個名字?」

陰天子自從被天道主宰從冥界抓走後,根本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的下落。

除了天道主宰,狂邪之主以及他不死天帝知道之外,就只剩下天道神宮的那些神將。

如今龍皇也知道陰天子這個名字,那必然是天道神宮的神將。

他就說自己怎麼可能不是龍皇的對手,面對一個侍奉天道主宰的神將,他一個神域的天帝又有什麼辦法打贏?

「哈哈,神將背叛天道主宰,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大罪嗎?」

不死天帝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先入為主的觀念讓他認定龍皇是天道主宰的一名神將。

陰天子是天道主宰最重要的力量來源之一。

現在龍皇也問起,定然是想獲得陰天子身上隱藏的輪迴之力。

「天道主宰算什麼?

遲早我會把他轟飛!」

林天佑豎起手指,當著不死天帝的面輕輕搖了搖。

「你找死!」

連天道主宰也敢羞辱,不死天帝再也忍不住,他暴喝一聲,不死的身軀騰空而起,將空氣震碎!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手打吧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手打吧!

喜歡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請大家收藏:()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百鬼!?」凌之福和美馨都是震驚的看著如今百鬼的模樣。

不自覺得,凌之福兩夫婦都露出了厭惡的表情。那凌之福皺起眉頭作揖道:「百鬼道友,你這是何意?」

「哼,貧道看不得你以築基之尊,攜數十人圍攻一區區練氣小輩。貧道也覺得實在臉上無光。」

面前這骷髏發出如此之語。舉手投足間,周身上的黑煙四散飄動。 妖凰選夫記 甚至站在遠處的凌之福都能嗅到,一絲若有若無的屍臭味。

聽到百鬼這番說詞,凌之福尚未說話,旁邊的美馨卻爭著搶道:「此人與我幽篁谷乃是不共戴天的大仇!死在他手上的門內弟子便有數十人!如此,百鬼道友還要袒護他嗎?」

而凌之福立刻跟腔:「不錯,百鬼道友深明良禽擇木而息之理。貧道也知道百鬼道友以前與這廝有些交情。但是如今不同往日,你已是築基高人。何苦為了一個小輩往日的交情,便將自身前途當做兒戲,與我等為敵呢?相信百鬼道友還是記得不久前那份通文的吧。」

這番話說得聲情並茂。就連百鬼都不禁有了一絲動搖。

「恩?」不遠處守在命懸一線的雨愛蓮身邊的紅毛男孩忽然瞪眼,立刻發出厚重的粗嗓音,吼道:「百鬼!可別忘了你這次尋我來是做什麼的!」

「這我明白!神兄無須多慮。」百鬼如此說著,雙眼中忽然亮起兩團綠色的火苗。

察覺到百鬼的異樣的凌之福,忽然斜眼看著那紅毛男孩。連基本的禮節都懶得去理會了:「這為道友,敢問大名?貧道在淞洲也算交友廣泛,卻不曾識得閣下這般人物。」

「哼!老夫本就不是你淞洲人氏。賢洲吞火童子神國月,便是在下了。」紅毛男孩老氣橫秋的如此自薦。卻讓一邊的美馨秀眉跳起:「神道友,你既是賢洲人氏,這淞洲地界,我幽篁谷的門內事,神道友按照規矩不該插手吧。」

聞言,神國月露出譏諷的表情。正要張嘴時。一邊的百鬼忽然上前一步,打斷了神國月。立刻渾身上下陣陣黑煙瀰漫。正是一幅敵對摸樣!

卻見百鬼那干硬的下顎一張一合,口吐人言:「如今神兄乃是我淞洲黑山地衙府的長老。既是本淞洲宗門人士。如何管不得?」

「什麼黑山地衙府?貧道從來沒聽。。。」下意識就開口的凌之福忽然愣住了。眼神之中漸漸溢出難以置信的神情。直勾勾的盯著百鬼。

後者忽然發出古怪而凄厲的怪笑。

「不錯,我百鬼便是這地衙府的開山祖師!」

「敬酒不吃吃罰酒!」豁然暴怒的美馨揚起手來,一道霹靂的劍光就斜飛而去,立時要把百鬼一斬為二!可百鬼早就伺機而動,見到劍光襲來,只是一聲獰笑。九枚被綠火包裹著的骷髏頭竟然就從百鬼的胸腔鑽出!

「九子連環,地冕共葬!哈哈哈哈哈哈哈!」百鬼獰笑著閃開了那道劍光,九個骷髏頭卻帶起陣陣綠火,猛然朝著那美馨撲去!

雖不知那綠火威力如何。但是這美馨和凌之福二人卻是瞬間避開!

「凌哥!你我分頭作戰!聯合本門弟子,他二人便只能送命!」

「好!百鬼新晉築基,必定力有不繼!你快快前去配合門內弟子擒困了他!那築基四層的神國月,便由夫君我來對付!」

兩人只是一合一散。便商量好了對策。見到那凌之福撇下**,猛然沖向那神國月而去。同時嘴裡大喊:「幽篁谷弟子聽令!周天大數,乾坤倒轉!五行顛倒鎖仙陣!」

「弟子得令!」那些躲在遠處的練氣弟子聽到如此。立刻將那神國月以及暈倒在地的雨愛蓮圍坐一團。

百鬼是知道五行顛倒鎖仙陣的。五行顛倒,天翻地覆,神仙難逃。便是五行鎖仙陣的真實寫照。雖說布陣者只是一堆練氣的小輩而已,但是施展開來,也會讓築基的道士畏手畏腳,難有作為。

正念及此,想往回趕的百鬼,卻被一道霹靂的劍光擋住了去路。

「百鬼!別以為晉陞築基,就橫行天下了!今日本道姑我,便要教教你何為禮數!」美馨怒吼著,拍手間就是二十道符籙射向百鬼!

不成想百鬼回過頭看,看也不看那符籙。只是獰笑道:「恩?如你這般靠著前輩灌頂吃藥才晉陞的築基道士,竟敢與我相提並論?笑話!」

百鬼猛然揮手,九枚綠火骷髏頭立刻圍成一圈,九道綠幽幽的陰火柱子立刻將那二十道符籙燒成飛灰,直撲美馨道長而去!

「妖魔鬼怪,卻想用這般旁門左道的手段對付我?」美馨不怒反譏。手上飛快變幻印決,一道道巨大的石柱自美馨周圍拔地而起。定金看去,那整整十二道石柱足有十丈來高,表面都密密麻麻的刻印著看不明了的咒文。

百鬼一愣,不曾識得這是何等道法,亦或法寶。

卻見那燃燒的熊熊陰火眼看就要淹沒那美馨。後者卻自得一笑道:「這才是名門正道的手段!」

轉眼間,無盡綠火突然去勢一頓。卻見那十二道石柱猛然放出豪許光彩。每一個刻著的咒文好似長了嘴巴一般,將所有的綠火瞬間吸盡!

「哼!」百鬼輕哼一聲。一手抓著鋼叉盯著那滿臉譏笑的美馨,說不出話來。

就算對方是靠著外力晉陞築基,屬於今生無望成為金丹的道士。但是對方在築基境界待了幾十年。經驗和法力差距不是一點半點。他百鬼就算神通再好,手段再多。此刻卻也有些畏手畏腳起來了。畢竟一個新晉的築基,還是力不從心。

就在百鬼李顯被美馨道姑攔下的時候。另一邊的吞火童子神國月,卻是鐵青著臉。

「五行鎖仙大陣?想不到這淞洲地界,卻還是有利害的門派嘛。。」神國月看著周遭一片的弟子飛快結印,布置施法。心裡就是一沉。

別人可能只聽過五行鎖仙的名頭,不曾見過。而他神國月卻是親身經歷過這陣法的恐怖的。

一身修為法寶。卻淪落到連自殺都做不到,完全被布陣者任意擺弄的境地。他可不想再體驗第二次!

「小輩!五行顛倒鎖仙這般的陣法,也是你們配施展的?」小孩摸樣,一頭如火爆裂長發的神國月怒喝起來。那小身板上的衣物瞬間燃起熊熊烈火,焚燒殆盡。

待到火光消散。留在原地的,卻是穿著一身古老盔甲,連皮膚都變成了鐵黑,全身都燃起火焰的人!

這番模樣,是人非人,似鬼非鬼。讓諸多弟子都被嚇了一跳。

可這一切都入了那凌之福的法眼之中。

「什麼!火神法相!」正衝來的凌之福悚然一驚!可時不我待,許是這五行鎖仙在神國月眼裡有很深的陰影。面對這些低自己一個大境界的練氣小輩,神國月一出手卻是全力施為!

只見他怒喝一聲,周身熊熊火焰更甚,那背在背上的巨大符盒豁然洞開!只是見神國月單手一引。成千上萬的符籙宛若巨浪一般噴涌而出!轉眼間便是遮天蔽日,滿目皆是符籙!

眾人皆是被這漫天符籙給震驚的當口。神國月卻手上飛快變幻印決。一道秘法便是使將出來!

「天地上焚!神火飛鴉!」

轉眼間,原本遮天蔽日的上千符籙忽然一震。竟然紛紛燃起了火焰!一隻只完全由火焰所組的飛鳥從火球之中飛出。帶起駭人的炙熱就是拍打著翅膀,一頭俯衝向那些呆了的幽篁谷弟子!

密密麻麻!數也數不清的火鳥匯聚成從天而降的火雨!將整個天地染成了一片炙熱的通紅!一股絕望的情緒悄悄的在眾弟子心理蔓延。

因為他們都知道,面對這等威力,這等規模的道法,他們苦練多年的修為是如此的脆弱。

而趕來的凌之福看到這般景象,在大吃一驚之餘,卻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可如今沒時間讓他啰嗦,只是一個閃身他來到眾弟子之中。看著王尚那仰著頭而變得鐵青的臉。看著被那密密麻麻的火鳥所印照的火光而照的通紅的古寒。凌之福臉色一沉,忽然手印變幻。那面古樸的八卦盤再次被他祭出。

「諸天萬籟,聽我號令!」

剎那間!上千個神秘莫測的符文也從八卦盤之中蹦躍而出。這些符文宛若漩渦,遮蓋著所有弟子。竟然形成一面護罩,任憑那無盡的火鳥飛赴而下,炸開一團又一團的火光,也亦然不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