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生這邊是已經把大刺蝟解決了,周毅和周雲兩個統領那邊還正與一「人」一「獸」交戰正酣呢!

周雲那邊,有周雲這個統領為主要戰力,正面牽制大老鼠的行動,其餘的護衛們,則是伺機從側面攻擊烏甲鼠。

只是烏甲鼠根本不在乎護衛們的進攻,淡然地啃食著地上的被護衛們斬殺了的異化獸的殘肢斷臂,任由護衛們的北冥刀氣斬在身上。

護衛們的攻擊沒有辦法破開烏甲鼠的烏色鱗甲,整個烏甲大鼠都覆蓋著一層厚厚的烏色鱗甲,大鼠只需要護住眼睛和嘴巴、鼻子,就不會受到護衛們的影響,他們的舉動,在烏甲鼠看來,毫無意義。

遠處。

看著眾護衛徒勞的攻擊著烏甲鼠的一幕,周生眉頭皺了皺,烏甲鼠的鱗甲連這些修鍊了武功的護衛們也破不了,不愧是統領了數以萬計的異化獸的首領之一,這防禦力簡直爆表了。

此時,烏甲鼠似乎發現了周生,它放棄了啃食著的異化獸,抬起頭來,對著周生的方向嗅了起來,碗大的眼珠左右晃動了幾下,似乎是認出了周生這個之前給了它一箭的罪魁禍首!

向著周生這邊竄過來,向著周生所站立的位置,撞開眾護衛的圍攻,猛地沖了過來。

看著自己等人圍攻的大鼠向著自家的少爺沖了過去,被撞開的護衛大急,連忙對向著周生衝去的大鼠追去!

對於身後追逐而來的護衛,急於「報仇」的烏甲鼠的猛地將尾巴抽了出去。

半空中,烏甲大鼠碩大的尾巴一抖,驀然化作一柄近尺寬,足有四五米長的大刀!

化成了刀片的尾巴,猛地自半空中斜斜的席捲而過,逼的追擊的眾護衛不得不暫避其鋒芒。

「撕拉…」的一聲有如布匹撕裂般的聲音響起,大鼠的尾巴斜斜的斬在地上,除了尾巴根的一部分,全部末入了水泥的地面中!

如此輕描淡寫的一擊,其威力卻是兇殘無比。

斬出的尾巴大刀一卷,又從新化作尾巴,靈巧的在空中挽動了幾下,大鼠沒有絲毫的停留,氣勢洶洶的向著周生沖了過來!

……

周毅這邊,三米多高的異化人同樣是讓一群人束手無策,頗有老鼠拉龜,無處下口的感覺!

原因就是這異化人身上的鱗甲看似薄薄的一層,但實際上,那身細密的鱗甲的防禦能力居然比烏甲大鼠的厚實鱗甲還要高!

至於周生先前將異化人首領的弟弟射個對穿的情況,只能說是周生瞄準對地方了!

至於原因嘛?

不知道那個惡趣味的護衛將這異化人的首領的弟弟整個給削下來了!但除此之外,這異化人首領其他的部位根本就削都削不動!

而且,這異化人首領不愧是那麼多怪物的首領,其身體強度和恢復能力都大的驚人!

周毅專修的功法是,這部功法最重資質,周毅能在三十多歲以實力當上周家僅有數位的統領,目前已經將修鍊到了第六層中期,一身力量足有一萬二千多斤!但以如此的力量在配以六丁六甲的拳法轟在異化人首領的身上,也不能給異化人帶來多大的傷害!

最多吐出幾口鮮血,然後沒幾下生龍活虎的了!

算得上是弱點的面部又被異化人牢牢的護住!

唯一算得上好消息的也就是這異化人首領沒有什麼有效的攻擊手段,身體不夠靈活,其速度雖快,但靈活不足,跟不上護衛們的身形變換,也就傷不到護衛們!

……

看著氣勢洶洶的向著自己衝來的大老鼠,周生將白骨大弓一背,手指一甩,真氣牽引之下,四柄飛刀帥氣無比的自周生的身後飛出,腳下用力一蹬,人如離弦之箭一般,同樣是氣勢洶洶的向著大老鼠撞去!

這大老鼠有沒有如刺蝟那般的手段,周生怕什麼,近身之後,只要操縱著飛刀往這老鼠的眼睛、耳朵往裡面那麼一轉!

鱗甲厚實又怎麼樣,照樣轉個腦袋開花,腦漿四濺!

「碰…」的一聲巨響,周生頂著一道金色的氣牆與烏甲大鼠猛地撞在一起!

兩者之間撞在了一起,周生是金鐘罩氣牆被撞得變了形狀,而烏甲大鼠則是臉被撞得變了形!

「吱…」臉被撞得變了形、臉鼻子都被撞塌了大鼠吱吱的叫了一聲,猛地退後幾步,然後身子猛地一甩,有若房梁一般的尾巴在半空中化作一柄大刀,如劈天大斧一般,斜斜的向著周生。

周生則是的運起了金鐘罩的氣牆,覷准了大鼠的刀尾斬下的方向,聚成一面金色的氣盾;同時全力的操縱著一柄飛刀,準備覷准機會一擊殺了這烏甲大鼠!

「嗡…」

「噗…」

周生和烏甲大鼠的攻擊幾乎是同時擊中了對方——烏甲大鼠的刀尾斬在了周生聚成的氣盾上,全力聚成的氣盾被斬開大半,只餘下那麼一絲絲兒的氣牆沒有斬斷;而周生的飛刀卻是準確的末入了瞄準的目標,雖然飛刀因為周生自己受到了大鼠的攻擊而導致失去控制留在了大鼠的腦袋內!

總的來說,這一次還是周生拼贏了!

只要贏了,那些所冒的險都是值得的!

哪怕是差一點就被腰斬了!

緩了口氣,自自個凝練的精元丹田中抽出幾許萬象真氣,恢復氣息;金鐘真氣則是因為今天才剛剛煉成,根本就沒有金鐘真氣的存儲,只得將差點被斬開的氣盾收回體內,算是回復了許些底氣吧!

有金鐘罩的氣牆擋著和沒氣牆擋著,那可是兩回事!

……

周雲這邊的事情算是解決了,周毅這邊卻還依舊僵持著!

揮手讓周雲帶隊回去支援防禦圈的戰鬥,周生緩緩踱步走到周毅帶領著的護衛們與異化人首領戰鬥不遠的地方,仔細的觀察著異化人的動作,意圖找出異化人防禦薄弱的地方!

事實上,異化人的弱點一看就知道了,那就是異化人的腦袋!

誠然,異化人的防禦是強,肌肉強度和恢復力都強的變︶態,但異化人的腦袋卻是未必了,或者說是它的腦子、神經卻是經受不起強力的打擊的!而異化人首領自己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在和周毅機其帶領的護衛交戰的時候,都是優先護住其腦袋的!

異化人首領是將其一個腦袋護得滴水不漏,以至於周生接連解決了兩隻,周毅這邊卻依然還與異化人首領糾纏著!

所以,周生個人覺得要對付這異化人首領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周毅他們與異化人首領僵持著的時候,趁機以箭矢偷襲!

雖然說讓周毅他們牽制異化人首領的火力有點讓人送死的嫌疑,但只是覺得這是目前所能想到最好的辦法了!近身攻擊的話,周生不認為整個車隊中還有誰能與專修的周毅相比,就算是同為甲午級的周雲,也不能在近身格鬥上與周毅相比!

就連周毅與這異化人糾纏了這麼久也沒有突破異化人的防守,還真是該稱讚這異化人首領的防守能力呢!

……

「咻」

覷准機會,周生將自己灌注了木箭所能承受的最大量萬象真氣的箭矢向異化人首領射去。

「啪」

雖然周生射出的箭矢速度很快,但異化人的反應意識卻同樣不慢,在周生射出的箭矢堪堪到達異化人的耳門之前,用手背將周生的箭矢擋下了!周生的箭矢僅僅是破開了異化人手背上鱗甲的油皮而已!

但這也算不上是寸功未建,最少,趁著異化人首領抵擋周生射出的箭矢的空檔,一直近身糾纏著異化人首領的周毅就狠狠的給異化人首領臉上來了一拳!

在異化人擋住周生射出的箭矢的時候,其後腦勺上還同時挨了一刀,空閑的另一隻手被另外的四個護衛的四柄大陌刀架住了,唯一的空隙里還有一柄刀尖斜斜的捅在了異化人首領的喉嚨上!

還未等異化人首領反應過來,看準了機會的周毅照著異化人首領的眼睛就是一式:丁未!雖然異化人首領的骨骼堅硬,而且反應及時,但透拳而出的「旋轉勁」依舊打爆了異化人首領的右眼!

令其哀嚎不已!

就在異化人首領哀嚎的那一瞬間,它的失敗和死亡就已經註定了!

在異化人首領右眼被打爆,失神的那一瞬間,一隻淡黃-色的箭矢瞬間自異化人的另一隻完好的眼睛沒入,穿過近半!

異化人首領的哀嚎聲戛然而止,然而還不僅如此,在緊隨在沒入異化人首領左眼的箭矢之後,又有兩支箭矢一前一後隨之而來,一隻自異化人首領哀嚎的嘴巴沒過;一支箭矢自異化人首領的耳門沒入!

在之後,還有周毅一拳補了上去,一式猛烈無匹的:丁未砸在異化人首領的左邊太陽穴上,只見被周毅砸中的左邊太陽穴猛地凹下了許多,然後右邊的太陽穴又猛地鼓起了許多!

但那一身細密的鱗甲卻終究沒有被打破! 怪物群的三個首領都被殺了,這在怪物群中造成了先當大的騷動,最外圍的一部非怪物更是當時就四散逃逸了!

理所當然的,在護衛們又斬殺了為數不少的怪物之後,所有聚集的怪物也就跑的跑、逃的逃,四散而去了!

……

見圍堵的怪物們四散而去,周家的所有頓時鬆了口氣,癱坐在地!雖然今夜的廝殺並沒有僵持多久,但怪物群選擇的襲擊時機本就在所有人沉睡的最死的時候,又陷入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廝殺的怪物群中,此時雖然打退了怪物們的圍攻,但卻著實的消耗了不少的精力和體力!

……

趁著今晚與怪物群大戰之無獸敢靠近的威勢,所有人都原地坐下,運轉起周生所授的功法,消化今夜所得,恢復精力!以免精力不足被「撿便宜」了!

而後,恢復了幾許精力的周家眾人勉力的清理出一棟無人的公寓樓,又分配了幾隊護衛守夜之後,所有人又都沉靜的修鍊、休息起來!

……

6日,清晨

依靠在窗戶下休息的周生在天邊的第一縷陽關出頭的時候,準確準時的清醒了過來!

稍稍的活動了幾下,周生便躍下樓來,在樓下的一處空地上開始操練起每日必做的功課來。

運轉功法,萬象真氣運使周身經脈七十二個周天,做完四個循環后收功;再揮刀練習所會刀式五百遍,每練百遍,便得沉心思索,對照上所描繪的諸般武學精義,勁力,刀勢,是否有不足;諸般技法與凌波微步的配合有無破綻,是否流暢!

然後再練習與刀法、箭技、飛刀的配合,沒法,凌波微步變換有餘,但速度卻稍有不足,周生自個又沒能耐將融為一體,也就只得用這樣的方式來彌補了!

一切只求刀法更上一層樓,威力更大,在這亂世活的更如意。

自月初之時,周生便將中的基礎八式爛熟於胸,刀斬萬象的基礎築基也已經修練到最大程度,剩下的便要靠個人領悟,悟通第一層刀斬萬象的精義方能晉級!

但就是連第一層都沒有煉成的萬象真氣就足以同周生傳授給周家眾人的功法修鍊到三四層相比了!萬象真氣的威力由此可見一斑!

周生也不是沒有在將基礎築基修鍊大成之後直接衝擊第一層次的萬象真氣,直接運轉第一層的萬象真氣運轉路線,但縱使是真氣轉入第一層的萬象真氣流轉的經脈,真氣瞬間就崩散了,根本就無法運轉!

薄情老公追妻成癮 周生也就放棄了強行突破功法的打算,而是專心的打磨萬象真氣,存儲萬象真氣、元氣;練習對萬象真氣的操縱能力,這也是周生能將飛刀玩到如臂使指的原因之一!

修鍊了一陣,修鍊的、沉睡的周家眾人便紛紛清醒,也如周生一般,在樓下修鍊起來;幾個管事則是仔細的清理起族人們的傷亡狀態。

而後,便是將這些情況報告給周生。

……

「少爺,因為戰術正確,此戰我們只損失了1名護衛,6名主管經營方面的人員,輕傷132人,重傷17人;重傷的人員經過療傷,現在已經行動無礙,近日力恐怕是無法參戰了!總結來說,此次戰鬥極為成功!」

周生與?曜幼咴詼游櫓醒耄?硨蟾?諾氖侵萇?淖ㄊ羰糲攏?芪腦謚萇?撓也嘞蛑萇?u媧舜握蕉返耐臣剖?蕁?p>「死了7人嗎!」周生稍稍停了一下腳步,道:「將其火化后待會國內吧!」

「是」

……

將死去的幾個族人火化了之後,放棄了驅車上路的想法,上路了!

反正原本也沒打算要帶什麼東西回去的,而此時周家眾人所處的地點也離此行的目的地沒有多遠了,所以也就讓每個人帶上足夠食用兩三天的食物,便向目的地行去了!

走在去往海上機場的路上,整個都市都成了原始森林一般的模樣,而且有很多的普通植物發生了異變,不僅長得很古怪而且還含有劇毒,連食向都變了。

如同榕樹一般的巨樹,從樹枝上垂下萬千狀條狀白色根莖,迎風而動,如同白髮魔女的髮絲;

如同望天樹一般的參天巨樹,數米粗的樹身,比高樓大廈還要高、幾入雲霄的樹樅;

還有漆黑如墨,枝條如柳,看似乾枯已死,實則擇人而嗜,能如活物一般舞動枝條的奇怪大樹…

路邊一朵朵不知名的巨大的花朵爭奇鬥豔,某些花朵花瓣比門板還大,上面留著幾滴晶瑩剔透的水滴,那花蕾白色半透明,密集而細長,微風一吹,如同蝸牛的觸角一般動著。

更有一些花朵發著幽幽的光芒,一閃一閃,如同電魚一樣。

不知名的樹木所結的果實也是巨大無比,有的甚至比人還高,兩個人才能抱得住,不知其由。

偶爾還能看到幾條蜥蜴爬在樹上,見到有人經過也不驚慌,只是悠哉悠哉地看著。

一聲聲不知名的昆蟲叫聲,從花朵群里傳出來。

雖然已經見到了無數次相同的場景,但每一次目睹這一片都市叢林,強烈的視覺衝擊還是讓周生有些不適應。

……

若非還能看到樹叢中、藤蔓下破碎的公路、高樓大廈,周生還真以為自己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的無人深林了呢。

踩著巨樹的盤根,一行五六百人放慢腳步往海上機場方向走去。

走著走著,忽然,周生的左邊風聲咋起,只見一朵在現在很平常的、不知道啥玩意兒變成的巨大植物的花朵突然彎下來,花瓣大張,裡面布滿了如同犬牙一般的尖刺,如同鱷魚一般,往周生咬去。

「這玩意吃人!」

周生吃驚了一下,腰間的「開路」瞬間出鞘,刷刷刷的就是三刀斬了過去,刀身上無色的萬象真氣若隱若現,切在食人的花朵上,將其切成了四段。

「滋滋…」

被周生斬斷的花朵連其枝莖落在地上,散落的汁水濺射在地上,頓時將地面腐蝕成一團黑炭,但濺落在樹根上卻沒有絲毫動靜!

「叫前面探路和清理的護衛們注意路邊的花草,有劇毒!」

「是。」同樣見到了花朵的汁液腐蝕地面的一幕的護衛連忙跑出去通報去了!

……

一路無事的又走出十數里地,到達了一行人的目的地!

走出一片被樹木封閉了的街道,出現在周生等一行人面前的是海岸,以及…床主空港!

只是,通往完全建立在海上的機場的大橋卻已經被炸斷了!長達二十多米的空白擋住了周生等一行人的前路!

……

「怎麼辦,能跳過去嗎?」

「恐怕很難,這可是有二十多米,若是只有十多米的話,倒是沒什麼問題!」

……

「沒辦法了,搭橋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