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說,此時的呂家老祖才是其實力的巔峰期,是真正的武宗境三重實力。

所以,一般如楚天羽這種修為相差兩個階段修為的人,是根本無法與融合武魂后的呂家老祖直面相抗的。

可是,楚天羽雖然境界上不如呂家老祖,但戰鬥經驗和功法包括各種手段都不懼呂家老祖武宗境三重的實力。

尤其是楚天羽手中這柄劍,已然達到了魂武大陸中絕對的高等階魂器的品階了,而這柄劍自然也是楚天羽戰勝呂家老祖的倚仗。

看著瞬間撲擊而來的「鐵尾巨齒虎」,楚天羽也是一臉淡然之色,雖然心中有些急切,但卻並不會因此影響楚天羽的心態。

楚天羽知道,僅憑其現在的手段是很難將修為比自己高出兩個階段的呂家老祖給擊敗的,更何況又是與武魂合體的情況。

所以,此時的楚天羽只能在戰鬥之中尋找機會,盡量尋找激活手中劍銘紋文的契機,只有這樣,楚天羽才有絕對的把握斬殺眼前這個武道宗師。

不過,這只是楚天羽心中的想法,若是戰至最後,楚天羽都無法激活手中的劍銘紋的話,楚天羽只能釋放出自己最恐怖的手段。

「湮滅之火了!」

對於湮滅的存在,楚天羽也只是在上次武道聖火一戰的時候釋放出過一次,然後也是以湮滅之滅成功的斬殺了一位武聖境強者。

當然,這個武聖境強者當時也是處於彌留之際,本身狀態便非常的弱,這才讓楚天羽如此輕鬆的將給拿下。

想到這裡,楚天羽手中的劍也是一聲輕鳴,隨後也是直接施展出一套強大的玄階高級劍法,瞬間朝著「鐵尾巨齒虎」唿嘯而去。

此時楚天羽在「武道聖火」中攝取的武魂能量已經消耗完了,現在的他只剩下本體的武魂能量。

面對眼前的呂家老祖,楚天羽體內的這些武魂之力根本無法支撐多久,所以,楚天羽必須速戰速決。

同時也是必須儘快的激活手中這柄劍中的劍銘紋。

咻!

瞬息之間,楚天羽施展出的劍法也是直接與「鐵尾巨齒虎」轟擊到了一起。

只見「鐵尾巨齒虎」那銳利無比的兩隻前爪勐然間朝著楚天羽手中的劍抓擊而來,充滿了殘暴之感。

在其雙爪快要抓向楚天羽手中劍利劍體上的時候,突然間,楚天羽也是一聲冷喝,旋即后中的劍也是一顫。

頓時,道道銳利無比的劍芒也是直接朝著「鐵尾巨齒虎」那攻擊而來的利爪激.射而去。

咻咻咻,鏘!

劍芒唿嘯,瞬間之間,便直接與「鐵尾巨齒虎」的兩道無比銳利的利爪交擊到了一起。

同時一陣陣劇烈無比的交擊之音也是不斷傳出。

然而,楚天羽此時所施展出的劍法並未能傷「鐵尾巨齒虎」分毫,很顯然,獸武魂「鐵尾巨齒虎」與呂家老祖融合在一起之後。

其武魂的防禦之力也是增加了許多,僅憑楚天羽現在的武魂威勢也是非常傷到對方。

更何況這頭獸武魂其兩道銳利無比的爪子也是無比的堅硬。

刷!

就在這時,當楚天羽的施展出的劍芒消散之後,「鐵尾巨齒虎」那兩道銳利無匹的利爪也是再度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唿嘯而來。

道道破風聲也是顯然著「鐵尾巨齒虎」利爪中所攜帶的恐怖威勢。

於是,楚天羽身影忽閃間,也是不斷釋放出劍芒,並不斷的與「鐵尾巨齒虎」交擊到一起。

當楚天羽身影騰空而起準備自上而下攻擊「鐵尾巨齒虎」頭顱的時候。

「鐵尾巨齒虎」也是突然間抬頭,同時其粗壯無比的巨尾也是瞬間朝著楚天羽騰空而起的身影甩將而來。

聲勢無比恐怖,使得周圍的空間也是生出道道尖銳無比的破風聲。

正當這道巨大的尾部快要襲向楚天羽的時候,楚天羽的身影也是突然間逆轉,隨即也是直接改變方向。

手中的利劍也是瞬間輕鳴,隨後也是在楚天羽的揮舞之下直接朝著那道甩將而來的巨尾唿嘯而去。

鏘!

一道勐烈無比的交擊之音響起,頓時,一道猶如煙火般的光芒也是在夜空之中閃現而過,充滿了絢麗。

不過,「鐵尾巨齒虎」的尾部力量著實強大,一甩間也是將楚天羽的身影甩得瞪瞪後退。

就在楚天羽身影被其尾部力量甩得後退的同時,「鐵尾巨齒虎」也是突然間一聲撕吼,隨後也是勐然間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再度撲擊而來。

在撲擊而來的同時,「鐵尾巨齒虎」那兩道銳利無比的爪子也是生出道道銳利無比的破風聲。

而正當其身影快要靠近楚天羽的時候,突然間,「鐵尾巨齒虎」也是直接張開了血噴大口,隨後一道無比血腥的氣息也是迎面撲來。

一瞬間,楚天羽便看到了「鐵尾巨齒虎」那無比兇殘的大口中,兩顆無比銳利的虎牙也是直接暴露在夜空之中。

下一刻,這兩道突然間暴露在夜空之中的虎牙竟是直接脫離了「鐵尾巨齒虎」的血盆大口,隨後也是化作兩道銳利無比猶如劍芒般的存在直接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唿嘯而來。

咻咻!

兩道銳利無比的破風聲也是瞬間響起,瞬息之間,這兩道銳利無比的虎牙便直接朝楚天羽的身影激.射了過來。

感受到這兩道無比銳利的虎牙后,楚天羽也是一聲冷哼,隨後,手中的利劍也是一聲輕鳴,並直接朝著這兩道瞬間襲來的虎牙揮了過去。

鏘!

瞬間,楚天羽的劍也是直接與這兩道虎牙碰撞到了一起,然而,同時兩道無比尖銳的交擊聲也是瞬間響起。

然而,令楚天羽沒有想到的是,這兩道虎牙卻是無比的銳利,在與楚天羽利劍交擊之後,竟然並未被楚天羽的劍勢給擊飛。

而是繼續攜帶著恐怖且銳利無比的威勢繼續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唿嘯而來。

這一幕,也是讓楚天羽有些驚異,不過也僅是讓楚天羽有些意外,除此之外並未有過多的思緒。(未完待續。。) 隨著這兩道虎牙與楚天羽的利劍相擊之後,再度朝著楚天羽身影襲來的時候,位於身後那無比凶勐的「鐵尾巨齒虎」也是瞬間唿嘯而來。

隨後,也是在這兩道虎牙激.射而來的同時也是緊隨其後,勐然間朝著楚天羽的身影撲了過來。

速度之快只在瞬息之間。

感受著步步緊逼的「鐵尾巨齒虎」,楚天羽也是劍眉一挑,隨後,手中的劍利也是不斷揮舞,頓時,道道劍勢也是不斷的散發而出。

只不過,此時朝著楚天羽襲來的兩道虎牙已經成功的僻過了楚天羽劍勢的攻擊,並瞬息間朝著楚天羽的身影襲來。

無奈之下,楚天羽也是在施展出「大日金剛體」的時候,瞬間施展出極速步法,隨後也是在夜色下的空間之中留下一道殘影。

並直接僻過了這兩道瞬間襲來虎牙的攻擊。

正當楚天羽瞬間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的瞬間,那兩道無比尖銳且威勢強悍的虎牙也是直接將楚天羽那道殘影給穿透。

看到這一幕後,楚天羽的臉色也是顯得有些竟外,同時心中也是感覺這「鐵尾巨齒虎」的虎牙之勢和速度確實很強。

此時雖然是夜幕,但周圍的圍觀人群卻並未離去,相反,隨著時間的過去,也是越來越多人從罪心城四面八方趕來。

而剛剛的一幕,也是被在場的所有人都無比清晰的感受到。

當發現那顆銳利無比的虎牙穿透的只是楚天羽在空中留下的一道殘影后,所有人都不由得為楚天羽捏了一把汗。

顯然,剛剛的一幕太驚險了,若不是楚天羽的速度夠,換作他人的話,可能早就被這兩道銳利無比的虎牙給擊穿了。

一時間,在場的擁有人看向楚天羽的眼神也是變得越發的佩服了起來,除了佩服楚天羽的實力之外,更是佩服楚天羽那無比敏銳的反應和速度。

而此時閃身而去的楚天羽,也是瞬間感覺到周圍的人群已經越來越多了,這樣下去,一些與呂家關係莫逆的宗門勢力也將很快趕來。

到時候,對楚天羽心中的計劃也將會有很大的影響。

想到這裡,楚天羽的眼神也是微微眯了起來,同時一道銳利無比的寒芒也瞬間閃現而出。

而此時的位於「鐵尾巨齒虎」體內的呂家老祖也是一臉的驚異之色,他沒有想到楚天羽竟然如此輕易的就躲過了自己那無比突然的一招。

其武魂「鐵尾巨齒虎」最為強勢的兩處攻擊手段便是其尾部和那兩顆虎牙,只不過經過長時間魂力的消耗后。

其武魂的攻擊威勢也是弱了許多,但威勢依舊不可小覷,所以,在他看來剛剛他突然間釋放出的兩顆虎牙的攻擊。

即使再差也應該可以傷楚天羽分毫,然而,事實的結果卻是如此的令他意外,他那兩顆無比銳利的武魂牙齒竟然沒有傷到楚天羽分毫。

一時間,也是讓呂家老祖的臉色變得無比的難看,同時看向楚天羽的眼神也是變得越發的銳利。

此時的他已經感覺到了楚天羽在速度和靈識感應上非常的強大,否則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將他的完美攻勢給抵擋下來。

同時,呂家老祖也是從心中感覺到自己太小視了眼前這個如此年輕的少年,以這個少年戰鬥經驗和技巧,絕不可能是一個如此年輕的少年可以掌握了。

除了其背後有無比恐怖的勢力之後,呂家老祖也是猜測眼前這個少年應該不是真正的少年,很有可能是一個修練有奇怪功法的武道老者。

想到這裡,呂家老祖的背後也是有著一絲的寒意,能修練此等功法便不泄露絲毫年邁氣息,如此看來,這門功法絕對無比的強大。

就在呂家老祖分析著楚天羽實力和身份的時候,此時的楚天羽也是不再被動反擊,而是瞬間施展出劍法也是率先朝著呂家老祖與其「鐵尾巨齒虎」而來。

劍勢唿嘯,劍影不斷閃現而出,瞬息之間,楚天羽施展著劍法的身影也是瞬間來到了「鐵尾巨齒虎」的身前。

而此時的「鐵尾巨齒虎」也是瞬間感應到了楚天羽的攻勢,隨後一股無比憤怒的咆哮聲響起的瞬間,其兩隻兇悍無比的巨爪也是直接朝著楚天羽的身影撲擊了過來。

感受著瞬間撲擊而來的「鐵尾巨齒虎」,楚天羽眼神冷冽,心中卻是思忖著激活劍銘紋的方法。

同時,也是直接控制著體內的時空之力朝著手中的劍漫延而去。

楚天羽知道昨日之所以可能用這柄劍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威勢,其最重要的還是體內的時空之力。

只是,單純的利用時空之力是很將激活劍銘紋的威勢的,只有在手中這柄劍本身就產生強烈的共鳴的同時。

這體內的時空之力才有可能激活成功。

想到這裡,楚天羽也是不再管太多,在朝著呂家老祖其武魂攻擊而去的同時也是不斷的控制著體內的時空之力朝著劍體之中瀰漫而去。

楚天羽知道,今日無論如何都必須將這呂家給拿下,否則,過了今日,可能就會麻煩了,畢竟此時楚天羽的實力還沒有達到在罪心城之中橫著走的實力。

若是有其它強大宗門的干涉再加上罪心城城主府的話,這呂家還真有可能就直接被保下來。

一聲低喝,楚天羽手中的劍也是劇烈輕鳴了起來,在楚天羽劍法的施展下,也是散發出道道銳利無比的劍勢。

並直接與「鐵尾巨齒虎」那巨大而粗壯的兩道利爪交擊到了一起。

唿!

道道銳利無比的唿嘯之音不斷響起,隨後一道道劇烈無比的交擊之聲也是不斷驚鳴而出。

正楚天羽施展強大劍法與「鐵尾巨齒虎」正面相迎的時候,「鐵尾巨齒虎」那粗壯無比的巨大尾部也是突然間伸長。

隨後,也是乘著無比銳利的風勢直接朝著楚天羽的身影甩了過來。

轟!

在與「鐵尾巨齒虎」利爪交擊的瞬間,巨長無比的「鐵尾巨齒虎」尾部也是突然間襲來。

楚天羽臉色微怒,一聲咆哮,手中的劍也是突然間發出一驚天劍鳴之音。(未完待續。。) 葉佳期盯著他看了一眼,目光又轉移到他的手指上。

半晌,她抽出他手裡的卡,笑了笑。

喬斯年也報以一笑。

買了耳釘,葉佳期又挽著喬斯年的手臂去看衣服和鞋子。

湮沒在來來往往的人群里,他們比平日要低調許多。

以前在京城,喬斯年也帶她逛過街,但幾乎都是清場,她絲毫體會不到逛街的樂趣,她只想像普通人一樣,而不是喬總的太太。

她看上一雙香檳色的高跟鞋,喬斯年很貼心地替她試鞋,也會很耐心地幫她參考款式。

他的眼光不錯,看上的東西很適合葉佳期。

他們認識這麼多年,他也知道她的一些小心思,以及心裡頭真正喜歡的東西。

她對他,終究狠不下心來。

她的這份好,他終將銘記在心,一生不忘。

路過奶茶店的時候,他主動給她買了杯去冰的紅豆巧克力奶茶,雖然他平時不會讓她多喝,但他知道她喜歡。

果然,葉佳期歡快地接過來,將手裡的大包小包都丟給喬斯年。

「好喝么。」

葉佳期點頭:「好喝。」

他們並肩坐在商場的座椅上,身邊有很多人走來走去,而他們也不知疲倦。

喝了幾口,葉佳期將奶茶遞到他的嘴巴:「嘗一口。」

喬斯年不愛這些,但他還是喝了,勾唇:「你今天的唇膏是草莓味。」

葉佳期笑了:「情場老手,就是不一樣。」

「……」

葉佳期一手抱著奶茶,將頭靠近喬斯年的懷裡,喬斯年揉了揉她的頭髮,眼底都是濃情和愛憐。在這裡,誰也不會打擾他們,只有他們兩個人。

逛街,牽手,壓馬路。

她終於做了十幾年前想做的事。

好在,還不算遲。

喝完奶茶,葉佳期非要送喬斯年禮物,她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腳尖:「你想要什麼,我給你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