側過身微微看去,那是一家小醫館,此時一個粉妝玉琢的小女孩站在其中一個病榻前,神情帶著一份凄切。

「你姐姐被妖魂迷惑了心智,無法蘇醒了!」那醫館主事之人說著,也是無奈嘆了一口氣。

「妖魂?」葉宇神色閃過一絲疑惑,那躺在病榻上的少女,面容一陣黑氣瀰漫,確實像是被不幹凈的東西上了身。

葉宇繼續朝前走去,一路上,他看到了許多面容都是彌散黑氣的人,似乎這個小城鎮被下了詛咒一般。

「嘎嘎,小子,這小城鎮有點詭異啊,這些居民都是被影響了,看來,這邊荒的周圍,有一種大凶機就要出世了。」殤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葉宇聽此,點了點頭,他從踏入這小城鎮的一瞬間,就感受到了空氣中彌散的一種莫名的凶機,不過葉宇沒有管那麼多,他只是一個過客,或者說流浪者。

趕路這麼多天,終於遠離了東土中心的羽化天門,葉宇在這小城鎮住了下來。

但幾日過去了,葉宇察覺到了一些不正常的地方,因為,這小城鎮中人越來越多,都是從外面進入,暫時在小城鎮住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這一幕,讓葉宇知道,這邊荒之地,就要發生什麼大事。

一直到葉宇住下的第七日,小城鎮中降臨了一批真正的強者。

那是一群身披青鱗戰甲的強大騎士,座下都是清一色的青鱗妖象,這種妖獸,等級還在雪翅飛獅之上,是大荒中罕見的異種凶獸,據說傳承了古老神象的一絲血脈,是一些不出世的古老大勢力才可能擁有。

而此時,葉宇站在客棧的窗邊,目光望去,那一對騎著古老妖象的強大騎士如同天神兵團降臨,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讓不少小城鎮中的人都是神色敬畏。

那隊強大騎士中央,守護著一座尊貴的玉石車輦,通體由金色的神玉石鑄造,流淌著不朽的光澤。

「青鱗妖象鐵騎,金玉車輦騰空?這是中州慕容古族的標誌啊!」

「沒錯,這些強大的騎士,每一尊恐怕都是踏入了虛仙高階的存在,不愧為中州九大古族之一,這種底蘊,太可怕了。」

「那金玉車輦中不知道坐的是誰?能擁有此車輦使用權的,其身份在那慕容古族中絕對尊貴無比!」

「據說慕容古族三年前從一處小世界找尋到了一個天賦恐怖的主脈遺落之人,是一個少女,現在成為了慕容古族的小公主,好像叫做慕容青,難道是她出世了?」

此時,一道道竊竊私語聲從四面八方響起,顯然,那中州的慕容古族聞名整個靈界大地,而此時葉宇也了解到,這種傳承萬載的古族,其底蘊可媲美聖地,大宗,甚至是一些古老的皇朝和帝國,曾經都是祖上出過神的存在。

雖然神消失了,但族中卻是傳承下來了神器,鎮壓底蘊。

神器,超越仙器和道器,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擁有著不朽的韻味,其中蘊藏諸神的力量能夠發揮出大威能。

「慕容青?這個名字有點耳熟。」葉宇聽到了不少人的驚唿聲,但下一刻,一陣可怕的波動打斷了他的思緒。

嗡嗡!

昏黃的天際處,出現了一匹匹燃燒著烈焰的天馬,每匹烈焰天馬之上,都是騎著一個身披火色長袍的身影。

「又一個大勢力的人降臨了!」

「是南蠻那片莽荒南域中神火天宮的強者!」

「為何幾大域的強者都有降臨,難道,這邊荒之地,真的有什麼異寶要出世了?」

此時,不少人看到這一幕,都是神色閃過一絲震動,頓時叫道。

嘭咚!

葉宇關上了窗戶,緩步走到了屋子中,盤膝而坐,吞吐精氣,開始修鍊。

葉宇知道,這邊荒似乎有大事發生,很有可能就是異寶出世。

不過,如今葉宇並不想參與這趟渾水,此地出現了這麼多大勢力中的強者,自己修為暫時還是太低,而且如今葉宇也沒奪寶的心思。

又是幾日過去了,這小小的城鎮中,再次陸陸續續降臨了不少強者,甚至是葉宇還看到了一個熟人,是那輪迴聖宮的輪迴聖女蕭天瀾,她衣衫飄飄,如同九天仙女降臨,風姿綽約,她身旁跟著一個氣息強大的羽化天門弟子,應該是易天養死後,古蒼生給她的新保鏢。

「嘎嘎,這輪迴聖宮的小娘皮又來了,小子,你們還真是很有緣,不如你小子收了這小娘皮,給那古蒼生一個大大的綠帽戴!」殤自然也認出了蕭天瀾,頓時在腦海中嘎嘎大笑道。

「我的萬靈血璽還在她手中,這次一定要將萬靈血璽搶回來。」葉宇緩緩說著,本來準備離開這處是非之地的心思也變了。

葉宇微微觀察后,便是繼續在屋中修鍊,不過,就在葉宇剛剛閉目的瞬間,他勐地聽到了客棧底下的喧囂聲。

「哪裡來的窮和尚,給我狠狠地打,沒有錢也敢吃霸王餐,簡直活得不耐煩了!」一道男子的聲音響起,帶著一份怒意。

底下一樓,一個客棧夥計看著面前混吃混喝的窮和尚,神色大怒,呵斥著。

嘭!

他一掌朝著面前身穿一襲破舊袈裟的和尚拍去,這夥計竟然有下天宮的實力,此時一出手,有風雷聲陣陣,隱隱間雷電在其手掌中閃耀。

但就在下一刻,這客棧夥計拍到了那和尚光熘熘的頭頂上,但卻是如同拍到了一個堅韌無比的鐵塊,瞬間,他慘嚎一聲,手掌都是腫了起來。

「施主,貧僧的頭可不是一般人能拍的,不過這次和尚我忘帶錢財,這一頓飯,你的一掌足夠抵消了吧。」那身穿破舊袈裟的和尚微微一笑,頓時「彬彬有禮」地合掌說道。

「那和尚的頭這麼硬?」

「那可是一位下天宮的強者,一掌竟然拍得自己受了傷?這和尚什麼來路?」

這個時候,不少端坐周圍的客棧客人都是紛紛目光詫異,暗自念叨。(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23章這些東西也沒把你們咬死 這個時候,那客棧夥計神色帶著一份陰沉,他看著對面笑容滿面的和尚,心中暗道好一張猥瑣的胖臉。

「窮和尚,別以為你有點實力就可以放肆!」

那夥計說著,身上陡然騰出一股強悍的氣勢,一道仿若上古凶獸的獸魂出現在了他背後的虛空中,沉浮著,發出魔頭般的嘶吼。

但就在這時,一隻有力的手掌陡然從背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這一刻,那夥計神色大變,他感到了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不像是手掌,而是一座百丈大岳壓了下來,沉重無比,瞬間將那夥計的所有力量一瞬間全部壓回了體內。

而下一刻,一道帶著一份笑意的聲音從身後響起,「這胖和尚的飯錢,我幫他付了。」

「葉小子,我們又見面了。」胖和尚看著那夥計背後出現的清秀少年,頓時咧嘴一笑道。

……

屋中,葉宇盯著面前的胖和尚許久。

「葉小子,雖然我們很熟,但你這種眼神,怎麼和尚我感到有點頭皮發麻呢!」胖和尚拉了拉胸前的破舊袈裟,面容帶著一份警惕。

「滾,我可沒有你那齷齪思想!」看著胖和尚一臉欠揍的模樣,葉宇頓時破口大罵。

「葉小子,看來你進入這主界面混的很慘啊。」

胖和尚轉移了話題,道:「現在你有什麼打算?」

「沒有任何打算,走一步算一步。」葉宇搖搖頭,隨機神色閃過一絲好奇,道:「看來這次這邊荒之地有什麼讓人動心的東西出世了,不然,你這死和尚不會來的。」

「葉小子,豈止是動心,簡直是讓人瘋狂!」

胖和尚實力更加深不可測了,據他自己所說,他重回萬古底座大世界中,把當初那坑他的墓主給滅了,奪了那墓主的傳承。

「讓人瘋狂?」葉宇微微一笑,道:「難不成是一尊道器,甚至是神器出世了?」

「遠遠不止。」

胖和尚突然神色一凝,小聲道:「這裡,天地能量異變,吸引了不少大勢力的強者,甚至是不惜耗費眾多神材,構架虛空通道,不遠億萬里降臨此處,因為……這裡可能埋葬著一尊遠古的神,一座遠古神墓,可能要出世了。」

「什麼?一座神墓?」葉宇目光微微震動,他可是知道,神器,是凌駕一切兵器的存在,其中烙印諸神法則,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威能。

那些佇立靈界大地的諸多古老大勢力之所以能夠傳承萬載而不斷,就是因為他們先祖留下了代表其生前意志的神器,才能夠鎮壓底蘊,就算是在人族黑暗動亂時期,都是穩如磐石,強敵不敢侵犯。

在如今諸神消失的仙魔時代,一尊神器,代表的是絕對的權威。

「神墓出世了!」

而就在這時,遠處的一座荒山大岳之上,陡然傳來一陣可怕的波動,大地這一瞬間都在劇烈搖晃,胖和尚神色一變,頓時叫道:「葉小子,快走,雖然這次來了許多大人物,但我們渾水摸魚,就算搞到一些邊角料,也是大豐收了,畢竟,那可是一座神墓,裡面的東西沾染神的力量和氣息,就是一個尿壺,染上了神的氣息,也是比仙器和道器尊貴的存在!」

「好!」

葉宇聽此,頓時點點頭,有著后羿弓和天羅化血神刀,葉宇對於兵器倒是沒有什麼興趣,他感興趣的那神墓中可能存在的天地神材或者無窮無盡的靈石靈源,魔獄煉神體越往後修鍊,葉宇感覺越艱難,葉宇甚至都覺得自己身軀就是一個無底洞,需要越來越強大的能源去填充。

……

天穹逐漸暗了下來,但此時這片邊荒之地卻是熱鬧非凡,無數身上閃耀強烈神光的身影,都是朝著邊荒一座大岳上爆射而去,那裡,一股強大至極的能量波動,如同一顆強大的心臟在劇烈跳動,仿若天鼓擂動,震天動地。

葉宇和胖和尚出了小城鎮,走進了一片陰森的密林中。

此時,周圍的空氣冰涼刺骨,似乎有陰魂在遊盪,葉宇頓時想到了,他剛進入那小鎮中的時候,就發現了一些居民面容彌散著黑氣。

「這該不會是一座凶墳吧?」葉宇看著胖和尚那火熱的神色,頓時說道。

「葉小子,我倆聯手,凶墳又如何!」胖和尚猥瑣的笑了笑,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樣。

嘭!

但就在這時,胖和尚腳掌似乎提到了什麼東西,頓時被絆倒在地。

胖和尚怪叫一聲,直接摔了個狗啃屎,勐地怪叫道:「這是什麼東西?!」

「是一具乾屍?」葉宇看過去,此時被胖和尚肥胖身軀壓在下面的,是一具乾巴巴的屍體。

那屍體,是一個青年男子,他身上穿著一件古老年代的服飾,但此時,他渾身皮膚乾癟,仿若被脫了水,吸幹了血液,看上去詭異無比。

「他娘的,剛來就撞到了一具屍體,真是晦氣!」胖和尚大罵一聲,連忙站了起來,看著地上的屍體,目光閃過一絲詫異道:「這種古老的服飾,最起碼都有著幾千年的史了,這屍體,難道是那神墓中的陪葬者,因為雨水沖刷,讓山體崩裂,屍體被沖刷了出來?」

說著,胖和尚立馬開始朝著四周尋找,似乎想要找屍體。

「死和尚,你不會連這些屍體都不放過吧?」葉宇看著忙碌的胖和尚,頓時怪異地說道。

「葉小子,這些屍體可能都是從那神墓中隨著山體滑坡出來的,說不定身上就有什麼古老的寶物!」胖和尚一邊說著,一邊從懷中掏出了一桿鐵鍬,那鐵鍬通體烏光爍爍,一鏟子下去,金光閃耀,仿若炸彈爆炸一般,直接轟開了那堅硬的山體。

「金玉絲帶!」

最後,胖和尚整整挖了半個時辰,才挖出來一具看起來「富貴一點」的屍體,那屍體同樣乾巴巴的,但腰身卻是纏繞著一根金玉鑄造的絲帶,縱然過去幾千年,依舊閃耀著瑩瑩光澤。

「好東西啊。」胖和尚流著口水,就要上前把那金玉絲帶給扯下來。

但就在這時,那屍體卻是身軀一動,勐地睜開了一雙沒有瞳孔的詭異雙目,頓時站起身來,一股凶煞的氣息,瞬間出現。

「他娘的,詐屍了!」胖和尚正想拿寶,卻是看到了那埋葬幾千年的屍體一下子站了起來,他臉上的肥肉狠狠一顫,頓時怪叫道。(未完待續。。)《少帥,夫人又懷孕了》第1524章不許這娘們耍花樣 一具幾千年前的屍體,乾巴巴的,皮膚泛著烏光,如同鐵水澆築,看似瘦弱,但卻是硬如鋼鐵。

此時,昏暗的密林中,這具幾千年前的乾屍直立而起,沒有瞳孔的眼神,閃爍著森森冷意,就這樣盯著兩人,氣氛一瞬間都是冷冽下來。

「死和尚,我叫你不要打這些千年老屍的注意,現在詐屍了!」葉宇破口大罵一句,這是幾千年前的乾屍,被胖和尚從山體中挖出來,接觸了外面濃郁的天地靈氣,一瞬間就是屍變了。

老屍肉身雖然乾癟,但並未枯朽,被埋葬地底幾千年而不朽,可知其身前修為多麼強大,此時「活過來」,天知道有多強的實力。

靈界大地,浩瀚無比,是萬千小界面的交匯處,其中孕育的生靈,自然都不是等閑之輩,此時這具老屍,就很不平凡。

轟!

一團綠意盈盈的火焰,突然從這老屍頭頂上冒了出來,這一瞬間,那老屍似乎清醒過來,他看著葉宇和胖和尚,尤其是胖和尚,那肥胖的身軀,讓這老屍雙目陡然閃過一絲綠光,那老屍雙手如鉤,頓時朝著胖和尚抓去,口中模模煳煳念叨著,「血肉……血肉……」

「血肉你妹啊!」胖和尚看到了那老屍對自己毫不掩飾的「火熱」,頓時雞皮疙瘩都是起了一身,他怪叫一聲,手中出現了一柄靈光閃耀的寶劍,蹭的一聲,一道劍芒激射出來,鋒利無比,絕對能夠切金斷石。

當!

但讓胖和尚大驚的是,那寶劍斬到老屍鋼爪一樣的乾癟手掌上,卻是激蕩出一陣火星,而下一刻那老屍手掌勐地抓住了那寶劍,瞬間將其捏成碎片。

「他娘的,這麼硬?和尚我的一柄偽仙器飛劍,都直接被抓碎了!」胖和尚看到了這一幕,臉上肥肉狠狠一抖動。

刷刷!

此時,那老屍怪笑一聲,喉嚨中發出了一陣「咯咯咯」的模煳笑聲,陰森無比,那隻鬼爪子一樣的手掌再次抓來,三尺長的指甲,烏光爍爍,堅不可摧,仿若黑金鑄造。

「轟」

但就在這時,一隻黃金色的拳頭卻是勐地從虛空中轟出,直接阻擋住了那老屍的攻勢。

葉宇踏步而來,渾身金焰燃燒,體內神力如海,澎湃著強大的氣力,他站在那裡,如同一尊亘古不熄的神爐,炙熱的金焰,仿若要灼燒一切。

「吼!」

那老屍感受到了危險的氣機,他嘶吼著,一雙鋼鐵鑄造般的屍爪子頓時再次抓來,上面竟然開始纏繞黑光,有一種腐朽的力量,似乎是其身前的神通。

「大日乾坤劍!」

「一劍破萬邪!」

這一刻,葉宇以魔獄煉神體的恐怖能力,開始衍化出當日易天養的絕世劍術。

大日乾坤劍,乃是一門浩蕩的可怕劍術,心中存留浩然正氣,溝通感悟天穹上的太陽,去衍化自己心中的大日,一劍斬出,天地震動。

鏘!

葉宇手中出現了一柄聖劍,劍體普通,但此時斬出,那劍刃之上卻是涌動出一顆顆金色的小太陽,葉宇體內神力如火燃燒,此時如同一尊太陽古族的君主,手握太陽神劍,一劍斬下,天地浩蕩,要重鑄一個朗朗乾坤。

「吼!」

這一刻,那老屍終於開始慘嚎起來,他皮膚瞬間開始融化,直接被葉宇手中的大日聖劍給噼成兩半,瞬間被滅殺當場。

下一刻,一道肥胖的身影頓時衝過去,冒著被烈日熔煉的危險,頓時將那具老屍身上的金玉絲帶給裝入了懷中。

「這金玉絲帶竟然是金之精和玉之精熔煉鑄造而成,雖然品階不高,但卻是有著妙用,葉小子,這東西你拿著也沒用,就給和尚我吧,待會從那神墓中搞到什麼,多分你一份。」 契約甜妻寵上天 胖和尚說著,一副精打細算的奸商模樣。

葉宇點點頭,對此倒是無所謂,他現在不缺法寶,只缺能夠增強修為的天地靈藥或者奇珍靈石。

「總感覺這猥瑣和尚有時候很像那奸商店主。」這個時候,殤卻是突然在腦海中出聲了。

葉宇聽此,神色微微詫異,他看著面前的胖和尚,那副視財如命的奸商模樣,確實和店主老羽相似無比。

不過,店主不可能是胖和尚,店主是在自己魔獄煉神體修鍊到一定程度后,系統才衍生出的隱藏枷鎖功能,而胖和尚在自己還只是一個小小的靈師時候就相遇了,那個時候,連殤這傢伙都還沒有覺醒。

「咚咚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