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經過艱難的掙扎之後,他還是決定,孤身一人踏上尋找解決的路途。無論發生什麼,她都要見到姐姐,甚至在那一刻。他已經決定,無論是在生活,只要讓他看到,那他也就心滿意足了,

於是,他決絕地站起身來,準備踏上這有可能有去無回的征途。

但是。就在她剛剛邁出第一步的時候,身後傳來了驚天動地的巨大響聲。

避免劇烈的顫動。讓他這原本應該踏踏實實的第一步,瞬間變得搖動不定起來。

片刻之後,這種劇烈的顫動,讓周圍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很多人都認為可能是那群恐龍又殺回來了。他們現在應該重新爬到樹上去。

但是黃小花去敏銳地覺察到,這種振動的頻率,顯然和上一次那些恐龍衝過來的時候完全不同。

比起那種雜亂無章的逃命的節奏,這一次的這種顯得有規律得多,或許正因為如此,不同的振動之間產生了奇妙的共鳴,他們相互積攢著能量,一起登塔在地面上的時候,讓習慣了被恐龍踩踏的大地。都感到愈發的疼痛。

遠處,一大片煙塵已經籠罩了半個天空,而在那片煙塵之下的。並不是一條黑色的橫線。這跟那一大群恐龍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時候,有著天壤之別。

「快看那條銀白色的橫線。」黃小花大聲吼道,但是周圍的人已經陷入了恐慌之中,根本就沒有幾個人聽他在說什麼?

他原本想說,形成那條銀白色橫線的,很有可能是前來支援的機器人士兵。那看上去很像他們的顏色。只不過,在看到周圍的人根本就不搭理自己的吼聲之後。他也放棄了繼續的呼喊。

雖然他不準備提醒周圍的人,但是,周圍的人也無法把恐慌傳播給他,他就那麼淡定的站著,站在一片開闊地的中央,曾經有幾個夥伴試圖衝過來勸她快點離開這裡,畢竟,目前的這個小團體,隱隱約約已經形成了以他為首的局面,但是,他拒絕了他們的好意。

那些小夥伴玩有急於逃命,並沒有繼續勸說他,其中有些人,甚至在嘲笑他的無知,但是,事實卻證明,對自己的判斷如此堅信的黃小花,必然會受到上帝的垂青。

那條銀白色的線,繼續以不可預測的速度向這裡衝過來。他們的前進速度,顯然超過了時速40公里,這是大部分恐龍的極限了,顯而易見的是,他們並不是那群腦袋瓜子還沒有貓大的龐然大物。

片刻之後,真龍忽然之間停止了,還在繼續傳播的,這是漫天飄過的煙塵。

很多人被的煙塵所覆蓋,劇烈的咳嗽聲隨之傳來。

很多人都被嗆得夠嗆,有幾個人因為咳嗽引發的身體顫動,竟然從樹上掉了下來,幸好樹底下的灌木叢比較茂盛,否則,他們的傷勢可能比較嚴重。

塵埃慢慢的飄散開來,露出來的,並不是張牙舞爪的大窟窿,而是排列整齊,裝備精良的機器人士兵。

很多人甚至看到,在他們中間,有很多身穿機械戰甲的士兵,那是一種身高可以達到六米,擁有強勁活力和強勁動能的新式武器。

看過電影,阿凡達和黑客帝國的人,顯然對那種龐然大物非常熟悉,駕駛員可以通過操縱桿控制他們的行動,使它們像人類一樣行走。他們的身上裝備了火力強大的武器,同時,液壓裝置也帶給了他們強大的力量。

很快,領頭的機器人士兵跑到黃小花面前,向他出示了帝國內閣剛剛簽發的命令。

現在,他是這次行動的總指揮了。他的任務,除了尋找她的姐姐,抓捕斯特林之外,又增加了新的一項,那就是,落實他的恐龍經濟設想。

「所有人,立刻出發。」黃小花已經迫不及待地行動了,他已經耽擱了兩天,也不知道姐姐現在怎麼樣了。

所有的人類士兵和研究員,隨後登上了機器人駕駛的越野車。而其他的機器人士兵,都緊緊的跟在黃小花的身後,向著未知的領域,伸出了他們充滿金屬氣息的觸角。

黃小花坐在一個機甲戰士的駕駛艙,不過他並不會駕駛,雖然他對這玩意兒很熟悉,畢竟他曾經的工作就和這東西息息相關,但是現在,他更願意把它調整到自動駕駛模式。因為他的腦子,目前只能用來思考可能遇到的危險。

不過,在危險到來之前,有一個好消息首先來到了他的面前。

「報告總指揮,我們發現了一個人類生活過的營地,雖然那裡已經空無一人,但是,我們好像捕捉到了他們遷徙的動向。」

黃小花大喜過望,他的任務,現在已經有眉目了。(未完待續) 根據機器人指揮官最新上報的消息,他們在那做營地的周圍,檢測到了很多人類活動的跡象,但是,其中有很多,都已經殘缺不全。

黃小花看來,他們已經預感到了身後會有追兵追過來,所以才提前離開了這裡,當然,他們在離開之前,一定會精心的布置一下,也好讓追過來的追兵們,找不到他們逃走的方向。

不過,他們顯然低估了敵人的實力,擁有機器人士兵的黃小花,不但有一顆聰明睿智的頭腦,還知道怎麼讓他的機器人士兵們發揮出最大的功效。

這支部隊的指揮官,顯然不是斯特林,否則,他一定會知道,黃小華說,因為自己的姐姐也在這裡,而追擊過來,然後他就會想到,黃小花最了解的那一部分,應該是機器人,因為當初,正是他和黃小花一起,從事機器人的看管和維修工作。

那麼它就會想到,黃小花一定會利用機器人攜帶的各種掃描儀器,探索他們的行動蹤跡,這樣一來,其實很多也是,都是欲蓋彌彰,還不如索性抓緊時間,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

但是,倫諾克斯少校顯然並不了解黃曉樺,同時,她與斯特林之間也缺乏相應的溝通。這讓黃小花抓住了一個很好的時機。

在諸葛亮等人前去的那個未來世界里,機器人已經演化出了屬於他們的社會形態。在那個社會當中,他們都有著不同的職業,同時。為了達到這些職業所需要的技能,他們都安裝了不同的電子設備,而今,負責刑偵的機器人,正在根據它的電子設備,檢測那些沒有被徹底清除乾淨的腳印,還有一路上被他們踩斷。或者是用其他方式破壞的植被。

很快,他每天洗澡大致方向就被確定下來。黃小花立刻派出了所有的偵察力量,向著那個方向進行扇形搜索。

機器人士兵們很快敏捷地行動起來,他們瘋狂的向前突擊的,驚起了很多的各種生物。無論是昆蟲還是小型的爬行動物,都以最快的速度躲避了這群來勢兇猛的不祥之物。

黃小華亦步亦趨的跟著他們,但他的腦海里,早就已經不再思考眼前的局面,他現在在想,如果遭遇斯特林,而對方卻不願意將姐姐交給自己,那他應該採取怎樣的措施?

黃小花知道,這些機器人士兵。已經被設定為不能攻擊和傷害人類,那麼他們就無法對斯特林展開攻擊,也就無法幫助自己營救姐姐。然而,之所以能夠取得現在的進展,全是依靠機器人,不過到了那個危急的時刻,恐怕機器人就已經派不上用場,到時候。恐怕只能倚仗人類。

可是,根據已經掌握的情報。接應斯特林進入侏羅紀的,還有可能是上次攻擊穿越社區的山姆國士兵。那是一群訓練有素,而且經歷過九死一生的士兵,他們不但有作戰的素質,而且已經有了作戰的經驗,他們並不好對付,而自己目前的人,其中顯然沒有與他們相匹敵的存在。他們中的一些人是專家和學者,顯然不能和武裝起來的士兵們對抗,而另一部分人,只是經過簡單的軍事訓練,甚至,都是古代的軍事訓練,這樣一來,怎樣幫助姐姐逃脫斯特林的魔掌,才是他最應該考慮的問題。

其實,情況完全可能比他想象的更糟,因為,姐姐對斯特林一往情深,很可能不願意跟隨自己離開。畢竟,在前不久他做出的選擇就是,跟隨著頭領來到這個鳥不拉屎的侏羅紀,而不是留在穿越社區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

不過,很快一陣劇烈的騷動,就打破了他的思考,這種熟悉的節奏和頻率,讓他立刻想到了前不久經歷的恐龍衝擊,顯然,他的機器人士兵們,並沒有在這個時候製造出太多的動靜。

「怎麼回事?」他立刻發出指令,要求正在偵查的機器人士兵們,發回最新的情報,很快,只有機器人的熱成像儀,注意到在前方11點方向,發現了一些人類。

能夠讓熱成像儀捕捉到的,在侏羅紀的生物當中並不存在,當然,充分享受太陽浴的某些爬行動物,隨著體溫的升高,也有可能讓成像儀產生髮現人類的判斷,但是,大多數的爬行動物,在這個已經接近黑夜的傍晚,是不可能被熱成像儀捕捉到了。

黃曉華當機立斷,命令所有偵察力量,向那一帶集中,於是,更大的騷動出現了。

棲息在周圍的昆蟲和其他小型爬行動物,被嚇得四散奔逃。而在前方,也傳來了人類的喊叫聲,不過他們說的都是英語,黃小花這個學渣,一時半刻之間沒有聽懂他們究竟在叫嚷些什麼?

如果可以從他們的語氣當中,聽出形勢已經非常危險,現在的他,必須儘快地趕過去。

不過,他距離那裡還有一段距離,所以,他也只能通過已經隱藏起來的機器人,使用光學變焦手段,遠距離拍攝下來的影像,來了解那裡的情況。

影響當中,斯特林環顧四周,手裡緊緊地握著手槍,似乎在大聲的咆哮著什麼,但是距離得太遠,機器人的錄音設備,並沒有捕捉清楚。

黃小花看到這一幕之後,本能的覺得,姐姐肯定出了什麼事情,否則,他肯定會和斯特林站在一起。尤其是在這種強敵環伺的情況下。

而他卻沒有從事業當中看到姐姐的身影,這能證明什麼呢!姐姐她,難道已經……

黃小花不敢再想下去,但接下來呈現在他面前的一幕,卻讓他悲痛萬分。

姐姐的屍體顯然已經失去了溫度,這也就是為什麼剛才機器人沒有注意到他的原因。

但是現在的他,你就沒有心思去分析任何關於機器人的事情,在他的心裡,他最重要的人,就死在自己的眼前。

他仰天怒吼出聲,聲音越發的嗚咽起來。

悲傷與憤怒,在他的內心當中快速產生各種化學反應,隨後,他的憤怒終於不可抑制。

兇狠的眼光靠向斯特林,隨後他破口大罵:「是你害死了,我姐姐如果不是你,他就不會死!」

然後他站起身來,看著周圍的山姆國士兵們,繼續發出了他的咆哮:「還有你們,沒有你們他也不會死!」

最後,他發出了他的詛咒:「我要讓你們付出代價,絕對不僅僅是死亡那麼簡單,還有你們所在的國家,策劃了這一切的混蛋,我都不會讓他們好活!」(未完待續) 「對了,忘了跟你說一件事!」江楠拉過楊振鋼走到一邊。

「什麼事?」楊振鋼問。

「就是我們辦廠的事,那塊地本來沒拿下來,是我哥去找過顧將軍,他派了張軍長去說才把地拿下來的,你不會生氣吧?」江楠緊張地看著楊振鋼。

楊振鋼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沒事,我知道你的出發點是好的,也沒有白吃白占,你是在幫我們的軍嫂。軍區支持是應該的!」

「你不生氣就好。」江楠鬆了口氣,「其實振鋼,經過葉子眉的事,顧將軍也是死過一次,你就給他一次機會,他現在孤家寡人一個,很可憐,我想過年的時候接他到我們家一起過,你看怎樣?」

「你做主吧!」楊振鋼點頭,其實他有想過,只是放不下面子,江楠能提出來是最好的。

他很感激江楠能想到這些,他們父子倆沒有好好溝通過,讓他自己去說他還真不知怎麼說,江楠出面他正好順水推舟答應了。

「還有我爺爺,咱爸媽都接過來,另外還有常恆和媛媛,我哥他們,我們一起熱熱鬧鬧過個好年!」江楠說道。

「好,沒問題!」楊振鋼點頭,江楠考慮得很周到,他一點問題也沒有。

過了幾天馬上就過年,院長對江楠說她是實習醫生就不要上班上到年三十了,提前兩天放假,年後初六才上班,江楠高興壞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江楠對楊振鋼說:「明天爺爺和爸媽就要來了,我去接他們,就先回家了,你到年三十直接回來就好!」

「嗯!」楊振鋼點頭,「辛苦你了!」

他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讓江楠一個人做。

「沒事,還有我哥他們呢,他們都會幫我。」江楠笑,「對了,過年教導員是不是在部隊過?」

「是!」楊振鋼點頭,「有他在我才有時間回去過年!」

「那辦廠的事你可以讓教導員找個適當的機會說出去,讓軍嫂們安心過個好年。」江楠說道。

「嗯!」楊振鋼點頭,如果大家知道過完年後能有工作,那一定會高興壞了。

吃完飯兩人早早洗了澡窩到床上。

楊振鋼抱住江楠,「你走了,我又只能一個人睡了!」

江楠笑,「不就是分開幾天嗎?」

「我不在沒人幫你暖床,你冷怎麼辦?」楊振鋼又說道。

江楠忍俊不禁,想不到男人也有這種時候,「那不是還有電暖器,有電熱毯嗎?」

「還是捨不得你走!」楊振鋼把江楠緊緊摟進懷裡,好像要揉進自己的身體里,媳婦沒在身邊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住在一起又分開,心裡真是難受。

「那今晚給你點福利!」江楠笑著翻身趴在男人身上,低下頭吻上他的額頭,然後是英俊的眉眼,一點點往下。

男人全身緊崩,全身的火都被煽了起來,反被動為主動,反撲過去……

……

第二天楊振鋼讓大山把江楠送回市區,江楠讓他直接開車到肖景恆公司,到時候和他一起去火車站接肖正德他們。

到了火車站,那裡已是人山人海,肖景恆好不容易買了兩張站台票擠上了站台。

火車到了,江楠急忙找車廂,肖正德他們坐的是卧鋪,應該在比較後面,兩人又往後跑。

「景恆!」

「姐!」

火車上傳來呼叫聲,江楠抬頭一看,肖正德和江小武從窗戶里探出頭來,正在向他們招手。

江楠驚喜,小武也來了?之前還說不確定呢,看來是說服絡元培一起來京城了。

「爺爺!」肖景恆也是一臉喜色,忙上火車幫忙拿行李。

江楠沒有擠上去,就在車下等著。

江小武扶著絡元培首先下了車。

「姐!」江小武一下車抱住江楠,激動得要命。

江楠一看,哎,小武比自己還高了,都要仰頭看他,第一次見到他時他還沒有自己高呢,長得真快呀!

「這麼高了,長結實了!」江楠拍著江小武的胳膊,真好,弟弟長大了。

「江楠,你好啊!」一旁的絡元培笑眯眯地看著江楠。

「絡爺爺!」江楠笑笑,握住絡元培的手,「您老身體還好嗎?」

「好,好,有小武在身邊什麼都好!」絡元培一臉笑意,看到小武和江楠還那麼親密一點也不生疏,很是欣慰。

接下來肖景恆扶著肖正德下來。

江楠忙迎上去,「爺爺!」

「哎!」肖正德看向江楠,「怎麼感覺瘦了?」

「沒有,您太久不見可能忘了!」江楠笑,「我一點也沒瘦,倒是您怎麼氣色不太好呀?」

「你們都不在身邊,景恆他爸媽又忙,我天天一個人在家悶得慌,能好嗎?」肖正德報怨道。

「那爺爺這次來就不走了,就在京城,我和哥孝順你!」江楠笑道。

「這可是你說的,我真賴在這不走了!」肖正德哈哈笑道,不管江楠有沒有時間,她有這心自己就高興。

楊立峰夫婦走了下來,「江楠,振鋼怎麼沒來?」

「爸媽,振鋼他在部隊沒有時間,二老一路辛苦了!」江楠忙走過去。

「不辛苦不辛苦,沾了親家的光坐了回卧鋪,一路睡過來的,哪裡辛苦了。」楊大娘笑道,仔細地看了看江楠,見她氣色還好,也就放心了,有意無意朝她肚子那掃了一眼,衣服穿得厚也看不出什麼來,不過看江楠身材苗條心裡還是略有點失望。

最後常桓牽著媛媛的手走了下來,「江楠!」常桓看著江楠,眼裡滿是光。

「這一路你辛苦了,要照顧這幾位老人!」江楠笑看常桓。

本來放假常桓已經回家了,江楠說要接楊振鋼父母過來過年,媛媛自然吵著要跟來,楊立峰夫婦也捨不得媛媛。正好就不用肖景恆回去接他們,讓常桓幫忙一起送過來就好了。

「不辛苦,應該的!」常桓微笑。

「江楠姐!」媛媛撲了上來。

「媛媛!」江楠抱住媛媛,媛媛長高了,也長胖了,比以前更好看了。

「媛媛想姐姐了嗎?」江楠笑。

「嗯,可想了,所以就求哥哥帶我來京城,我要和姐姐一起過年!」媛媛看著江楠,一臉孺慕,在她心中江楠姐就是她的大英雄。

「我們回家吧!」江楠牽起媛媛的手。

人太多,肖景恆接幾個人上車,江楠又打了輸出租,才把所有人拉了回去。 黃小花的憤怒,已經清晰明確地傳達到每一個人的腦海之中,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把這個年輕人的話當一回事兒。

倫諾克斯上校的手下們,顯然認為,這個青年或許擁有消滅它們的能力,畢竟,周圍的機器人士兵看起來都會聽從他的指揮,但是,山姆國已經屹立於北美洲200多年,雄厚的工業底蘊就擺在那裡,又怎麼會被一個小小的孩子……

但是,就站在黃小花身前不遠處的斯特林卻知道,這個孩子身上蘊藏的能量,絕對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哪種能量源自於黑暗,源自於**,源自於貪念,源自於仇恨,但不可否認的是,那種力量之強大,一旦爆發出來,很有可能,不是一般的個體所能抵抗,這種個體,說的當然不是哪個社會形態中的個體,而是,已經成熟多年的國家個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