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大夥三三兩兩出來,又見帝刑也在,忍不住出聲問道:「為什麼父親與雷伯,還有帝老爺子都在這裡?」

帝刑沒回答,倒是霍振德一身輕鬆地聳了聳肩膀:「純粹是偶然,我和雷震天就想知道是哪個大豬蹄子在撬心肝寶貝孫媳婦牆角,沒想到誤打誤撞……」

霍之睿聽著解釋倒也沒太放心上,畢竟自家父親的玩心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可是霍彥霆卻聽出了一丟不對勁,但被蘇蔓的一句話立馬打斷了思路。

(本章完) 「年兒,年兒,過來呀!」那黃金修羅模仿落月的聲音也十分貼近,讓紫年十二分的恍惚嘍……

「小姑姑……」年兒不自覺的站起身來和黃金修羅滑入舞池,兩人縱情起舞,眼神交融,你儂我儂……

這一刻,紫年就覺得眼前的人就是落月,而不是什麼黃金修羅,彷彿和落月身處裂帛之城,縱情起舞,忽然間覺得有些不對的地方。

落月的手腕有一處刀樣的黑色條文,那是聚集黑風的地方,而她則沒有。

紫年立刻清醒,退出舞池,和她拉開距離……

「怎麼了,年兒?要不我們換一支曲子?」黃金修羅問道。

「修羅,不要在蠱惑我了,你不是落月,叫的年兒太做作了。」紫年深呼吸,默念心經,淡然了不少。

再看一眼旁邊的黃金雕像,便很清醒了。

剛才那麼一瞬間,竟然陷入她的蠱惑之中了。

如今總算清醒過來了,差點中招,這個修羅道行不淺哪!

黃金修羅知道這個方法行不通了。

「看來你能力所能及的事,卻眼看著她不再復生,這和你親手殺了她沒有兩樣。」修羅提出交換,「我說過的話始終有效哦。」

「你們冥界的東西怎麼總喜歡覬覦我們人類呢,不是身體就是靈魂。」紫年嘆道。

「還有誰?」

「冥界精靈啊,總想拿到人類的靈魂。」紫年說。

「這些小東西……不過放心,它們是不會在修羅界出現的。它們永遠進不來。進來就化成灰了。」黃金修羅說。

紫年一聽有戲,只好使出自己當年收購古董的本領來,繼續忽悠。

「可我聽一隻冥界精靈說,它進來過,而且順利出去了,在裡面逛了一圈,它還說這裡面烏煙瘴氣,只知道享樂,一點也不好玩。」紫年說。

只見黃金修羅皺了皺眉,已經恢復成最初的模樣,修羅的本色,她的本色已經夠美的了……

「你在騙我說出門在哪吧。其實沒有門,就安心住下來吧。無論你怎麼努力,你的一生一世都在這裡,和我相伴如何?」黃金修羅說道。

「那我要考慮一下了,外面那多麼美女修羅,似乎我的選擇性很大,你又把我的妹妹變成金人了,我似乎對你不大有興趣了……」紫年努著嘴。

「你妹妹?那不是你所愛之人么?」黃金修羅問。

「你難道不愛你的家人么?」紫年反問。

黃金修羅再看兩人的樣子,原來那不是夫妻相,而是兄妹之相。

幸好,幸好……

「放心,我會給你的妹妹找個好人家的……」黃金修羅很開心。

「也是一個金人么?」紫年不開心的問。

「咯咯,情郎你莫擔憂了,再過一個時辰,她就自動變回有血有肉的人了。」黃金修羅笑道。

紫年總算放點心了。

「你這金手指,能傳給我么?我也想試試點石成金是什麼感覺?」紫年好奇的問。

同時摟過黃金修羅的腰肢,與她更近了一些。

一股麻酥酥的感覺傳過黃金修羅的心間,不覺得像初春的蜻蜓,雀躍起來了……

好想與他親近一番,但是最好是他主動……

「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黃金修羅羞澀的說道。

。 「那不如教教我,看我的悟性如何?」紫年又與她說笑一番,哄的對方十分開心,以為紫年心中已經春暖花開,卻不知是計。

「我教你一道咒語,看你的領悟能力咯。」黃金修羅又欲變成其它美人的模樣,被紫年阻止了。

「知道么,一個人最美就是她的本色。最真實的也是最美的。縱使天下間百媚千紅,每一個女子都是與眾不同的,有人就會偏愛你與眾不同的美。」紫年說道。

黃金修羅一聽,忽然心中有所觸動。

塵世間男子的花言巧語她到聽過不少,這樣說的卻只有他一個人……

「我只說一遍,聽清楚。」黃金修羅提醒紫年。紫年聚精會神。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點石成金,靈犀一指,花間有徑,徑中藏鑒,子來我往……」黃金修羅一邊念動咒語,一邊用手指靈活的做出各種手勢配合咒語,整個過程很長……

紫年跟落月學過過目不忘之術,雖然沒有百分百學會,但是應付這個,到不是問題。

等黃金修羅做完了,紫年在腦海中反思了一下,隨後做出同樣的動作,念出同樣的咒語,再然後靈犀一指,只見黃金修羅立刻變成了黃金,這回可不能動彈了……

她的眼神還在差異之中。

「抱歉,我說謊了,她不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的情人,我的愛人,我唯一的人,比我的命還重要。」紫年說道。

過了一會,落月的黃金身軀漸漸融化,紫年扶住她。

雖然是黃金,可剛才發生的一切落月都看的清清楚楚。

「我們離開這吧,年兒。」落月說。

兩人一起出去。

紫年想試試這點石成金的黃金手指到底有多少威力,只見他念動咒語,對著整個修羅界指指點點……

一片一片,從雲仙霧繞到美景如林,全都一點點過度到一片燦爛黃金之中……

很快,整個修羅界變成了一動不能動的黃金世界!每個人,每樣景物都是黃金。

這種感覺太美妙了。

「看來我的悟性不錯。」紫年滿意的收起手指。 高冷前夫要復婚 用力過多,手指都有些麻木了,還得請小姑姑給按摩一番才好。

「我們快找出口吧,這下子沒有人打攪了……」紫年說道。

兩人速度溜遍修羅界,尋找可能是出口的地方。

他們卻沒有看到,雲霧之中,藏著那綉樓卻沒有變成黃金,綉樓上的修羅公主和丫鬟蓮兒正看著下面呢。

「這小子太妄自尊大了。還以為整個修羅界就在他掌心上的,我去給他點教訓。」蓮兒說道。

「雕蟲小技,何須在意,很快它們就恢復了,不過他對她倒是一片赤誠,本公主就喜歡赤誠男兒……」修羅公主一邊笑一邊撥弄琴弦,心情悠揚。

「連黃金修羅都沒有拿下他,他的意志還是很堅定的,公主,你可不一定能成功哦。」蓮兒說道。

「切,我自有方法……」修羅公主已經知彼知此了,心中早有醞釀妙計。

紫年和落月沒有尋到出口,毫不意外,他們也知道出口必然藏在某處,或許不是這裡……

一個時辰之後,黃金人和物們已經變回來了……

這時候,忽然掛起一陣風,吹的人睜不開眼睛……

。 縱然端木澤有辦法賑災,可手中卻無錢,又有什麼好的辦法呢?只見他長嘆了一聲,口中不停的念叨著「旱災」二字。

……

虞唐國早朝,端木續端坐在寶座之上,臉上帶著不威自怒的神情,靜靜的看著下方的臣子們。今日早朝所議的只有一件事,如何賑災。

虞唐國的國土面積大,又屬於北方,很多地方都容易發生乾旱。可今年的旱情尤為嚴重,有些地方甚至到了千里一苗的情況。若是再如往年一般賑災,旱情又得不到緩解,多少錢糧也填不滿這個窟窿。

「眾位愛卿,有什麼好主意不妨說一說。」端木續看著下方的眾臣,說道。

誰知,端木續問完了之後,下方群臣緘默,居然沒有一人回答。大家心中清楚,若是尋常的賑災,或許還有油水可撈,可如今的狀況卻是不然。

端木續的眼光在群臣的臉上掠過,終於落在了端木澤的臉上。他饒有興緻的看著自己的二兒子,似乎是在等待著他的回答。

「父皇,北方几個省份連年旱災,再加上帝國財政緊張,已經……」就在此時,端木澤還沒有說話,卻見太子殿下緩緩走到了玉階之下,奏道。

「嗯?沒有錢?」端木續的眉毛一挑,道,「果真?」

「確實!」太子說道。說完,他似乎還怕旁人不信,又自身旁取出了一本奏章,高舉過了頭頂。

太子的奏章一出,登時就有太監過來取過,並恭恭敬敬的送到了皇帝端木續的面前。

端木續皺著眉頭,將那奏章翻看了幾眼。條條目目,寫的清清楚楚,但也傳遞出一個信息——那就是就沒錢。大體將手中的奏章一翻,端木續又問道:「誰還有辦法?」

原來,在端木續將這個棘手問題交給端木澤的時候,同時也交給了太子。他的目的很簡單,只是想要出一個結果。

「回父皇,兒臣有辦法!」終於,端木澤越眾而出,口中說道。

「哦?說來聽聽!」端木續見狀,登時來了興緻,說道。

「法一,可招募災區流民,興建水利工程。水利乃農事之本,北方省份多年乾旱,天災是一部分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水利不興!」端木澤答道。

「陛下,水利工程耗費巨大,恐非一日可完,若是招募流民,定然耗費時久,恐財政支撐不住!」端木澤說完,登時便有大臣出來反對道。

「水利乃是造福一方的事情,怎麼可以這麼說!」端木澤似乎早就料到有人會出來反對,道,「此時修建水利工程,好處有三。一可以安撫流民,不至於流民四散;二可以給流民生路,修築工程只提供住宿飲食,而不提供工錢。這樣既可以減少財政,又可以使流民不至於餓死。這要比簡單的賑災效果要好的多。其三,便是水利工程一旦建成,定然會造福一方。」

「請問殿下,錢從何處來?」那大臣又問道。顯然,端木澤說的這些固然不錯,可初始資金又從何處而來呢?

《魔武女帝傳》無錯章節將持續在青豆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青豆!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第1264章你給我滾

「隊長,我不喜歡這個地方,我們趕緊去戰區醫院吧,我包括爺爺等人都得好好檢查一下療養身體。」蘇蔓自然也聽出了霍振德的隱瞞,趕忙岔開話題。

一行人都在霍之睿的安排下到達戰區醫院,經過詳細體檢之後,除帝無夜身體比較虛弱、帝刑營養有些不良外,蘇蔓等人並沒有太大問題,只需靜養幾日即可。

但蘇蔓知道,自己的身體還處於瀕危階段,封印慕無白五行之術極耗精神力,但當時她不得不那麼出手。

只是有一事她也想不明白,按理她的武力值與霍彥霆不相上下才對,可為什麼她會被慕無白壓制精神力,造成短暫停頓,但霍彥霆卻可以全程吊打他!

可此刻的用腦對蘇蔓來說簡直就是鑽心入骨的刺痛,令她頭皮又沉又重。

是以,蘇蔓一時半刻不再糾結這個事情,躺在病床上靜靜安睡。

霍彥霆原本想與蘇蔓睡在一張病床,想將蘇蔓擁在懷裡,讓她能枕著他的心跳入眠,可是雷震天不許蘇蔓一人落單,於是雷震天的病床擺在蘇蔓病床的左側,這麼一來霍振德的病床便擺到了蘇蔓病床的右側。

緊接著,名曰要好好感謝蘇蔓的帝刑也將自己病床搬了過來,順便帶上龜孫帝無夜,要讓他多與蘇蔓接觸。

加上醫生巡房、護士換藥、眾人探望……霍彥霆臉色越來越黑,他活閻王的名號越來越不好使,大夥似乎一點都不怵他這幅恨不得將所有人都丟出去的面孔,該怎麼來就怎麼來……

好不容易消停了一會,蘇浩然帶著雷冉晴趕到了病房。

蘇浩然沒有一絲猶豫和躊躇,飛奔至蘇蔓病床前,想伸手去握蘇蔓毫無血色的小手,可是顫巍著又不敢輕舉妄動。

他目色泛紅看向一旁雙手環臂交叉、黑臉坐著的霍彥霆:「酥……蘇蔓,怎麼樣?是不是受了很重的傷?」

腦瓜炸裂的霍彥霆冷冷睜開雙眼:「她累了,休息而已。別打擾她。」

「哦哦哦!」蘇浩然應著,往後退了好幾步。

緊接著他想起什麼,對霍彥霆說道:「當時根據你提供的情報,我帶人去了吳氏集團,可惜尋了一圈沒找到人。把我急的……後來吳安與我談了一會話,緊接著就收到你們來了戰區醫院的消息。」

「嗯。」霍彥霆沒有隱瞞,「當初跟蘇伯爵傳達情報是為了聲東擊西,引起對方注意力而已。」

蘇浩然聽著霍彥霆這麼一說,心中沒有一絲懊惱,反而對霍彥霆這般戰術安排表示認同。

可是門口一直立著不敢擅自進來的雷冉晴卻是忍不住嘟囔了一聲:「哼!不是說很厲害么,不是跟個鐵人一樣混進雷霆了么,怎麼就這麼容易被人抓了……」

話音未落,一直未出聲的雷震天猛地抄起床頭柜上的一個陶瓷杯朝雷冉晴扔了過去:「你給我滾!我不求你過來看望我或是心肝寶貝外孫女,我只求你現在、立刻、馬上離開這裡!」

「爸!」雷冉晴捂著額頭滲出的鮮血,氣哭喊出聲。

(本章完) 過了一會,風停了,落月回過頭來,看到紫年正在看他。落月並沒有發現其中的異常。

兩人繼續往前走,尋找出口。

「小姑姑,我有個想法,卻不敢說。」紫年不好意思的說。

「這可不像年兒的作風。」落月笑著說。

只見紫年神色稍變,隨即恢復常態。

「我在想啊,我們已經成親了,但是又不算真正的成親,因為終究還有一步沒有去做,就不夠徹底。現在這裡好吃好處好玩,一時半會也走不出去,所以,不如藉此機會在這舞池肉林,洞房花燭可好?」紫年半帶含羞的說道。

「好啊。」落月說。

「你答應了?」紫年很意外。

「夫君有所求,為妻怎麼能不應?」落月笑笑。

紫年沒想到這麼順利。

「就現在,可好?」紫年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