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都這一步。

「孫,孫老闆,我爸是張火中,請你看在我爸的面子上,這件事……」

「我去媽的!」

孫聯金得知這一切都是這傢伙惹出來的,心裡的恨意那可是比見到殺父仇人還有濃烈,一巴掌扇在他的臉上,直接將他門牙都打掉了兩顆。

「你爸的面子,你爸的面子算個屁,能比的上王先生一個屁嗎?」

這一刻,孫聯金恨不的一腳弄死這個傢伙,要不是這混蛋,他也不會惹的王歡的不滿。

要知道他為了巴結王歡,可是費盡心思,現在倒好,所有的付出,都因為這個混蛋,都要付之東流。

他心中怒火可想而知。

張先傑已被這一巴掌打的滿頭冒星星,心裡驚懼不已。

這王歡能讓孫聯金如此懼怕,那來頭肯定大到讓他張家也無法接受的程度。

張家可比不上孫聯金啊!

「王少,王少,我錯了,我不該跟你搶女人,不該威脅你的朋友,你大人有大量,把我當一個屁放了吧。」張先傑懼怕的道。

「你***還敢搶王先生的女人!」得知事情的經過後,孫聯金肺都快要氣炸了,這尼瑪自己找死,非的把自己給拉上。頓時,他的一張臉陰的像烏雲沉沉,手裡抄起一個酒瓶好不留手的朝著他的頭頂砸下去。

「啊……」張先傑慘叫一聲,頭上鮮血流下。

可是孫聯金並沒有饒了他的意思,拿著碎酒瓶,上面寒光陣陣,對準張先傑的眼睛,陰森的道:「既然你這雙狗眼沒用,那老子就替你廢了他。」

「孫老闆,不要啊,王少,王少救命啊,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芊芊,芊芊救我!」看著孫聯金手裡的酒瓶,那絕對不是作假的,張先傑早就嚇的雙腿發軟,連滾帶爬的跪在地上。

「孫老闆,放過他這一次吧。」王歡看他那屁股尿流的模樣,哪裡還有先前的囂張的氣焰,厭煩的揮了揮手。

「算王先生大人有大量,不然你們這些人誰也別想走出去。」孫聯金惡狠狠的道:「還不快滾,回去好好反省反省,若是再有下次,別怪我手下無情。」

「不敢了,多謝王先生,謝謝王先生。」張先傑如獲大赦,感激涕零的滾出來包間。

看著發生在眼前的這一幕,整個包間里依舊鴉雀無聲。

黃萍這些女人更是渾身發抖,看向王歡的目光里充滿了恐懼之色,要知道她們當中,剛才有不少人還在責怪王歡牽連她們呢。

王歡看了她們一眼,搖了搖頭,並沒有責怪她們。

孫聯金是老江湖了,很快就看出裡面的門道,道:「彭大虎,給他們重新安排一個豪華包間,全部免費。」

吩咐完之後,他諂媚一笑:「王先生,我有個好消息要單獨告訴你。」 寧逸認得那個玩意兒,那是求救用的信號筒發射的煙花,而且那個煙花還是風影家專用的。

只不過地點有些南轅北轍,風影家的基地是在寧逸他們所在地方的左側,而非右側,所以發出這個信號的,應該是在外面執行任務的風影家的人。

這種求救信號筒的普及還是在半個月前發生的事情。

隨著陵蘭島上人類越來越多,慢慢地就形成了一些共識,當有人類被幽爪怪包圍,或者陷入險境的時候,就通過發射求救信號筒向周邊的人發出求救信號,一般而言,那些豪門大族或者是正義感比較強的組織,都是會出手相助的。

這樣就大大地降低了個人冒險者,或者是那些實力相對弱小的獵人組織危險係數。

畢竟只要遇到解決不掉的危險,還有機會尋求他人幫助。

比如寧逸他們就曾經幫了一個小型獵人組織。

不過當然,險境並不是都由幽爪怪造成的,更多的時候,其實是由人類自己製造的,比如那些實力比較強悍的強盜、殺手組織,他們也會毫不猶豫地掠奪他人的勞動成果。

「我去看看。」寧逸頭也不回地朝更衣室走去,準備換上戰甲,去看一下。

事情過於蹊蹺,按道理風影若他們不是不知道今天的天氣狀況以及軍方的警告,既然如此,他們的人又怎麼會遠離他們自家基地至少五公里遠的地方去執行任務呢?

「我陪你一起去。」楊雨也跟著走了進來。

綠級修為的她,現在就像一根定海神針一般,所以寧逸並沒有拒絕。

兩人匆匆換了戰甲,背著戰刀冒著大雨,驅著加強版的咆哮者,特殊飛快向事發的地點駛去。

事發地點的周圍,其實也就寧逸他們這個基地距離他們近一點。

如果是遇到大量的幽爪怪的話,基本上幾分鐘內就差不多結束了,熬不熬得到別人的支援很難講。

況且他們發射信號筒的位置只是一個大概地點。寧逸他們還得再找。

很快的,寧逸和楊雨就差不多趕到了事發地點的附近。

不過正如寧逸所猜測的,雖然知道大概地點,但是等他們真正找到的時候,卻發現為時已晚。

二十多米外,在一個十字路口處,一輛裝甲運兵車撞到路旁一輛大型的挖掘機上。車子都變形了,挖掘機也被拱翻了。

裝甲運兵車還在咕嚕嚕冒著黑煙,看不清楚裡面有什麼人,不過有個車窗被打破了,一個黑色的信號筒空殼落在地上,被雨水沖刷著。

裝甲車外面還有幾灘血跡。不過已經被雨水沖刷得差不多了,地上空落著幾把戰刀。

裝甲運兵車側身塗著風影家風影衛的標誌一頭藍色鳳凰,這是風影家的專用車輛,重達八噸,一般可以搭載至少十二個成員,普通幽爪怪根本對它毫無辦法。

兩頭幽爪怪還在裝甲運兵車邊上,用前爪扒拉著運兵車。好像是試圖把運兵車裡面的人翻出來吃掉。

可想而知,那幾灘鮮血的主人估計已經成了它們的食物。

寧逸和楊雨對視一眼,剛要上前,楊雨一把拉住他,看了一下局勢低聲道:「小心有埋伏,你掩護我,我搞定它們。」

現在的她,單挑兩頭幽爪怪不過是分分鐘的事。

寧逸四下看了看。天空黑壓壓的,傾盆大雨將馬路上的一切刷洗得一乾二淨,看不出有什麼問題,至少十五米內,除了楊雨之外並沒有什麼其他的目標。

寧逸點了點頭:「小心點!」

楊雨點了點頭,掛上藍牙,把頭盔帶上。

接著打開車門。冒著大雨在一塊從積水裡冒出頭的石頭上一點,身子如燕般掠向那輛裝甲運兵車。

那兩頭幽爪怪隨即被驚動,立刻轉過頭來,看向楊雨。

隨即一頭幽爪怪嘶吼著。沖向楊雨。

楊雨並沒有減速,直到無比接近那頭幽爪怪,這才猛然拔刀,而後身子一側,如離弦之箭般從那頭幽爪怪身體右側劃過,同時出刀…

「呲啦!」

她的身子剛剛抹過那頭幽爪怪,撲空的幽爪怪巨大的頭顱隨即聳拉著,保持著前沖之勢跑了十來米,在咆哮者一側轟然倒塌。

緊接著,另外一頭幽爪怪也動了,捨棄了裝甲運兵車,徑直衝向楊雨。

楊雨略一低頭,熾綠色的戰氣猛然暴漲,手中戰刀由下而上,硬生生將那頭幽爪怪的前爪斬斷,繼而身子一個後空翻,徑直躍上那頭幽爪怪的後背,戰刀向下,猛地一戳!

玄冰刃直沒刀柄。

那頭幽爪怪身子前撲,一下子就跪在地上。

楊雨抽刀!玄冰刃反手,寒光一閃,閃電般地劃過幽爪怪的脖頸。

寧逸看了看時間,五十七秒,楊雨耗費了還不到一分鐘。

四周依然靜悄悄的,除了豆大的雨點噼里啪啦砸在車窗上發出的聲響之外,別無任何其他聲音。

埋伏應該沒有了,如果有的話,剛剛楊雨對付幽爪怪的時候,是最佳的動手時機。

不過寧逸依然沒有掉以輕心,警惕地觀察著周圍的狀況。

「車裡還有兩個,但已經死了。」楊雨聲音透過藍牙傳了過來,「都是風影衛的服飾。」

「車禍?」寧逸皺了皺眉頭問道,其實寧逸也知道,可能性很小,這種裝甲運兵車的速度在這種彎彎繞繞的地方,車開得不會很快,而且看它撞上挖掘機的狀況來看,運兵車幾乎完好無損,挖掘機反倒被拱翻了,碰撞不大可能很激烈。

「他殺!」楊雨慢慢走了回來,「挖掘機應該是故意來阻擋運兵車的。」

「從發出信號,到我們趕到這裡,一共是十五分鐘,對方應該不會跑得太遠。」寧逸拳頭微微捏緊。

風影衛的成員,不管是最近新招的,還是原來老的,他基本上都認識。

死的人里,肯定會有他認識的熟人。

楊雨四下看了看:「你左我右!」

寧逸點了點頭,看了看車上的定位儀,給風影若打了電話:「我通知若兒。」

風影若很快接通。

「小逸…」

「一輛裝甲車…06號出事了。」寧逸看了看裝甲車上的編號說道。

「我們看到了信號,正趕來,你已經到了?」風影若聲音顯得有些氣喘,寧逸還聽到了汽車的轟鳴聲。

「位置是南太街洪明路口,原來的農行對面。」寧逸看看導航儀說道,「他們已經死了,被人偷襲,兇手應該還在附近。」

那邊風影若愣了一下:「小逸…那車上運著一批晶體,陳寇押的車。」

陳寇是陳斌的大哥,寧逸是認識的,陳斌現在的修為是赤級後期,他大哥的修為比他低一階,赤級中期,帶領風影衛四隊第三小組,一個小組五個人,看來車子里的就是第三小組的所有成員了。

寧逸心裡不由一堵,陳寇是個很厚道的人,比較老實,有時候巡邏到寧逸他們的基地時,還會給寧逸他們帶他老婆老家的土特產。

他家裡還有個才三歲的女兒,沒想到兩天前才見到他,今天就沒了。

「我和小雨姐等下沿著街道左側和右側搜尋。」寧逸說完,便打開車門,戴上頭盔,「保持聯絡。」

身子一縱,徑直抓住一旁的樓層欄杆,借力一蹬,馬上上了二樓,繼而再一用力又上了三樓,如此往複,很快就爬上了樓頂。

這兩旁的樓層並不是太高,都只有六七層的樣子。

寧逸居高臨下,四下看了看。

那邊楊雨比他還快了一步到了樓頂。

兩人各自打了一下手勢,分開兩邊,一左一右開始尋找可能的目標。

一棟棟的房屋,在寧逸的腳下飛快地往後掠去,這般場景,和武俠小說里的飛檐走壁沒有任何分別,或許還要更加厲害一些。

不過寧逸無暇去想那些。

他必須先找到那些兇手。

雖然說現在陵蘭島上,現在做這種搶劫行當的不少,但是敢對風影家下手的,這還是第一次。

能夠一下子殺掉這麼多風影衛的,對方很可能是一個團伙,或者是修為極高的人。

但是寧逸大約飛奔了四五百米遠,感應到的目標倒是不少,只不過都只是赤級的水準的,也就是說那些感應到的應該都是幽爪怪。

畢竟要對付一個小組的風影衛,赤級修為的武者不可能辦得到。

「小逸,有沒有發現什麼?」楊雨的聲音通過藍牙傳了過來。

「暫時沒有,你呢?」

「我這也沒有,對方會不會就近藏起來了?」

寧逸聞言,腳下的步伐稍稍遲緩了一下,她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

現在的陵蘭島地形複雜,空房子太多,對方殺人奪寶之後,隨便找個地方藏起來並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這也是為什麼陵蘭島上會出現那麼多的強盜的原因。

一般只要得手,想要找到兇手實在太難了。

只可惜現在天上有赤魔龍在,否則的話,有直升機幫忙,至少會好一點。

不過,就在寧逸覺得完全沒有什麼希望的時候,卻發現前方大概五十米開外,三個黑影一閃,朝東北側跑了過去,其中一人手裡還拎著一口黑色的箱子。

ps:周末愉快!

感謝兄弟們的月票 第五十三章三陽青蓮

王歡見他的樣子,心裡微動,對旁邊的胡芊芊交代道:「我跟孫老闆有些事要談,你跟她們先玩會兒。」

交代完之後,便跟著孫聯金離開包間。

「呼!」

當兩人離開包間之後,這些人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氣。

剛才神經實在是太緊繃了。

不過她們還是沒有從剛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在她們眼裡高高在上的張少,在王歡的面前竟然連一條狗都算不上。

就連上京市的娛樂場大佬孫聯金在王歡的面前,都一副討好的模樣。

這還是他們先前所認識的鄉下來的土包子?

這世界上有這麼牛的土包子嗎?

直到半響,黃萍才反應過來,看向胡芊芊的目光無比複雜:「芊芊,你男朋友究竟是什麼人啊?」

「是啊,芊芊,你男朋友這麼牛,到底是幹什麼!」

「芊芊,你男朋友真是太厲害了,還是你有眼光,那張少跟歡哥比起來,給歡哥提鞋都不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