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新露瘋了一樣給他做按壓心臟,做人工呼吸。

沒用。

漸漸地,保鏢的身體都在變涼。

恐懼連她的葯癮都給嚇沒了。

丁新露癱坐在地上,整個人像是掉進了冰窟窿里,透心的涼。

她已經坐過牢了。

她知道監獄里是什麼樣。

比普通人想象中的更可怕。

她在裡面沒待多久,就差點死在監獄里。

幸好,污衊不是什麼大罪,再加上長風老爺子惦記著與她爺爺之間的那點情誼,把她從裡面弄了出來。

不然的話,她肯定已經死在那裡面了。

可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樣。

上一次,她只是犯了污衊罪。

這一次,卻是殺人罪。

殺人是要償命的!

不。

她不想坐牢。

更不想死。

她要跑。

她要離開這裡!

她踉蹌著從地上爬起來,先翻出男人藏起來的葯。

過了癮之後,她收拾好家中值錢的東西,跑了。

*

亞特蘭蒂斯島。

吃飽飯之後,顧君逐和葉星北帶著孩子回了房間休息。

睡醒之後,叫上孩子們吃下午茶。

吃完下午茶,去了島上散步。

在島上轉了一圈,晚飯時間到了。

吃過晚飯,眾人又自由活動。

幾個孩子在保鏢的保護下跑去玩了。

雲爵和沐晴晚二人世界去了。

顧君逐和葉星北自然也在一起。

兩人在花園裡轉了一圈,顧君逐看看時間,「時間還早,有想去的地方嗎?」

葉星北想了想,搖頭:「沒有……我有點累了,要不,咱們去咱們的度假別墅看一看?咱們家的度假別墅有露台嗎?如果能坐在露台上,吃點小食,看看海景,賞賞月,最好不過了。」

他們住的海底套房好是好,但有得必有失。

海底套房,不是海景房,是看不到大海的。

這樣靜謐的夜晚,坐在露台上,清風徐徐,花香沁人,吃點水果,喝點飲料,再配幾份美味的小食,曬月光,賞海景,肯定特別美好!

「當然有!」顧君逐說:「度假別墅,怎麼可能沒有觀景的露台呢?」

他取出手機,「我讓人準備一下,其他東西都有專人打理,都是齊全的,就是小食要現做才好吃,我讓薄荷馬上過去。」

「嗯,」葉星北踮腳親他一口,「謝謝親愛的!」

顧君逐笑著撥號,回親她一口:「比小食還甜!」

手機很快接通,顧君逐下達了命令之後,掛斷手機,顧君逐問葉星北:「咱們走過去,還是坐觀光車?從這邊到咱們的度假別墅,還有段距離。」

葉星北想了想,「走過去吧,累了再坐觀光車,醫生說,我要多活動,才好順產。」

「行,那你累了一定要說,就算活動,也不急在這一時。」顧君逐看看葉星北圓鼓鼓的肚子,有些心疼。 「咳,小世子,這是誰的字跡,難道是老王爺的?」

傅夫子拿著手裡猶如萬金重的箋紙,悄咪咪的靠近慕小呆,臉上露出無比和藹的笑容。那反常的樣子,讓對面的慕小呆猛地打了一個激靈。

「先……先生,那不是太爺爺的字跡,是皇嬸寫的。」

他為什麼感覺今日的夫子,跟以往有點不一樣呢?比平日里和藹不說,和自己說話都笑眯眯的。

世子妃的字跡?那這問題也是世子妃出的了?對面的傅老先生的臉上閃過一絲震驚,再一次重複的和他確認。

「這些題,也是世子妃給小世子出的嗎?」

慕小呆愣愣的點點頭,小腦袋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夫子的臉色怎麼了?怎會如此震驚呢,皇嬸出的問題不好嗎?他自己覺得很好啊。

得到確認,傅老先生終於明白了小世子這幾天的進步神速的原因,原來是世子妃在背後給他講解了史冊啊。

不過,為什麼他講的史冊,小世子聽不懂。但世子妃講解的史冊,小世子反而聽得懂了呢?想到這裡,傅老先生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一個和藹可親的笑容。

「呵呵,小世子,世子妃是怎麼給您上課的,可以告訴夫子嗎?」

慕小呆歪著小腦袋想了想,皇嬸也沒有說過不能給別人知曉她畫冊的事情啊,再說了先生第一次對自己這麼和藹,他也不能讓先生失望不是?

想到這裡,慕小呆鄭重的點了點頭,伸出小手指,朝著前面指了指自己課桌上一側。

「先生稍等,學生給您拿來。」

隨即,他走到自己的位置,將書本下面壓著的裝訂好的四本畫冊拿了出來,乖乖遞給了傅老先生。

對方接了過去,只見每一本上的首頁都寫了兩個字,分別是政治,農業,經濟,軍事。這是什麼?他頓時來了興趣,打開最上面一本看了起來。

有趣的語言配合著每一幅畫,將史冊上的事情以小故事的形式呈現出來。不僅如此,世子妃竟然還將史冊的所有內容都分成了四大部分,看起來一點不吃力不說,條理清晰還引人入勝。

這樣的教學方式,可謂是前無古人,不僅將史冊里的知識細化了,還大大拓寬了讀者的眼界。可以說,傅夫子手上的四本史冊加起來,價值遠遠的勝過了原來的史冊本身。

待他看完所有的內容之後,傅老先生內心的震撼無以言表,心中對那位未見過面的世子妃,產生了濃濃的興趣。

聽聞世子妃是俞太師的孫女,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家閨秀,知書達理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他也見過俞太師幾面,也曾拜讀過他的書籍,從來沒有讀過有關史冊的東西,這是怎麼回事呢?

此刻,距離傅老先生進門已經過去有半個時辰了,慕小呆還沒開始的課程已經宣布結束,也已經到了晚飯的時候。

「小世子,你的手上不止三本史冊吧?這只是講了三分之一的內容。」

傅老先生來了興趣,蒼老的面容上此刻迸發著星星眼。

他的話沒有錯,雖然手上的三本史冊內容已經遠遠超過了他如今所講的部分,給慕小呆補課已經夠了,但卻只有史冊的一部分內容。

而剩下的內容……抱歉,俞琬琰還沒整理出來。

慕小呆臉上尷尬的一笑,學著以前俞琬琰的動作,攤了攤手。

「沒有了,後面的內容,皇嬸她自己還沒看完呢。」

「什麼?!世子妃是邊看邊編寫的?!」

傅老先生頓時驚訝的在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還沒看完史冊,前面的內容就看得如此通透了嗎!這世子妃當真是神人,看問題竟然比自己還全面。

「對啊,學生在剛開始學習史冊的時候,皇嬸也跟著學生一起學習的。」

而且,還是他求來的呢。如果自己不跟著先生學習的話,想必皇嬸是不看這一類的書籍的,皇嬸為他付出的真是太多了。

想到這裡,慕小呆的心裡升起了一股濃濃的敢動。

傅老先生:「……」

此時此刻的傅夫子,已經被打擊的體無完膚,整個人都處在了呆愣的狀態之中。但心中的一個念頭也越來越強烈。

他很想見見那位世子妃,跟她討論一些有關於史冊話本的一些問題。

————————

燕山山脈。

當俞琬琰跟著慕一再次到達燕山暗部的時候,惠郡王運送鐵礦的隊伍,已經到達距離汴京城很近的安昌小鎮了,這也意味著今日便是他們動手的最佳時機。

「對方押送鐵礦的,有多少人?」

俞琬琰騎在馬上,臨近凌晨三四點鐘時,帶著紫菱和慕一一起走進了燕山的內部。

「回世子妃,惠郡王帶了一百來人。因為鐵礦太多,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而且他們押送的人也多,所以一般都會在夜裡趕路,此時應該是他們最為疲憊的時候。」

臨到地方,慕一下了馬,隨即也將俞琬琰的馬一起拴好,兩人步行進了通往暗部的通道。因為是第二次來,素來記憶力不錯的俞琬琰,已經對進去的陣法很熟悉了。

因這次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俞琬琰也沒有了興趣藏拙,便加快了速度,這次用時不到上次的一半,三人就到了懸崖下的暗部校場。

「那我們計劃帶多少人?」

「為了防止打鬥的動靜過大,我們先帶30人過去,將惠郡王的人控制住,然後再派人將鐵礦運送回來。」

聽到慕一的解釋,俞琬琰大概明白了作戰的思路,點點頭表示理解。待三十人集合完畢,這才向著目的地安昌鎮出發。

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今日的俞琬琰帶領紫菱,特意女扮男裝,換上了和眾人一模一樣的黑色勁裝。此刻混在30人的人群之中,除了個字小了點,已經看不出什麼來了。

俞琬琰在慕一旁邊的位置,回頭向後看去,發現了幾個熟悉的面孔,那些都是上次出來和自己對戰的人,大塊頭的徐達也在列,出乎意料的是,那個瘦小精明的士兵也在列。

看到幾張熟悉的面容,俞琬琰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半個時辰之後。

沖喜娘子會種田 眾人到達了安昌小鎮附近,在漆黑的夜裡,遠遠的看去便發現了一處明亮之色,上空之中冉冉炊煙升起。

「前面就是鐵礦所在的位置了,眾人聽我命令,接到信號之後立刻衝上去!」

慕一站在眾人之間,發號施令,其餘的人聞言,均小聲的回應著。這一幕,讓身旁站著的俞琬琰瞬間目瞪口呆。

「等等!你們打算……直接上?」

不講講戰術的嗎,不排兵布陣的嗎。這樣硬打硬,簡單粗暴的可以,真的好嗎?

慕一神色囧了囧,尷尬的抬手摸了摸鼻子。

「呵呵,世子妃,您有什麼好的建議?」

俞琬琰嘆了一口氣,「我的意思,也是直接上。」

慕一:「…….」

不都一樣的嗎?

「但不是我們三十多個人一窩蜂的直接上,他們所在的位置上方有炊煙,說明這些人目前在修整狀態,正是我們突襲的好時機。慕一,你帶著人從正面突擊,讓慕二帶領剩下的人。倘若他們反應迅速要撤退的話,便讓慕二的人進行包抄。」

這樣,也總比一起衝上去強的多,萬一對方留下幾人跟他們硬抗,而有人把鐵礦運走的話,他們也只能幹瞪著眼不是?

慕一聞言點點頭,心中暗自思索,果然是他把問題想的太過簡單了。他以為憑藉三十人的戰鬥力,拿下一百人很輕鬆,但卻忽略了一個事實。

那便是,對方很有可能採取掩護撤退的戰術。 雖然葉星北是后懷,但畢竟已經孕七個月,還是雙胎,她的肚子已經顯而易見的大起來了,穿著寬鬆的衣服,也能看出是個孕婦。

但葉星北只是大了一個肚子而已,其他地方,哪裡都沒胖。

纖纖瘦瘦的一個小姑娘,只是肚子大了起來,看著就累人。

何況醫生還囑咐她要多散步,不能吃太多,活動量也不能太少,不然生的時候不好生。

他聽著就覺得心疼。

葉星北卻從來不喊苦喊累,也很少鬧情緒,每天都笑眯眯的,一點都不像書上說的,孕婦的心情就像六月的天一樣說變就變,愛折騰人。

他老婆從來不折騰他。

當然了,晚上睡醒,忽然想吃某種東西,吃不到就睡不著,那絕對不是他老婆在折騰他,那是孩子餓了,想吃好吃的!

他扶著葉星北,讓葉星北走慢些,「再忍忍,再忍兩個月就好了,寶寶們出生,你就不這麼累了,等寶寶出生之後,你什麼都不用管,咱們請育嬰師,請保姆,請月嫂,請很多個,你就只管好好坐月子,其他的,全都交給我!」

葉星北笑著點頭,「好啊!」

聽出顧君逐語氣中的心疼,葉星北心裡甜滋滋的。

有時,顧君逐會問她,為什麼書上說,孕婦的情緒敏感多變,有的愛哭,有的愛發脾氣,有的既愛哭又愛發脾氣,她怎麼就每天笑呵呵的,一點壞情緒都沒有呢。

她告訴顧君逐,那是因為她的男人太好了,沒有給她堆積負面情緒的機會。

女孩兒懷孕的時候,特別脆弱,平時很多一笑而過的小事,在懷孕的時候遇到,就會覺得特別委屈。

比如自己的丈夫粗神經,不溫柔,不體貼,不會照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