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應該手動艾特便宜男主。】

【算我一個!】

【求胡半仙死法貼吧已成立,大夥盡可以為便宜男主出謀劃策。】

【╮( ̄▽ ̄「)╭,就我一人心疼這哥們嗎?】

【比起心疼,更想看他怎麼被便宜男主虐啊……】

【附議。】

【附議+1。】

【……】

蘇蔓見胡半仙死魚躺般在地上一副生無可戀完全不想起來的樣子,只好蹲下身給他出謀劃策:「你是專業的,你懂的。」

胡半仙一聽,頓時兩眼放光芒:「對啊,我的人設是一枚妥妥的技術男啊,這點小計倆,洒洒水啦……」

說著,他猛地一個鯉魚打挺,結果觸動遍身傷口,疼得他在水泥板上來回輾轉哭爹叫娘地喊疼。

蘇蔓無奈笑笑,然後抓起他的胳膊強勢一拽一扛,胡半仙又落到了她的背上:「先別亂動,等養好身子你再跟隊長鬥智斗勇吧。」

「哦。」這下,胡半仙不敢再亂動,只好默默靠在蘇蔓背上,任由她背著往前行。

走著走著,胡半仙難得深沉地來了一句:「這麼好的你,怎麼就被老大給拱了,作為娘家人真是越想越虧。」

蘇蔓再次無奈抽著眼角:「你還是閉嘴吧,這樣比較長壽。」

胡半仙:「……」

畫面一度變得安靜無比,而屏幕外的觀眾們卻個個笑瘋地捂著肚子,根本停不下來。

蘇蔓將胡半仙輕輕放到大鳥身邊,然後同樣敬禮之後又一次步伐堅定地往廢墟口走去。

這時,不死心的王展銳捂著自己腹部再次來到蘇蔓跟前,然後挺了挺腰板:「我不妨礙你救人,但請你先告知你是誰,來自哪個星球,哪個戰隊,哪……」

「滾!」蘇蔓一個大嘴巴子將他拍到地上,然後踩著他的後背沉步往廢墟口掠去。

剛到廢墟口,蘇蔓正準備再次鑽進去之時,裡面傳來幾道微弱的聲音。

「三局兩勝。」

「不行,一局定勝負。」

「不行不行不行。」

(本章完) 落月神思和土龍和根須們打了起來,打斷一個,它們很快又長出新的,根本是毫無辦法……

斷的速度遠遠趕不上長的速度。

而且這些根須一動起來,更看清了它們的狀況,比可剛才一動不動大的多,豐滿的多,宏偉的多,就像一個地下宮殿都被帶動起來一樣……

十個土龍和落月神思也忙不過來啊……

而且人蔘娃娃那邊情況危急……

控制神思的是冰雪能量,落月使出冰雪的精華,一片片雪花在空中飛舞,這也是落月唯一能用的靈力了,且支撐不了多久……

「看,它們怕水!」土龍發現了。

只要雪花化成水落到根須上,它們就停止了生長,自動縮回去了……

兩人緊密配合,當雪花融化的瞬間,它們的力量最薄弱,土龍抓住這個時間使出土之力,用土壤將它們埋起來……

速度緩慢推進。因為根須實在太多了……

「水,水,娃娃們加油……」落月說。

這時候人蔘娃娃們有的撒尿,大哭,有的吐口水……

姿態千奇百怪,幹嘛的都有,只要能讓自己脫身就行,它們也陸續從根系中脫身出來,直奔中心地帶。

「丑樹根,你姥姥的!長的丑也就算了,還還敢想的美就是你的不對了,竟然想同化我們白白胖胖如此可愛的人蔘娃娃,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一個人蔘娃娃說完踹了一條根須,不料,又被纏上了。

「快,兄弟們,借點尿……」

嘩啦嘩啦……順流而下。

「不用尿在我身上啊……」人蔘娃娃一身都濕透了,其他娃娃大笑著跑向中心。

落月和土龍也差不多殺過來了,這時候落月的能量降到最低了,眼看著雪花都沒了……

好在大家已經接近核心了,呼嚕,呼嚕……

那裝著解藥的核心正在一張一合的生長著呢。

如何破開?來不及想太多了。

「我看還用水,引流!」人蔘娃娃說完將手中一路上收集的液體都灑在窟窿里,這窟窿就是土龍剛剛鑽透的……

果然液體被引出來,咕嚕,咕嚕,人蔘娃娃全都喝到肚子里去了,那裡才是最好的器皿。這那核心被喝進去之後,果然憋了很多……

這時候,雪花全部融化。

而那些根須也從土裡重新鑽出來,以更快的速度繁殖,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成倍的向上翻長,將落月,人蔘娃娃,還有土龍給徹底包圍起來了……

周圍密密麻麻一片,剛才進來的那一片光也徹底沒了,被根須一絲不漏的擋上了……

「糟糕,這下完了……只剩下解藥,它們又對解藥免疫……」人蔘娃娃嘆息到。

重生之無情救世主 包圍圈從大到小,已經把它們圍個水泄不通。

「這是活活要把咱們憋死啊……」土龍說。

空氣稀薄,周圍的壓力不斷增大……

落月此刻也毫無辦法,即使喝了解藥,這也是神思罷了,不是本尊,發揮不了多少力量的,土龍壓根沒中毒……

千鈞一髮之計,忽然頭頂一道光傳過來……

他們驚訝的抬頭像頭頂望去,只見……

。 「傲天!你瘋了!」老者突然厲聲的喊道。

「爺爺,諸位!我沒有瘋!外面來的是援軍!咱們得馬上開門,要是被旁人發現,可就來不及了!」此時火傲天來不及解釋,飛快上前,準備將那府門打開。

「嗖!」突然一道光線激射而出,擊打在了那府門的門栓之上。恰時,火傲天剛剛衝到了府門之側,手也剛剛觸碰到門栓上。那光線來的恰是時候,若非火傲天飛快的抽手,只怕此時已經被那光線燙傷。

「三叔!你要幹什麼!」火傲天突然回頭,見剛剛激射出光線之人正是他的三叔,不由的喊道。

「外面是什麼情況,誰也說不準!你怎麼能這麼輕易的開門!」那剛剛激射出光線的人說道。

「虎賁護衛是萬萬不會出現在這裡的!你們也聽到剛剛外面人的話語了,分明就是話中有話,讓咱們趕快開門!」火傲天說道,「即便外面不是援軍,咱們不開門就能躲避過去嗎!不過是顧頭不顧腚的鴕鳥罷了!」或許是火傲天太過於激動的緣故,口中的話語也顯得粗俗了許多。

那激射出光線之人微微一怔,便被火傲天瞅准了時機,「唰」的一聲將府門打開。

府門一開,外面明亮的火把頓時照射了進來。即便是火傲天早有準備,也被那火把晃的眼睛酸澀。他皺著眉頭,抬起手肘擋住了前方的光線,卻感覺身旁掠過了許多身影。那些身影的速度極快,飛快的進入到了火府之中。

火府正廳本就不甚寬敞,突然之間進來這許多人,頓時變化的擁堵不堪。甚至一些後來的人,只能站立在外面的庭院之中。

火傲天此時還站立在門口,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一眼,見那些人進入府宅之後沒有任何的行動,稍微的放心下來。他伸頭向外面看了一下,見周圍的街道上居然空無一人,就連之前那些派來監視火府的人都不見了蹤影。

「閣下是……」火府之中突然多了這麼多人,那老者連忙站了起來。

「火老先生好,小人是寧港湯化龍!」那為首之人突然躬身行禮,老實的說道。

「是湯大哥!是湯大哥!」那火府之中,也有一些參加過寧港大戰的,自然認出了湯化龍來。

「原來是湯兄!」這時候,火傲天已經從門口走了回來,微微一笑,說道,「我就聽出來情況不對沒想到會是你們!」

「來的匆忙!恐怕被人辨認出來,只能換上這身衣服!好在一路上也沒有多少人懷疑!」湯化龍說道。

「原來是這樣……」老者長舒了一口氣,說道。突然,他想起了府外的那些監視之人,又問道:「外面的那些監視之人呢?可曾被發現?」

「老先生放心,他們都已經被……」說著,湯化龍將手掌一橫,在脖子下做了一個輕輕一劃的姿勢。

「那就好!」老者聽聞,頓時放心下來。

原來,自沈暮沉到達了輔陳國之後,又耽擱了幾日,才開始北上。那胡氏姐妹在虞州自有經營,便搞到了三百多套虎賁護衛的衣甲,讓一行人換上。那些換上虎賁護衛衣甲之人前來接應火氏一族,其餘人則在城外埋伏等候了起來。 「萬獸之王在此!」

隨著那一束光暈,落月和土龍等抬頭,看到光暈之中,一個人提著古劍緩緩落下來,他,正是紫年。

那光真是古劍發出來的。

紫年揮舞古劍,光所過之處,將根須全都斬斷了。

「主人,你好帥啊……」土龍簡直看呆了,這才是來救自己的英雄!

根須看到這種情況,立刻聚過來更多的,紫年不斷揮舞他的古劍,那根須一段一段的撒了一地,人蔘娃娃們接著上去,做好收尾工作,將斷了的根須丟回去。

紫年終於來到落月和土龍身邊和他們匯合到一起了。

「主人,我們威力無窮,將這裡徹底掀翻吧!」土龍說道。

「我只是靈思,支持不了那麼久,解藥拿到了么?我們快出去。」紫年說道。

「解藥在人蔘娃娃的肚子里。」落月說。

「好,讓我們殺出一條血路!」紫年說完沖在最前面,一道錦繡光芒從身後綻放,落月,土龍,人蔘娃娃們緊隨其後,接著離開了地下……

砰的一聲,黑色大門關上了。

紫年也倒了下去,被落月扶住。

紫年已經用盡了最後一絲力量了,這才讓大家支撐到現在離開險境。

土龍和人蔘娃娃回去了,待落月和紫年緩和一點的時候,靈思也各自回歸本尊而去。

人蔘娃娃來到地面上,立刻分散開來,直介面對口喂大家了。

看,人蔘娃娃親吻鳳凰呢,那解藥就流進鳳凰的嘴裡,鳳凰的身體一點點從衰老打倒退回去,一直到變的青春年少……

這邊還有其他人蔘娃娃喂落月和紫年,他們兩人也很快恢復到正常狀態了。

可是,喂水郎和冷焰龍就有些難……

人蔘娃娃過去,兩人推開它們:「別打攪我們風花雪月,春宵一刻值千金。」

人蔘娃娃再度過去,還是被推開了,兩人依舊你儂我儂,愛的死去活來,外人是插不進去,它們眼中根本沒有別人,只有對方。

這時候在紫年的眼色下,一堆人蔘娃娃一起涌過來了,直接將兩人按倒,強行喂葯。

兩人雖然為男子,卻也垂垂老矣,架不住一堆娃娃們的折磨,最後只好被迫乖乖服從了……

等他們清醒過來,差異而不好意思的看著對方。

他們記著剛才所發生的一切,這幾日來發生的一切都記得清清楚楚……

「龍,我,我中毒了……」水郎不好意思的說道,嘴邊除了人蔘娃娃的藥味,還有冷焰龍鱗片的味道,這肌膚之親讓他們的關係有些特殊的變化。

「沒,沒什麼,我們都中毒了,我也……抱歉……」冷焰龍低著頭不好意思的說道。

兩人不敢看對方的眼睛,微妙的變化在兩人之間誕生了……

很快,兩個人也變成玉樹臨風的模樣了。這讓他們更加不敢直接的面對對方了。

「你們怎麼不親了,這幾日你們每天除了情意綿綿就是不斷的親吻,擁抱,旖旎,哎呀,我是全都看到了,拉都拉不開。」鳳凰伸展著自己的筋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舒坦過。

「鳳凰,你沒中毒么?」水郎問。

。 第1600章活閻王回來了

蘇蔓不解地探進小腦袋問道:「你們醒了?你們在幹嘛?」

已經蘇醒的老黑聽著蘇蔓聲音,哪怕蒙著眼睛也微微側抬頭朝蘇蔓那邊看去:「我在和火柴石頭剪刀布,輸的人讓你背出廢墟。」

蘇蔓微微抽了抽眼角:「然後呢?」

「然後老黑耍賴,要三局兩勝。」火柴略顯怨念地說道。

蘇蔓:「……」

見倆人僵持不下,蘇蔓問霍彥霆:「都是我背出去,他倆為啥還要石頭剪刀布?」

霍彥霆唇角微微一揚,轉瞬即逝:「最後一棒,我跟你一起走。」

「看吧,看吧,我就說會是這麼個結果。」火柴跟著說道。

老黑在一旁同樣點著頭:「嗯啊,當我知道這裡只剩下我、火柴和老大三人時就想到是這麼個結果。」

蘇蔓沒好氣地輕笑一聲:「可你們倆蒙著布條,怎麼看自己贏沒贏呢?」

被蘇蔓這麼一提醒,包括霍彥霆在內的三人眉心均是抽抽地一揚。

老黑憨笑著說道:「那……那要不你先當個裁判、見證人?」

「可以。」蘇蔓痛快應下,不管待會火柴和老黑的石頭剪刀布會是什麼,她都已經做了決定,「但是沒時間耗,一局定勝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