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意思啊?」葉青嵐有些不解,按說小火鳳凰雖是神獸,可一出生就能說人語,可這龍尊寶寶按理說,是自己和帝澤天一起費了挺大功夫,集齊五顆元素靈珠才召喚出來的,應該更厲害才是,咋不會說話啊?

其實這倒是葉青嵐錯怪龍尊寶寶了,龍尊也有和鳳凰一族類似的血脈傳承,但自從一代妖王死後,已經數十萬年沒有人再集齊五顆元素靈珠了。

因此這傳承算是斷掉了,所以龍尊寶寶也並不會說天衍大陸的話語,只會上古蠻荒時期的對話,也難怪葉青嵐聽不懂了。

正在葉青嵐疑惑不解的時候,許久未曾出現的小火鳳凰從葉青嵐的儲物戒指之中飛出。

「娘親,娘親。」小火鳳凰一飛出來,就撲進了葉青嵐的懷裡,聞到葉青嵐身上香味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娘親,我想死你了。」小火鳳凰從涅槃重生中蘇醒過來,醒來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扎進葉青嵐的懷中,一個勁的拱來拱去。

「吧唧吧唧。」龍尊寶寶也擠了過來,砸進葉青嵐的懷裡,長著毛茸茸的嘴,奶聲奶氣的說道。

「小火,你終於醒過來了,娘親也想你。」葉青嵐抱起許久未見的小火鳳凰,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小火鳳凰身上的翎羽。

此刻小火鳳凰幻化而成一隻淺綠色的鸚鵡,那翎羽的根部還帶著一絲淺粉色,頗為好看。

至於小火鳳凰顏色的改變,都是和這自身實力的改變有關,小火鳳凰先是從藍色變成深綠色,再從深綠色蛻變成現今的淺綠色,皆是和火焰的顏色有關。

最外層的火是幽藍色的,而內層一些則有些發綠,再裡面一些則是淺粉色的,而再裡面就是深紅色的火焰。

當小火鳳凰幻化出的鸚鵡顏色是深紅色的時候,那麼它也便成為了一隻完全體的神獸。

小火撲進葉青嵐的胸前,開心的撒著嬌,突然感覺旁邊多了一個毛茸茸的傢伙,有些惱怒的踢了一腳身邊的傢伙。

卻是沒想到龍尊寶寶的靈活無比的身子竟然詭異的動了一下,然後用那軟軟的肉包裹住小火鳳凰的爪子,讓小火鳳凰好一陣吃痛。

「好了,好了,別鬧了。」葉青嵐揉了揉兩個靈寵的頭,這兩個傢伙都是自己的靈寵,要是窩裡斗可就不好了,打的兩敗俱傷就不好了。

小火鳳凰氣呼呼的說道:「娘親,他就是先前那個集齊五顆元素珠子召喚出來的龍尊吧。」 葉青嵐點了點頭,拍了拍小火鳳凰的頭部說道:「真聰明,不過它好像不會說話,神獸不是都是出生就口吐人言的么?」

龍尊寶寶擠在葉青嵐的胸前,張開毛茸茸的嘴巴,揮舞著爪子,奶聲奶氣的說道:「吧唧吧唧。」

小火鳳凰突然笑了一下說道:「它是說它餓了,想要去吃肉肉。」

「你能聽得懂?」葉青嵐的美眸泛起了漣漪,把小火鳳凰放在手中,仔細端詳起來。

要是大青牛神獸說能聽懂龍尊寶寶的話,那葉青嵐相信,可是這小火鳳凰一向是古靈精怪的,葉青嵐不得不防啊,說不準這龍尊寶寶是想睡覺,這小火鳳凰非說龍尊寶寶想去吃肉肉。

「娘親,你要相信我,我傳承鳳凰一族的血脈,而它說的是上古蠻荒時候的語言,我自然能聽得懂。」小火鳳凰那雙綠豆眼睛裡面散發出了真誠的光芒。

「好的,那我就信你了,小火鳳凰你就負責幫龍尊寶寶學會天衍大陸的語言。」葉青嵐撫摸著小火鳳凰頭上的絨毛。

「行。」小火鳳凰眼珠子轉了轉,決定接受這個艱巨而又光榮的的任務。

實際上小火鳳凰心中是有算計的,這個龍尊算是葉青嵐和帝澤天一起努力召喚而出的,而且實力還挺強,自己要是跟他過不去,純屬找虐,不如把他收為小弟。

「吧唧吧唧。」龍尊寶寶睜大萌萌的眼睛,深黑的瞳孔裡面瞅著小火鳳凰,揮舞著爪子,好似是要握手。

小火鳳凰咯咯一樂,伸出爪子十分友好的和龍尊寶寶握在了一起,至此,北凰學院的校園雙淫算是徹底結盟了。

至於為什麼小火鳳凰和龍尊寶寶會落下一個校園雙淫的稱號,還要往下文去看。

小火鳳凰飛到半空中,朝著龍尊寶寶揮了揮爪子,示意要龍尊寶寶跳到自己的背上。

龍尊寶寶也不推辭,雖然龍尊寶寶本身會飛,但被人馱著顯然更舒服,一鳳一龍飛快的飛出了宿舍區,直奔學院的食堂位置。

葉青嵐看著兩個靈寵能夠相處融洽,也算是省了自己很多麻煩事,微微一笑,開始準備梳妝去上課,雖然曠了幾節課,但是以葉青嵐的天賦想要補上那還是異常容易的。

再說小火鳳凰馱著龍尊寶寶,直接飛到了北凰學院的食堂區。

北凰學院的食堂區此刻那是熱火朝天,眾多廚子都在烹飪著美味的佳肴,一個個佳肴那是香氣撲鼻。

「跟你鳥叔混,是不是吃香的喝辣的,叫聲鳥叔我聽聽?」小火鳳凰此刻躲在一個異常隱蔽的角落,聞著食堂中傳來的撲鼻香氣,嘴中口水嘩啦嘩啦的。

而一旁的龍尊寶寶卻是顯得並不是太喜歡,水汪汪的大眼睛望著那一道道盛在青瓷盤之中的菜肴,並沒有多少的食慾。

「咕嘰咕嘰。」龍尊寶寶朝著小火鳳凰又開始說了起來。

小火鳳凰愣了一下,這龍尊寶寶說自己想要喝天靈水,沒有天靈水自己就沒有任何胃口。 小火鳳凰尋思先不搭理這龍尊寶寶了,這傢伙不吃這麼美味的食物,竟然一直吵吵要喝水,看來自己這個小弟是有點傻。

「好吧,你別咕嘰咕嘰了,等你大哥我先吃飽肚子了,等會我在幫你找天靈水.」小火鳳凰跟龍尊寶寶說了一下,然後跟一道旋風般的沖向幾道菜。

幾乎就在眨眼間,幾道美味佳肴就被小火鳳凰通過一縷清風給卷跑了。

本來正回神想要擺盤的幾個廚子,紛紛愣住了,看著被風帶跑的菜肴,氣的一個個都揮舞的馬勺大聲罵道:「是哪個混蛋,竟然敢搶我們的菜。」

小火鳳凰一聽,這幾個廚子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罵鳥叔我是混蛋。

小火鳳凰這一次涅槃重生,實力更是增強了許多,學會了新的鳳凰一族的傳承技能——凌霄火雨。

不過小火鳳凰並不打算出大招,這幾個廚子可不能殺了,一方面是小火鳳凰並沒有那麼狠辣,另一方面是小火鳳凰是把這幾個廚子殺了,以後來吃西北風啊?

「呼呼。」小火鳳凰吹出一口熱風,熱風如同炎熱的水蒸氣一樣,這幾個廚子簡直如同置身在蒸汽無比濃郁的桑拿房中,頓時一個個熱得直呼好熱,也不去追小火鳳凰了,這都找不到東西南北了。

幾個廚子熱得那叫一個厲害,廚房內霧氣瀰漫的,這兩兩相撞到一起,一個個在不大的廚房裡面找不到北,著急的大吼大叫。

站在窗欞上看的龍尊寶寶咯咯直樂,看的龍尊寶寶十分興奮,在窗欞上一個勁的揮舞著肉爪,奶聲奶氣的說道:「阿吉阿吉。」

而小火鳳凰則是裹挾這十幾盤菜肴,拉著龍尊寶寶逃之夭夭。

兩人在學院一處僻靜角落,小火鳳凰用爪子一頓往嘴裡扒拉,吃的那叫一個津津有味。

「這是香酥豬蹄,味可好了,你想吃不想吃?」小火鳳凰在草地上擺了十幾個盤子,甚至還偷了一壺小酒,這吃的叫一個香。

龍尊寶寶搖晃了一下頭說道:「咕嘰咕嘰。」

小火鳳凰有些無奈,低聲說道:「我知道了,不就是天靈水么,我知道了,不要催我,等我吃飽再去跟主人說。」

龍尊寶寶只好點了點頭,小火鳳凰興緻頗高,用爪子攥起瓷杯,但鳳凰的手臂畢竟有些短,很難勾到嘴唇,喝起來很費勁。

龍尊寶寶的爪子則是毛茸茸的,直接拿起了瓷杯,奶聲奶氣的來到小火鳳凰面前,奶聲奶氣的說道:「布吉布吉。」

「有眼力見,以後你就跟著大哥混,以後我就叫你龍貓吧,你雖然是龍尊,可長得卻像個貓咪,以後我就叫你龍貓了啊。」小火鳳凰喝著龍尊寶寶喂得美酒,頗為得意。

龍尊寶寶點了點頭,開心的揮舞著肉爪子。

小火鳳凰美餐了一頓,趁著葉青嵐還沒有下課,這小火鳳凰就又馱著龍尊寶寶飛出了北凰學院。

這北凰學院外圍開著一些浴區,主要是開放給一些富貴之人泡溫泉之用,當然,能進這裡泡溫泉的人,都是一些顯赫的官宦之家,而且防備極為森嚴。 小火鳳凰望著眼前迷濛的霧氣,仗著其極快的速度,愣是躲過了一干高手的森嚴防備,沖入這女浴區之中。

「看得清么,看哪個這大長腿,小細腰,你說漂不漂亮?」小火鳳凰瞪著綠豆的眼睛壞笑著說道。

龍尊寶寶揮舞著爪子,奶聲奶氣的說道:「沃吉沃吉。」

小火鳳凰咯咯直樂,拍了拍龍尊的毛茸茸的身體說道:「看不出來嘛,你的審美和你大哥我差不多啊,你也喜歡黑髮胸大的啊。」

這小火鳳凰也是太得意了,竟然咯咯樂出聲來,結果被正在泡溫泉的女子發現,這女子傳來了驚恐的叫聲。

「不好,被發現了。」小火鳳凰有些著急,馱著龍尊寶寶就開溜。

但女子還是看清了小火鳳凰以及龍尊寶寶的模樣,咬牙切齒的發誓,一定要找到這兩個敢毀掉自己清譽的靈獸。

因此通過此女的散播,小火鳳凰和龍尊寶寶的名聲在外,被北凰學院的學生起了一個北凰雙淫的稱號。

「快走,快走。」小火鳳凰狂遁了一會,才逃過了幾個高手的圍追堵截。

龍尊寶寶倒也是一個惹禍精,臉上沒有一絲害怕的表情,反倒是又蹦又跳,開心的要命。

「胸大。」這龍尊寶寶竟然開口說話了,不過這開口說的話倒是不怎麼樣,不過好歹也算是會說話了。

此刻葉青嵐也應該完成了一天的修鍊,該回到宿舍區了,小火鳳凰便馱著龍尊寶寶往葉青嵐的宿舍趕去。

而正在宿舍之中的葉青嵐也正在給葉婉卿講解著今天修鍊課程上的難題,葉婉卿安靜的眨動著明眸,不時點頭,原本在葉婉卿腦海中的修鍊瓶頸統統迎刃而解。

正在這時候,小火鳳凰馱著龍尊寶寶,從門外飛了進來。

葉婉卿好奇的看著小火鳳凰,還有小火鳳凰背上的龍尊寶寶,喜歡的不得了,這女孩都喜歡毛茸茸的東西,而龍尊寶寶實在是長得太討人喜歡了。

「好可愛啊。」葉婉卿發自內心的讚賞起龍尊寶寶來。

龍尊寶寶望著葉婉卿,竟然脫口而出道:「胸大。」

葉青嵐差不點一下從床榻上跌下去?這小火鳳凰就是不靠譜,這都教了龍尊寶寶什麼啊?一個好好的龍尊寶寶,這被小火鳳凰拐帶成什麼樣了?

等以後成年了,成了龍尊,還重現什麼一代妖王當年契約獸的風範啊?到時候,葉青嵐都不敢想象龍尊會變成什麼鬼樣子。

「小火鳳凰,你都教了龍尊寶寶什麼啊?它學的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啊。」葉青嵐有些沒好氣的說道。

「咕嘰咕嘰。」龍尊寶寶奶聲奶氣的大聲說道,還頗為擬人的瞪大水汪汪,黑黝黝的眼瞳,揉著癟癟的肚子。

小火鳳凰怕葉青嵐朝自己撒氣,又追著揍自己,忙著急的說道:「娘親,龍尊寶寶它說了,現在它要喝天靈水,弄不到天靈水它就要餓暈過去了。

「這樣啊,好,那我馬上想辦法。」葉青嵐此刻也是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這龍尊寶寶現在就要喝天靈水,要不給他,他就快餓暈過去了。 這靈獸餓到了,雖不至於會被餓死,但會退化,要是退化成小不點,那就麻煩了。

「天靈水?我好像這幾天聽北凰的學生議論說,在天南拍賣會,有天靈水拍賣。」葉婉卿小聲說道。

「真的!」葉青嵐的聲音帶著一絲驚訝,顯然是沒想到事情會這般順利,自己剛想要睡覺,就有人送枕頭。

「我也沒太留意,但好像是天靈水。」葉婉卿的聲音帶著一絲遲疑。

「沒事,找那幾個北凰學生確認一番便知。」葉青嵐做事從來都是雷厲風行,將幾個北凰學院的學生直接找來,一番詢問之後,葉青嵐算是確定下來真的有天靈水在天南拍賣會拍賣。

葉青嵐當即決定立刻去天南拍賣會,葉青嵐匆匆離開了北凰學院,直奔這天南拍賣會而去。

一路無話,等到了天南拍賣會後,這拍賣會已經快要開始了,一票難購,不過這也難不倒葉青嵐,只要是需要座位的地方,就有著黃牛黨,而拍賣會的名額也是有類似黃牛黨的組織在販賣。

葉青嵐花了一千兩銀子,搞到了一個九十九號的拍賣會牌,進入了這天南拍賣會的拍賣場。

這拍賣會倒是並不大,並沒有大堂亦或是雅間之類的區別,不過這大堂設計的也頗為科學,每個椅子都是優質的獸皮打造,摸起來毛茸茸的,舒服異常。

可還沒等葉青嵐走下來,就聽到幾個男子走了過來,這幾個人穿著都頗為奢華,赤金色的布料,隨著走動間,衣袍熠熠生輝,十分耀眼。

腰帶上系掛著象牙白的腰帶,看起來好如月光一般,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多望上幾眼,那剔透的腰帶無比的尊貴。

不過這幾個男子倒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看到葉青嵐這等國色天香的美人,立刻眼睛跟黏在葉青嵐身上一樣,轉都轉不過位置。

一張白花花的銀票,突然出現在葉青嵐面前,流雲世家的三公子流雲月沖著葉青嵐****的笑了笑,笑眯眯的說道:「美女,願不願意陪我一夜春宵,我願意給你出價十萬白銀。」

「哇,十萬白銀,好多金的公子啊,只是一度春宵么?實在是太大方了。」參加拍賣會也有一些大商人家裡的名媛女眷還有一些拜金的大小姐,此刻已然一個個眼冒金星。

都想著衝過來,將這流雲世家三公子包圍起來,紛紛在心中嫉妒葉青嵐有這麼好的運氣。

至於其他幾個世家公子,也一個個手中掏出了銀票,大有競價的想法。

葉青嵐眉頭微微皺起,清冷的聲音猶如幽潭之中清冷的潭水流動,淡淡的從懷裡掏出一張五十萬的銀票,狠狠地拍在流雲月的臉上說道:「用這五十萬的銀票好好擦擦你的狗眼,你也配在我面前談一夜春宵?」

流雲月一張圓溜溜的眼睛,鼻樑高挺,雙唇粉紅而且薄薄的猶如刀片一般,白凈的臉龐因為過度氣憤而漲紅一片,穿著錦袍的胸膛上下起伏。 「竟然敢這樣侮辱本少爺,這個女人。」流雲月氣惱快要失去理智了,如若不是為了保持他的紳士風度,他都想要大打出手了。

但流雲月幸好沒有出手,他那三腳貓的功夫,在葉青嵐面前簡直如同紙片做的一般,只要葉青嵐稍微費點功夫,就能把他給殺死。

如果葉青嵐不是擔心殺了這個流雲月,就會被拍賣會剝奪參加拍賣會的資格,葉青嵐早就不顧三七二十一,把這個雜碎給宰了。

「滾開,別擋我的道。」葉青嵐冷冷的呵斥一聲,那森冷的眸光猶如魔獸森林之中兇狠的蒼狼一般,嚇得流雲月心頭一寒。

這流雲月也是被葉青嵐的那凌厲的目光嚇壞了,竟然真的讓開了位置。

葉青嵐那高冷傲然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拍賣會的會場前,而留下的眾人大多面面相覷,有些吃驚葉青嵐那隨手就是五十萬的家底,這才是真正的土豪吧。

「流雲兄,這個女人狂得很,咱們應該給她一點下馬威啊,不然她根本不知道到了這個地頭上,到底誰說了算啊。」跟流雲月關係不錯的幾個世家公子紛紛聚了過來,嘀嘀咕咕起來。

這幾個世家公子都是紈絝子弟,不學無術,整日的玩物喪志,尋歡作樂,這一次被葉青嵐狠狠的打了一下臉,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葉青嵐買到的座位是五號,這獸皮椅子坐起來格外的舒服,毛茸茸的,而且還很有溫度。

周邊都是一些女眷,倒是也清凈,不然葉青嵐身邊坐上幾個色痞,又免不了會生出一些事端。

「拍賣會開始。」一個穿著藏紅長袍的女子笑吟吟的走了出來,穿著精緻考究,講話清脆利落,倒是一個伶牙俐齒的主。

「下面這第一件拍品,乃是生力寶典,這是一門土系武技,修鍊之後,可以擁有莫大的力量。」女子噙著笑容,介紹起這武技的優點來。

葉青嵐興緻闌珊,武技這種東西,北凰學院的武技館裡面有的是,葉青嵐怎麼會看的上這種江湖上的旁門左道,還生力寶典,不是葵花寶典么?

但這種破爛武技還是能引起不少土包子的哄搶,最終拍得了五十萬白銀的價格。

葉青嵐低頭翻看拍品的出場順序,這第六件才到天靈水,倒也不用著急,葉青嵐的眼睛快速掃著拍品表單,突然眼眸一亮,第四件拍品是火屬性的火石。

這種東西好像小火鳳凰特別喜歡吃,因為小火鳳凰本身屬性就是與火相關,而這火屬性的火石能增加小火鳳凰的火屬性,因此才被小火鳳凰格外鍾愛。

想到這裡,葉青嵐微微一笑,準備再四個拍品的時候,直接出手。

拍賣進行的很快,沒用多久,就到拍賣第四件拍品了——火石。

「這一公斤的火石,可是足夠提升武者不少的火屬性,火屬性提高了,這修鍊火屬性的武技那也是事倍功半啊,而且一些火屬性的靈獸也是很需要這火石的哦。」這主持拍賣會的女子倒是知識淵博,介紹的面面俱到,十分詳細。 「我出價二十萬。」坐在葉青嵐身旁的一個穿著綾羅綢緞的女子,舉起了寫著二十萬的牌子。

「有人出價二十萬了,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呢?還有沒有?」主持拍賣會的女子眼眸掃著底下坐著的一干眾人,帶有一絲魅態的說道。

葉青嵐知道這拍賣會拍的就是一個氣勢,有時候氣勢強,很可能低價格拍到好東西。

這二十萬絕對不會是這火石的最終成交價格,自己索性出價五十萬,直接震住其他潛在的買家,讓他們不敢出價。

「五十萬。」葉青嵐快速在白色的牌子上寫下了五十萬,然後舉了起來。

果然,這個價格已經接近了這火石價格的臨界值,一些想要拍的買家紛紛臉上露出頹然之色,搖了搖頭,準備放手了。

「六十萬。」另一處角落裡面,流雲月舉起了牌子,面色帶著一絲狂傲的望著葉青嵐。

「一百萬。」葉青嵐幾乎想也不想,飛速在牌子上寫下了一百萬,然後舉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