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這裡面發生了一些事情。」李學浩挑了些能說的說了,其中主要放在了蒙嫣的身份上。

「她是兩千多年前的人?」千葉小百合更加震驚了,感覺今天的驚訝加起來,比她之前二十年加起來的還要多。一個活了2000多年的人——不,她已經不是人類了,人是不可能活那麼久的,何況她曾經死了,但又復活了過來,這真是太可怕了。

或許因為太過震驚,一時半會她消化不了。

李學浩沒有打擾她,繼續尋找這座山裡的金礦。

搜索良久,終於讓他發現了一絲端倪。

那是在海龍女山的西北邊,一處處于山中盆地的峽谷之中,在他的神識籠罩之下,感應到了絢麗的金色光芒。

金礦!

而且還是富金礦,否則不會發出這麼璀璨的光芒。

「小百合,我想我已經找到金礦了。」李學浩對一旁還在發獃的千葉小百合說道。

「找到金礦了嗎?」千葉小百合回過神來,不再關注骨頭怎麼會變成有血有肉的人的問題了。

「是的,跟我來。」李學浩抱住她的腰,直接從天空中俯衝而下。

千葉小百合被嚇了一跳,不是擔心會掉下去,畢竟這種體驗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是因為太突然了,她沒有半點準備。

兩人落在峽谷之中,李學浩鬆開她,伸手在地上一抹,一塊約有成年人拳頭大小的金黃色石頭陷在泥土之中,非常顯眼。

「這是黃金?」千葉小百合不可思議地問道。

「嗯。」李學浩點點頭,準確的說,這是一塊狗頭金,狗頭金是一種含雜質的自然金塊,多來自於富含金質的流星隕落或遠古時期形成的富金礦礦石,因為形狀像狗頭,所以叫狗頭金,這種黃金相當稀少,價值遠超同等質量的純金。

而這裡遠不止一塊狗頭金,從神識之中感應到的,地底下還有很多。

要知道狗頭金通常能遇到一塊就很不錯了,但這裡居然擁有一大片,這真是不可以思議,哪怕是在曾經的某一段時間下過一場黃金流星雨,也聚集不到這麼多的狗頭金,或許這裡本身就是一個狗頭金礦?

既然被他遇到,當然不能放過,普通人可能需要挖掘工作,但他光靠手就可以了,隨著地底下一塊塊的狗頭金被他「吸」出來,又收進了儲物戒指里。

一旁的千葉小百合就只是看著,她幫不上忙,看著他神奇的表現,漸漸趨於麻木。

「好了,小百合。」將地底下的狗頭金打劫一空,李學浩也收了手,幸好他有得自於蚍蜉真人的儲物玉鐲,裡面的空間比他的儲物戒指還要大,否則光靠儲物戒指,還真的裝不下這個狗頭金礦。

他沒有全部拿光,地底下還有黃金,但就不是狗頭金了,而是含有非常多雜質的金礦石,就算挖出來,也要耗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去提純。

得到了一座狗頭金礦,李學浩心情很不錯,雖說並不知道具體價值多少,但絕對超乎想象的多。不過他不準備賣,畢竟他又不缺錢,之前敲詐教宗的一億美金還在躺在賬戶里沒動,恐怕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都不需要為金錢發愁。

兩人又在山上待了一段時間,做了些情侶之間的親熱之舉,回到山腳下,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了。

未久婆婆還沒回來,或許還在跟村長商量怎麼拉票的事。

瓜生麻衣也不見了,問過間島由貴才知道,剛剛她的父母來過,把她接回去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起碼沒有人再說瘋話了。

……

到了下午5點鐘,是正式揭票的時間。

在村子中央的廣場上,大多數村民已經等在那裡了,李學浩也來湊了一腳熱鬧,至於千葉小百合等女孩子們,她們不是本地人,對於報票也沒什麼興趣,就待在家裡看電視。

身材矮小不到一米五的村長走到了事先搭好的高台上,由他開始報票,可以防止有人作弊。

禿頂男人等上午見過的五六人也都一起來了,仍然以他為首,就站在人群之中,等著報票。

村長開始進行報票,票都是早就寫好的,封閉在了兩個箱子裡面,村長一手伸入箱子之中取出其中的一張紙條,然後說出票上的意見,同意還是不同意後山被開發。

這還不止,報過票之後,他還要把紙條的正面展現給大家看。

可是隨著報票的深入,他的臉色漸漸陰沉起來,因為同意後山被開發的意見漸漸佔了多數,哪怕他不知道具體有多少優勢,但通過他的嘴報出來,仍能清楚地分辨出哪種意見佔優。

村裡的人並不多,還必須是滿十八歲以上的才能投票,很快報票工作就結束了。

同意後山開發的意見果然佔了多數,隱隱地有超過投不同意的人數的兩倍以上。

村長傻眼了,這與計劃中的不同,他應該是勝利者才對,結果事實與他想象的完全相反。

。著筆中文網m. 那電龍出現的雖然突兀,但速度卻快。但聞一聲龍吟,那電龍便化為一道電光向著朔光的虛影攻擊了過去。

電光快速,根本就來不及躲避。沈暮沉看著自己召喚出來的「電光獨龍」,不由的嘴角露出了笑容。這可是她自李世斌那裡獲取到的最厲害的法門,這類的法術最是能蕩平黑暗。當然,這電光獨龍也並非是純粹的光明系法術。若是非要對那「電光獨龍」進行分類,這種功法也只算是一種光明系法術的變種。

電光獨龍的攻擊擊打到了那朔光的身上,這獨龍的攻擊迅捷,遠不是剛剛那些光彈可以比擬的。那電光獨龍攻擊完畢,再去看那朔光之時,卻根本看不到了其身影。

沈暮沉微微的皺眉,眼神在一瞬之間就變化的凌厲了起來。眾人只能看到那電光與黑暗的光影,可沈暮沉卻能深深的感受到了一絲的無奈。是的!她那極為耀眼的光芒,並非是真正的擊打到對方的身上。

那電光獨龍根本就沒有擊打中朔光,那電光擊中的瞬間,朔光的身子突然一陣的模糊,登時將那攻擊全部都躲避了過去。

「怎麼會這樣?」沈暮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也開始懷疑起自己來。那電光的攻擊何等的厲害,單單是所耗費的法力,就消耗了她三分之一的法力。

朔光的身子又飄然站立在了不遠處,就好似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他安靜的站立著,似乎是在等待著沈暮沉的再一次的攻擊。

沈暮沉突然愣住了,那「電光獨龍」是目前她所能使用的最厲害的法術。可即便是這個法術,也是萬萬不能擊打到對方,甚至連對方的影子都沒有碰到。

「不對……」就在沈暮沉想要繼續進攻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她剛剛攻擊了許久,根本就沒有擊打到對方的身上。若不是對方的實力超越自己太多,那就是眼前的對手根本就是一個傀儡。或者說,眼前沈暮沉所看到的朔光,估計只是真正對手的一個投影罷了。

沈暮沉對自己頗有自信,她自信自己的能力。即便是在所有的參賽選手之中,只怕也不會有幾人能超越自己的內力程度。她內力的深厚程度,即便是在前世的江湖之中,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高手了。

對自己如此自信,那隻能是另外的一種情況。沈暮沉突然閉上了眼睛,她此時已經不再相信自己的眼睛,而是開始相信自己的執著。

就在沈暮沉閉上了眼睛之後,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身子漸漸的放鬆了下來。此時的沈暮沉已經不再用眼睛去看周圍,而是用自己最初始的感知去感受周圍的一切。

「果然是這樣!」沈暮沉緩緩的呼吸,突然感覺到在自己的右側有了一絲輕輕的能量波動。這股能量波動是如此的渺小,若非是沈暮沉此時潛心的去感受,根本就無法獲取到這種波動。 第1090章生機

「什麼?必死無疑?」霍雅婷聽著蘇蔓這麼說,只覺得兩眼冒金星,天昏地暗。

「媽咪,媽咪。」帝無夜一把扶住霍雅婷,然後死死掐著她的人中。

蘇蔓趕忙回身,然後從「手包」里掏出一顆丹藥塞入霍雅婷口中:「姐姐,姐姐,醒醒,醒醒。」

「蘇……蘇蔓……」一直強撐的霍雅婷徹底崩潰,她趔趄跑到帝淵的病床前,哭嗓,「都說沒救了,可是他還有氣,他倒下前一天還跟我說過年要帶我出去旅遊看極光,可是這個年他都沒好好過,我四處尋醫續著他的命,可是……」

蘇蔓立在霍雅婷的身後方,眉心緊鎖。

按理這種邪術病症不應該出現在現代文明社會裡,怎麼……

她看了一眼邊上依舊是女裝打扮得帝無夜,忽然有些心疼,當年那個沒心沒肺的作死帝此刻肩扛家族使命,可是這一切遠不如親人生死不明來得令人傷痛。

蘇蔓深吸一口氣,抿唇說道:「我雖然沒醫過這個病症,但如果你們相信我,我願意放手一搏。」

帝無夜徐徐回頭,看著此刻滿臉凝重卻又鎮定無比的蘇蔓,並未詢問成功機率有多高,只是問道:「這,這究竟是什麼病症?為什麼說是大限將至的必死無疑?」

蘇蔓緋唇緊抿,看著霍雅婷和帝無夜殷切又帶有稍許希冀的目光,鄭重啟口:「我不知道對方是怎麼做到的,但病症卻跟我從前看過的一本古籍上描述的一模一樣。」

稍作停頓,蘇蔓繼續解釋道:「姐夫這是被人抽了生機。」

「抽了生機?」霍雅婷和帝無夜再次驚呼,而霍雅婷的眸色顯然更為複雜。

「對,抽了生機。」蘇蔓肯定地回應,「就像氣球被人放了氣,隨著時間推移體內生機逐漸消耗殆盡,至此大限將至,必死無疑。」

「那該怎麼辦?如何能做到再次注入生機?」帝無夜焦急問道。

蘇蔓咬唇:「需通陰陽、奪造化,重新喚起他的生機。」

「你說改天續命?」霍雅婷輕聲喃喃。

蘇蔓微微一怔,然後點了頭:「是。唯有改天續命,移星換斗向天地借生機,這才有希望。」

「好,我們改。」霍雅婷站起身,語氣無比堅定,「所愛隔陰陽,我都要把他找回來!」

蘇蔓心口一燙,這種愛情……她遇到了,她也會這般做。

而帝無夜則聽得有些雲里霧裡:「什麼通陰陽?什麼奪造化?什麼又是改天續命?」

蘇蔓大手一擺:「這些你不必知道,現在你要做的就是保護好你自己,守住帝家。」

帝無夜很難想象這句話從與他年紀相差無幾的蘇蔓口中說出來,不由看向霍雅婷,想看看她會有什麼表情。

誰知,霍雅婷欣慰地拍著蘇蔓的手:「很有舅媽風範,給這臭小子緊神的活就交給你了。」

蘇蔓:「……」

帝無夜:「……」

正當蘇蔓和帝無夜還在抽搐眼角之時,霍雅婷的注意力又全部凝回帝淵身上:「蘇蔓,什麼時候開始改天續命?」



不好意思,今天坐了一天的車和船,整個人犯惡了。欠兩章明天補,同樣會再加更一章以示歉意。

望見諒~~~

(本章完) 糟糕,你這是引水化身哪,紫年心想。

這時候體內那股黑色氣息順著手臂出去,接入權杖,權杖似乎感應到了什麼,在空中畫了幾個圈,那黑瀑布就跟著它的方向流動了……

黑權杖再次回到紫年手中。

而那黑瀑布形成一條條細流,讓權杖的頂端一點點吸收進去了……

一會功夫,整個黑瀑布都融匯到權杖裡面了,而權杖也沒有變胖,在紫年手中,安然無恙,只是更加趁手了。

黑權杖的吞噬功能刷新了紫年的見識。

那這黑瀑布還會有作用么?

紫年這樣想著,剛才丟進來的石獅子還再。

「黑瀑布,吞噬吧!洗刷吧!盡情狂歡吧!」紫年隨意說著咒語,卻感覺一定管用,手拿權杖對準石獅子,只見權杖里湧出黑瀑布將石獅子包圍,融化……

然後又回到權杖中,安然無恙的呆著。

原地連一點碎屑都沒有,紫年很滿意。

黑暗的力量,他很喜歡,而且用起來得心應手。

第三層根本沒有紫年想象的各個房間,而是一個大廳,就一個。

南北通透,東西相連,一目了然。

更奇怪的是周圍什麼都沒有,家徒四壁!

只有空蕩蕩的四面牆,這可和紫年預想的大相徑庭!

摸摸牆壁,沒有任何機關。

那這城主建造這裡就為了佔一塊面積?或者沒想到做什麼用?

黑瀑布希么也沒有守護?

紫年不信。一定是自己沒有找到。

他和落月是天色近昏時候出去的,現在,在這裡經過了幾個時辰,午夜快要到了。

紫年算計著時間,既然沒有什麼就去找小姑姑,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正想轉身,忽然聽到「噹噹當……」沉重的聲音。

正好十二下。

是午夜鐘聲!

從頭頂傳來的,紫年一抬頭,發現天花板其實是一個巨大的黑色的鐘,有時針和分針,現在正指著12的方向。

這一瞬間,紫年好像忽然感覺到了什麼,這時候頭頂的天花板一下子打開了,一分為二。

時鐘消失,一道道星光垂進來,整個天幕被打開了,不是藏藍的確實極黑,極黑的。

而星光依然是鵝黃的,星星點點點綴著天幕,不,不是星星點點,紫年仔細看來,其實它們圍繞成一個圓形,然後向周圍輻射,擴散開來……

這是一個碩大的圓形,像一個穹頂一樣,紫年一時間看的痴迷了,如果把注意力集中在一顆或者幾顆星星上,那它就是一副圖案或者幾幅圖案,妙趣橫生,每一幅圖都不一樣,看到之後心中引起的波盪也不一樣……

紫年一副一副的看著。

當他統領全局,將整個星空看作一幅畫的時候,一切都顯得渺小了……

這就是全局觀。

紫年心有所悟,這午夜星空深深的震撼著他,震撼著他的心扉,又為他打開了另一個世界。

是視野。

他的心不再激蕩,轉而化成平靜。

在激蕩與平靜間收發自如。

萬獸之王,本不就該如此么。

紫年輕輕的笑了笑,心裡已經領悟了一些東西,現在豁然開朗了,一切經歷必然有它的意義,都會為鑄造最好的結果而必須歷經的。

這時候,天幕傾瀉,星光如海,如花一般墜落下來……

。 「村長,投票結果已經出來了,這是代表村中大多數人的意見,您也無話可說了吧。」發起投票意見的水島顯得意氣風發,尤其是一想到「任務完成」之後那豐厚的報酬,他就忍不住激動起來。

高台上的矮小老頭簡直像老了十歲,他想發怒,但當著村中這麼多人的面,又是在投票失敗的情況下,他張了張嘴,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黯然走下了高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