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理,快,吹響警戒號角,讓所有的人都警覺一些。」熊人族長立馬大聲的吼道,因為今晚該熊人族執勤。

當馬可聽到一陣號角聲以後,已經準備好了,不過號角聲一響起來,馬可立馬大聲的吼道:「快,快,上要塞,快!」因為馬可根本聽不懂號角聲勢什麼意思,因為這個號角聲幾聲代表什麼可是秘密,而那些獸人聽見號角聲立馬翻身坐起來,但是等到完畢以後,大部分的獸人又罵罵咧咧的躺下繼續睡覺了。

威克傑迪在離開北門以後迅速的抄近路沖向了西門,但是令威克傑迪抓狂的是西門居然沒有人守衛,威克傑迪心在滴血啊,那可是價值數億的財富啊,所以二話不說就帶著手下的騎士衝出了西門,在威克傑迪看來,西門出現這樣的事情,肯定強盜已經衝出了西門。

但是威克傑迪足足追出去好十公里,好在威克傑迪一行人都有馬匹,即使這這樣也根本一個人都沒有看見,而十公里之內有多少岔路?威克傑迪絕望了,這可是斤十億的財富啊,威克傑迪的臉色蒼白,更是鼻青臉腫的。

「大人,回去吧!」威克傑迪手下的騎士建議到,既然是強盜,只要出了城,那裡還那麼好找的,肯定早就計劃好了,跑的影子都不見了。

「該死的,該死的!」威克傑迪騎在馬上,任由馬匹慢慢的搖晃著回城,威克傑迪心痛不已啊。

「大人,著火了,城裡著火了。」威克傑迪一直渾渾噩噩的,不過一聲大喝讓威克傑迪差點從馬背上掉下來。

「著火,著火關我屁事……你說什麼?著火?」威克傑迪破口大罵道,但是隨後立馬一激靈,心裡暗自嘀咕:「會不會是那些強盜做?」

「快。給我沖!」想到有這個可能,威克傑迪立馬大吼道。

而在城門旁邊不遠處的路邊上,達克斯的十幾名屬下都仰望著腦袋,看著城裡面的衝天大火,老五奇怪的嘟囔道:「我說這老大鬧的也太大了吧?」

「就是,放火也不叫上我們。」另外一個不滿的嘟囔道。

「快,咱們也回去湊熱鬧!」老五這些人本來就是暴力分子,聽說可以在城裡放火,因為混亂可是能幹很多事情的。立馬手一揮的就跑向城裡面,這些人倒是不傻,換了衣服,當然搶劫的寶石,黃金沒有丟棄掉,那可是財富啊。

當老五帶人跑回城門的時候傻眼了,因為城門已經關閉了,老五立馬在下面大吼道:「開門,開門!」

「城裡面正在清剿盜賊,羅斯大主教親自下令關閉城門。」半響上面一個聲音才回答道,然後就消失了。

「我靠!」老五等人看著數十米高的城牆,在下面破口大罵道。

「咚咚咚!」一陣激烈的馬蹄聲以後,一個囂張的聲音大吼道:「誰把門關了,快給老子開門!」

非常獵人471_非常獵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四百七十一章達克斯之死更新完畢! 沙諾倒是什麼都不知道,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便往拍賣場方向走去。

臨到門口,遠遠在人群中看到兩個熟面孔一道走在前面,「咦?明家的明心源,還有那個是……外聘的柳光?」他想起那柳光的事迹就好笑,按白山的觀念,買個爐鼎回來做妾侍並不是作惡,反而是解救女子的善舉,怎麼說也比真拿女修當爐鼎的人買回去好吧?可惜這柳光倒霉催的,先是撞到了那些追查黑手的刀口上,又被齊休嫌惡他教唆展劍鋒,以至於流落到那荒蠻的鐵風群島。

這兩人都在外海,姑且都能算楚秦一系,互相認識也屬應該,沙諾剛想抬手喊人,不防眼前一花,被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漢擋住視線。

「可是楚秦盟白沙幫沙幫主?」

大漢面相陌生,不過按他金丹修為來說,這句話問得有些客氣過分了。

「是我,前輩可是有事?」

感應到對方身上的淡淡血腥殺氣,沙諾知道是個狠角色,壓制住心中疑惑,不敢輕視。

「當然有事!」

那金丹親熱地拍了拍沙諾的胳膊,「走,去裡面邊玩邊說。」抬腳就要帶他往拍賣行里進。

「哎!前輩稍等……」

沙諾何等樣人,才不會就這麼不明不白跟人走,「我前面還有兩個朋友。」

「不妨,正好叫上一起,大家喝兩杯。」

那大漢循沙諾視線看過去,「喲嗬!」樂了,「那不是東宗島明家的那個家主,明……明……」一拍腦袋,表示想不起來了。

那邊廂早有兩人上前,也將明心源和柳光攔了下來。

「明心源。」

沙諾見對方認識明心源,又真不像是要搞事的,而且這拍賣行是海東城主的產業,絕對安全,也放下了心,「還未請教前輩高姓大名?」

「裡面說。」

大漢賣了個關子,將沙諾還有摸不著頭腦的明、柳二人領進了拍賣行,又用信物傳進了間富麗堂皇的包廂之內。

沙諾現在眼界頗高,見此間包廂雖然漂亮,但形制大小還是比那些元嬰勢力的稍遜,代表對方背景可能一般。當然,這個一般是相對於楚秦門來說的。

進了包廂之後,那金丹示意三人自便,他還要等人,沙諾只好先跟還不明情況的明、柳二人聊了起來。

原來齊妝再過兩年多就到兩百周歲了,柳光因為上次置辦劍陣時南宮嫣然壓價太凶,導致他只好將飛劍品質和功能一降再降,還好齊妝沒有苛求,令他算是辦成了這件差事,得以繼續留在了楚秦門,所以趁海東城這次大拍賣會,特意過來置辦到時候的壽禮。一是道謝,二自然是找機會跟號稱楚秦戰力第一的金丹老祖親近親近。

明心源也是同樣說辭,他理由雖然冠冕堂皇,但實際上沙諾心裡門清著呢,很簡單,明真回楚秦后,明家在外海的安全只能寄望於齊妝的保護。

其實沙諾心裡更清楚的是,齊妝那歲數只是對外宣稱的而已,她光躺在散魂棺里就多少年了?按她性格,估計對做壽是一絲興趣也無,這兩人的馬屁註定拍到馬腿上。

想到這,不由得又想起了當年的事,自己剛對齊休動了殺心,那傢伙撲通一下就嚇跪在地上了,當時情景放在今時今日回憶……

「嘿嘿。」

他憋不住笑了笑,不過又想到當日浸在棺中的齊妝,和自己這具肉身的遭遇一樣……

忽然心魔又至,人呆愣在當場。

「沙兄?沙兄?」

明、柳二人十分詫異,怎麼聊著聊著這人一會兒自顧自憨笑,一會兒又突然發起了呆呢?

還是那邊在閉目等人的金丹大漢驚覺,一指點向沙諾眉心,將他刺醒。

「抱歉,抱歉,最近修行出了點岔子……」

沙諾抹去腦門上的冷汗,心覺尷尬,便將話題扯開,問起了柳光鐵風群島的事。

「這一年鐵風群島倒是熱鬧得緊……」

柳光笑道:「那新門主早來到任,沒想到舊門主卻不肯交接,兩邊便卯上了,各使神通鬥了起來……」他是經年的店鋪奉行,說故事自然極好,將趙惡廉和新任門主的鬥法說得天花亂墜,妙趣橫生,連那邊等人的金丹大漢都感興趣地側耳聽著。

「可惜那趙惡廉平素帶人苛刻,貪婪成性,外面又傳他是因為九星坊之難嚇破了膽,不敢去南疆御獸門赴任,所以最近聲勢越來越弱,除了手裡抱著不放的掌門令牌就沒啥憑依了,眼看落敗就在眼前……」

他說到這,包廂內終於又進來三位金丹。

「東島主!」

明心源看見其中一位,又是吃驚,又是尷尬,當年顧嘆設計聯手剿滅龍家后,他明家遷徙居住的,就是面前這位東島主的東宗島,而這位東島主則將原龍家的大島納為己有。按理說這份關係起碼能算半個盟友,但這位東島主是個極為殘暴嗜殺的主,深為明家不齒,所以那次之後便斷了來往,兩不相干。

「噢!你們是……」明心源有看另外幾個也非常眼熟,再看看那金丹大漢,終於恍然大悟,想起來這幾位都是當年幫著剿滅龍家的外海兇徒,「是當年……」

「呵呵,可不就是嘛!」

金丹大漢並不是找他的,也不想跟他多聊,只應付兩句,便讓明、柳二人自便,他和另幾位金丹眾星拱月般圍著沙諾,輕聲聊了起來。

這幾個都是刀尖舔血的人物,金丹大漢姓尤名大有,那位東島主單名一個軫字,和兩位金丹一起,都被顧嘆招攬參與了當年針對龍家的滅族之戰,算是和楚秦有點淵源。不過因為龍家將藏經閣自爆了,他們的收穫也就少了很多,後來趁各黑手組織被各正道宗門聯手剿滅,他們便開始承接受雇暗殺這門營生,如今已很成氣候了。

沙諾聽完這尤大有的此番介紹,心中納悶,怎麼對方連這種隱秘都告訴自己了。

「我聽說……」不等他探問,那東軫東島主先道:「那個英伯現在是你們白山一個大宗門的掌門?」

「呃,是青丹門庶務掌門。」

「大么?」

「白山排第十位吧,有一位元嬰坐鎮,那位元嬰才是掌門,不過受白山所限,不能下山。」

「噢!」四名金丹互相對對眼,東軫又問:「桑珈,認識么?」

「聽說過。」

「聽說他也快要開宗立派了?」

「沒有吧?我聽說他還在酆水打開闢戰爭呢!」

「桑珈現在跟的是齊雲姜家,是也不是?」這東軫看來研究頗深。

「好像是,是吧……」沙諾對這些其實也不太了解,心說老子相與的都是姬信隆、姬佳芊之流,那個桑珈算哪號人物啊!

「那不就得了,只等酆水那邊打完,姜家得了地,肯定少不了桑珈一份,不然這風聲也傳不到咱外海來!」東軫越問越興奮,「我再問你,如果楚秦那個現門主死了,是不是就該顧嘆做你們掌門了?」

「哼!」

聽到這話,沙諾怒火一下子就衝到腦門上了,站起來將袍袖一甩,「若爾等為的這事,請恕沙某不奉陪了!」

明心源和柳光見這邊突然鬧翻,都很緊張,也跟著站了起來,不約而同將目光瞄向出口。

「看你,一句話都被你說出歧義來了!」

尤大有作態朝沙軫瞪了瞪眼,又笑呵呵地將沙諾勸回去坐下,「誤會,都是誤會!小兄弟,不瞞你說,我們哪,就是感覺這外海越來越難混,想另找個退路。你說,這英伯、桑珈、顧嘆都是咱外海人,沒多少年一個個在白山掙下好大家業,不能是偶然吧?咱兄弟四個尋思著,加起來不比他們差吧?」

沙諾算聽明白了,原來他們四個見外海人在白山吃香,便也想學著玩一出猛龍過江。

「白山內戰都打完了你們才想到這個,真是吃翔都趕不上熱乎的。」

心裡默默鄙視了四人一番,隨口應付道:「那我回去幫各位前輩打聽打聽。」

「嘿嘿,不光是打聽。」

尤大有變了個調子,陰測測地冷笑著,目露森光,「是交易!你幫我們四個找路子,我們就把是誰想暗殺你這事實言以告,還有,你緊張的那個什麼齊掌門,也在那人要殺的名單上喔,到時候一樣要交易的。」 非常獵人472_非常獵人全文免費閱讀_第四百七十二章巧合來自()

「開門!」

「開門,你他嗎的開門!」

「開門啊,想找死啊!」城門口一群人賣力的大喊道,老五幾人是心急著回城渾水摸魚,發財的,而另外一群人就是威克傑迪伯爵,是惦記著自己的數以億計的財富,兩方人都焦急無比。//百度搜索看最新章節//

「幹什麼?幹什麼?想找死啊!」城門上面一個人伸出腦袋大吼道。

「尼瑪,知道老子是誰不?」老五立馬大吼道,因為在老五看來,守衛城門的末流部隊根本就不算什麼,就是一個渣。

「找死,弩箭準備!」不過城門上可不是以前的守城門的傢伙,而是教廷的神殿護衛,整個城市大部分陷入騷亂之中了,羅斯大主教已經氣的臉色鐵青了。

「射啊,射啊你來射你爺爺啊!」老五聽到這話,大聲的吼道。

「我數道三,再不走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城門上的神殿護衛厲聲喝道。

「射,射你……。」老五再次破口大罵道,話還沒說完就被屬下捂住了嘴巴。

「五哥,五哥,你看那傢伙的盔甲。」捂住老五的人趕緊的說道。

老五等人仔細一看,就冷汗淋漓,因為這個人的頭盔上有一根白色的羽毛,這是神殿護衛的最顯眼的標誌,神殿護衛這可是城裡面最不講道理,最冷酷的一群人。

「二!」而城門上的人已經再喊二了。

威克傑迪一行人也發現了,一群人趕緊的退開了,哪怕是威克傑迪也不敢輕易的對神殿護衛做什麼,一是神殿護衛絕大部分都是貴族子弟,而且要是與神殿護衛為敵的話,那就是對神的不敬,這在宗教帝國,是非常嚴重的政治性的問題,誰都救不了的。

「哼,看什麼看,死胖子!」老五一看威克傑迪笑眯眯的看著自己,沒好氣的破口大罵道。

威克傑迪的臉都綠了,身為貴族,還真沒有幾個不胖的,吃的好,玩的好,威克傑迪還沒有冒火,威克傑迪手下的騎士立馬破口大罵道,不罵不行啊,現在好好表現,等會回去以後伯爵的少發點火就是了。

「你他嗎的算什麼東西,敢對大人這麼說話,找死啊?」威克傑迪的騎士也大聲的喝道。

「大人?哈哈,哈哈,就這死胖子的樣子還叫大人?」老五哈哈大笑道,雖然天還沒有亮,但是隱約可以看見威克傑迪一身髒兮兮的,而威克傑迪的屬下也出來的匆忙,有幾個還穿著內衣,不過還在這春夏之交還能承受,所以老五才敢那樣說,這樣穿著的傢伙能算什麼人。

「給老子往死里打!」威克傑迪那個氣啊,本來心情就極度不好,剛才也不過是看笑話而已,但是沒想到居然有人敢拿威克傑迪大爺的身材說話,立馬咆哮道。

「哈哈,兄弟們,上,有人送免費的……嘭!」老五哈哈大笑道,但是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人打翻在地了。

威克傑迪伯爵的屬下可是騎士啊,而老五十幾人算是什麼,大街上的雜魚,混混,走了關係才進入軍營的,而騎士都會鬥氣的,威克傑迪伯爵冊封的騎士更是強悍之輩,畢竟這跟自己的實力息息相關的,所以老五十幾人直接被ko了。

「等等!」威克傑迪眼睛一花,一名大漢的背上背的包裹一下子掉在地上,露出微微閃耀的金光,威克傑迪眼皮一跳,立馬大吼道。

威克傑迪幾乎是撲向了地面上的包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一把拉開,果然是好幾根金條,威克傑迪大聲的喝道:「火把,火把!」

「大人,這裡沒有火把!」威克傑迪手下的騎士小聲的回答道。

「來人,把人戴上,東西也帶上,咱們走!」威克傑迪伯爵左右看了看,在不遠處就有燈光,威克傑迪立馬大吼道。

也不是威克傑迪該倒霉是怎麼的,因為威克傑迪去的地方根本就是庫克新買的莊園,威克傑迪一馬當先的衝到了庫克的莊園跟前。

作為貴族,只有在平等的人面前才會講究禮儀的,所以威克傑迪立馬吼道:「開門!」

「轟!」威克傑迪身後的騎士立馬沖了上來,一腳把門踹開,不過要是這傢伙知道為了這扇半人高的木門,需要付出十萬金幣的話,估計就不會這麼衝動了。

「走!」威克傑迪一看門被打開了,吼了一聲,急匆匆的就朝裡面沖。

要是威克傑迪禮貌一些敲門,或者是破門以後走慢點,那麼即將發生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威克傑迪心急的要看金條上面的印記,因為威克傑迪很是懷疑這就是自己被搶的金條。

「嘭!嘭!嘭!」但是就在所有人剛剛進入莊園以後,一道道黑影直接沖向了威克傑迪一行人,隨後就是一陣嘭嘭的落地聲。

威克傑迪剛剛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一雙大手直接給拎了起來,然後感覺腦袋一疼就暈了過去。

「老爺,這些傢伙也太弱了吧!」巴格魯指了指昏迷在地上的人,疑惑的問道。

庫克沒好氣的翻了翻白眼,這哪裡是襲擊自己的人,明明是一些雜魚而已,不過沒有辦法,巴格魯可是食人魔,你還指望這傢伙能像人類一樣聰明?

「把他們弄醒吧!」庫克無奈的吩咐道,心裡還在疑惑,這計劃好的攻擊怎麼還沒有行動呢,難道說改變計劃了?

「嘩啦!」的一聲,一盆水就潑向了威克傑迪。

「啊,好痛啊!」威克傑迪感覺頭疼極了,不過隨後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庫克微笑不已,被食人魔打了一下沒有殘廢已經算是燒高香了,痛點又算什麼?

「你,你們是誰?」威克傑迪看著巴格魯的身軀,腦子裡面好像記起了什麼,但是現在腦袋疼痛不已,根本想不起來那麼多。

「拿上你的東西,趕緊走!」庫克看到這傢伙這個樣子,沒好氣的說道。

「哐當!」一堆金條,寶石就丟在了威克傑迪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