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所以我們更要跑快一點。雖然使用了魅惑大.法,但是估計現在也被發現了,他們很快就會追過來。如果我們不能跑掉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胡安本身是八星的實力,雖然被巴薩繼承重傷,但是已經被他壓制了,爆發出來的力量也不小,再加上他身邊的四個小弟,我們….」狐媚兒雖然沒有說完,但是意思卻很明顯,只要被抓,必死無疑。

其實這裡不得不說,胡安雖然很想抓媚兒回去領賞。但是相比自己的傷勢,肯定是自己的傷勢要緊。如果不是因為突然遇到了暴風雪迷失方向,胡安早就跑回去了。也正是因為如此,媚兒的迷惑大.法才會迷住他。如果是全盛時期,胡安倒是很快就會識破。

兩人沒有跑出多遠,天賜就道:「那些狼騎兵追來了!^/class12/1.html」

聞言,狐媚兒的臉色有些沉重,腳下的速度加快了幾分。

「噓噓…」當胡安靠近兩人一米左右的時候,狐媚兒吹了一個口哨,隱藏在草叢中的裂風角獸瞬間撲了出來。

兩人以最快的速度騎在裂風角獸的身上,而胡安也是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

「該死的狐媚兒,給我束手就擒吧!」胡安來不及多想,怒氣爆發,一股無形的力量爆發開,然後抓向了兩人。

「駕…」狐媚兒和天賜一夾裂風角獸的腹部,然後沖了出去。

在兩人離開原地的瞬間,胡安撲到了他們原來所在的地方。看著僅僅差那麼幾厘米就抓住狐媚兒,但是等他落在地上起身的時候,狐媚兒和天賜已經跑了出去。

在地獄門口逛了一圈的兩人心驚不已,不斷的吹促裂風角獸快跑。

在這個時候,另外四個狼人也是沖了過來。

「上,一定要給我抓住媚兒公主!」胡安怒吼。

「是,老大!」四個狼騎兵大吼一聲,然後緊追著狐媚兒和天賜沖了過去。

雙腳的疼痛加上鬱悶導致壓制的傷勢隱隱有爆發的趨勢,胡安來不及多想,衝進了草叢之中,發現狐媚兒鋪的巢穴,也是蹲了進去,開始休息。

怒氣的傷害沒有鬥氣那麼麻煩,巴斯的攻擊讓胡安的多處骨骼破碎,特別是雙腳。知道自己不行的時候,巴斯的所有攻擊都是對著胡安的雙腳而去。

雖然胡安達到八星,是一方強者,也會飛行。但是獸人的御空飛行能力並不出眾,速度還不如在地上跑的快,所以,擊傷胡安的雙腿,比打傷他的雙手傷害更大。

怒氣並沒有治療傷勢的效果,在巢穴裡面短暫的休息之後,胡安也是命令坐騎去吧巴斯的屍體拖過來。

在大雪停止之前,胡安也只能等待了,至於追擊狐媚兒他們。相信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四個手下要拿下他們不會是什麼難事,挺多就是浪費些時間而已。

相比於狐媚兒,胡安現在更關心自己的傷勢,不儘快恢復的話,以後他的修鍊可就難以有進步了。

在胡安原地開始休息的時候,那四個手下卻是盡職的追著狐媚兒而去。

「胡媚兒公主,你是跑不掉的,乖乖的束手就擒吧!跟黃天霸有什麼不好的,他是虎族的王子,以後必定是族長!這樣的丈夫有什麼不好的呢?哈哈哈…」狼一大聲的說道。

「就是就是…當一個族長夫人有什麼不好的呢?」狼三說道。

對於兩個狼騎兵的話,狐媚兒完全不理。天賜啥子都不懂,問狐媚兒道:「媚兒公主,黃天霸是誰?為什麼要當你的丈夫呢?他們說的那個人似乎很不錯的樣子,你為什麼拒絕呢!」

狐媚兒:「…」

今天的第二更!

感覺怎麼樣呢?

百度搜索5.6.書.庫閱讀最新最全的小說.56shuku.org/ 第1328章美人魚公主(33)

他瞥著旁邊的數學書,眸子一亮,說道,「小人魚,上來做題。」

系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傢伙承包了他一年的笑點。

萬年單身狗!

少年,你這樣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學長,我現在一點都不想做題,看著數學題,頭就暈。」

銀爻有些沒轍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天特別想將她哄上來。

近距離的看看她漂亮的金色尾巴,聽著她說話,看著她吃冰淇淋。

沒想到,這是一條任性的魚,今天似乎不想搭理他。

難道,魚都是這種性子,忽冷忽熱,不好琢磨?

銀爻陷入沉思,倒是不再打算哄騙唐果到他家,而是轉身進屋。

系統;【宿主,你這是要將人逗沒了,會玩脫的。】

「沒關係,我下次哄回來,他特別好哄。我這是在給他思考的空間,整天和他在一起膩膩的,他不會明白,我是誰。」

系統:略略略,這個壞女人,就是欺負人家老實。

這時,銀爻正坐在書房,在他的面前,站著好幾個侍從。

「殿下,您叫我們來,是有什麼事吩咐嗎?」

「屬下檢查過了,冰櫃里的冰淇淋,都裝滿了,暫時不用購買。」

狩獵好萊塢 銀爻抬起頭,問道,「你們有誰了解人魚族?」

「人魚族?」

幾個侍從想起隔壁那條高貴的美人魚,最近和他們殿下走的近,內心一喜,難道殿下是看上了那條人魚嗎?

那真的是太好了,海皇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殿下,您是想要了解人魚族的風俗嗎?」

銀爻道,「有這方面的書嗎?多找幾本來,我看看。尤其是關於人魚族的喜好,習性,脾性這樣的內容,都要找來。」

「好的,殿下,我們馬上去找。」

沒多久,銀爻的書桌上,擺滿了關於人魚族的書。他坐在椅子上,一本一本的翻。

也就兩三個小時的時間,所有的書都被他看了一遍。

他又將侍從們都給召集進來,說道,「把別墅內的泳池改造一下。」

「殿下,要怎麼改?」

「擴大,越大越好。」

侍從們:為毛?難道現在的還不夠大?

「好的,殿下,我們會馬上安排人去改造。」

銀爻又道,「派一個人回海底,將我曾經收集的財寶都帶上來,尤其是好看的。」

侍從們:??

「殿下,是都帶上來?」侍從聲音顫顫的問,「殿下,那太多了。」

「都帶上來。」

「是。」好吧,殿下說什麼就是什麼。

「對了,改造泳池的時候,你們最好去找一些好看的岩石,撿一些漂亮的石頭,放在泳池裡。」銀爻提議,「還有水,每天都要更換乾淨的。」

侍從們:所以殿下,您這是要做什麼呢?

「人類世界的冰淇淋,都給我買點回來,一間屋子放不了,就多一間屋子,每一種都不準缺少。」

「明白了,殿下。」

侍從們這是明白了,他們殿下是要打算養那條美人魚啊。

不然,為什麼又是改游泳池,又是買冰淇淋的?還要將收藏的寶貝都給帶上來?

(本章完) 「嗷…」風狼的吼聲不斷的從後面傳出,狼一四個侍衛在叫囂了一陣之後,見狐媚兒不理他們也是不在多言,只是不斷的催出身形的風狼全力追。

不過風狼雖然爆發力強大,但是在耐力上明顯不能和裂風角獸相比。最為重要的是,這兩天幾人連夜趕路,風狼的體力消耗巨大,短暫的爆發雖然拉近了距離,但是隨後也慢慢降了下來。

而裂風角獸則是完全相反,這兩天被狐媚兒好吃好喝的管著,體力十足。

看著逐漸降下來的風狼,狐媚兒眉頭一挑,似乎想到了什麼,讓裂風角獸慢慢降低速度。

而旁邊,天賜的疑問卻是沒有斷過。

「媚兒公主,黃天霸是誰?為什麼要當你的丈夫呢?他們說的那個人似乎很不錯的樣子,你為什麼拒絕呢!你告訴我嘛!」天賜得不到答案,就不斷的問。

被天賜騷擾的有心心煩,狐媚兒道:「黃天霸是猛虎族的皇子,一個很好色的虎族,雖然有些實力,但是為人驕傲自大,做事魯莽,很討厭!而丈夫的是意思就是讓我一輩子跟著他,做他的人。不過這樣的人,可不值得!」

「啊,這麼討厭啊?還要一輩子跟著他啊?」天賜衣服原來如此的樣子道:「那你的確不該旋轉他,跟他一輩子,那我怎麼辦?天賜可不想一個人!」

失憶的天賜想法很簡單,如果狐媚兒跟著那個叫黃天霸的走了,應該就不會要他了,所以,為了自己,即使變傻了,天賜也認為狐媚兒不能和黃天霸在一起。

跑著跑著,天賜漸漸的跑到了狐媚兒的前面,看著落後的狐媚兒,天賜道:「媚兒公主,你的裂風角獸是不是沒有吃飽啊,速度慢了好多!」

雖然有些不願意,但是天賜也不得不降低自己裂風角獸的速度,保證狐媚兒在身邊,如果她遇到危險,也是可以第一時間出手幫忙。

在狐媚兒的控制下,裂風角獸的速度和風狼始終保持在兩百多米左右,不讓敵人絕望,始終給別人希望。

在他的誘惑下,風狼也是一直在其主人的催促下不斷的追著裂風角獸跑。

在雪地裡面奔跑是很浪費體力的,即使是魔獸也如此。大概狂奔了二十多里的嚴重,風狼就已經累的不行,比較他們不是耐力很強的魔獸。

「嗷嗚…」其中一個風狼突然倒地,如果他的主人不是七星,估計這一摔,兩個都會受到不輕的傷勢。

「狼一、狼三、狼四,狐媚兒就交給你們了!」此時狐媚兒距離他們不^/class12/1.html過是百米,眼看著成功就在眼睛,他們也是不願意放棄。

坐騎的倒地固然讓狼二心疼,但是這個時候也必須完成他們最尊敬的老大的願望抓住狐媚兒!

「兄弟,辛苦你了!」狼二吼完之後,再看自己的坐騎之時,只見坐騎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嘴角有些許的口沫,身體也是微微的抽搐,沒幾分鐘就死了。

一直守著坐騎死亡,狼二跪拜在坐騎的身邊,做了一個繁瑣的禮節之後,剝下了坐騎的皮,然後大口大口的吞噬坐騎的血肉。

吞噬自己心愛的坐騎固然殘忍,但是這也是獸族的禮節。

一來、獸族的地盤食物缺乏,食物是困擾獸人發展的最大制約,坐騎的死亡固然讓人心疼,但是如果放棄其腐爛,完全是浪費食物。二來、獸人們也是認為,吞噬下自己的坐騎,就可以讓心愛的坐騎永遠與自己同在,也算是變相的對坐騎尊敬。

吞噬了一大塊肉之後,狼二將坐騎的肉也是割下背在身上,然後順著狼一他們的足跡追過去。為了完成尊敬的老大的願望,他也是不辭辛苦。

再度跑出幾公里之後,狼四的坐騎也是累的癱倒在地。

狼四做了和狼二同樣的事情,而狼一和郎三看著距離自己的等人不過還有十多米的狐媚兒也是露出了笑容,用狼語為自己的魔獸加油。

風之禁錮!

風狼不斷的使用禁錮魔法,但是裂風角獸也不是白痴,不斷的揭開。魔獸只見不斷的使用風刃或者龍捲風較量,但是一直沒有什麼結果。

隨著狼四的離開,兩隻風狼在魔法上完全不能和裂風角獸相比,距離倒是被拉開了一點點。

「該死!」狼一怒吼,不過看著裂風角獸的速度也是在降低,原本準備放棄的心也是再度起希望。

在狐媚兒的距離誘惑下,狼一和狼三因為一直追不上而漸漸發怒,不知不覺中運轉起怒氣,再加上狐媚兒肩頭的血液吸引。兩個傢伙不知不覺中,眼中開始閃起了嗜血的光芒。

看著這個情況,狐媚兒嘴角微微勾起,三條尾巴扭動,而她也是轉過身看著兩個狼人,用獸語道:「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強壯的狼人啊,看著我的眼睛!」

狐媚兒的聲音並不大,聲音也很輕。旁邊的天賜有些疑惑的看著狐媚兒道:「媚兒公主,你在說什麼呢?」

狐媚兒對著天賜做出一個禁聲的手勢之後繼續用獸語道:「看著我,看著我,看著我的眼睛,強壯的狼人啊,看著我的眼睛!」

不知不覺中,郎三和狼一那赤紅的雙眼盯著狐媚兒的眼睛,如同著魔一樣。

「你們是我的追求者,知道嗎?你們旁邊的人就是你的情敵,他想要玷污我,身為我未來的夫婿,你們應該保護我不是嗎?去吧,白泥的情敵撕成粉碎吧!」

隨著狐媚兒的話,兩個前沖的狼騎兵突然一聲大吼,然後回頭看向了旁邊的兄弟。

赤紅的眼睛似乎看見了最討厭的人,沒有似乎的猶豫,兩個狼人一拉韁繩,讓風狼向著旁邊跑。

當…

兩個狼騎兵使用的都是用精鐵打造的斬馬刀,和熊人不同,他們的力量可不足以拿起巨盾,所以除了斬馬刀,他們的防禦就只有身上的皮甲。

左手拉著韁繩,右手握著武器,兩個狼騎兵瞬間戰成一團。

嗷嗷…

一股無形的力量在他們的身上涌動,天賜能很明顯的看見空間有些漣漪。隨著大吼,兩個狼騎兵瘋狂的砍殺起來,似乎對方和自己有殺父之仇和奪妻之恨一般。

兩個狼騎兵的突然打起來讓天賜很疑惑,見狐媚兒聽在兩個狼人五十米之外,他也是沒有再跑,而是返回了狐媚兒的身邊。

「你們不需要防禦,是需要用最原始的力量攻擊,讓我看看,你們誰才是真心喜歡我的那個!勝利者,將永遠擁有我的愛!」狐媚兒不斷的使用獸語訴說著,帶著魅惑的聲音傳到狼人的耳朵里,兩人開始放棄怒氣的使用,手中的斬馬刀不斷的落在敵人的身上,完全拚命的打法,似乎不防禦,緊緊幾十秒鐘的時間,兩個獸人就已經滿身是血。

對於狼騎兵的行為天賜很不解,剛才還氣勢洶洶的狼人為何突然打起來。本來想問狐媚兒,但是見狐媚兒專心翼翼的看著兩個狼人,完全不理他,再想到狐媚兒對他做了禁聲的手勢,天賜也是滿腦袋的疑惑看著她。

嗷嗷…

兩個狼人瘋狂的攻擊著對方,先是將對方的坐騎砍死,然後兩個狼人又是扭打在一起。

噗嗤…噗嗤…

鋒利的斬馬刀不斷的落在對方的身上,鮮血飛濺,但是兩個狼人絲毫沒有注意,還是不斷的扭打在一起。

噗嗤…

突然間,狐媚兒一口血劍噴出,原本對砍的兩個狼人也是立馬停了下來。疼痛讓兩個狼人瞬間反應了過來,彼此對視一眼,狼一大吼一聲:「這是怎麼回事?」

「去死吧!」回答她的是狐媚兒的爪影,如此狀態下的狼一和狼三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就被狐媚兒給殺死。頭顱高高的飛起,血液如柱,噴出老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