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把靈仙拉出來?」沈暮沉也懶得再去與那古魯理論,指著身前的郭靈仙,口中問道。

「能看到那個人影嗎?」古魯自知理虧,輕輕的問道。

「嗯,大體能看到一個輪廓!」沈暮沉說道。

「那就簡單了!」古魯道,「你之前是怎麼突破自己的幻境的?」

「我用火焰將對方點燃了!」沈暮沉老實的說道。

「那現在你也用火焰把那人影點燃就是了!」古魯道。

沈暮沉有些狐疑的看著面前的古魯,似乎不敢相信他。只見沈暮沉審視了許久,還是不放心的問道:「你確定?這樣能行嗎?」

「放心好了!」古魯連忙說的哦啊,「若是你無法將其點燃,不是還有我嘛!」

沈暮沉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她雙目微微眯起,看著面前郭靈仙身旁的那個虛影,手指緩緩抬起,指尖對準了那虛影的方向。

「嗤!」但聞一聲響動,一點火焰自沈暮沉的指尖點燃了起來。她的指尖點燃,登時火焰升騰,化為一道火線向著那人影燃燒了過去。火線射出,沈暮沉小心翼翼的控制著,生怕那火焰會觸碰到一旁的郭靈仙。

火線燃燒,登時將那人影點燃。那人影顯然無法抵禦那火焰的高溫,身子扭曲著,終於離開了郭靈仙。可是,即便人影離開了郭靈仙的身軀,身上的火焰也不見熄滅。人影頓時大驚,蹦跳著,在地上打滾,似乎是想要將那火焰撲滅一般。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勞,待那人影停止了折騰,其身軀也化為了一團白骨。清風吹過,白骨居然抵擋不住風力,登時吹散在了空中。

沈暮沉曾經看到過一次這般的情況,可當她又看到一次的時候,還是難以抑制心中的恐懼。她根本沒有想到自己的火焰居然會如此的厲害,似乎是專門克制對方一般。

「你還說我!我看你也好不到哪裡去!殘忍,正是殘忍!」古魯看著隨風消散的白骨,瞥著嘴巴,輕輕的嘆息道。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是也不是。」那書童打扮的人說。

「那至少有一半是了。」落月說。

「好吧,你們猜對了。雖然我千辛萬苦來到這裡,至今沒有被同化,確實是沾了點****的邊。不過這是我的故事,你們休想套出我的話來……」書童說道。

落月和紫年在這座山裡住下來了,自從紫年的閃電擊破了那聲音的閃電之後,它再也沒有出現過,何況這座山是盤古的地盤,別的意識少有能入侵到這來的。

他們因此獲得了暫時的平靜。

而這裡更容易讓人適應,山中林葉將鴻蒙之初的粗糙氣息過濾了不少,投射進來的都是細膩的氣息。

吸收起來也相對容易,這山帶來的好處實在太多了。

有時候,他們三人白日里就在這裡閑聊,晚上,各自修鍊。

「我知道這片鴻蒙世界中都住著哪些人的意識么?」落月問。

「各種人的意識都可能飄散在這裡,他們的共同目的,就是讓這裡成為實體,一旦成為實體,意識都會各自獨立,而你我這樣的人就永遠不再是人,而是成為擁有高等靈力卻永遠不能化為實體的意識了。」那人說道。

「我們和這裡的意識正好相反。」紫年說。

「沒錯。所以,不能讓他們得逞。你們是怎麼進來的?」那人問道。

「想修得更高深的本領,陰差陽錯……」紫年又說了一次,那人彷彿總是不信,每天都問一遍。

「你呢?」落月說,「來尋找情人沒找到么?」

那人又不說話了。

自從進來之後,靈獸們也都夜間開始出來活動,吸收山中靈力,尤其是骷髏手,對每個地方似乎都很熟悉一樣,彷彿是來過,常常一個人望著這斷山發獃……

幾日後,那人來找落月和紫年。

「聽著,我們若想活著出去,必須站在一條戰線上,達成一致,相互信任。」那人說道。

「我的名字真的叫書童,當初來到這裡是為了修的更高深的靈力,這裡無情無愛,正好適合我,可是我卻在這裡遇到一個人,她雖然只是一片斷斷續續的意識,卻深深的吸引著我,我從沒想過自己會被一個女子吸引……然而想不到事情也能發生,於是我放棄了一個離開的機會,想在這裡能帶她一起走,然而很難,我至今沒有想到辦法,這就是我的故事。」書童說。

「你來這不是為了修為,而是為了陷入情劫。」落月打趣的笑道。

「看到你們兩個一對神仙眷侶,不好好的在外面享受美妙的光陰,卻來到這個地方,沒有原因讓人難以信服啊。」書童天生聰慧,觀察力又極強。

「我們上來找人的,也是一個女人,要帶她離開這個地方,這就是我們此行的目的地。請你不要問那女人和我們的關係,好么。」落月和紫年交換神色,所有保留的說。

「好,看來我們三人真是一個小團體,都是為了各自的女子。我們的結盟正式形成了,你們好我的新隊友。」書童說。

「有個人用幻象欺騙我們還用閃電襲擊我們,閃電不純,雜質頗多,你可知道是誰?」紫年問。

。 第1389章目前不適合他

聽著動靜醒來的湯圓和小美一臉疑惑,默默看著霍彥霆朝海邊走去。

「他要幹嘛?」小美問道。

湯圓白了小美一眼:「投海自盡。」

說完,他轉了個身繼續睡去。

只是在閉上眼睛的前一秒發現靈泉上方七彩蔓藤的變化,唇角一勾,然後趴在地上悄悄抹了一把熱淚,接著以這個姿勢繼續憨憨大睡。

聽著湯圓的四個字,小美除了抽眼角還是抽眼角。

見湯圓不再搭理它,便只好一人默默關注霍彥霆究竟要幹嘛。

只見霍彥霆一手托抱著蘇蔓,一手抄起竹竿狠狠往海里一紮,接著一條活蹦亂跳的魚就這麼被扎穿了身子。

霍彥霆並未停歇,舉著扎了一條魚的竹竿繼續往海里一紮,又扎一條。

沒過多久時間,霍彥霆手中的那根竹竿已經串滿了魚。

他上岸,不顧自己褲腳的濕答答,舉著豐收滿滿的竹竿魚往菜場走去。

「老闆,收魚嗎?」霍彥霆並沒有自己開賣,而是直接將那一串竹竿魚伸遞到魚攤,面無表情地問道。

漁老闆沒被那一條竹竿魚嚇死也被霍彥霆的那張檀黑臉嚇了差得軟了腿。

見霍彥霆一本正經地不願離去之勢,漁老闆只好勉為其難打量這些魚,這不看不要緊,一看漁老闆欣喜若狂:「這裡有好幾種很罕見的魚,你怎麼捕來的?」

霍彥霆瞥了一眼竹竿,意為已經回答完問題。

漁老闆見眼前男人不出聲還以為他不願透露這捕魚門道,便接過竹竿將魚一一小心取下,然後一稱,接著拿出計算器稍稍敲了幾下后:「總共14斤,收魚價7元一斤,總共98元,我給你100元。」

說著漁老闆拿出一百元遞給霍彥霆:「給。」

霍彥霆沒收錢,只是冷聲啟口:「這裡有好幾種很罕見的魚。」

漁老闆:「……」

霍彥霆緊接著指了指漁老闆自己魚攤上的魚:「這種還有邊上那種你這裡有,便算普通,剩餘還有三種魚便是很罕見,我也不講價,500元,一分都不能少。」

漁老闆:「……」

「不收?」霍彥霆說著拿竹竿往秤盤上一戳,不偏不倚穿過剛才串魚身的口子。

「收,收,收。」漁老闆不願錯過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說著便給了霍彥霆500元。

霍彥霆收過錢便朝著竹竿往外走去,這錢他得花在刀刃上,菜場里那些琳琅滿目的菜肴,目前不適合他。

「等等!」漁老闆追了上來,「你明天還送魚嗎?」

「可以。」霍彥霆應道。

「那能不能送活魚,那樣我更好賣,你這價格……」漁老闆沒再說下去,但他相信眼前這男人聽懂了。

「給我桶。」霍彥霆冷聲說道。

漁老闆:「……」

倆人就這麼僵持在開始熙攘起來的菜場,突然漁老闆反應過來:「你這……」

「買桶要花錢。」霍彥霆冷聲解釋道,「不給我明天換別家賣。」

「給,給,給。」漁老闆沒脾氣地從自己攤位里拿出一個空水桶遞給霍彥霆。

霍彥霆接過後也不道謝,只是將蘇蔓往上託了托:「走咯,隊長帶你瘋狂大採購去。」

漁老闆:「……」

空間里的小美:「……」

(本章完) 沈暮沉一時氣結,居然不知道該如何去與古魯理論。索性,沈暮沉也不再多言,口中「哼」了一聲,便不再理會。或許是過於使用目力的關係,沈暮沉感到雙目之側微微有些刺痛,連忙將所有的內力都運轉回到了丹田之中。

失去了內力的加持,沈暮沉的雙目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只不過,剛剛使用過度,她的雙目居然感到酸痛難忍。

看到沈暮沉略顯腫脹的雙目,古魯也自知理虧,便不再多言。

「咦,我這是怎麼了?」郭靈仙終於醒轉了過來,口中喃喃的說道。

「靈仙,你終於醒了?」沈暮沉見郭靈仙醒轉,心中大喜,口中說道。

「這是怎麼了?好像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郭靈仙說著,臉上居然帶著一絲的羞澀,與往常大不相同。

沈暮沉一怔,也不知郭靈仙在那幻境之中遇到了什麼。不過,看郭靈仙的樣子,只怕是詢問不出來的。她四處看了一會兒,才問道:「靈仙,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郭靈仙恢復了原狀,在洞穴之中轉了一圈,說道:「說實話,我還真的沒有進來過這裡!這裡……這裡只怕已經到了山腹裡面了!這裡會是什麼地方呢?」

「連你都不知道?」沈暮沉頓時失望了起來,說道,「看來,只能咱們再細細的茶坊一番了!」突然,沈暮沉想起了那個赤紅色的骷髏,問道:「這裡還有死靈生物?」

「死靈生物???」只見郭靈仙皺著眉頭,反問道,「怎麼?你遇到了?」

郭靈仙一直處在幻境之中,她身旁的貼身瘴還是沈暮沉幫忙除去的,她自然不知那赤紅色骷髏的存在。沈暮沉一時也不好描述那赤紅色骷髏的樣子,只能詞不達意的解釋了一番。最後,沈暮沉還是將火其格公主與那赤紅色骷髏聯繫了起來,說出了自己的猜想。

「你的意思,那個產生幻象的赤紅色骷髏會與火其格公主有關?」郭靈仙問道。

「我是這個意思!」沈暮沉點點頭,說道。

「可若真的是這樣,那火其格公主為什麼不親自動手!」郭靈仙卻是反問道,「當初,咱們與她也算有過照面,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她這又是何苦呢?」

沈暮沉也想不明白這一點,站立原地,扶住腦袋,苦苦的思索了起來。

就在沈暮沉思索的時候,她眼睛的餘光看到了一旁的古魯。那古魯可不願意耗費這般的力氣思考,他微微的張開嘴巴,似乎頗為的睏乏,眼看就要酣睡過去。

「靈仙,你還記得當初是怎麼發現那塊石塊有問題的嗎?」沈暮沉突然問道。

「是那石塊上的氣息突然弱了……」郭靈仙恍然,道,「我怎麼這麼笨!」說完,便見郭靈仙在原地盤膝坐下,雙腿疊放,雙手捏著法訣,又感應了起來。

過了良久,郭靈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一臉的無奈,說道:「我感應了一遍,這次居然沒有任何反應!!!」

「沒有任何反應?怎麼會這樣?」沈暮沉也不懂了,口中說道。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那必然是雷神的侄子了,聽說是抱養的,只能修鍊到那一地步,他更是迫切希望這裡成為實體,恐怕沒有比他更迫切的,不擇手段也是意料之中。」書童相對還是熟悉這裡的。

「不過他的致幻靈力很強大的,你們是怎麼辨別出來的?」書童接著又問。

「因為我們相愛,永遠不會拋棄彼此,為了任何目的,所以那必然是假象咯。」落月笑道。

「不瞞你說,我正希望自己和所愛之人有這樣的信任和默契,那該多好,神仙眷侶,真是慚愧,本來是為了修行來的,結果反倒陷入情感的劫難中了,我真是偏題偏的太遠了。」書童自嘲著。

「****讓人成熟,讓人成長,周全,也讓人悲喜甜蜜,這是靈力所不能代替的,你能遇到所愛之人,這就是恩賜了,也是你的緣分。很多人即使三生三世,都沒有遇到動心的人,始終不知道心動是什麼感覺,那不是更凄涼,至少你還有機會實現。」落月說。

「你們在一起多久才如此默契的?」書童問。

這,已經久遠的讓落月和紫年都想不起來了,扭頭看他,依然是那個陽光下闖入古墓中笑她陪葬品少的可憐的衣衫襤褸的少年……

這幾日,書童顯得比前些日子要興奮,也很親快的打掃居室內外,還特意采來不少鮮花作為裝點……

「過幾日,她要來看我了,這是我們約好的,我們一個月見一次,雖然這裡沒有時間概念,可我有個沙漏,只要沙子落盡,那便是一個月,也是她來的時候,她會親自翻轉沙漏,等下一次漏盡,她又會再來……」書童自豪的說道。

那緊張興奮跳躍的心,正吻合他是一個戀愛中的人的心態。

要見到自己的意中人了,能不開心么?一月一次的相會,對於熱戀的人來說實在是夠難熬的了……

書童帶他們去沙漏,很快就要漏盡了,只要兩三日的時間就夠了……

沙漏旁邊插著一簇蘭花,每天都換成嶄新的。

「她喜歡蘭花,說她高潔,也喜歡胡蝶花,說她可愛頑皮……」書童憋了這麼久的喜悅心情終於可以找個人說說了,而落月和紫年也是經過戀愛的人,他們完全懂得他此刻的心情,也會說些有趣的話打趣或者玩笑……

三個人之間,親近了不少。

鳳凰能聽到他的心,索性的是,他是個表裡如一的人。沒有半句謊言和欺騙,這也是落月選擇繼續住在這裡的原因。

他們一起幫著書童打掃院子,開闢出更美的道路,裝點出更有風情的布局,讓人見了耳目一新,這些可都是落月強項哦。

書童看完之後自己都不敢相信如此之美,她一定會喜歡的,會驚喜的,自己好期待,好期待……

而落月也很期待,她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意識呢,也許會知道冥王妻子的事也說不準呢。

「手手,你本是輕鬆性格的人,怎麼一到這裡就突然變得沉默寡言了,是不是又失去火的力量不好意思說啦?」鳳凰多次打趣,他始終沉默。

這一次,終於舉了舉手中的火證明自己沒有失去,而且更加精純。

。 「那你為何站在山邊上,看著像是二公主那會要尋死覓活似的。」鳳凰說。

換成平時,骷髏手一定說幾句厲害的話頂回去,這一次,它沒有心情。

來到這裡之後,骷髏手最多的就是沉默,腦海中的記憶時不時的就被激發出來,尤其是來到這片山上之後,他清楚的記得自己親眼所見一隻手在醉后隨便那麼一揮舞,就將這座大山劈開了,絕不是根據書童的描述想象的,當時的季節和氣息和現在的很相似,骷髏手還記得,劈開之後,那人笑了笑說道:「呀,比想象的口子要大,不如叫一線天。」

見骷髏手沒有心情,鳳凰知趣的不說了。

能幫他解開心中迷惑的人,只有他的主人落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