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邊。」

黑暗的空間中,火鳳凰朝著左側看去。

轟隆!

鄭塵那燃燒著赤紅火焰的拳頭,朝著左側轟擊過去,精準的轟擊在了美女弟子的雙掌之上,頓然打得那美女弟子「啊」的一聲。

美女弟子朝後狂暴的退了十幾步。

美女弟子不敢用拳頭,因為她害怕鄭塵真的能夠用耳朵聽出,她害怕拳頭骨折,所以用雙掌,但讓她驚訝的是,鄭塵真的就找對了方向,打得她有些狼狽。

「真的能夠用耳朵?」

美女弟子愕然了,擂台下的所有玄者也都是愕然了,六位師父也都是一愣,雖然這樣的作戰方式他們也能夠辦到,但身為玄將的玄者是無法辦到的,因為玄將無法將體內的玄氣外發,無法通過外發的玄氣感應四周。

「我不信。」

美女弟子再次飛身過去,這次從斜後方攻擊鄭塵,快到鄭塵身旁的時候,又改到了斜前方。

「斜前方。」

火鳳凰偏頭看去,說道。

轟隆!

鄭塵那燃燒著火焰的拳頭,精準的轟擊在了美女弟子的雙掌之上,又是把美女弟子打得尖叫一聲的退後。

轟隆轟隆……

連續的七八次,鄭塵都打對了位置。

美女弟子承受不住了,開始咳嗽,再這樣下去,她根本就贏不了,她忽然想起了什麼,朝著鄭塵緩緩的移動過去,如果她的身軀不產生風的話,那鄭塵的耳朵便什麼也聽不到了,這是一個很好的注意。

「呵呵,那美女偷偷的接近你了。」

黑暗的空間中,火鳳凰笑了。

「這白痴……」

鄭塵也是笑了起來,美女弟子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身體中有一個靈魂在幫忙,在美女弟子走近了的時候,鄭塵嘴角一勾,身軀炮彈一般的彈起,雙掌「轟隆」一聲推在了美女弟子的肩膀上,直接把美女弟子轟飛到了二十丈之外的擂台之下。

「勝了,鄭塵勝了!」

擂台下的弟子沸騰了起來,鄭塵閉著眼睛,戰勝了美女弟子,讓他們看到了一場精彩的比賽,他們都開始歡呼。而那個美女弟子從地上爬起,驚愕的看向擂台上的鄭塵,她首次感覺到嫵媚玄術是多麼的弱小,在面對強悍玄者的時候,嫵媚玄術根本就沒有發揮的餘地。

「沒想到你這麼厲害,蒙著眼睛都能獲勝。」

鄭塵走下擂台後,冷蓉美眸凝視著鄭塵,她還以為鄭塵會難以對付那美女弟子,但沒想到鄭塵的方法是那麼的有效。

「少爺好厲害,少爺是最強的。」

玉碧含笑說道,這兩天玉碧和冷蓉也常在一起閑聊,兩人也很談得來。

「老大,你殺入決賽了,太強了。」

黑嶺山四人組也走了過去,對鄭塵恭喜道。

「還有一場比賽。」

鄭塵偏頭看向擂台,鄭塵的潛在對手黃龔正在戰鬥,黃龔的對手是一位強悍的男弟子,兩人打了七八十個回合,才分出勝負,是黃龔擊暈了那個男弟子,在這七八十個回合中,黃龔果然沒有過多的移動身軀,大多數是等對面的弟子攻來,他才出手迎擊。這印證了冷蓉的話。

「走吧,到那邊玩去。」

看完了比賽,鄭塵感覺那黃龔還有所保留,隨後就對冷蓉說道。

冷蓉看了鄭塵一眼,道:「我今天有事情,不陪你去了,你明天還有決賽,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

點了點頭,鄭塵有些遺憾,但畢竟冷蓉還沒有答應成為自己的女友,不能操之過急。

「師父來了。」

玉碧看了看遠處,驚喜的對鄭塵說道。

偏頭看去,果然看到師父蔡天昭從遠處走了過來,鄭塵很意外,師父很少來到人群中,迎接了過去,道:「師父。」

蔡天昭滿意的看向鄭塵,道:「小塵啊,沒想到你殺入了決賽,雖然歷史上,我們藍焰閣也有弟子殺入決賽,但都沒有獲得最終的冠軍,我希望你們能夠獲得冠軍,到時候,我會有很好的獎勵給你的。」

聽得此言,鄭塵一喜,道:「師父放心吧,徒兒一定會好好比賽,獲得冠軍。」

蔡天昭點了點頭,一摸儲物袋,一道玄光照射而出,是一個小盒子,給了鄭塵,道:「這裡面有十枚『健氣丸』,這種丹藥服用之後,可以增強體力,你服用吧,明天的時候,你會感覺精神充沛。」

「健氣丸!」

周圍的弟子都是震驚了,健氣丸,也是能夠增強玄力的丹藥,而且還能夠強化肌肉,價值比炎戎丹還要高,由於玄者更為看重玄力的強弱,不太看重肌肉的強弱,所以兌換健氣丸的弟子比較少,可以說健氣丸是強化版的炎戎丹,一種奢飾品。

「謝謝師父。」

鄭塵含笑接過。

蔡天昭微笑撫摸鬍鬚,隨後他就離開了此處。

「你師父對你也太好了。」

冷蓉在蔡天昭走後,美眸帶著驚訝的光澤的看向鄭塵。

「那當然了,誰讓我是藍焰閣最強的弟子呢。」

看了看冷蓉,鄭塵驕傲的說道。

「也不害臊。你還是快回去服用健氣丸吧,這丹藥想要完全的吸收到體內,還需要幾個時辰。」

冷蓉白了鄭塵一眼。

眾人都是呵呵笑了起來,鄭塵心中道:「小樣兒,等搞定了你,有你好受的。」但這句話肯定是不敢說出的,畢竟冷蓉還沒有答應成為自己的女朋友。

回到了寢室,鄭塵就開始服用健氣丸,他坐在床上,捏出一粒健氣丸。那健氣丸呈現出透明的顏色,有點像是深海魚油,鄭塵看了一會兒就吞入腹部之中。

片刻,一種溫暖的感覺就傳遍了全身。半柱香的時間,鄭塵睜開了雙眼,完全的吸收了體內的健氣丸。忽然感覺這健氣丸的效果,有點像是鳳凰羽中釋放出來的能量,只不過遠遠達不到鳳凰羽釋放出來的那種強度。如果說健氣丸的效果是1,那一片鳳凰羽釋放出來的能量就是10個億。

「繼續。」

雖然如此,健氣丸還是寶物,服用了以後,明顯感覺渾身充滿力量,鄭塵決定,留一粒在明天早上的時候服用,能夠更強的進行決賽。 決賽開始了,這一天所有內閣弟子都來到六色廣場上,觀看這一場盛會的最後一天。冠軍是誰,是他們都想知道的,甚至有的弟子因此而打賭,更是為這場決賽增添了許多火藥味。

鄭塵和這些弟子一樣,早早的就來到了六色廣場上,他掃視四周,尋找一個身影,忽然神色一動,朝著一個方向走了過去,停下后,看著那一道妙曼的身影,道:「冷蓉,今天來的早啊!」

冷蓉笑了笑,道:「今天是決賽,我自然是想來早點了,對了,有件事我要對你說,你現在是風雲人物,我這幾天和你在一起,都被內閣的師姐們說了,今天,你比賽的時候我就站在另外一側為你加油。」

鄭塵點了點頭,道:「好吧,畢竟你在黃焰閣修鍊,這場比賽,是我和黃焰閣的弟子的比賽,如果你為我加油,恐怕會影響你的修鍊,不過你說我是風雲人物,嚇死寶寶了。」

聽得此言,冷蓉笑了起來,很是開心的告別了鄭塵,朝著一個方向跑去。

望著冷蓉妙曼的背影,鄭塵舔了舔嘴唇,冷蓉的身材比之韓夢曦,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鄭塵,還記得我嗎?」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出,但鄭塵一時間想不起來是誰,淡然的轉頭,只見得人群中一位身穿華貴的男玄者正傲然的看向他。微微一愣,鄭塵道:「泰覃王子?」

泰覃冷哼一聲,走了過來,雙拳一抬,燃燒起來了火焰,隨後他熄滅了火焰,是在展露出他的實力。

「哦,你也修鍊出來了火焰,覺得就可以擊敗我了?」

看了看泰覃的雙手,鄭塵說道。

泰覃臉色一紅,冷哼一聲,道:「擊敗你,並不需要我親自出手,你現在很牛逼,殺進了弟子大賽的決賽。但我告訴你,就算你奪得了冠軍,我泰覃照樣有一百種方式玩死你。」

噗。

聽得此言,鄭塵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眉毛一動,道:「你很有意思哦,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口才,能吹。」

泰覃臉色一個怒紅,而後他古怪的一笑,道:「你忘了嗎?我曾經告訴你,我的姐姐泰鳳會出手對付你,她前段時間在閉關修鍊,很快就會出關,一旦她出關,就是你倒霉的日子。」說完,泰覃興奮的一笑,朝著人群中走去。

望著泰覃的背影,鄭塵冷哼一聲,這傢伙雖然弱小,但還真影響人的心情啊,被這傢伙這麼一搞,鄭塵一肚子的火,黝黑的眸子看向擂台,鄭塵決定把這一肚子的火,發泄到擂台上。

不過鄭塵也是聽說過赤焰閣的事情,所有玄師級別的弟子,都在赤焰閣修鍊,他們都被稱為核心弟子,核心弟子一旦成為了玄師九段,就可以前往神秘的地方閉關衝擊玄王。如果泰覃說的話是真的,那泰鳳就是在衝擊玄王了。

擂台上,那黃焰閣的黃龔已經傲然的站在擂台上面,鄭塵看了看后,就朝著擂台的位置走了過去。

「鄭塵,你終於來了,這是我們第一次交手,你之前的戰鬥,我也見過,你可有把握戰勝我?」

黃龔傲然的看向鄭塵,傲然的道。

淡然的看向黃龔,鄭塵道:「我的目標是冠軍,你既然是我的對手,我肯定是要努力的戰勝你,至於能不能夠成功,則要看咱們兩個誰更強大了。」說完,擺出了作戰的姿態,雙拳燃燒起來了火焰,因為比賽已經在鼓聲中開始了。

黃龔道:「你的實力比我強一些,你先出手吧。」說完,他的四肢都燃燒起來了火焰,傲然的擺出了作戰的姿態。

聽得此言,鄭塵有些意外,這個殺入了決賽的三屆冠軍黃龔,竟然說自己更強,的確和別的弟子有些不同。但鄭塵忽然想起了什麼,並沒有急著出手,兩個人就這麼對持了起來。

十多個呼吸的時間,兩人就這麼靜靜的對持。

「怎麼回事?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他們兩個為什麼不動?」

「這才是高手的對決嗎?誰先動,誰就會露出破綻。」

「好壓抑,這麼等下去,都在蓄力嗎?難道會在一擊中,就分出勝負嗎?」

「應該不會的,黃龔是三屆冠軍,鄭塵雖然強悍,但也只是玄將,不可能擁有那麼逆天的實力,兩人都不可能一擊就打敗對手。」

「快啊,快打啊!」

擂台下的弟子都躁動了起來。

「鄭塵,出手吧,你的實力更強,我防守反擊。」

黃龔看得鄭塵也不動,有些著急的說道。

奇怪,為什麼他不先出手。鄭塵雖然有些懷疑,但還是冷哼一聲,炮彈一般的朝著黃龔飛了過去,那一拳帶著雄渾的火焰玄氣的威力,朝著黃龔轟擊而出。

轟隆!

鄭塵的拳頭轟擊在了黃龔迎擊過來的拳頭之上,旋即爆發出一道轟鳴,一片火焰瀰漫而出,鄭塵的身軀沒有後退,黃龔的身軀朝後暴退了七步。

黃龔愕然的看向鄭塵,剛才的一次對轟,他吃了虧。但他嘴角狠狠的一笑,身影一動,跑到了鄭塵的身旁,開始了一陣狂轟亂炸。

鄭塵有些意外,黃龔跑過來的時候,速度並不算快,忽然想起了冷蓉的話,這個黃龔的速度果然是弱點,所以才總是等著別人跑來,他再出手,就是為了掩飾他速度慢的弱點啊。

轟隆隆!

鄭塵的雙拳也開始了一陣狂轟亂炸,和黃龔的拳頭在半空中形成了無數的拳頭的幻影,每次的對轟,鄭塵都能夠感覺出來拳頭有些輕微的疼痛,這黃龔的玄力,果然是遠超別的弟子,能夠和自己打這麼久。

而黃龔的神色,開始還相當的冷然,但對轟了七八十拳后,他的臉色逐漸的難看了起來,因為他的拳頭越來越痛,終於,他暴吼一聲,主動的朝後跳,脫離了鄭塵的攻擊範圍。

「咦?」

看得此幕,鄭塵有些意外,這三屆冠軍搞什麼。

呼呼呼。

黃龔劇烈的喘息,其實剛才他覺得他的力量會強於鄭塵,所以誘使鄭塵首先攻擊他,這樣他不但能夠隱藏速度慢的弱點,還能夠發揮玄力強大的優點,但這一陣對打之後,他開始明白,鄭塵是真的比他強……驚愕的看向鄭塵,黃龔是和玄師級別的弟子切磋過的,鄭塵的玄力之強大,甚至比一些玄師還要勝…… 「我來了。」

黝黑的眸子一動,鄭塵的雙臂拉著兩道火焰,極速衝擊過去。衝擊到黃龔身旁的時候,陡然一個變向,就躲避過了黃龔的那打來的一拳,而後,電光火石的從側面,狂暴的朝著黃龔的腹部轟擊而出。

轟隆!

伴隨著一道火焰的轟鳴,鄭塵那充滿雄渾玄氣的拳頭,穩穩的轟擊在了黃龔的腹部。

「啊!」

黃龔慘叫一聲,暴吐了一口血,整個身軀都飛了起來,落在了擂台的下面。但他很快就起身,驚悚的看向鄭塵。

「抱歉,出手太重了,我以為你很強……」

看得此幕,鄭塵有些意外,沒想到三屆冠軍黃龔,如此輕易的被自己打敗了,剛才鄭塵只使出了六七層的力量啊,就因為黃龔的腹部沒有保護,但結果卻是讓鄭塵有些意外。

此時,擂台下的弟子都是瘋狂了,都瘋狂的尖叫,瘋狂的呼喊。鄭塵真的擊敗了黃龔,奪得了這次內閣弟子大賽的冠軍,成為了數萬內閣弟子中,最強的一位。

傲然的偏頭朝著那個方向看去,只見得黃焰閣的師父浦世刃瞪大了老眼,不可思議的看向自己,鄭塵的嘴角,不禁掀起了一抹深深的微笑。

比賽勝了,和黃焰閣師父的打賭,也是勝利了!

「哈哈哈。」

六位師父的座位旁,蔡天昭忍不住內心中的激動,高興的站了起來,他的弟子終於獲得了一次內閣弟子大賽的冠軍!這是有史以來的首次!而且他和黃焰閣師父的打賭,也獲勝了。

呼。

黃龔跳上了擂台,此時他平靜了下來,對鄭塵說道:「鄭塵,你真的很強,看來以後內閣是你的天下了,我黃龔其實可以隨時成為玄師的,明天,我就開始提升境界,敢不敢在我成為玄師的時候,和我打一場。」

偏頭看向黃龔,鄭塵道:「你省省吧,成為了玄師,你還是和玄師玩去。」

黃龔微微一笑,又是冷哼一聲,朝著擂台走了下去。

而此時,一道大風吹過,鄭塵的頭髮都朝後飄起,就在眨眼之間,一道黑色的身影就出現在了鄭塵的身旁,赫然是黃焰閣的師父浦世刃,他臉色鐵青,神色極端怒然的看向鄭塵,瞬間就抓住了鄭塵的肩膀,同時一股強大的力量轟擊在了鄭塵的肩膀上,令得鄭塵感覺好似一座山壓了下來。

「唔。」

鄭塵的額頭溢出了點點汗水,身軀不停的下壓。

浦世刃有些意外,他是想使用玄力把鄭塵壓得跪下,但一下子竟然沒有成功,就算是黃龔也無法辦到,旋即,他更是怒然了,開始用更強的玄力壓迫鄭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