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這裡。」醜惡的胖子指了指這個黑洞,然後縱身跳了下去,百餘個骷髏大多也跟了下去,少數被截殺。

那領頭的瘦臉男子長吸了一口氣,道:「這裡就是鬼塔。」

「明明是個窟,為什麼叫鬼塔?」另一個人皇境強者問道。

「傳說此塔倒立在地底,共分九層。」瘦臉男子正色道:「鬼族差不多每隔千年會侵擾各族一次,人族強者每每追殺到這裡就望而卻步。」

「這是鬼巢?」

「不錯。」瘦臉男子續道:「數千年前也有個別至尊強者攻入其中,但都沒有再出來。」

後面百多人聞言皆吸了口涼氣,其中風險誰都清楚。

「不過大家不要怕。」瘦臉男子朗聲道,「此次與以往都不同,大家都是中域各國好手,誰不是從屍山血海中趟過來的,況且我們是眾人拾柴。」

聽到這番話,大家的精神都為之一振。

「我先入,大家跟隨。」瘦臉男子縱身一躍,身影如一隻飛鳥般沒入黑暗中。

大家紛紛跟隨而入,金央和葉秋父子也跟隨跳入。

金央真元一托,將葉秋父子穩穩地放在地上。

此地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前方中域的強者俱都燃起了火把,三三兩兩向四處走去。葉秋儲物袋中沒有火把,因為他從來沒有這個需要。

於是三人快步跟在兩個男子身後。那兩個男子共撐一個火把,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幾位能否借個光?」金央和善地問道。

這兩個男子模樣約三十齣頭,看了金央一眼,沒說能也沒說否。

借著火光,葉冬看到地上黑色乾涸的泥土,地上寸草不生,偶有龜裂漫延到極遠處。此地似乎十分空曠,眾人尋了半天也沒找到任何東西,半個多時辰后,聽到一人驚呼一聲,眾人循聲而去。

那又是一個黑洞,就像在冰原上看到的黑洞一樣。

「下面應該是鬼塔第二層。」一人道。

數人點頭表示同意。

所有人紛紛跳入,葉秋三人也跟入。

落腳處有些鬆軟,葉冬一看是一片腐地,地上長著毛茸茸的不知明生物,遠處偶見一些小狗般大小的鬼物在地上啃食。

「是食屍鬼!」有人叫道。

那食屍鬼模樣極為古怪,全身沒有皮肉,更像是骷髏,身子修長,雙腿矮短,走起路來的模樣頗像爬行的蟾蜍,嘴臉猙獰,扒啃屍體的樣子實在讓人噁心。

幾個人族強者抽出長劍,滅殺了一些,其餘食屍鬼見來者強大,紛紛遠避。

眾人在泥濘中前行,除了剛才的食屍鬼便沒再看到別的東西,又過了大半個時辰,眾人找到了第三層入口。

鬼塔第三層不再是空曠,而是用簡易的石塊砌成的石室,石室一排排並排而列,達數百之多,每一個石室用荊棘做成的欄柵為門。定睛看去,每一個石室內都關押著東西,有凶獸,有人類,也有魔族,也有精靈。

「這些欄柵都被鬼族布置了陣法。」一位六旬老者探測了一番,道。

「鬼陣!」另一人附和道。

「可有人會解鬼陣嗎?」

一個老者回道:「老夫是煉器師,平日對陣法稍有涉獵,破這鬼陣倒是不難,但至少需要一柱香才能破開一個。」

「一柱香破開一個?」領頭男子皺眉,「先救人族。」

葉冬鼓著勇氣向一個欄柵中望去,只見是一隻巨大的螃蟹,兩米多高,寬七八米,八隻矯健的蟹腳深深扎入黑泥中,舉著兩隻成年男子般大小的巨鉗,更可怕的是兩隻眼睛像兩隻人臂般直立而起,迥迥地看著葉冬,著實讓他嚇了一大跳。

葉冬膽子素來不小,平日也在河裡抓過螃蟹,但此時卻抓著葉秋的衣角,顫抖道:「爹爹,大螃蟹,害怕。」

美景良辰:總裁,結婚吧! 葉秋摸了摸葉冬的腦袋安撫道:「冬兒不怕。」

葉冬才稍稍平靜下來,又探頭去看另一個石室,這次他有了心裡準備,但眼前的一幕還是讓他嚇了一大跳,那是一隻躲在角落中的巨大蜘蛛,身子像一個肉球一般,比牛肚還大些,布滿了藍黑相間的奇異花紋,六條腿又細雙長,比之前那螃蟹的腳要長數倍,每一隻都彷彿一把鋒刃。

葉冬拍了拍小胸脯,確定裡面的怪物不會出來,壯起膽子一個個看過去,只見石室內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有,兩隻腿的青蛙,三隻角的黑牛,獸面人身的怪物,壯如大象的老鼠。過一會兒,葉冬的腳步在其中一間石室邊停了下來。

里內的東西不是一個龐然大物,相反這個東西比拳頭還小些,發出瑩瑩的幽光,遠遠看看去連它的腳也看不到,倒不是它沒有腳,也不是這個傢伙太肥胖,而是它身上的絨毛太多,毛蓬蓬的將身上的手和腳都掩藏了起來。

「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葉冬忍不住問道?

「你才是小傢伙!你們全家都是小傢伙!」那毛蓬蓬的小傢伙顯得不是很開心。

葉冬噘起嘴道:「小傢伙有什麼不好,你不要這麼大脾氣,我就讓我爹爹救你出來。」

「哼!」小傢伙愛理不理地道。

雖然那小傢伙很沒禮貌,葉冬還是拉了葉秋的衣角不斷央求一定要把它救出來。

聽金央的描述,葉秋大致知道了這個小傢伙是什麼東西,臉上充滿了欣慰,道:「原來這一族還沒有滅絕。」

雙手撫在欄柵上,葉秋細細冥想了一會兒,輕拍數下,那石室內的陣法瞬間消失。葉冬看到欄柵打開,不顧一切地沖了進去,一把抓住那小傢伙將之抱在了懷裡,就像是找到了最心愛的玩具。

「放開我,放開我!」小傢伙極不高興地叫道。

「爹爹,怎麼樣才能讓它不叫呢。」葉冬向葉秋求助。

葉秋笑著從儲物袋中取出一些藥草,三三兩兩配在一起,交給葉冬,「請它吃糖果。」

葉冬開心地接過來,道:「小傢伙,吃糖果。」

那小傢伙聞了聞,在絨毛中伸出一雙小手,一把扯過塞入嘴中,道:「以後不要叫我小傢伙,興許我們真能成為朋友。」

「那你總得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吧。」葉冬抓了抓它的絨毛。

「我叫古阿。」小傢伙邊吃邊不耐煩地道。

「古阿,我叫葉冬。」葉冬興奮地道:「以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

古阿白了葉冬一眼,道:「借你的袖子讓我睡一覺。」說完也不管葉冬是否同意便鑽了進了他的袖口中。

葉秋笑了笑,他對古阿成為葉冬的朋友沒有反對,因為他知道古阿沒有一絲攻擊力,它的長處比較特殊。 救出了十幾個人族強者后,煉器師感覺有些疲累,眾人商議后決定不再浪費時間,但苦於找不到下一層的入口。

古阿吃飽喝足后指了指一個石室,道:「你們要找的入口應該就是這個地方。」

葉冬將信將疑地向那個入口望去,果然那個石室與別處不一樣,粗看之下並未發現,細細看去石室中關押的傢伙與它處頗為不同,更像是某種動物的骷髏。那骷髏發現葉冬在看它后,一溜煙消失在原地。

「原來石室角落有入口。」葉冬恍然,把這件事告訴了金央,金央初時還不信,因為有陣法隔絕神識無法探測,仔細看了一番,也覺得裡面有些不同。

葉秋將這個石室的陣法破開,裡面果然有一個黑洞,比上幾層要小許多。

鬼塔第四層入腳處同樣是一片黑腐地,四周種著密密的黑色樹林,樹林間有一道道衝天的幽光,眾人好奇地過去查看,只見每一道幽光下都是一座棕黑色的平台,平台上刻著詭異的符紋。周圍有一些食屍鬼在砍伐黑林,將樹枝扔入平台上的凹槽中,似是被燃燒了一樣,符紋隨之緩緩轉動,黑綠的幽光衝天而起。

「傳說中的通靈塔。」一位老人道,他在典籍中看過類似的記載,通靈塔放出的幽光其實是在為這個小世界提供一種屬於鬼族的能量。

幾位強者出手,毫不猶豫地將食屍鬼滅殺,並摧毀了通靈塔,整個世界瞬間暗淡下來,只剩下一片漆黑詭譎的樹林。

在樹林的中央,眾人找到了第五層入口。

鬼塔第五層在空間上比上面幾層都要小些,但此地稍顯空曠,中央漂浮著一個巨大的黑***方,魔方四角被四條粗壯的鎖鏈緊緊拉住,給人感覺似乎沒有這些鎖鏈那個黑***方就會一直往天上飄去。

「是鬼族商店。」對鬼族較為熟悉的老者沉聲道,「據典籍記載,鬼族商店是他們用來交換物品的場地,如果按照正常推理這裡應該是鬼族的交易市場,但這裡出奇的安靜,極為反常。」

「不錯,已經是第五層了,鬼族連像樣的抵抗都沒有。」另一人道。

「難道鬼族知道我們來已經放棄抵抗了?」

眾人相顧無語,他們都是第一次來這裡,誰比誰能知道的更多一些。

在鬼族商店的下方也出現了一個入口,這裡不再是黑洞,而是階梯,眾人依次向下走去。

走在最前面的人撐著火把,目光灼灼地看著眼前的一切,身體僵硬如石板一樣。

葉冬是最後一個下來的,在火把的照耀下,目光向四周望去,只見四周密密麻麻儘是骷髏,骷髏身後是食屍鬼,食屍鬼身後是泥石傀儡,傀儡身後是醜惡的胖子,胖子身後是各種鮮血淋淋的凶獸,這些鬼物一個挨一個,一層靠一層,四個方向整整齊齊地排列著,中間似乎故意空出一塊空地等待眾人到來。

當葉冬走下石階時,「轟」的一聲巨響,階梯化為齏粉。

面對此情此景,至尊境強者也都是臉色凝重,數十萬鬼物,殺三天三夜也殺之不盡。

四個方向鬼物的前方都有一個頭領,那頭領模樣更像是有血有肉的人族,只是神情氣質比常人獃滯許多。

四個頭領或執劍,或執斧,將武器高舉過頭,一聲巨吼,「吼!」

頓時,所有鬼物群情激奮,不顧一切往前衝來。

領頭的瘦臉男子長吸了口氣,強自鎮定地喊道:「大家鎮靜!排開陣型,至尊為主,人皇為輔,煉器師布陣,每個方向各三十人!其餘人策應!」

一聲令下,渾厚的聲音將眾人從驚駭中拉回來,好在這些人平日里都是身經百戰的強者,瞬間排好陣型。

沖在前方的骷髏大多有著武者修為,對於至尊強者來說根本不值一提,但兵貴在多,茫茫的骷髏海如洪水般向前涌去。

面對這些小骷髏,一個至尊強者就能獨擋一面,掌出如山,沖在最前面的骷髏瞬間被拍成粉未。

但至尊強者也是人,千百萬掌下去,真元也有告罄的時候。此時另一位至尊強者替補而上,真元耗盡的強者馬上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塊真元石補充。

表面上看在眾強者的努力下已經穩住了局面,但大家都知道這只是開始。

經過十幾個時辰的大戰,骷髏終於被滅光。骷髏過後就是食屍鬼,這些食屍鬼個個堪比攝生境。一個至尊強者根本無法獨擋一面,兩三位至尊強者頂在一方的最前面。

此時,煉器師已經布置好了幾個陣法,一層層薄薄的光幕將所人籠罩在內,這些陣法或能提高防禦,或能提升己方的攻擊,或能加快真元恢復速度,所有人頓時輕鬆了許多。

又十幾個時辰的時間,葉冬已經睡了一覺,此刻再次睜眼看著所有人在打打殺殺,覺得有些無聊。

金央的臉色有些凝重,「照這樣下去,我們怕是支撐不到最後。」

「嗯。」葉秋點點頭。雖然他與鬼尊相熟,但在這裡根本講不上話,「只能找第六層的入口了。」

金央目光向四處眺望,並沒有發現類似這樣的入口,「遠處有一個土坡,土坡上有一個圓形建築,頂上有一個木質大輪盤一直在轉動。」

「是鬼族造兵屠宰場,能不能過去?」

金央想了想,道:「沒問題。」

金央左手提起葉秋,右手提起葉冬,大步邁開,在鬼物的頭頂飛踏而過,一柱香之後站在了大輪盤上,這裡果然有一個黑洞。金央毫不猶豫地跳入洞中。

鬼塔第七層。

這裡居然比第六層更可怕!

天上無數恐怖的飛鳥在盤旋,看到有人出現發出凄厲的叫聲。那些飛鳥形似蝙蝠,眼射綠芒,雖然個頭不大,但勝在數量,足有億萬之眾。看到這一幕,即便金央也是倒吸一口涼氣,心道:「吾命休矣!」

「是天鬼嗎!」葉秋從容問道。

「沒錯。」金央儘力保持聲帶不顫。

那些天鬼成千數萬飛撲而來,葉秋神思微動,天盲領域展開,只在剎那間,天鬼便止住了撲勢,一個個如無頭蒼蠅般亂飛亂撞。

三個人調弱呼吸,一步步向前走去,好在天鬼在天上,並不影響走路。

約莫找了一個多時辰,三人找到了第八層入口。

進到第八層時,金央長舒了口氣,雖然剛才是有驚無險,但那種自己無法控制的場面還是讓人心有餘悸。第六層所有人團結起來勉力一戰興許還有出路,如果有誰想獨自偷逃,跟著自己下到第七層,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就算是至尊強者也不例外。

鬼塔第八層沒有任何鬼物,只有一個數百丈高的奇怪建築矗立在大地中央。這個建築呈灰黑色,散出著黑光,極像一個沒有口的茶壺。壺頂流下稠稠的綠液,這些綠液發出滲人的綠光,如死屍身上流下的體液,緩緩被地上的黑土吸走。

此地雖然昏暗,但在那綠液的光芒下竟彷彿白晝。

三人站立在這個「鬼壺」下良久。

「這就是傳說中的大墓地嗎?」金央問道。

「應該就是這裡了。」葉秋道。

金央道:「相傳大墓地就是孕育鬼的地方,但凡有不願輪迴的靈魂在大墓地中浸潤幾百年就可以化為可以佔據屍體的鬼靈。」

葉秋點點頭。

「大墓地就是鬼族的根,讓我把它毀了。」金央道。

誰知葉秋擺手道:「天道昭然,每一族都有其存在的道理,世間總有一些靈魂有化不開的心結和戾氣,就讓他們得一歸處吧。」

金央一生嗜書,對世間人情不算太了解,自然不太懂葉秋說的道理,但葉秋既然不讓拆,他也便不拆。

在大墓地邊上有一個小石台,石台是斑駁的幾塊白色石頭,石頭邊上有幾個凹槽。

「是傳送陣。」金央說著從儲物袋中取出幾位中品真元石放入槽中,然後拉著葉秋父子站了上去。

片刻后,小石台「軋軋軋」轉動起來,白光閃動,三個人影消失在原地。 趙紓沉默了下,說道:「秋後的蚊蟲,雖然少,卻很毒。」

趙元璟道:「朕看著這荷包不錯,不知是小皇叔府里哪個綉娘做的?」

趙紓微笑道:「宮裡司衣局那麼多手藝高超的綉娘,皇上就別惦記臣府里的人了。臣的府里一共也沒幾個人,這些皇上都知道的。」

趙元璟看了他一會兒,意味深長說道:「朕自然不會惦記小皇叔府里的人,只但願小皇叔也別惦記朕的人。」

「臣遵旨。」趙紓神情坦蕩。

他承認自己心裡的確對顧雲黛那女人,有幾分在意,不,也可以說是喜歡。

但他從未想過要對她如何,也絕不會逾矩,對她表露什麼,更加不會有那種大逆不道的想法。

他不覺得默默喜歡一個人是錯誤,所以,他很坦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