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師妹,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霍剛,還不走!」那叫言青的瘦削青年狠狠的瞪了霍剛一眼,而後手掌向前一推,兩股柔勁發出去,直接將兩人向遠方彈去,而那霍剛看準情況,一把拉住林夢寒,朝著遠方飛竄。

整個過程中,那黑衣裝扮的細眉男子都是一臉冷笑的望著這一幕,在他眼裡,這些人所謂的先走或是留下,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死!

向前逃竄的時候,林夢寒不舍的向後轉頭,明眸中已經滿是不甘的淚水,輕聲道:「你們保重。」有些不舍,林夢寒轉過頭來,最終臉色一沉,與霍剛認準一個方向激射而去。

半空,細眉男子漠然冷笑,對於林夢寒與霍剛的逃走宛若不見,他只是陰冷的看著藍衣青年與言青兩人,嘴角浮現出一縷殘酷的微笑。

見他那副模樣,藍衣青年冷哼道:「你這條不敢暴露性命的瘋狗,有什麼值得猖狂,看我如何把你收拾掉。」身子一躍,藍衣青年怒視著細眉男子,雙手紅光電閃,夾著滋滋的聲響,轉眼就籠罩四方。

細眉男子身體一晃,人如游龍一般滑出數丈,接著降落在五丈之外,口中冷喝道:「給我圍起來,當場誅殺!」話落,細眉男子身子一轉,便是原地消失,林地之後人影飄落,數位高手圍成一圈,將言青兩人困在中央。

不消片刻,數裡外傳來一聲慘叫聲,言青心中一緊,分辨出了那是霍剛的聲音。

臉色一變,藍衣青年沉聲道:「言青,關鍵的時候到了,就讓斗師會的這一群王八蛋好好看一看,我們方家的人可是好欺負的。」

言青臉上劃過一抹決絕之色,有些不舍的向著林夢寒離去的方向望了一眼,而後異常堅定的道:「放心,這裡交給我,你去保護小師妹,拜託你了。」說完全身火光暴漲,一股勇往直前的豪邁之氣,立時瀰漫四方。

藍衣青年笑了笑,神色有些蒼涼,一邊閃身離去,一邊道:「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們兄弟共處十多年,現在也是到了為虎宗盡一份心力的時候了。為了虎宗,為了小師妹,兄弟,讓我們戰鬥到最後一刻吧。」

言罷,藍衣青年身子一轉,激射而出,朝著遠處掠去。四周,斗師會的高手自然不會輕易讓他脫逃,立即分為兩組,一組繼續圍著言青,另一組聯手進攻,將藍衣青年遠行的路封堵住。

藍衣青年見狀,口中怒嘯連連,身影急速晃動,幻化出的三道身影撲向四方。言青也不怠慢,為了順利的藍衣青年去保護林夢寒,周身火光閃爍,化為一團赤色雲霞,一舉籠罩住了十丈範圍之內。這樣,一場混戰爆發,耀眼的光華伴隨著密集的霹靂聲,在林中傳開。

言青一開始便是全力而為,周身陰陽之氣近乎沸騰一般的活化起來,七重陰陽境的戰鬥力更是在一瞬間發揮到極致,壓箱的招數以無差別攻擊的形式,向著外圍兩撥古怪人身上砸過去,為藍衣青年的脫離提供最好的機會。

離開了言青兩人,林夢寒與霍剛在林中急速穿梭,由於是貼著地面前行,再加上之前又是逃亡,又是戰鬥,兩人的速度即便是提升到最大,還是出現了不小的衰減。因而當兩人飛出數里之外,就被那細眉男子從頭頂追上。

感應到了敵人的氣息逼近,林夢寒傳音道:「小心,比速度我們比不過他,我們只能藉助這裡的地理環境儘力掩飾,然後再想辦法……」

光華一閃,霹靂震天,一道驚人的黑白光柱當頭落下,這讓毫無防備的林夢寒與霍剛,當即便被那股強勁的氣流給震飛,而這道光柱落下的時候,距離霍剛更近一些,更是將他炸的鮮血狂噴。

怒喝一聲,林夢寒上前急切的問道:「霍剛,你怎麼樣?」

人影一閃,霍剛出現在她身邊,面色已是極為煞白,但卻是強打精神的道:「我沒事,還能熬得住,大小姐你呢?」

抓住他的手,林夢寒閃身退開,一邊左右移動,一邊抬頭望著天上,不遠處,那腳下踩著紅色飛劍的細眉男子已經追了上來,之前的一招,想必就是這傢伙發出來的。

「此人極其霸道,出手就是無情,我們不能老呆在一個地方,再走的時候也要找好掩護。」

順著少女的目光往上,霍剛發現後方的那一團紅霞正在急速靠近,當即便臉色大變,驚呼道:「細眉男子已經來了。」

林夢寒沒有驚慌,其實之前她就猜到了,因而此刻她便顯得極為冷靜,心裡思索著該怎麼逃亡。

眼前這個細眉男子是標準的九重陰陽境強者,眼下虎宗幾人根本不可能戰勝他。林夢寒她們這才根本不敢迎戰,只是一味逃亡。

「哈哈,小丫頭片子,你認為自己還能逃得出我的手心嗎?」紅光一閃,看上去四十歲左右,體型魁梧的細眉男子,出現在兩人面前。這男子臉上線條有些剛毅,顯得不甚英俊,但卻充滿了霸氣,給人一種不敢直視之感。

警惕的看著他,林夢寒冷聲道:「你們到底是誰?為何要對我虎宗趕盡殺絕。」

漠然一笑,細眉男子森然道:「有些事情,死人是沒有權利知道的。」

細眉男子的話,令得林夢寒氣得發抖,霍剛更是怒道:「你做夢,我們虎宗絕對不會饒了你們的。」 王歡心裡無奈,只有繼續扯虎皮拉大旗了,當初這把劍把巨靈仙王嚇住,想來也能震住其他仙王,至於大天師的身份能夠不暴露,那便盡量的隱瞞。

既然你們出爾反爾,那也別怪我王歡吹牛嚇人了!

看著王歡拔劍指向仙王殿內,所有人都驚呆了,一臉怔然的看著王歡。

「瘋了,這小子真的瘋了。」

「拔劍指向仙王殿,也就他敢啊,哪有人敢這麼做!」

「我去!就算金刀仙王再怎麼欣賞他,這小子也是必死無疑。」

在場的人竊竊私語,對於王歡瘋狂的舉動徹底震驚,誰也沒想到王歡到最後竟然如此放肆。

別說小小一個真神境,就是仙君,准仙王也不敢拔劍指向仙王,而且還不是一位,是六位仙王,整個黃洲,這個王歡將再無立足之地。

仙王殿內的幾位仙王臉色發黑,唯有巨靈仙王臉色平常。

而且裝著沒看見一樣,咳嗽一聲道:「諸位道兄,我突然想起還有一些事未處理,先行告退了。」

不等幾位仙王反應過來,巨靈仙王直接離開。

人家王歡都拔劍了,還是躲遠點為好,這事他不想去參和了,本來他還想借這些人的手將王歡殺死,現在王歡拔劍,只要洞悉了王歡的身份,他們誰也沒膽子正大光明的殺王歡。

繼續留下來,不過是丟臉罷了。

走的越早越好。

「這個巨靈,到底什麼意思?」幾位仙王有些狐疑,巨靈仙王的舉動令他們有些費解,也不像他平日里所作所為。

他們也沒時間去管巨靈仙王的究竟為何離開,而是看向殿外的王歡。

豈有此理!

一個世俗小子,敢向他們這些仙王們亮兵刃,在是天大的不敬,不殺王歡,他們心裡如何能咽下這口氣。

金刀仙王氣的眼睛都發紅,「王歡!你找死!」

「我可不這樣認為的,金刀仙王,有種你便出手,你若不出手,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完,王歡直接彈劍而起,破劫劍嗖的一聲,向著殿內的金刀仙王殺去。

眾人已經被王歡的舉動嚇的不知所措了,心想這個王歡好生猛,現在不止拔劍,既然向還敢出招,這世俗界的人都這麼猛嗎?

金刀仙王氣的肺都要氣炸了。

王歡御劍殺來,速度雖然快,可是在他的眼裡,這劍卻慢如蝸牛,讓他真正為憤怒的是王歡竟然真的敢動手。

一個真神境的小子,居然向仙王出手。

盛怒之下,金刀仙王坐在椅子上,渾身發抖,同時眨眼之間,破劫劍已化作一道劍影殺來。

「不自量力!」金刀仙王慍怒,伸出兩個手指,直接夾住了破劫劍。

「小子,這就是仙王的實力,你以為這柄破劍就能傷的了本座?本座只要兩根手指頭就能將其制服,至於殺你,本座也只需要一根手指。」

金刀仙王夾著破劫劍,冷漠的道。

王歡默不作聲。

「哼!」

金刀仙王冷哼一聲,雙指用力,向著破劫劍夾去,可是令他意外的是,這破劫劍竟然紋絲未動。

他心裡有些怔然,他可是仙王,尋常仙器也能毀滅,剛才他雖然只是用了半層的力量,但在他看來毀掉這破劍應該輕而易舉。

結果這破劫竟然絲毫未損。

他又加大了力量,一層力量!

劍還是沒壞。

金刀仙王臉色有些難看,心想老子就不信了,還毀掉你這柄破劍。

兩層!

三層!

……

八層!

十層!

金刀仙王心裡已經掀起了的驚濤駭浪,這怎麼可能,他動了十層力量,居然還毀不掉一柄破劍,這怎麼可能?

這柄劍有古怪!

金刀仙王心裡一沉,這才重視起手裡這柄破劍,以肉眼看這柄劍簡直就是垃圾,銹跡斑斑,扔在地上都沒人多看一眼的那種。可是等他以神魂去窺視這柄劍的時候,忽然心裡一陣駭然,只見一股衝天的殺意從這劍里向著他神魂呼嘯殺來。

金刀仙王手指差點不穩,夾著破劫劍的手指微微發抖。

「這是那個人的劍!」

金刀仙王臉色都蒼白了,終於想起,大劫前,那位絕世凶人的劍!

「那個人還沒死,他竟在世俗界,還收了王歡做徒弟?」金刀仙王幾乎腦補了所有經過,王歡一個世俗中人為什麼這麼強,沒有根據。可如果他是那位存在的傳人,一切都解釋通了。

怪不得這小子說我不配他的師父!

人家並沒有吹牛逼。

人家說的是實話啊。

金刀仙王此時的處境特別尷尬,殺王歡?開什麼玩笑,那位存在的傳人,自己要是動手殺了,那就捅了天大的簍子,惹惱那位存在,只怕直接從世俗界殺上來。

他現在有些騎虎難下,這個王歡真的殺不得。

殺個屁!

可是這麼多人都在看著他,他要是無動於衷,又多難看。

殿內的幾位仙王也頗為怪異的看著金刀仙王,見他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身體時而發抖,這是怒火衝天,被氣壞了?

「咳。」金刀仙王咳嗽一聲。

他先是鬆開了手指,強顏歡笑道:「不錯嘛,小夥子敢向仙王出劍,這份勇氣難能可貴,不愧是我欣賞的人,本座難的欣賞一個晚輩,就不跟你計較了。」

「哈哈哈,王歡,你很不錯。」

金刀仙王說完,便反手把破劫劍彈回去,還給了王歡。

隨後他又想到巨靈仙王早早的就離開,心裡暗罵這個混蛋不是人,肯定他知道王歡的身份,一直沒有提醒,這是要坑他們。

巨靈這個狗東西,想讓我們去殺王歡,然後惹怒那位存在。

金刀仙王心裡怒火沸騰,又看了看四周,道:「各位道兄,我突然想起巨靈兄與我想有要事想約,先行一步,這小子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他便快速起身離開。

什麼情況?

眾人面面相覷,別說是外面的人,就連在場的仙王都一臉懵逼。

你就這麼著急走嗎?

殺完再走也不遲啊!

除掉一個王歡能耽擱多少工夫,這個金刀道友的表現有些異常。臨走之前,還誇張王歡一番,人家都跟你動劍了,你還誇獎他?

這是什麼意思?

這情況令人費解! 細眉男子瞪了霍剛一眼,凌厲的眼神宛如刀鋒,隔著空氣傳遞而來的陰陽二氣更是震得霍剛身體一顫,當即後退數步,嘴角鮮血外冒。

細眉男子煞是驕傲,叫囂道:「虎宗的無能之輩,你這種廢物何時有跟我說話的份!」

扶住霍剛,林夢寒喝道:「夠了!」

細眉男子看著色厲內荏的少女,冷笑的搖了搖頭,沉聲道:「小丫頭,你還太稚嫩了,在這裡殺光你們虎宗的人,是沒人知道事情詳情。」

林夢寒面色一冷,決絕的道:「休要小看人,大不了大家拼個魚死網破!」

冷哼一聲,細眉男子道:「魚死網破可不是你能做主的,既然這樣,那就休要怪我下手無情了。出手吧,讓你們兩個一起上。」雙手背負,細眉男子顯得十分狂傲。

林夢寒看了看霍剛,與他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身影幻化,眨眼間就在細眉男子身外圍成一圈,一共形成的六道身影同時進攻,發出凌厲的光華。

傲立不動,細眉男子身外浮現出一道光壁,其上黑白光芒閃爍不停,牢牢抵禦著周身二人的衝擊。兩人的修為都是遠遠落後於細眉男子,但其攻擊對於細眉男子而言,也是有著一定的衝擊。在攔下兩人的攻擊之後,細眉男子雙手舒展,掌心蘊含著一黑一白的光華,而後兩掌一合,形成一道黑白漩渦,身子趁勢向後一移,直接退到十丈之外。

退後的同時,其雙掌之中的雙色漩渦向前一推,將林夢寒二人的攻擊也集中到手上。一時間,一道道耀眼的光華在細眉男子的身外爆發出刺目的火花。

四周,狂風涌盪,飛旋的氣流以三人為中心,朝著外部擴散。其所到之處地面崩裂,樹木都是在這狂風中倒向一邊。

轉眼,一個五丈大小的泥坑出現在地面,附近草木無蹤,都是被移動到了泥坑邊緣,三人則是維持著原來的動作。

這一幕持續了一段時間,稍後,霍剛身體一晃,打破了寂靜,使得平衡的局面立時改變。交戰多時,霍剛因為有傷在先,最先支撐不住,被細眉男子可怕的陰陽掌力攻破防禦,身體頓時搖晃不定,體內氣息混亂。林夢寒也是臉色凄然,不過她的情況卻是稍稍好一點,保持著沒有敗退下來罷了。

「哼,你們有什麼本事,難道還能逃出我的法眼。結束了,我已經給了你們全力一擊的機會,告別吧。」聲音冷酷無情,不帶絲毫波動,可見這細眉男子的確不簡單。

林夢寒身軀微顫,雙手不住抖動,想要抵禦細眉男子那狂野的力量,可惜僅僅片刻,她便慘叫一聲,像枯萎的花兒,飄向數十丈外。霍剛的結局比林夢寒更慘,細眉男子似乎有意一掌斃命,其剛猛的掌勁震得他連退三步,隨即仰天倒下。

拔身而起,細眉男子腳踩飛劍,傲立半空,目光冷漠的看著林夢寒,口中輕哼道:「給你一次機會,你若是肯合作,束手就擒的話,興許能饒你一命。」

地面,少女臉色蒼白,嘴角鮮血不斷,身體微微顫抖,眼中神光暗淡。看著蒼天,少女思緒飛遠,並未回答細眉男子的問題,而是有些迷茫的望著天際。

「小師妹!」一聲怒吼,從藍衣青年口中傳來。他在突破層層阻攔之後,帶著受傷的身體,終於趕到了林夢寒二人身邊。

看著眼前的情況,藍衣青年撲到霍剛身邊,見他還沒有死,頓時鬆了一口氣,隨即便折身朝細眉男子撲去。

霍剛這時候從懷中掏出一枚紅色的丹藥,眼中劃過一抹獰色的吞了下去,整個人的氣勢頓時暴漲起來,遭受重創的身體似乎有人沒有了多少影響,趕忙跑到林夢寒身邊,見她身受重傷,連忙將已經為數不多的陰陽之氣輸入她的體內。

意識到霍剛的古怪,林夢寒驚駭的道:「霍剛,你剛才……」

霍剛苦澀的搖了搖頭,並壓低聲音道:「小師妹,你先別說話了,稍後我纏住對方,你一定要活著離開。」

林夢寒滿臉傷感,雙唇動了動,想說點什麼,可惜一時間卻說不出來。眼神移開,她望向霍剛,發現他竟然站起,心裡頓時又是驚咦掠過,可為何會有種不祥之感?

「好了,小師妹,你快走,不要回頭。」低聲提醒,霍剛收回右手,其身體中的陰陽之氣已經如同火焰一般劇烈燃燒起來,其本人的氣勢也是從七重陰陽境,迅速提升到八重水準,趁著這個機會,他迅速朝細眉男子攻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