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最壞了!人家不理你!」北宮燕說罷,蹦蹦跳跳地從何林華地懷裡面跳了出來,打開了房門。

房門外面,萬千秋也剛好過來叫何林華與北宮燕。看見北宮燕后,萬千秋連忙拱手行禮道:「北宮小姐有禮了,域主宮已到,請北宮小姐與何道友下船。」

「嗯!」北宮燕點了點頭,皺眉道,「萬域主,以後稱呼林華哥哥與我的時候,要把林華哥哥放在前面,你可明白?」

萬千秋幾次稱呼何林華與北宮燕,都把北宮燕給放在了前面。這話裡面雖然是對北宮燕的尊敬,但卻是對何林華的不敬了!萬千秋聽著北宮燕就然連這樣微小的一個細節都注意得到,心中不由得嘆息一聲——堂堂的北宮燕大小姐,居然也會替別人考慮了!只可惜了,何林華與北宮燕的事情,北宮家十有***是不會答應的了……

萬千秋點了點頭,應了聲「是」。隨後又看向何林華道:「何道友,敝宮已到,還請何道友賞臉,進宮一敘。」

何林華連忙一回禮,笑道:「萬道友說笑了,晚輩初次來此勝地,難免有失禮之處,還請萬道友見諒!」

萬千秋拱手道:「哪裡!哪裡!」

北宮燕在一旁皺起了鼻子說道:「你們兩個,能不能稍微快一些?說話酸兮兮的,讓人聽著厭煩!」

北宮燕這話,讓何林華與萬千秋一同尷尬了。

北宮燕向外走了兩步,才又忽然回頭問道:「對了,萬域主,那個讓人討厭的傢伙還在不在外面?我看著他就想揍人!」

萬千秋連忙飛身立在了北宮燕身前,一邊向外領路,一邊笑道:「回北宮小姐的話,毛青檸長老已經先行下船,準備招待去了……」

「嗯!他不在就好!」北宮燕點了點頭,何林華也飛身到了北宮燕的身側。三人一前兩后,繼續向外走著,北宮燕又小聲嘀咕道:「一會兒有招待宴吧?要是那個討厭的毛老東西不在,那就好了……」

「這……」萬千秋這下可無奈了。道寧玄域裡面,有的事情他能一言決之,有的事情卻不是他能夠辦到的。毛青檸好歹也是一位渡劫期頂峰的修士,他的行蹤和決定,萬千秋根本就管不著啊!毛青檸要是硬要參加這次的招待宴,萬千秋也不能做主趕人不是?

北宮燕好像早就料到了萬千秋的這副作態似的,搖了搖頭,說道:「好了!好了!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對了,萬域主,林華哥哥到了這裡的事情,你一定已經偷偷告訴我父親那個臭老頭子了吧?」

「呃……」萬千秋心想,你倒是挺有自知之名的,他組織了一下語言,說道,「北宮小姐,在下是北宮家族的長老……」

「算了!我也沒怪你的意思!」北宮燕無所謂地笑了笑,說道,「這次毛青檸把事情鬧大了,你就算是不想告訴那個老頭子,只怕毛青檸也會添油加醋地告訴那個老傢伙了!」北宮燕說罷,頓了頓,又一副傲然姿態地說道:「罷了!原本我還想著,先不把這件事情告訴老頭子,等我和林華哥哥回去之後給他個驚喜來著,現在既然被人泄漏出去了,那就泄漏出去吧——反正也不是多大點兒事兒!」

「啊?」

這下子,換成萬千秋看不明白了。北宮問情的為人,整個北宮家的人可都知道啊!北宮燕這次偷偷地呆了一個低級文明的人到了道寧玄域,已經算是丟份兒的事兒了,而北宮燕居然還要帶人去見北宮問情?有沒有搞錯! 第五百一十章宴會,北宮問情(萬字大章)

整個宇宙中所有的頂級文明都是最為注重顏面的,而修士文明在所有文明體系中尤為重視這一條。在整個修士文明中,北宮家族雖然算不上最頂級的大家族、門閥,但也是中等,對顏面有多麼的看重可想而知。北宮燕身為北宮家的大小姐,身上原本就有著一種高級文明所特有的高貴,對這些自詡為「貴族」門閥的榮譽觀有著深刻的認識,難道她就不知道她現在將何林華帶到北宮家族后,何林華會有怎樣的結果?

而現在,看北宮燕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似乎根本不怕何林華遭到那種悲慘的待遇似的。那出現現在這一幕的可能性只有四個了。一個是他萬千秋忽然腦殘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第二就是北宮燕忽然抽風了;第三就是何林華與北宮燕的事情已經得到了北宮無敵的認可;第四就是何林華的身後有著北宮家都難以企及的背景……

這四條裡面,第一條、第二條是萬千可以排除的。至於第三條、第四條,不管哪一條是真的,那何林華都不是他萬千秋能夠吃罪的起的!想到這裡,萬千秋忽然又想到了毛青檸似乎還在想方設法地對付何林華,不知道毛青檸如果在知道他處心積慮對付的人,很有可能已經得到了北宮家族的認可時,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思來想去,萬千秋還是壓下了心中的萬千疑慮,微笑道:「北……何道友,北宮小姐,敝宮已經為兩位準備好了酒宴,還請兩位移駕……」

「好了!不用說了!哪兒來那麼多廢話,直接在前面領路不就得了!」北宮燕擺擺手,隨手跨住了何林華的胳膊,臉上是一副驕傲地笑意。

萬千秋點了點頭,繼續在前面領路。

從飛行船上的靈力梯道上下來之後,萬千秋引著何林華與北宮燕從域主宮正門進入了這座巨大的宮殿裡面。一路過去,眾多的道寧玄域弟子見到萬千秋、何林華、北宮燕后都是一一行禮,恭恭敬敬。不多時,一行人已經到了域主宮的正殿之內。域主宮的正殿何其廣闊,相較起來,甚至於比得上玄天宗宗主宮的一半大小了!這麼大的一處地方,卻僅僅只是一個域主宮正殿,而且還裝飾的極為奢華,嘆為觀止。

正殿的面前,一些身著道寧玄域服飾的人都已經等在了正殿門口。這些人實力都頗為高深,從陰魔蠱王給他傳來的消息能夠得知,這些人實力普遍都在分神期後期以上——當然了,這些分神後期的修士,也僅僅只是道寧玄域的年輕一輩,那些真正的舉手投足之間都帶有獨特氣質的修士更是有好多個,由此可見道寧玄域的實力強大。

北宮燕經常來道寧玄域遊玩,到道城之內與她的一票朋友玩耍,對整個道寧玄域內的人還算是較為熟悉的。就算是他現在叫不出這些人的名字來,至少也能算得上是個臉熟,能知道這些人是道寧玄域的人。不過,何林華這可是首次來這裡,除了萬千秋、毛青檸等幾位在飛行船上見過的人之外,其他的人是一個都不認識。

而萬千秋則適時地出現,一一給何林華引見起了這些道寧玄域的超級修士。

原本,萬千秋並沒有想著要給何林華介紹這些個修士來著。在他看來,何林華此來就是來送死的,同他顏面上能夠過得去也就是了,哪裡犯得著浪費那麼多的工夫?不過,在方才北宮燕看似輕描淡寫地一句話之後,萬千秋對何林華的印象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對何林華沒有了絲毫輕視之心,起了結交之意,才在這兒給何林華介紹起了道寧玄域內的一眾高層。

萬千秋介紹這些人給何林華認識,何林華也都是一一拱手問好。至於那些被介紹的人,臉上的表情也各不一樣。有的是幸災樂禍,有的是滿臉鄙夷,有的更是連答應都懶得答應一聲。對此,何林華倒也不以為意,只是北宮燕在身旁恨得牙都痒痒了,心中暗暗計劃著,回頭一定要把道寧玄域裡面的這些垃圾給清理一遍——話說,如果不是何林華一直輕咳著提醒北宮燕,說不得北宮燕什麼時候已經發飆,上演一場全武行的好戲了。

「何道友,這位是毛青檸長老的徒兒,寧如風。寧賢侄,這位是北宮小姐的朋友,何林華道友。」萬千秋指著一個容貌俊美的年輕修士,給何林華引見道。

何林華原本也沒計劃多注意,但在聽到寧如風的名字后,卻是本能地神色一凜,凝神看向了這位曾經覬覦過北宮燕的男人。寧如風看上去年紀並不大,但根據北宮燕在閑聊時透露給何林華的消息,何林華能夠推測的說,寧如風的歲數應該在一百二十歲左右。這位寧如風身高一米八五,身上穿著意見低調但卻奢華的道寧玄域高級弟子服飾,彰顯著他高人一等的身份。而他的實力也確實不錯,居然已經達到了出竅後期。一位僅僅一百二十歲,實力卻已經是出竅後期,在整個宇宙中,都算得上是難得一見的人才了!如果從容貌、衣著、實力上來看,何林華同這位寧如風確實是相去甚遠,差了不止十萬八千里了。

而現在,這位寧如風正滿臉陰毒地盯著何林華,雙目之中殺意凜然。何林華敢肯定,如果現在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而是一處隱蔽無人的私下場合的話,寧如風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暴起殺人……

面對著寧如風投過來的殺意,何林華心中暗自決定,一定不能讓此人安然活下去。他微笑拱手,一笑之間,陰魔蠱王也將一些冰蜂蠱蟲護在了何林華的身周,將那陣殺氣徹底消弭,微笑道:「寧如風道友,先前我還聽小燕兒說起,小燕兒小時候承蒙你多多照顧,在下多謝了。」

何林華這話,說的好聽點兒叫道謝,但說的不好聽點兒,那就叫諷刺——什麼叫「小時候承蒙你照顧」?明明就是在對這寧如風示威啊!

「……不謝!」寧如風臉上絲毫不為之所動,也是一拱手,退了回去,閉上眼睛,再也不看何林華了。

何林華見寧如風居然連自己的挑釁都給忍了下來,心中稍微有些詫異。從寧如風剛才的那股子殺意可以看出,這寧如風絕對不是個善類。這傢伙既然現在忍了下來,那一會兒肯定要找著由頭,找自個兒的麻煩了!這個寧如風,絕對不能留啊!

何林華與寧如風這般「親密」地交談了兩句,何林華身側的北宮燕心裏面很不高興了。她伸手一扯何林華,不滿地說道:「林華哥哥,跟這種人有什麼好說的!萬千秋,我肚子餓了!你要是還想介紹人,那就繼續在這兒給別人介紹吧!我跟林華哥哥先進去了!」

說罷,北宮燕絲毫不理一臉尷尬地萬千秋,拖著何林華,故意伸手推開了擋在前面的寧如風,進了正殿之內。

寧如風察覺到北宮燕從他的身側走過,渾身顫抖。雖然他兩眼沒有睜開,但心中的那股子殺意,卻在瘋狂涌動。

「咳咳……」

兩聲輕咳將寧如風驚醒。寧如風心頭一凜,殺意全然消失。同時,毛青檸的傳音也緩緩地進入了寧如風的耳中:「收斂殺意,見機行事!」

寧如風沉重地點了點頭,看著何林華、北宮燕的身影,消失在了正殿之內。

萬千秋忽然笑了兩聲,然後說道:「哈哈哈!北宮小姐還是像以前一樣天真可愛啊!」

「是啊!是啊!」一人連忙應了一聲,說道,「域主大人所說不錯,北宮小姐能夠一直保持著這份赤子童真,實在是難能可貴!」這人排在寧如風的身後,原本都準備好了跟何林華問好的,結果何林華卻被北宮燕給拖走了,只留下他一臉的尷尬。現在萬千秋這麼一句,卻也是適時地掩飾著他的尷尬,他當然要出聲附和了。

「這都是符尊他老人家教導有方啊!」萬千秋大拍馬屁——北宮燕這副刁蠻的脾氣,可不就是北宮無敵給慣出來的?

不過,現在這話題牽扯到了北宮無敵身上,當然沒有人敢否認了。於是乎,整個正殿外面一時間馬屁橫飛,吹捧不斷。最後,還是萬千秋道:「諸位長老,何道友、北宮小姐已經進了大殿了,我們這做主人的,若是不進去招待,是不是太不像話了?」

「域主所言甚是!」「域主言之有理!」……

一眾道寧玄域的高層大拍馬屁,然後跟在萬千秋身後一同進了正殿。

毛青檸也緊隨之,在經過寧如風身側的時候,小聲點醒道:「徒兒,該是你的,就是你的,誰也搶不走。一個低級文明的小垃圾罷了,難道你還以為,他能活的過今天不成?隨我進去吧!」

「是!師父!」寧如風點了點頭,緊隨毛青檸身後。

……

道寧玄域域主宮正殿的大門雖然看上去極為普通,但實際上卻是一道具有屏障效果的特殊空間門。門內與門外所看見的景象,完全不一致。

由門外進了門內,何林華同北宮燕立刻進入了一個彷彿奇異虛幻的世界一般。在這個巨大的正殿之內,四周彷彿有著無數道的彩色梯道似的。從地面到空中,從空中到地面,到處都是精美的菜肴,飄香的美酒。何林華哪裡見識過這種奇異的場面,一見到便徹底呆住了。

北宮燕見何林華髮呆的模樣,嬌笑一聲道:「咯咯咯!林華哥哥,怎麼樣,以前沒有見過吧?」

何林華被驚醒,無奈地笑著摸了摸鼻子,說道:「還真沒見過。」這低級文明與高級文明之間的差異,實在是太大了一些啊!何林華再度懷疑,如果當時自己沒有把北宮燕給xxoo了的話,估計這輩子都不可能跟這小丫頭出現交集了。僅僅只是一場招待宴會的奢糜景象,就讓何林華驚嘆不已……

北宮燕笑道:「林華哥哥沒有見過很正常的!這種直接凝聚靈力梯道的特殊招待宴會,就算是在十二級文明中都算得上是頂級的。道寧玄域平時在招待客人的時候,也只是一般的擺宴罷了。今天招待的這麼奢華,只怕是因為我在的緣故了……」

何林華笑了笑,捏了下北宮燕的鼻子,說道:「你個小丫頭,不要這麼傲嬌的好不好?」

「傲嬌?我可沒覺得!」北宮燕翻了個嫵媚的白眼,伸手打開何林華的手,持續傲嬌道,「討厭了!一直捏人家的鼻子,會把鼻子捏扁的好不好!哇!那邊有燒烤翼骨哎!林華哥哥,陪我去吃……」

「呃……」何林華無語——話說,北宮燕這變化的也太快了些吧?

這時,萬千秋等人也都一一從門外走了進來,何林華也忽然感覺到了背後的一陣殺意。他回頭一看,卻是寧如風正在冷冷地盯著他。在接觸到何林華的目光后,寧如風十分不給面子的冷哼一聲。而何林華則是輕笑了一下,扭轉了頭,繼續陪著北宮燕向著那個所謂的燒烤翼骨殺去。

何林華、北宮燕二人手拉著手,搭乘上了一處靈力梯道,先是到了一處隨意擺設的作料堆中,北宮燕伸手拿了一些奇特的粉末,向著何林華介紹道:「這叫萬能配料粉,是一處六級遺迹裡面的特殊植物,專門用來給各種食材配料的!燒烤翼骨原本算不上是一道美食,但在陪了這種萬能配料粉后,就會變得非常美味……」

北宮燕先是大聲地說完這些,然後又小聲地向著何林華嘀咕道:「那個叫寧如風的混蛋,還真是陰魂不散!別以為我剛才不知道他在做些什麼……」

何林華笑了笑,也小聲地說道:「那傢伙頗善隱忍,算是個人才。不過,這個人留不得……」說罷,何林華才又放大聲音道:「必須要配了萬能配料粉才能好吃?那要是不配料會是什麼味道?」

北宮燕嬌笑一聲,說道:「林華哥哥你回頭自己嘗嘗不就知道嘍!」說罷,北宮燕也小聲道:「林華哥哥說留不得,那就是留不得——我前兩天聽說,家族附近的七級獸巢需要遞補一些低級弟子,寧如風挺不錯的,回頭我就推薦他去吧。」

北宮燕輕描淡寫,她話裡面雖然說的是推薦,但他的推薦,跟直接肯定又有什麼兩樣兒的?而且,他這次進去的還是一個七級獸巢啊!七級獸巢可是有著大乘期的怪物,渡劫期的怪物不在少數,合體期的怪物更是成群成群的飛,就寧如風這出竅後期的修為去了這座七級獸巢之後,如果要是還能活著回來……

這他喵的開什麼玩笑!

青蛇口中信,黃蜂尾后針,兩般皆不毒,最毒婦人心。這話說的可真沒錯啊!何林華心中頗為慶幸,這北宮燕是自個兒的老婆……

何林華想了想,又說道:「把寧如風推薦去七級獸巢,只怕毛青檸會有意見……」何林華又大聲道:「那好!嘗嘗就嘗嘗!」

北宮燕小聲道:「那就讓他一起去吧。 屹立娛樂之巔 我家老頭子老早以前也看毛青檸不爽,正好七級獸巢內部一處渡劫期怪物血繭聚集地需要人清理,毛青檸正好也能去那裡發揮一下作用。他的三個分身也一起跟著去吧,要不然顯現不出足夠的重視啊……」說罷,北宮燕臉上又洋溢出了笑容,親熱地摟著何林華的胳膊道:「走!我帶著你去!」

兩人言談之間,就把毛青檸、寧如風二人給發配到了七級獸巢裡面,至於他們到底會面臨怎麼樣的命運,那就不得而知了。

二人站在滾動的靈力梯道上,到了那道名為燒烤翼骨的菜肴旁邊。北宮燕很霸氣地將整道菜給霸佔了下來,然後跟何林華二人你儂我儂地吃了起來——這親密的一幕,只看的寧如風是咬牙切齒,恨不得衝上去一口要死何林華算了。而毛青檸雖然沒有表現的那麼露骨,但是在假意與他人言談中,不經意間露出的淡淡殺意,還是讓何林華與北宮燕二人都察覺到了。

不過,現在這情況,何林華與北宮燕正是柔情蜜意的時候,就算是有人在背後恨得牙痒痒了,只要沒有主動上來找事兒,他們二***當沒看見也就罷了。當然,如果要是有人膽敢直接上來找晦氣的話,北宮燕徹底發飆,敢挑釁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有什麼好果子吃的。

正殿之內,一眾也算得上是道寧玄域內的貴族名流相互之間交流了片刻之後,萬千秋才又飛身站在了北宮燕的身側,小心翼翼地請示道:「北宮小姐,您看您要不要說上兩句?」

北宮燕對這種高層所謂的交流宴會非常之熟悉,只是一聽就明白了萬千秋的意思。她隨意地撇撇嘴,說道:「我今天就是來接林華哥哥的,順便再同林華哥哥在這兒吃點兒東西。你們道寧玄域的事情,我就不摻和了。還有,不要牽扯到林華哥哥,明白嗎?」

萬千秋點了點頭,退了下去。而何林華則好奇地問道:「小燕兒,萬域主剛才過來是什麼意思?」

北宮燕不屑地說道:「他想讓我主持今天的宴會,也不看看他是什麼身份……」說罷,北宮燕又忽然輕笑道:「林華哥哥,咱們不用理會他們!哎呀!燒烤翼骨已經吃的差不多了……嗯?那裡居然還有紫氣紅珊魚!林華哥哥,一起陪我去吃啊!這種紫氣紅珊魚很少見的,我平時想吃的時候也不一定能吃到……林華哥哥,據說這紫氣紅珊魚吃了以後,能增強悟性的哦!」

「呃……」何林華摸了摸鼻子——他怎麼覺得,今天北宮燕的表情,怎麼看都好像是一個吃貨……

北宮燕與何林華二人繼續吃著東西,而萬千秋卻開始主持起了這次的招待宴會。這次的宴會,雖然明面上來說,是所謂的招待宴會,但實際上卻是道寧玄域這一眾高層相互交往,順便勾搭關係、化解矛盾的宴會。在這場宴會裡面,萬千秋也隨意地找了一些珍貴少見的特殊物品用以拍賣。在場的人對這些特殊物品倒也不怎麼看重,看重的僅僅只是一些面子罷了——

當然,萬千秋確實嚴格貫徹著北宮燕的命令,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何林華與北宮燕二人的名字。如果不是北宮燕如同花蝴蝶一般,不斷地在諸多美味的菜肴面前穿梭的話,只怕所有人都忘記了他們二人的存在了。

何林華、北宮燕二人是吃的開心了,但是卻也有人並不開心。寧如風看著如膠似漆的何林華二人,雙眼之中都能嫉妒地噴出火來了!

等到拍賣結束,這座精美的正殿之內,一整片的靈力梯道還有菜肴位置都發生了變化。就在正殿最中央的位置,突兀地出現了一個擂台——宴會之中出現一個擂台,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先前已經提到過,這個宴會可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聚會,也是道寧玄域一眾高層相互交往、化解矛盾的機會。在化解矛盾的時候,這些人首先會用正常的手段進行言談調節。如果要是正常的途徑走不通的話,便會以最直接的手段進行磋商——訴諸於武力!

當然,這個所謂的訴諸於武力並不是這些人直接上場pk互斗。他們這些人,一個個都是道寧玄域的高層,臉面還是很重要的。要是讓他們像是市井無賴一樣,你打我、我打你什麼的,非得被人給笑話死不可!他們所以的pk互斗,就是彼此之間約定爭鬥的武力層次,然後派出手下直接進行爭鬥,爭鬥的勝負,也就是恩怨了解的結果!

對於這種模式,何林華當然並不清楚。當他在看到中央居然開始擂台賽的時候,便扯了扯北宮燕,小聲的詢問了起來。

北宮燕隨意地乜了一眼中央那個擂台,輕蔑地說道:「只是一些十二級文明的人磋商事情的決鬥罷了,不是很有趣,出場戰鬥的最多只會是合體初期左右的修士——等哪天有空了,我陪你去中心星域的超級擂台看看,那裡是真正的頂級閥門進行利益分配的地方。如果要是運氣好,甚至還能看到渡劫期頂峰的修士出戰呢!」

「這個擂台戰,是為了利益分配?」何林華詫異。

北宮燕解釋道:「其實也算不上利益分配吧。只是他們一個宗門在宗門內部進行利益分配時產生矛盾,然後藉此機會平復一下矛盾而已。拳頭大就是真理,戰鬥的勝利者,能夠在利益分配中佔據更加優勢的地位罷了!」

北宮燕說罷,看著何林華一臉沉思的模樣,忽然又說道:「林華哥哥,你是不是覺得這樣很血腥?其實你並不了解修士文明,在十級以上的修士文明中,這種擂台戰決定利益分配的情況,是非常常見的。」

「高級文明畢竟不同於低級文明,哪怕就是打生打死,也不過就是影響小小的一片低級星域罷了,不會給宇宙帶來什麼太大的災禍。但是高級文明中一旦出現矛盾,引發戰爭的話,那對整個修士文明來說,根本就是一場災難!」

「打個比方,兩個十級宗門之間如果發動戰鬥,出動的會是超過十四位數的合體期修士和數量龐大的各級修士。並且因為相互之間的利益糾葛,十級宗門的戰鬥,會影響下面各級宗門的決策,甚至於造成下轄各級低級宗門之間的戰鬥。戰爭一旦打響,還會有利益糾葛關係的高級宗門參戰,到時候整個宇宙都有可能陷入混亂之中!你是不是覺得我有些危言聳聽?其實不然。這個現象在兩萬年前其實是非常常見的,高級宗門經常因為各種關係發動戰爭,引發整個宇宙的動彈,整個宇宙都陷入了一片戰火之中。直到獸巢爆發之後,為了阻攔獸巢的怪物,眾多的宗門才不得不聯合起來,共同聯防抵禦……」

「雖然因為獸巢的出現,各個敵對宗門之間的關係得到了大大的緩和,但是高級宗門之間的矛盾卻還是存在的。矛盾這種東西,如果得不到釋放,只是不斷地壓制的話,一旦壓制不住,徹底發動戰爭的話,就現在獸巢遍布整個宇宙的情況,只怕會將整個宇宙所有的智慧生物推入死亡的絕地!為了宇宙中能夠存在著這種特殊而又微妙的平衡,早文明等級到了一定層次之後,就會出現這種擂台戰來緩解雙方的矛盾!擂台戰,能夠讓敵對宗門之間的仇恨得到一定程度的發泄,可謂是整個修士文明最為重要的一個舉措。不過,就算是如此,現在擂台戰所能夠發揮的作用也越來越小了。一些矛盾、怨氣不斷地累積,如果到了一定程度,只怕修士文明也會……」

說到這裡,北宮燕不再說話了。而這時候,北宮燕的神情中也少有的顯露出了一股颯爽英姿的氣質。何林華也著實沒有想到,北宮燕這個看上去天真無邪的小丫頭,居然還有「心懷天下」的時候……

不過,何林華又忽然想到了北宮燕說的話——話說,這些矛盾真的沒辦法釋放嗎?這可不一定的好不好?如果要是何林華的虛擬實境能夠在高級宗門中推開的話,這些高級宗門的矛盾,完全可以在虛擬實境中得到緩解。你們兩個宗門之間有矛盾嗎?那好說,你們完全可以召集一票人馬,同對方在虛擬實境中決一死戰嘛!

而且,貌似何林華還可以靠著虛擬實境中的特殊虛擬物品大發一把。比如說,某個宗門勢弱,何林華可以出售某種特殊的增幅實力的道具,然後販賣給某個宗門,讓他們來個鹹魚大翻身什麼的……

呃……跑題了!跑題了!

何林華忽然覺得,自個兒貌似真的有地球上某些無良的網游開發商的黑心手段啊。

何林華摸了摸鼻子,說道:「小燕兒,這個問題……或許我就能夠解決?」

「嗯?」北宮燕看向何林華,滿臉的不信,「林華哥哥,如果你要是真的能夠解決掉這個大問題的話,宇宙裡面所有的大乘期修士,都會承你的人情的……」

何林華微笑道:「這個沒什麼難的。你要知道,我來這裡可是為了……」

「虛擬實境?!」北宮燕兩眼發亮,說道,「你的意思是說,通過虛擬實境,把這些矛盾轉化到虛擬實境中去解決?」北宮燕回過神來之後,看著一副淡然地何林華,兩眼亮起了小星星道:「林華哥哥,如果你真的能做到,那你可就要發了!」

「發了?或許是吧!」何林華摸了摸鼻子,又看了擂台一眼。剛才不知不覺中,擂台戰已經結束了三場,上場的人都不過是一些元嬰期的修士罷了。這些修士實力不強,後手也不多,顯然是一些地位不顯的人在調和矛盾。至於真正激烈的戰鬥,還是要在之後了。不過,這種宗門之內的調和擂台戰,能出現合體期修士也就算是頂了天了……

何林華摸了摸北宮燕的腦袋,隨口說道:「小燕兒,等我發了的時候,你嫁給我好不好?」

「真的?!你到時候一定要給我一個最豪華的婚禮!還有,我要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五大神獸一起給我拉婚車,還要直接從北宮家拉到咱們的家……」北宮燕摟著何林華「吧唧」了一口,然後興奮地表達著自己的冤枉——

當然了,何林華聽著北宮燕提的要求,頭上開始冒冷汗了。豪華的婚禮還是很好說的,只要有足夠的財力,還有足夠的勢力,貌似辦成這個沒有任何問題。不過這讓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五大神獸一起拉婚車,貌似有點兒太困難了吧?

進入了修士文明體系之後,尤其是與寒冰宮冷凝關係密切之後,何林華也知道了不少低級文明中根本沒有流傳的信息,對傳聞中的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五大神獸貌似還是有一些耳聞的。這五大神獸並不是傳說中的物種,至少在頂級的門閥之中算是存在的。而宇宙之所以被分為了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星域,也同這四大神獸有著不可或缺的關係。青龍星域之所以被稱之為青龍星域,就是因為青龍星域的範圍之內居住著一窩青龍,而白虎、朱雀、玄武三大星域也是一樣。至於麒麟?這更是生活在宇宙最中央的神獸,強橫無比。

據說在位於宇宙最中央的位置,一共分佈著五個在七級獸巢中都算得上頂級的獸巢,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各自鎮守其中一個,算得上是人類的物種守護神了!

神獸之所以會被稱之為神獸,自然有其別緻之處。這些個神獸無一例外,每一個都有著不亞於普通人類的智慧和強大的實力。而實力達到渡劫期的神獸更是能夠化為人形,與常人無異。想要讓這五大神獸同時給一個人拉婚車,這難度絲毫不亞於明天就把獸巢徹底給毀掉——在何林華知道的秘聞裡面,宇宙之中只有一次神獸拉婚車的例子,就是當初劍逍遙在迎娶龍女龍瑩瑩的時候,龍瑩瑩的哥哥親自拉去的婚車……

「呃……」何林華無語地看著北宮燕,「小燕兒,豪華的婚禮什麼的,倒是無所謂——不過,這五大神獸拉婚車……」

「咯咯咯咯……騙你的啦!」北宮燕嬌笑聲中,又親了何林華一口,說道,「只要林華哥哥願意娶我,哪怕什麼都沒有,我也願意跟著你……」

何林華與北宮燕的這番親密,根本沒有避著任何人。而在場的人在看到北宮燕居然一連親了何林華兩口,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隨後扭轉了頭假裝沒看見——這不假裝不行啊!北宮家的大小姐給一個低級文明的人獻吻,這種事情若是讓北宮家知道了,他們在場的人都沒有好果子吃啊。至於傳出去?誰他娘的有這個膽子……

這些人一邊扭頭假裝認真地盯著擂台戰看個不停,一邊心中暗暗叫苦——大小姐,就算你們真的「戀姦情熱」,拜託也注意一下場合好不好?這是在什麼地方啊!大庭廣眾之下的……

當然,也並不是所有人都扭轉了頭,至少寧如風就一直注意著這邊的情況。看著北宮燕居然親了何林華兩口,寧如風簡直就要被心頭的怒火直接給燒成灰燼了!如果不是他現在竭力的忍耐,恐怕他現在就要衝上前去,把何林華直接拍死了!

「咳咳……」毛青檸兩聲輕咳,寧如風立刻回神兒。同時,毛青檸若有所指地瞪了寧如風一眼,寧如風立刻又看向了身後一人。他身後這人,卻是一位元嬰期頂峰的修士,是寧如風收服的一個手下,嚴格上說起來,就是個奴才,名為風奴。

風奴一見寧如風的臉色,心知該自己出場了。他跨前一步,咬牙向著何林華拱手道:「聽聞何林華道友法力高深,實力強橫,實乃年輕一輩中少有的青年俊傑。在下不才,想與何林華道友討教一番,還望何林華道友不吝賜教!」

風奴此言一出,滿場寂靜,甚至就連擂台上正在打鬥的一對兒修士也停了下來。

……

北宮家星海之上。

北宮家內院,家主的獨立星球之內。

北宮問情身為一家之主,享受的各種特權利益不知有多少,但同樣卻也是整個北宮家最勞累的一個人。北宮家所有的大方向都得由他來制定,所有的大事都得由他來決斷。對內、對外,各方各面,北宮問情忙碌的時候,甚至會動用兩個分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