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的事,根本就沒那時間!」

「是嘛!哦,對了,我家裡其實還有一部劇本,等過幾天你準備好了的時候我再拿給你,到時候要不要執導由你自己來選擇,仍舊由我來投資!」

趙塵眼睛一亮,《終結者》這部電影票房雖然遠不如《小鬼當家》,可也具備著不小的知名度,同樣更是一個系列電影。只要這麼兩部經典電影搞出來,趙塵在美國或者全世界的地位也將會直接拔高。

且《終結者》這部影片的評價也是不錯,最重要的是預算並不高。這部影片的動作戲、置景、情節節奏等俱佳,未來將卡梅隆和阿諾的事業推向新的台階。阿諾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台真正的機器人,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讓人感覺沒有任何事物能夠阻止他,使影片氣氛從頭到底都一直籠罩在「絕望」之中,散發著一種令人心底發毛的恐懼感。而康納的母親,由一名本來脆弱的女性到堅強的轉變,則體現了女權主義。《終結者》以快節奏和緊湊的情節成為一部長盛不衰的賣座片。片中的特技鏡頭反映了影片的未來色彩,預示著此後科幻電影的發展方向,予人印象深刻,與眾不同的手法在科幻片層出不窮的情況下具有強大的競爭。

同樣也是近幾十年來最優秀的科幻片之一,一個具備天賦的b級片。這部影片在北美1,112家影院上映,全球票房累計近八千萬美元其中美國本土近四千萬美元,可以說也是一部利潤很高的電影。

「那就麻煩趙塵先生了!」詹姆斯?卡梅隆眼睛一亮,內心中卻滿是興奮,他沒想到自己運氣這麼高。趙塵不僅主動找他,更是帶來了一部好劇本,並由他進行執導,可沒想到後面竟然還有驚喜,這如何不讓他欣喜萬分,一下子就將趙塵當成他的伯樂。

「接下來,還是先談談卡梅隆先生的酬勞!」

詹姆斯?卡梅隆畢竟只是執導過一部電影,且算的上是新人導演,酬勞並不高,只有十萬美元。至於《小鬼當家》的演員,完全可以去演員協會或者華納兄弟娛樂公司找,相信總會找到合適的演員。

趙塵在美國繼續呆了半個月的時候,等到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就回到了島國。

只是當趙塵例行公事的查看想要加入天下社的漫畫家時,看到了一個他想都沒想到的名字。 想到此處,武海心中怒起,再次調集全身之力,砸了揮起黃色大鎚砸了下去。

只聽咣咣咣,一陣悶響。

白色光網,接連顫抖數次,仍舊沒有破裂之象。

與此同時院落周圍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有不少前院的人也聞聲走到了這裡。

那武海既羞且怒,看了看愣在一旁的兵士們,怒聲道:「你們看我幹什麼,都給我用力砸,破開這屏障,抓住殺人要犯,大大有賞!」

那些兵士同聲稱是,紛紛舉起兵器向前方的光網砸去。

凌璧虎,凌璧君兩人在這時終於感受到了一絲壓力。

凌璧虎面色沉凝,雖然武海和數十個兵士加起來的力量也算不上多強大。

可是白色光網,怎麼也是只有自己和妹妹兩個人支撐,時間一長,必定難以抵抗。

果不其然,沒有多久,凌璧虎感覺胸口一滯,其餘的兵士還好,尤其那武海的黃色大鎚每一鎚子落下,都勢大力沉,就像砸在他的胸膛上一般。

凌璧君跟他一樣,俏臉微紅,不像剛才那樣輕鬆。

就在這時,凌璧虎腦中忽然一亮,只見他一隻手捏著法訣,另一隻手,從懷中掏出一個白色瓷瓶來。

凌璧君看到白色瓷瓶,臉上一喜道:「怎麼不早拿出來。」

但見凌璧虎從瓷瓶從倒出兩粒紫色藥丸,給了凌璧君一粒,自己也吃了一粒。

兩人吞下藥丸,面色頓時好看了不少,拒惡屏障上的光芒,也強盛了一些。

凌璧虎心中大定,望著武海不由現出一絲笑容。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冷哼響起。

「一群人連兩個人都收拾不下,一群飯桶!」

隨著話音落地,卻見一道身影走了進來。

但見那人步履似緩實急,沒有幾步已是來到白色光網前方。

武海站直身軀,低下頭道:「見過魯尊統領!」

魯尊冷哼一聲,擦過武海的肩膀,道:「這裡沒你的事了,帶著你的人回去受罰吧。」

武海面色一苦,卻不敢說什麼,向其他兵士使了一個眼色,一起向外面跑去。

魯尊來到凌璧虎,凌璧君身前,看著那道白色屏障,嘴角一撇,不屑道:「雕蟲小技!」

說著話,只見魯尊伸出一根手指,向那拒惡屏障,輕輕一戳!

只聽嘭!一聲悶響。

那道被武海跟數十個兵士合力轟砸了半天的白色光網,瞬間碎裂成無。

凌璧虎和凌璧君兩個人,各自噴出一口鮮血,向後飛出,撞在牆壁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魯尊踏上台階,來到房門之前,雙掌用力一推道:「殺人要犯烏塵,還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時?」

只聽哐啷一聲,房門破碎成粉。

一雙肉掌,好似兩朵蓮花,向魯尊胸口打來。

魯尊冷哼一聲,舉掌相迎。

只聽啪啪啪啪一聲一陣急促如雨點一般的手掌對碰之聲響起。

魯尊身軀倒飛數丈,落在院中,又噔噔噔退出幾個大步才拿樁站穩。

他用力抬起頭,滿是不敢置信的向前方望去。

卻見一個少年,面色蒼白,額頭滿是汗珠的走了出來,每走一步,身體就搖晃一下,彷彿下一刻就會摔倒!

院落中此時圍觀的人數,已經超過百人,甚至有不少是客棧外面的人,在聽到守衛軍抓人的消息之後跑進來看熱鬧。

只見這位魯尊統領,一上來就一指戳破讓眾多兵士束手無策的白色屏障,讓人不由為他的強絕實力所震撼。

往他身上看,但見他身上的武道氣息恢弘神秘,茫茫如同大海一般。

有人斷言道,這位魯尊統領,必然已經達到了候武之境,與侯靈境的強者同階,比在場所有人都要高出不少。

可是他們沒想到的是,這位候武境界的魯尊統領,在輕而易舉的擊敗兩人之後,竟然被房間之內的人,給擊飛到院中,而且看樣子這位魯尊統領是處在絕對下方。

更讓人不可思議的是,從房間內走出來的少年,面色蒼白,身軀搖晃,年齡最多不過十四歲,怎麼看都不像一個能夠抗衡候武之人的樣子。

還有人眼尖的發現,這少年身上,竟然沒有一絲一毫的靈武兩道氣息展現!

他們哪裡知道此時的烏塵,是處在崩潰的邊緣。

他本來身體就一直虛弱未復,但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冷幽顏病發。

更雪上加霜的是,冷幽顏今天的發病,還特彆強烈,遠勝以往,烏塵身上的血幾乎被她吞食了一半以上。

若非知道外面有人擊敗了凌家兄妹,烏塵恐怕會一頭栽倒下去。

他此刻能夠站立在這裡,完全是憑著一股堅定無比的意志。

「雖然人不是我殺的,但是為了證明我的清白,我可以和你們走。

但你不該傷害我的朋友,現在向我的朋友道歉,我可以考慮原諒你。」烏塵望著魯尊又看看倒在地上的凌家兄妹,聲音虛弱中帶著些許沙啞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發一片嘩然。

這話換做任何一個人說,似乎都沒有太大問題,但是問題是現在說話的這人,怎麼看都一副搖搖欲墜的樣子,可他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感覺到一股寒意和堅定!

「這人是哪個世家的天才?」一個人低聲道。

「聽說此人叫陳武,不知道怎麼又叫了烏塵。」另一個人道。

「管他叫什麼呢?反正實力不會錯。只是不知道葬愛靈門的人,是不是被他所殺。」又有一個道。

重生之楚楚動人 「那還用問嗎?如果不是怎麼會有官兵來抓他。他也夠狠,雖然葬愛靈門實在不咋地,但也不能在聚靈城殺人啊。」一個站的稍遠的人道。

「有沒有這麼誇張,他竟然把這位候武統領擊退了?」

「這年頭,有實力,就是任性。」

聽著周圍的議論聲,不少人質疑他的實力的,魯尊胸中怒火焚燒。

他聽完烏塵的話語,氣極而笑道:「剛才你不過趁我不備,佔得先機。你以為你有多高手?」

此話一出,圍觀的人,有人恍然道:「原來是偷襲,不用想也該是這樣。」

只聽魯尊接著道:「殺人在前,抗拒本統領抓捕在後,你可知是何後果?」

(未完待續。。) 烏塵沒有回答他的話,仍是冷然重複道:「給我的朋友道歉,我可以跟你走!」

魯尊看了看烏塵,又看看周圍圍觀的人,笑道:「讓我道歉,你配么?」

話音一出,周遭氣氛頓時一凝。

魯尊身上的侯武氣息張揚不已,看樣子早就做好了反擊的準備。

反觀烏塵,顫巍巍的把凌璧虎,凌璧君從地上攙了起來。

「烏,烏塵,不好意思。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凌璧虎看著有些羞愧的烏塵道。

烏塵拍拍他肩膀,澀然笑道:「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兄弟!」

在做到兄弟二字的時候,烏塵特意加重了口氣。

凌璧虎眼中掠過一絲驚訝。

凌璧君也頗為擔心的看著烏塵道:「烏塵,你沒事吧。」

烏塵搖搖頭,看看兩人,用只有三個人聽清的聲音道:「我恐怕不能跟你們一起參見總選了。你們一定要找個好的靈門,也算是替我了結心愿。」

凌璧虎,凌璧君聞言都是一震,不知道烏塵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等他們準備開口問個究竟的時候,烏塵已是踏步而出,來到院落中與魯尊遙相面對。

葬愛靈門三人被殺這一點只是表象,實際上是有人知道馬上要舉行靈門總選,故意出售,讓烏塵不能參加選拔。

這一切烏塵看得無比通透,所以才會說剛才那樣的話。

葬愛靈門的人剛走,巨靈稱的護衛軍便趕了過來,先是百夫長,再是統領。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環環相扣。

烏塵既然識破對方的心思,乾脆先把靈門總選放在一邊,將計就計,倒要看看這個幕後主使是誰。

「同樣的話,我不說第二遍!你,準備敗吧!」烏塵伸出一根手指,斜指魯尊。

或許如此凌厲的話語,應該配上滔天的武氣或者洶湧的靈氣才更有說服力一些。

可是偏偏說這個話的烏塵站在那裡,隨風搖晃,彷彿下一刻就會被大風吹走。

或許周圍圍觀的人,聽到這句話后,對於本來就不看好烏塵的他們,應該發出嘲諷和不屑的笑聲。

但是事實上,卻沒有一個人,露出半點輕視之意,甚至都帶了一絲凝重!

只因人們從烏塵狂妄的話語中,還聽出了一絲毋庸置疑的堅定和無比自信的桀驁!

這份堅定和桀驁,哪怕是身體搖搖欲墜!

那怕聲音嘶啞無力,仍是如鋼如鐵!

偌大的院落,周圍四個方向,五層樓宇的樓道都站滿了人,他們都閉住唿吸看著下方天井中的兩人。

安靜,如同死亡一般,甚至連大一點喘息都沒有!

如果非要說有,那就是站在烏塵對面的魯尊。

堂堂聚靈城護衛軍副統領,在聚靈城也算是跺一腳地面都顫上三顫的人物,竟然被一個十四歲的少年擊退,傳揚出去,他魯尊還有何面目見人。

尤其這烏塵再口出狂言的時候,現場眾人,竟然沒有一個嗤笑和質疑的聲音。

這不就是說對面的少年,已經足以和自己相比,站在了自己的對等面上?

氣氛凝滯,落針可聞。

看著烏塵搖搖欲墜的樣子,魯尊打死都不會承認,這個人跟自己有對等之力。

想到此處,只聽他怒喝一聲,朝著烏塵勐揮一拳!

他的拳頭周圍泛起一陣陣的白色霧氣,併發出一聲炸雷一般的虎吼!

拳風唿嘯,虎吼震天!

瞬間來到烏塵面前,烏塵兩臂交叉一擋,護住頭部要害!

魯尊看到此處,眼中現出一絲濃重的輕蔑!

嘭!一聲!

烏塵如斷線的風箏,向後倒飛數丈,跟凌璧虎,凌璧君撞到牆壁掉在地上不同的是,烏塵把後面房間的牆壁撞出一個圓形的大窟窿,整個人摔倒了房間之內!

周圍圍觀的人們,同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魯尊身為聚靈城副統領實力果然強橫,原來他說的都是真的,剛才確實是被烏塵偷襲,沒有準備。

這才是他實力的體現!

感覺到人們的驚訝的目光,魯尊總算找回了一絲自信!

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這個副統領不好惹!

「烏塵,出來吧,我知道你站起來了!」魯尊望著房間中,徐聲道。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人影,從牆壁上的窟窿中,電射而出!

眨眼間來到魯尊面前,魯尊臉上現出一絲不屑道:「一個靈道弟子,不知揚長避短,就知道無頭蒼蠅一樣勐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