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

憤怒的董家青年怒意滔天,他棕發狂舞,力量抽調到極致,這是他最強的一棍。

幾乎同一時間,董家族長心頭髮出同樣的怒吼,聶雲的出現已經多少影響到他的計劃了,但只要他的侄兒擊敗聶雲,聶雲的影響會最大限度降低,他們最終還是成功將崔氏今日的影響儘可能遮掩掉。

「他擋得住嗎?」

另一邊,崔氏族長不由緊張萬分,這關係太大了。

在場,所有人都跟著緊張起來,只有瞿老那邊很是淡定,對於他來說什麼結果都差不多,當然,他打心裡很好奇,那個老人家能不能接下這一棍,即使他覺得不可能,但如此表現的那位老人家,卻讓他多少有些期待。

「年輕人,這點小事,不要脾氣這麼大!」

聶雲淡淡的聲音傳來,但聽在董家青年耳朵里,卻是那麼刺耳:「你以為你是誰,也敢對我指指點點,先接下我這一棍吧!」

如此出手完全超越了切磋的範疇,但他已經顧不得眼前之人在這一棍之下是死是殘了。

聶雲微微搖頭:「留你一命,不跟你計較!」

他忽然出手,一劍驟然而出,旋即收回,便是看也不看一眼,手中靈劍竟是已經收起來了,似乎已經不需要了。

轟!

巨大的波動炸開,完全籠罩了陣法隔離的空間,誰也沒有想到,一次簡單的切磋表演會到這般地步,人們瞬也不瞬地望著那裡,期待著最後的答案。

波動漸漸散去,人們漸漸能看清裡面的景象。

「都在?」

所有人看到,二人都好端端地站著。

聶雲手負身後,連武器竟然都收起來了,餘波吹打在他身上,衣袍獵獵作響,他長發飛舞,一張中年的臉龐,看上去很普通,卻在這一刻變得不普通起來。

對面,董家青年同樣完好無損地站在原地,唯一不同的是,他大口喘著氣,仔細觀察,冷汗竟是已經打濕了他的全身,證明了他剛才大戰過。

「怎麼回事,結果呢?」

人們不明所以,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而這又是誰輸誰贏?

「那人贏了董家天才?」人們不由這般想著,畢竟聶雲太淡定了,他甚至像是置身事外一樣,完全是一副勝者的姿態。

「不,董家天才贏了才是,那可怕的一棍聖域之下誰能擋住?」想起董家天才那一棍,在場聖域之下的人無不是后怕,那樣一棍不該有人能擋住。

「你們看那是什麼?」

忽然,有人伸手一指,所有人順著望去,頓時無不是大驚。

「那是什麼?」

人們分明感覺,那像是一道劍痕,是的,董家青年身後,有一道劍痕在,這一道劍痕竟然是留在了陣法上,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消失。

「怎麼可能?」

所有人一陣心驚,如此陣法的強大他們很清楚,這可是董家特地布置出來給兩家「切磋」的場地,武尊怎麼可能留下如此痕迹?

「輸了,我輸了!」

然而,董家青年忽然神色落寞,竟是認輸了。

「那道劍痕真的是他留下的!」

所有人感覺到不可思議,在他們沒有看到的時候,有那驚艷的一劍出手,氣勢完全被遮蓋,卻是遮蓋不住它的鋒芒。

「多謝留手!」

董家青年臉色難看至極,甚至有些后怕,他不敢想象,這一劍要是正面沖著他來,現在會是什麼結果?至少他絕對不相信,那一劍真的偏了!

「哦!」

崔氏忽然響起一陣又一陣的喝彩聲,董家青年那一句「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無疑是讓他們抬不起頭來,然而這個人終於有人將他擊敗了,而且不可思議的事,竟然是眼前這麼個老傢伙做到的。

「成了,他真的贏了!」

無論是崔氏族長還是老者,都激動不已,更不要說還年輕的少族長了,這些年來的苦心努力,終於不是完全白費了。

「好可怕的一劍,此人了不得啊!」

一個個大人物從那一劍醒悟過來,不由暗暗讚歎,以他們的實力剛才一切都看的清楚,聶雲一劍破開董家青年那一棍,擦著董家青年的身體而過,竟是差點把陣法給切開了,痕迹久久才散去。

以他們的見識很清楚這道陣法的強度,不想一個天元境的武尊竟然差點給破開了,簡直是不可思議!

「恭喜恭喜,崔氏果然了得,竟然有如此奇人!」

終於,此地變回了他們崔氏的地盤,一個個道喜而來。(未完待續。) 你說什麼?」

姜染面無表情的和他隔著門板對話:「宋晟剛剛有說什麼嗎。」

房門外靜了一瞬,隨後,姜染明顯能感覺到身後的房門被人敲了下。

江野靠在門上,語氣有些懊惱:「我本來想提醒他的,沒想到會扯到初中那會兒的事。對於他的那個前女友,我有點印象,但是並沒有和她在一起過。」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姜染故作淡定的穿好衣服。

「你聽到了。」江野語氣肯定。

聞聲,姜染拿著睡裙的手一緊,她氣的吹了吹劉海,隨手把睡裙往角落一丟:「老子就是聽到了怎麼了?」

面前的門突然被拉開,江野反應極快的退後了一步。

姜染看都沒看他,走到化妝台前坐下開始上妝,全程臉上看不到任何異樣情緒。

江野最怕她這樣。

平時要是發生點什麼誤會,鬧一鬧吵一吵也還好,起碼問題可以得到解決。但要是冷戰的話……

江野無奈的嘆了口氣,深知她肯定是誤會了什麼。

靠著化妝台,江野站在她旁邊,為自己繼續辯解:「我到現在就只能依稀想到她長什麼樣子,除了她叫鹿曉之外,我什麼都記不得了。」

「你知道的,不重要的人,我從來不放心裡。」

姜染化完底妝,對著鏡子左看右看,滿意的笑了笑,隨即她拿起眼影刷開始畫眼妝。

很明顯,她不想搭理江野。

但是,她也有在聽江野的解釋。

江野剛剛說的話,她聽到真的很想笑。

不重要的人?不重要你還記得名字???

江野還在解釋,姜染忍著化完了妝。

戴好首飾,姜染示意他閉嘴,「有完沒完?我又沒說什麼,你叭叭叭的幹嘛呢。」

「再者說,你之前有喜歡的人,有就有唄。和我有關係?」

江野氣笑了:「沒有。」

江野:「我剛剛說了這麼多,你沒聽到?」

姜染一頓,錯愕的抬頭望著他:「你凶什麼。」

「我沒有。」

「敢做不敢認?」

江野:「……」

……

車上,宋晟抿了抿唇,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又緊,終於他實在沒忍住,問著姜染:「你們兩個……這次是因為點什麼呢。」

姜染坐在副駕駛上打著瞌睡,聽到他的話睡意全無。

「沒什麼。」

「那你幹嘛不坐他的車?」宋晟說著偏頭看了一眼後視鏡,江野的車緊緊跟在後面。

「想坐你的車不行?」姜染皺眉,「那算了,前面靠邊停,我自己打車。」

「……」宋晟一哽。

他現在嚴重懷疑姜染出門前吃了辣椒,說話怎麼這麼嗆呢。

他想,也許,這就是杠精本精吧。

「小姑奶奶,我也沒說什麼啊。」 追尋幸福的定義 宋晟是真的無奈,為什麼每次他們兩個吵架,他總是跟著躺槍。

過了會兒,宋晟仔細想了想,試探著問:「你該不會……聽到我們倆說的那個了吧。」

姜染嘖了一聲,似乎有些惱。

她偏頭看著宋晟,說道:「明明我們是三人組,你們兩個人之間居然還有我不知道的小秘密?」

書客居閱讀網址: 崔氏族長才脫身,親自去迎接聶云:「多謝閣下,今日著實是幫了我崔氏大忙!」

聶雲拱手還禮:「前輩客氣!」

崔氏族長微微一笑,越來越覺得聶雲不一般了,這種時候依舊淡定如常,甚至比他還要鎮定,不由望向身邊:「替我好生招待!」

少族長笑道:「父親你忙便是!」

崔氏族長含笑而回,真正的一掃陰霾,他不相信董家還有準備,畢竟董家族長那侄兒已經強得很可怕,再有一個還要強的,那就只能說是連上天都眷顧董家了。

一個外人而且是一個老人家的影響,必然比不過董家族長的侄兒,但毫無疑問董家族長的計劃已經失敗了,至少崔氏的士氣終於沒有完全被蓋壓下去,即使董家還扳回了不少,但至少他們崔氏終於不是徒勞無功了。

經歷過剛才,如今崔氏族長顯然是十分滿意了。

酒宴散去,少族長依舊和老者一起陪著聶雲。

畢竟是少族長,見識不凡,但他卻驚訝的發現,眼前這個風雷就是他都無法完全看透,見識廣博,什麼都有所涉略,卻又分明老道無比,他如何也探不出究竟。

少族長很快收斂了心中的好奇想法,聶雲不是他們崔氏的人,卻已經是幫了他們崔氏兩次大忙了,並且一次比一次恩情大,既然人家不肯多說的,刻意去探究反倒不尊重人。

「哈哈哈,多謝閣下幫忙啊!」終於,崔氏族長應酬完后,親自前來,原本他今日還有很多事要忙,卻是忍不住抽身先來找聶雲了。

「小事,前輩謬讚了!」聶雲很是謙虛。

「哈哈哈,不用謙虛,這可不是小事,我看閣下是聰明人,定然猜到今日對我崔氏多重要了!」崔氏族長此時完全沒有組長的架子:「走,不說這些,我們喝一杯去!」

美酒伴月,月下暢飲,人生一大美事。

同樣意識到聶雲並不想透露自己的事,因此崔氏族長很是識趣,一點都不探究了。

他今日太高興了,一波三折,得來的一切更是值得珍惜,而這些都跟聶雲有關,要不是聶雲,老者或許回不來了,獸宮經營權落在誰手中還不好說……而若不是聶雲,今日可能因為董家那一手,將崔氏的士氣完全蓋壓過去,那一切都白費了。

老者一直陪在身邊,他如今很是自豪,雖然已經不可能突破聖域了,但他不過是招攬了一個聶雲來,為家族做出的的貢獻卻已經比一堆武聖加起來還要大,心情好不免多喝幾杯,畢竟本就是好酒之人。

「說來,晚輩有一事相求!」

眼見崔氏的掌權人就在眼前,聶雲終於要攤牌了。

說實話,聶雲覺得自己算是個好人,但卻絕對不是所謂的老好人,他幫助崔氏固然有自己的偏向,但大體上還是為了自己。

話音剛落,老者的手一頓,剛送到嘴邊的美酒緩緩地放了下來,他知道聶雲接下來要說什麼,打心裡他不希望聶雲真的開口,去天界幹什麼?他只知道即使是超級勢力都不熱衷,一路上甚至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活下來,更何況聶雲一個老頭子。

打心裡,他希望聶雲不要開口,有替崔氏幫的兩次大忙,聶雲可以混得風生水起,但同時他又清楚,他阻止不了聶雲,前幾天看到聶雲堅定的眼神他便知道,聶雲一定沒有放棄他的想法。

崔氏族長和少族長不由相視一眼,老者的變化他們看在眼裡。

少族長陪了聶雲這麼久都沒有發現什麼,此時看來,這一定不是一般的忙。

終於,崔氏族長開口:「閣下有什麼事情但凡開口,幫我崔氏如此大忙,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的,定然竭盡所能。」

崔氏族長很是豪爽,放下架子的他頗有西域人的性格,同時,他畢竟是身在高位多年之人,不是什麼毛頭小子,倒是沒有把話說絕,他說的是「他」,而不是崔家,也就是說,他不可能把崔家過於拖下去,最後還要看聶雲到底需要幫什麼忙了。

聶雲也不繞彎子,直言道:「在下欲去天界,可否幫忙!」

聶雲的話很簡單,直入主題。

然而,崔氏族長和少族長都是一愣,他們直直地望向聶雲,似乎很希望聶雲告訴他們,剛才是開玩笑的,但聶雲的眼神異常堅定,絲毫沒有開玩笑的意思。

「大哥,是我的錯!」老者忽然插話道。

崔氏族長望向他的九弟,頓時想到了什麼,不由搖頭,聶雲知道他們有這般全力,定然是老者告訴聶雲的,畢竟這事一般人肯定是不知道的。

「九叔不用這般,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少族長連忙寬慰道。

和父親相視一眼,從隻言片語中他們大概猜到,聶雲定然是一心去天界的,只不過現在才知道他們有這樣一個名額而已,不由替父親開口道:「閣下聽我一句,何不留下來,我崔氏定然好生待你,為何要去天界?」

少族長和父親,跟老者想法是一樣的。

然而,聶雲卻是異常堅定,就算是理由,以他現在的身份,他都能想出一大堆來:「人各有志,晚輩便是想去天界看看!」

聶雲沒有說謊,即使他本身便是現在這般身份,他也很想去天界看看,人活著一輩子,為何不看看更加精彩的世界?

少族長不再開口,不管這個理由是真是假,他都感覺到聶雲的堅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