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意思?」桑揚沙眉頭挑了起來。

「我們做個交易。」羅琳依然一臉淡定。

「做交易。什麼交易?」

「弗朗西斯科還有克拉克以及肖恩的命。」

「他們在你手裡?」桑揚沙冷笑道,」以你們的能力。還能抓得了他們,你騙誰呢。」

「你應該知道我們已經請了外援,否則你們也不會用這種聲東擊西的計策,故意讓弗朗西斯科去當誘餌。而你們卻跑過來攻擊我們旅部總部。」

桑揚沙聞言,笑了:「我明白了,你是在拖延時間。」

「拖延時間?呵呵。」羅琳一臉鎮定地看著桑揚沙,「看樣子,你壓根就不擔心自己的手下性命啊。」

桑揚沙眼珠子一轉,盯著羅琳,桀桀一笑:「我當然擔心,不過你既然能夠知道那麼多秘密,想必身份肯定是不一樣的。那好,我就抓你當人質。」

說完,手中骨刀一揮。登時一抹幽綠色的戰氣便在龍牙戰刀上浮現。

繼而身子前掠,徑直衝向羅琳。

「小心!」納斯尼亞見狀大驚,急忙揮舞戰刀,徑直迎了上去。

桑揚沙冷冷一笑:「來得好,正是要先殺你。」

「哐!」手中骨刀戰氣暴漲,瘋狂斬向納斯尼亞。

納斯尼亞剛要迎擊。

一旁拉基蒂奇卻突然開槍了。

緊接著。一蓬巨網一下子罩向桑揚沙。

瞬間把他籠了個正著。

「見鬼!」桑揚沙雖然戰刀斬了出去,但是他發現。這個巨網只不過是被他劃破了一個洞,自己本人卻依然還是被纏在裡面。

等他再要撥開巨網,納斯尼亞已經一刀斬了過去。

他只能被動地防守了一下。

硬生生抗住納斯尼亞的這一擊。

儘管如此,身子還是被震得一陣隱隱作痛。

不過這還不算什麼,其他人一看到桑揚沙被成功網住了,頓時興奮了起來。

「開火!」所有人立刻端起手中的槍,拚命朝網內的桑揚沙身上射擊。

「噠噠噠噠噠噠噠!」

無數子彈瘋狂地傾瀉在桑揚沙身上,雖然他已經祭起了光盾,但是被無數子彈如此招呼的話,他整個人也是醉了,此刻的他,不得不凝著戰氣加強光盾的防護能力,抵擋如傾盆大雨般攻擊的彈雨。

所以,他現在想要反擊,必須先從這張破網裡逃出來,然後才能反擊。

不過在彈雨的狂攻之下,他很難騰出手來。

但他相信,這夥人的子彈終歸是有限的。

一旦他們要更換彈夾,或者是彈藥量不夠了,就有他們好看的了。

「將軍,我們撤!」不過讓桑揚沙最不願意看到的一幕發生了,羅琳帶著納斯尼亞居然撤退了。

桑揚沙頓時急了,他的目標就只有一個,那就是納斯尼亞,如果沒能殺了納斯尼亞,那整個的任務就全失敗了啊。

他的一整組人,到現在為止,已經全軍覆滅,如果還讓納斯尼亞也跑了,他還玩個鎚子。

勢必會被釘在屠龍者的恥辱柱上。

「該死的!」桑揚沙暴吼了一聲,立刻急速聚起全身戰氣,龍牙戰刀瘋狂地斬向困住他身體的魔蛛網。

「唰唰唰!」狂暴的力量作用下,魔蛛網終於被他硬生生地斬破。

但是凝聚的光盾也因為他剛剛的暴怒動作而一下子收縮了一下,頓時露出一個破綻,至少有三四枚的子彈打在了他的身上。

沒有了光盾保護的武者身體除了強橫一點之外,也沒有多大的區別。

所以這貨終於是中彈了。

羅琳看著那個如同野獸一般衝出來的桑揚沙。嘆了一口氣:「可惜這只是一張升級版的魔蛛網,要是天網或者困神的話,他就沒那麼容易逃出來了。」

桑揚沙雖然中了彈。而且鮮血淋淋的,但他衝出來之後,變得更加的猙獰了。

立刻咆哮著朝羅琳和納斯尼亞沖了過來。

但是立刻就有兩個不畏死的士兵沖了上去。

其中一名士兵死命地抱住了桑揚沙,而後拉響了自己身上的手雷。

「轟!」爆炸聲響徹整個的防空洞。

那名英勇的士兵瞬間被炸得支離破碎。

但是桑揚沙卻是在爆炸聲中,又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我殺了你們!」

「哐!」一輛裝甲車,快速倒退著,向他撞了過去。

桑揚沙雖然被撞到了。而且飛出了數米遠,但他立馬一個翻騰又爬了起來。幾步間就到了那輛裝甲車的駕駛位,一掌直接轟出。

「轟!」駕駛艙的鋼板立刻凹了一個大洞,裡面的駕駛員被活生生的震死。

「通通去死!」他瘋狂地揮舞起骨刀,直接奔往人最多的地方。

幾個起落。馬上又有三四名士兵躺倒。

而後他似乎又想起了納斯尼亞和羅琳,立刻朝洞口猛追了過來。

他的速度極快,甚至比受傷前還要更快。

羅琳和納斯尼亞等人還沒跑多遠,桑揚沙就已經追上。

約摸還有七八米遠的時候,他一個提氣,骨刀反轉,刀鋒隨即劃出一抹幽綠色的戰氣,如同死神一般朝兩人橫向斬了過去。

「轟!」納斯尼亞眼看跑不脫了,只好回身抵擋。

但馬上被桑揚沙的這一擊。直接撞飛了十多米遠。

羅琳見狀急忙朝她落地的地方飛奔而去。

桑揚沙渾身是血,看到這幕之後,一陣桀桀怪笑。閃電般的欺身而至。

盯著納斯尼亞和羅琳。

「小娃兒,我倒想看看,你還有什麼辦法可以阻擋得了我。」

「桑揚沙,你要的是我的命,和她無關,放她走。」納斯尼亞反過來坐了起來。伸手護住羅琳,盯著桑揚沙氣喘著說道。

桑揚沙看著羅琳。嘿嘿一笑:「放心,我不會殺她,這麼漂亮的女人,我愛惜還來不及呢。」

他把骨刀抬起:「不過,你就不一樣了,納斯尼亞將軍,你是時候該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正當他準備動手的時候。

空中,突然一個極其尖銳的聲音破空而來。

桑揚沙一愣神,便看到一截黑乎乎的東西,裹挾著一股龐然的戰氣直接刺向他的腦袋。

他下意識地把骨刀往上一揮,試圖擋住那黑乎乎的玩意兒。

「轟!」一股磅礴的力量瞬間湧向自己全身。

他就如同一個被巨雷打中的人一般,瞬間整個的身體顫抖了起來。

一下子被彈開了。

倒飛了七八米遠,摔在了草坡上。

定眼一看,十來米外,一個人踏空而至。

轉眼間便落到了羅琳和納斯尼亞身旁。

「沒事吧?」

「寧先生…」羅琳整個人激動一下子說不出話來了。

「對不起,來得稍微晚了一點。」寧逸一伸手,把羅琳拉了起來,羅琳又急忙把納斯尼亞也扶了起來。

桑揚沙一看來人,整個人臉色全變了,當然,滿臉是血的他,別人也看不到他臉色變了。

就算他不認識對方,但剛才對方輕鬆的一擊,就能把他打飛的陣仗來看,這傢伙根本就是完全逾越在自己頭上的恐怖存在。

更何況他是認識這個人的。

他應該是組織里,目前掛為頭號清除對象的寧逸吧。

這個傢伙上刺殺榜前三十名的時候,才知道這麼年輕就是青級高手了。

自己完全不可能是他對手啊。

原來,對方來的外援居然是他。

難怪自己這組人員全栽了。

只是這事組織上怎麼沒跟自己提醒?

看樣子這個傢伙是無聲無息偷摸進來的。

不行,得報告上面的人。

他伸手去摸懷裡的東西。

不過還沒動手,寧逸已經閃電般衝到了他的跟前。

桑揚沙揮舞骨刀試圖反抗。

卻被寧逸輕易地挑開了。

繼而黑鳴抵住了他的喉嚨。

他試圖自爆。

寧逸卻又迅猛地一掌打在他內元氣海處。

「啊…嗬…」他可以很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肚子一凹,隨即內元能量不停地往外泄露,如同一個漏氣的氣球一般,外人感覺不出來,但是他自己本人卻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能量內元正在迅速地消失。

這是什麼妖術?

桑揚沙雙目瞬間猙獰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近乎絕望的時候,拚命外泄的能量內元終於停止了繼續流漏,而寧逸也一臉詭異地盯著他,接著閃電般地出手,廢了他的修為。

當然,廢不廢也沒差別了,他身體上所受的創傷已經讓他難以支撐下去了。

「我的手下…都是被你殺掉的?」 巫妃來襲 桑揚沙開口問道。

寧逸點了點頭,手卻慢條斯理地伸到他胸口處,撕開他晶體戰甲外圍拉鏈,從戰甲內襯裡拿出一個黑色的信號發生器。

桑揚沙剛要張嘴大喊,卻被寧逸猛地卸掉了下巴。

而後當著桑揚沙的面,笑眯眯地拿著那黑色的信號發生器,捏在了掌心,輕輕一碾,那東西便變成了一撮黑色的粉末,從他掌縫間簌簌落下。

成了一灘廢物的桑揚沙成了俘虜。

這是他自己怎麼也想不到的結局。

黑海,「蒙特利海軍上將號」巡洋艦。

溫斯特和邁克爾.道森兩人面面相覷。

他們是眼睜睜看著桑揚沙的信號燈如何熄滅的。

「將軍閣下,您說,這是怎麼一回事?」邁克爾道森舔了舔有些干涉的嘴唇,問道。

溫斯特茫然地搖了搖頭:「恐怕得問屠龍者了,桑揚沙身上帶著音頻信號發生器,屠龍者那邊應該會有接收的,他們應該才知道最後發生了什麼。」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邁克爾道森顯得比溫斯特更加的茫然。(未完待續)

ps:感謝兄弟們的寶貴月票,謝謝 第三百三十三章蘇城同行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王歡有些詫異,所遇見的人正是在桐柏山上的周婷雨三人。

當初,擔心大戰波及,讓他們儘快離開,沒想到三人到了山下之後,竟還留在這裡不肯離去。

「王歡,你沒死在山上?」袁成玉一開口,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被大表哥狠狠地瞪了一樣,急忙捂住嘴。

背心男很清楚,桐柏山上大戰慘烈程度,連宮主都親自出手,加上十幾位長老,他們以為王歡已經死在山上,現在看到王歡安然無恙的下山,心間驚訝無比。

他考慮的方向跟袁成玉不同,袁成玉開口問王歡沒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