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蛟太子嘶吼不已。

可惜,他的吶喊沒有半點傳出。

因為他在體內,現在佔據青蛟太子主導權的是流光武王!

「呵呵,你的野心我清楚了。」

流光武王笑著說道:「你放心,我定會幫你完成願望,所以你乖乖地被我吞噬就好。」

「你……!」

青蛟太子的靈魂還想反抗,奈何巨大的衝力襲來。

如同洪流,一下子淹沒了青蛟太子。

「接下來,是先對哪一方下手好呢。」

流光武王眯起眼睛,看向了東方月初等人。

秦無夜固然清楚如今的青蛟太子正是流光武王了。

但是東方月初等人全然不知!

他們沒有此類經驗,眼力亦是不足,自然看不出區別。

「你是青蛟太子?」

東方月初皺眉問道。

直覺告訴他,這可能不是青蛟太子。

原因無他,面前之人給他的感覺過於奇怪,一點都不像是先前的青蛟太子。

可是,此人的氣息、樣貌都是青蛟太子,這一點無可否認!

「是我。」

青蛟太子含笑說道:「剛剛流光武王嘗試奪舍我,好在我有先祖賜下的保命至寶,硬生生震碎了他的神魂精魄……現在已經安全沒事了。」

東方月初狐疑不語。

他可不是三歲稚童,絕非你說不是,他就要相信的了。

「月初兄。」

流光武王帶著笑意走近東方月初。

就在二人還有丈許距離的時候,東方月初猛然將旁邊的一名女子推了出去!

「砰!」

青蛟太子則是面孔陡然猙獰,一手拍向了這名花容失色的女子。

難以言喻的青光貫穿了女子。

本來飽滿的峰巒蕩漾無存,只有一個西瓜大小的血洞出現在原來位置,竟是連五臟六腑一起毀滅了!

當女子變成一具死屍倒下的時候,青蛟太子冷冷說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不對勁的?」

「如果我說一直沒有相信你,不知道你是什麼看法?」

東方月初平靜說道:「你又好,真正的青蛟太子也罷,不可能對我炎武國抱有多少好感,圖窮匕見,不是最常見的嗎?」

「哈哈,言之有理!」

青蛟太子哈哈一笑,豁然開朗:「我隱世多年,險些忘記了,你們皇室方才最懂得這些……也罷,他們可以暫時不殺,你們皇族我要殺光,一個不留!」

「為什麼?」

東方雅大惑不解。

「這還要問嗎?」

東方月初肅容說道:「我們保命之物較多,論威脅,在另外的武者之上……其實我還有一事想問,青蛟太子是死了還是沒死?」

「現在我就是青蛟太子……你說呢?」

青蛟太子問道:「今後世上沒有流光武王,很快就只有唯一的青蛟太子!」

……

「阿大,你能不能放他們走?」

高台的另外一側,秦無夜想到什麼,匆匆問道。

「可以。」

阿大點頭。

「那麼趕緊撤去禁制,放他們走!」

秦無夜有點不解:「既然你可以放走他們,為什麼剛剛袖手旁觀?」

雖然人數不少,但是分頭逃跑,活命幾率還是不小的吧?

「你沒問,我就懶得做了。」

阿大白了秦無夜一眼:「你可不要忘記我是醒來不久,而且他們是死是活,與我何干?」

秦無夜啞口無言。

的確,這些武者是死是活,和阿大沒有半點關心,當然是不會在意的了。

「不過,你說了,我就照辦吧,因為我可不想看到流光匹夫逍遙快活的樣子!」

阿大咧嘴笑道。

他對流光武王欺負阿二不夠聰明,間接利用的事情耿耿於懷。

可以趁機報複流光武王,何樂而不為呢? 「救命啊,我要死了,誰來救救我!」

離歌還在那裡愣神,這邊玉馬已經快被燒成灰燼了。

他躺在地上,來回的打滾,一身的火焰,就是無法熄滅,直痛的他嗷嗷慘叫。

「玉馬兄,你先忍忍,我去找父皇來!」

離歌已經束手無策,他怕玉馬會死在這裡,便轉身想去找離火鬼帝來幫忙。

現在只有那位鬼帝,才有可能把玉馬身上黑炎之火熄滅。

「等你找來,我早就嗝屁了!」

玉馬大聲吼道。

他現在知道,靠離火一族的人,已經沒戲,想活下來,只能求救黑炎之火的主人,那就是捉鬼龍王,林天佑!

當下,他沒有再去遲疑,立刻爬向林天佑,大聲哀求:

「龍王閣下,快收了火焰吧,我認輸了,我真的認輸了!」

但林天佑沒有理會他,只是和梓鴛在那裡握著手,大秀恩愛。

玉馬的一條腿已經被燒沒了,鬼氣更是消散掉一半。

他見林天佑沒有理會自己,知道這樣哀求肯定沒用。

便一咬牙,單腿跪下,對著林天佑磕頭道:

「龍王少爺,龍王爺爺,我知錯了,之前不該冒犯您,求求您可憐可憐我,把火焰收回去吧。

我喊您爺爺還不成嗎?」

燃燒的痛苦,沒有經歷過的人,是永遠不知道滋味如何的。

玉馬體驗過這一次,簡直比下地獄還要痛苦。

只要能活,別說喊對方爺爺,就算讓他喊祖宗,他也願意。

「想讓本少放了你?可以!」

林天佑放開了梓鴛的手,端坐椅子上,玩味道:

「你能給本少什麼好處?

夜夜鎖情:冷情首席替身妻 畢竟本少為了燒你,也花了不少力氣。

沒有好處補償,本少可不幹!」

這個玉馬既然是大家族的公子,想必身上寶物很多,現在不多撈點,以後可就沒有這麼好的機會了。

「您想要什麼好處,儘管開口,只要我有,我就一定送給您!」

玉馬痛的面容扭曲起來,只恨不得林天佑快點把要求說出,再拖延下去,他真的就要死了。

「聽說你們馭獸一族的族長有一頭鬼麒麟。

聽起來很有牌面的樣子。

本少還聽說,那頭鬼麒麟生了一個幼崽。

對於這個幼崽,本少非常感興趣!

如果你想要本少把火焰熄滅,那就把鬼麒麟幼崽送給本少!」

林天佑語氣淡漠,雙眼盯著玉馬那張因為疼痛而變形的臉,說道。

鬼麒麟的幼崽,林天佑還是聽馭獸一族的人說起過。

他一直想要一頭拉風的坐騎。

去直接搶馭獸一族的鬼麒麟,還需要花大量的時間去馴養。

而鬼麒麟的幼崽就不同了,只要從小養在身邊,那以後便會永遠只認林天佑一人當主人。

也永遠不會背叛。

這樣的坐騎,才是林天佑內心的完美坐騎。

所以,這個幼崽,他勢在必得!

「鬼、鬼麒麟的幼崽?」

玉馬心頭一顫,他沒想到,這等機密的事情,也會被捉鬼龍王知道了去。

那幼崽可是馭獸一族的戰力之一。

也是未來馭獸一族接班人的戰獸。

要是被林天佑拿了去,那他一族的損失可就慘重了。

「對、對不起,鬼麒麟幼崽並不在我的身上,它在馭獸領地。

您想要的話,這沒問題,到時候我可以帶您過去拿!」

玉馬戰戰兢兢的回答。

其實鬼麒麟的幼崽就在他的身上。

身為下一任馭獸家主,他必須從小就培養這頭鬼麒麟。

否則,二者的相性不合,將會大大的降低鬼術的使用。

可這等靈獸,他又豈能甘心送出?

便說了一個謊話,只要他身上的黑炎之火熄滅,他把林天佑帶去馭獸一族,到時候,任憑捉鬼龍王的實力逆天,也必會死在馭獸一族的圍攻之下。

「看來比起你的鬼命,還是鬼麒麟的幼崽更值錢啊!

既然這樣,那你就等死吧。

反正再燒半分鐘,你就算還能活下來,也將終身成為一隻廢物鬼!」

林天佑眼中冷光一閃,玉馬的這種鬼把戲,他又如何察覺不出來?

從這些傢伙來到長廊之中,他就聽到玉馬以馭獸族接班人的身份自居。

這樣的身份,不可能沒有鬼麒麟的幼崽。

要是真沒有,那也無所謂,反正燒一個豪門的少爺,林天佑也沒有什麼心理負擔。

要怪就怪他招惹了自己。

林天佑對於敵人,向來都是心狠手辣。

『騰』的一聲巨響,玉馬身上的火焰突然變的旺盛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