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念遲疑了一下,就接過去。

她從那疊零錢中抽出一些來,「這幾天的菜錢都是周奶奶借的,我一會兒去還給她。」

又抽了幾張給雲水謠,「你身上也要留點錢當零花,剩下的錢暫時放我哪兒吧,你需要時再找我拿。」

她也看出來,雲水謠是在用這些錢來彌補她的愧疚。

當她接過錢和卡,她看到雲水謠分明地鬆了一口氣,眼中的愧色也散了一些、

隨手把錢和卡放進衣兜,顧雲念問道:「媽媽,你想過等傷好了,要做什麼嗎?」

「不是回紡織廠嗎?」雲水謠下意識地說道。

顧雲念忍住想要翻白眼的衝動,「你覺得鬧了這麼一出,再回紡織廠合適嗎?雖然都是趙志國弄出來的事,可鬧到警局丟的是整個紡織廠的臉,等你回去,紡織廠的管理層不會給你穿小鞋?」

(本章完) 嗡!這時候,手中的白玉寶環也不失其時的顫抖起來,像是遇到了故人一樣興奮歡快。

「答案就在這裡嗎?」南宮盈盈看著手上的白色寶環,輕聲喃喃道。

在近距離觀察眼前的石碑,卻是發現這石碑要比之前觀察到的大許多,特別是抬頭仰望的時候,那一霎那,一種猶如螻蟻般的感覺,油然而生,南宮盈盈想了想,最後還是面色凝重而又虔誠的自石碑之前盤坐下來,眼眸深處依然有著一絲駭然,這石碑帶來的壓迫力無色無形,凝重磅礴。

「晚輩南宮盈盈,無意打擾,只盼前輩現身一見。」少女的聲音響起之後,周遭依舊是安靜一片。

少女明媚的大眼睛輕輕眨了眨,她似是思索了片刻,旋即抬起小臉,那張清純俏美的臉頰上,她猶豫了一下,道:「看來前輩是想考驗晚輩呢」。

在說著這話的時候,那石碑周遭的白色光黃正好傾瀉下來,照耀在少女那清純俏美的小臉上,一道光弧沿著白暫下巴延伸下來,精緻而美麗。

嗡!

這時候,那石碑上竟是亮起了一道白色光芒,像是在回應少女的回答一樣。

果然……

南宮盈盈也是因為這石碑突如其來的變化愣了一下,旋即抬頭,將眼前的石碑給盯著,片刻之後,唇角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嗡!

而就在南宮盈盈有些沉侵在石碑散發出的浩瀚蒼茫之氣中時,一絲細微的能量波動,突然從她體內散發而出。

那絲能量波動,來得極為的突然與細微,不過這畢竟是從她體內中出來,所以她也是在第一時間便是將其察覺。

因為那中能量波動,是從意識海中所發出來,而且那種精神力波動略有幾分怪異,準確的來說,是與手中的寶環一道催發的,而且目標準確的聚焦在石碑之上。

「意識海怎麼會針對這座石碑?」

少女秀眉緊皺,喃喃自語,而後她抬起頭,視線停留在眼前這座浩瀚磅礴的石碑之上,碑面因為歲月的流逝而微微有些泛黃,而且上面也並非一片光潔,反而是有些不少的坑坑窪窪,一些細小的裂縫,如同爬蟲般的蔓延而開,不過對於整個巨碑而言,似乎並不算什麼特別大的問題。

少女的目光,極為仔細的一寸寸的從石碑表面上掃過,如此約莫數分鐘后,她的眼眸猛的一凝,看向了石碑底座周圍,在那裡略微粗糙的碑面上,隱隱的有著一圈黑色斑點分佈著。

而就在南宮盈盈的目光看見那些小細節之時,她猛的察覺到體內的能量都是有些凝固起來,一股陰冷而森然的氣息險些將她整個人都吞了下去。

少女澄澈的眼眸深處掠過一抹驚疑之色,她盯著那些古怪的黑色斑點,遲疑了片刻,終於是上前三步,然後伸出雪白玉手,慢慢的貼在了一塊小黑斑上。

觸及的霎那,少女絕美的面色上,表情也是瞬間劇變。

玉手落處,一絲森然氣息傳進了其體內,那道能量波動,冰冷而不含生機,隱隱間,帶著一種吞噬萬物,抹除一切的詭異邪氣。

南宮盈盈的手掌,僅僅只是觸及了瞬息便是陡然抽回,然後嬌美的面龐上,也是浮現了一抹蒼白之色,目光驚悸的盯著那些黑色斑紋。

這種極端的冰寒與詭異,絲毫生機不含。南宮盈盈可是知道,這些獨屬於魂族的冰冷邪惡之氣,從幾千年前的界域之戰中滔天而來,所過之處,抹殺了天地間無數生靈。

南宮盈盈抿了抿嘴唇,這寶環上一任的主人,想必生前沒有少跟魂族交戰,而眼下這面石碑,八成是她留下來鎮守此地的寶物。

「只是揭開疑團的關鍵,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南宮盈盈低聲自語,似乎並未從沉思的狀態中醒來,而這時候,其周身瀰漫的精神力則是化為一道不易察覺的能量匹練,直接掠過天空,落在那古老而又巨大的碑面之上。

嗡嗡!

隨著精神力落到石碑上,碑身頓時發出了細微的顫抖,而後一道道溫和的白色光芒從碑身之上射出,最後將巨碑之前安靜盤坐的少女籠罩進去。這些古怪的白光籠罩而來的霎那,少女的身軀頓時—顫,旋即她便是感覺到一股無可抗拒的吸力自那碑面之上暴涌而出,下一霎那,神智開始模糊,眼前的視線,也是迅速變得黑暗起來。

……

「赫連前輩,盈盈能順利尋找到那婆羅陰陽環的上一任主人嗎?」潯仇的眼睛望著那相對平靜的黑色水面,忍不住的對著身邊的黃袍赫連詢問道,現在的這裡,似乎也就後者的了解會多一些。

聞言,黃袍赫連轉過頭,用目光把潯仇給盯了半響之後,他輕輕皺眉,眼眸有些複雜的神色,旋即輕聲道:「這還不好講,總之,還得看機緣吧。」

「那前輩真身究竟處在什麼地方,即便是我也不太明白,不過我能確信的是,若是她能成功,一定能有極大的收穫。」黃袍赫連點了點頭,眼瞳中多了一份期待與火熱。

「我想其中應該不乏考驗吧?希望盈盈能順利完成。」潯仇若有所思的道。

黃袍赫連看了他一眼,「以不變應萬變。」

輕輕贊了一聲,他了解少年的心情,與其在那種明知道是考驗而擔憂,還不如靜下心守在這裡,等著對方安全歸來。

「說實在的,對於這個結果,我也挺期待。」

黃袍赫連微微點頭,他的眼瞳輕輕一動,多瞥了一眼那前方的黑潯仇面,那裡是之前少女消失的所在。

「這地方究竟在哪啊……」

天空銀光瀰漫,嚴嚴實實沒有絲毫的縫隙,那種模樣,彷彿一道銀色光芒籠罩下來,將整個世界都收入其中。

而銀燦燦的天空之下,便是一望無際的寬廣大地,地面呈現霜白之色,光滑的如同一面鏡子。

大地之上一馬平川,一眼望去,霜白色的大地蔓延到視線盡頭,那裡,天地一線彷彿連接在了一起。

一種肅殺之氣,攜帶著一份滄桑磅礴的味道,在天地間醞釀升騰著,讓人愕然。

南宮盈盈站在大地上,仰望天地,一種渺小的感覺油然而生,那種無力的感覺,彷彿是自靈魂深處攀爬出來,蔓延全身,令得人無可動彈。

「呼!」

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雙眸中填寫著堅定的神色,微微揚起精緻的下巴,強行的將那種渺小之感壓抑下去,她知道這裡應該是那石碑之上的精神空間,這裡的交鋒,或許沒有現實中那般鮮血橫飛,但卻必然別有一翻兇險。

精神交鋒,一旦落於下風,幾乎是沒有什麼反彈餘地的。

壓抑著心中的那種渺小無力,南宮盈盈也是一步跨了出去,腳掌落在略顯柔軟的地面上,那種獨特的氣息,彷彿也是從腳掌處滲透而來,傳進身體之內。

咚!

也就是在此時,這片大地突然間劇烈的抖動起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能量,在這片望不見盡頭的大地上傳盪開來,猶如脈衝一般,飛快的擴散。

南宮盈盈眼神平靜的望著這一幕,而在她這般平靜的注視下,那遙遠之處的大地,突然在顫抖中裂開了巨大的裂縫,裂縫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撕裂而開,短短霎那間,整個地面都是碎裂起來。她驚了一下,隨即催動精神力將自己保護起來,身體虛浮與半空,看著整個世界,瞬間滄海桑田。

地面碎裂,天空的銀色光華爆成光斑,幾乎在幾個呼吸的時間中,一切已經完全改變,天際的銀色光華與地面的霜白色融為一體,化為一個混沌的世界,這世界充斥著濃濃霧氣,呈現出一種玄青之色,如同初破混沌一般。

叮!

雲氣慢慢裂開,一道極為奇怪的鸞佩之聲,突然在這片天地之間響徹而起,無形的聲勢在天空上席捲開來,竟是直接掀起了滔天風暴。

少女澄澈的眼眸微凝的望著那裂開的雲氣深處,那裡,是聲聲波傳出來的地方,而起隱隱間,她似是在那朦朧之中,看見了一道龐大的影子在翻動。

南宮盈盈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那雲氣最中央,下一霎那,眼瞳猛然一縮。

轟!

就在他瞳孔緊縮的瞬間,那雲氣之中,滔天青光噴涌而出,而後,一道龐大得無法形容的青色影子,猶如青龍一般,猛然自遠方騰飛而出,那等巨大的身影,遮天蔽日!

南宮盈盈望著那從深淵中騰飛而出的巨獸,當即也是輕吸了一口冷氣。

巨獸形態如龍,但卻是足有百丈龐大,通體呈現這玄青色,一種滔天的冰涼磅礴之氣,猶如風暴一般席捲過來。

在那似龍巨獸的兩眼之上,最引人注日的那一顆閃爍著青色光芒的眼睛。那個青色巨眼呈現閉攏狀態,但不知為何,在見到那隻眼睛時,少女竟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這是…三眼神龍?」 南宮盈盈輕聲自語,若是所料不錯的話,眼前這遮天蔽日的巨獸,應當便是那傳說中的巨獸了。之前在斗師會修鍊的時候,她曾在會內的典籍中見到過這種神奇的妖獸,種類頗多,掌控了各系的能量,而其中涉及精神力的一種龍擁有著三隻眼睛,最上方的一隻眼睛呈現青色光芒,不過這種巨獸,似乎在六千年前的界域大戰中便已經滅絕了才對。

但眼下的這巨獸又是如此真實,那模樣與會內典籍所記載的幾乎一模一樣,只是真正面對起來,更能感受到其滔天威勢。而看這可怕的聲勢,現在南宮盈盈倒是絲毫不懷疑,這異獸擁有著將萬里之地瞬間改變的恐怖能耐了。

這就是精神力的玄奧之處,修鍊到極致的精神力,在某些程度上,要比罡元修鍊更為霸氣猛烈。

這時候,那三眼神龍騰飛天空,龐大的青色身軀在天上蜿蜒盤踮,然後,它緩緩的地下巨大的頭顱,盯著了下方地面上猶如螻蟻般渺小的少女。

當三眼神龍的視線轉移下來時,少女的面色也是陡然間凝重起來,她能夠感覺到,她身處之地方,那些實質性的物質正在迅速消融,這時候.她想起了一串幾乎被大陸人遺忘的字元,仙變精神力,破滅青光勁。

三眼神龍出現,預示著仙變精神力的出現!

這句話隱藏在會內典籍的一角,若是不仔細觀察,幾乎發現不到,而眼下這一幕,難道也是仙變精神力出現的預兆,只是這又會與自己有何關係呢?

雖然明知道這裡是一片精神宇間,她眼見的一切都並非是真實存在,但南宮盈盈依然是感覺到了強烈的壓迫感。

她所處之地,雲氣迅速消融,混沌的蒼白之色,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蔓延而開,不過南宮盈盈倒也是鎮定,深深的吸一口氣,目光直視著天空上的龐然大物,這種時候,若是精神出現退縮的話,恐怕立刻就會在這種精神交鋒中一敗塗地。

嗤!

不過少女的這種直視,顯然也是令得天空上的三眼神龍略有不耐,然後,前者便是驚駭的發現三眼神龍那隻閉攏的青色巨眼,竟是開始緩緩的睜開。

嗡!

隨著三眼神龍那隻青色巨眼緩緩睜開,南宮盈盈頓時感覺到天地間的能量變得狂暴起來,甚至連天地元氣,都是如雪般消融。

巨眼徐徐睜開,在那眼中,有著無盡的玄青之色,南宮盈盈渾身有點冷汗的望著那睜開的巨眼,旋即她便是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

咻!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一道足有百丈龐大的青色光芒,陡然自那青色巨眼之中暴掠而出!

青芒暴掠而出,這片世界瞬間消泯,原本的混沌雲氣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被融化成空洞的甬道!

不過這時的南宮盈盈,自然沒有心思關注周圍的變化,她能夠見到,那道巨大的青光,正在以一種近乎恐怖的速度,對著她爆射而來。

青芒速度極快,一閃之下,便是掠過天空,而且在接近南宮盈盈的時候,其體積也是飛快的縮小,待得它抵達少女頭頂時,已是驟然壓縮,化為一團波盪的青色光環。

嗤!

青色光環之中,似乎是蘊藏著一種極端可怕的力量,不過南宮盈盈卻是沒有躲避的跡象,因為她知道,這根本就躲不過。

「來吧,讓我看看,你號稱是破滅萬物的能量,究竟能有多麼可怕。」

南宮盈盈緩緩的張開雙臂,眼眸深處,有著凌厲與執拗掠過,而後,那一圈圈的青色能量漣漪,便是毫不客氣的鑽入了少女光潔的額頭之內。

驚人的疼痛在此刻蔓延而開,伴隨著如潮的劇痛感,南宮盈盈覺得自己的意識都被那些青色的能量給生生衝散,無邊的黑暗將少女全身都籠罩進去……

淡淡的青色光膜,從那古老的石碑上散發,將在石碑前安靜盤坐的少女包裹進去,一種死寂般的氣氛,在那青色的光膜之內流淌著,令得人有些喘不過氣。

而在這般寂靜持續了約莫半個時辰的時間后,那盤坐在石碑之前的少女,身體突然顫抖了一下,而那古老石碑表面,竟然也是有著一聲人性化的嘆息傳來。

此時,在少女那張絕美而精緻的面龐上,隱隱的有著一股玄青之氣纏繞,而且,這些青色的氣息形成一圈圈光輪,不斷的對著少女額間眉心處的位置匯聚而去,而在這種匯聚下,少女額頭處,竟是出現了一道模糊的圓形青色光印。

那條光印伸縮不定,處於不斷的膨脹與收縮狀態,在那影響之下,少女身邊繚繞的銀色精神光,竟是逐漸消失,像是被生生消滅了一般。

「唔!」

雖然陷入一種莫名的沉睡狀態,少女臉龐上的青色氣息越來越濃,這股青色氣息的出現可並非是什麼好事,因為在那青色氣息的籠罩之下的少女面龐上已經開始退去血色,極度的蒼白伴著青色,顯然到了極為兇險的邊緣。

嗤嗤!

這段時間,少女臉龐上那種詭異的青色氣息也是越來越盛,在這些青色氣息覆蓋面頰之後朝著脖頸處迅速彙集,看那模樣,已經呈現出了一種難以控制的態勢,顯然她的身體,也已經在開始受到了這股莫名能量侵蝕。

咻!

這時候,那石碑似乎是抖動了一下,一道乳白色的光芒仿若是穿透空間,僅僅一閃之下,便是抵達少女光潔的額前,然而就在這道白色光芒即將點下去的那一霎,一道溫和銀光,突然自少女眉心處暴掠而出,與那乳白色光芒觸碰在一起。

嗤!

兩者相撞,並沒有爆發出任何的能量波動,那道銀色光芒僅僅只是將乳白色光華抵擋了一瞬,然後便是消散而去。

不過雖說銀光消散,但那乳白色的能量也是極為人性化的停了下來色。

似乎是發現了不需要自己插手,那乳白色光芒沉默了一下,而後便飛速收回石碑中,石碑深處那隨之而來的一道朦朧的呼吸聲中,似乎也是多了一些欣喜。

接下來,又是數個時辰的沉寂。

這段時間之中,南宮盈盈沒有絲毫脫離修鍊的跡象,從籠罩其周身的青色能量已經停了下來,整個人看上去顯得格外怪異。

嗡嗡!

不過世界上的事情顯然總是讓人意外,就在少女面龐上覆蓋的青色能量幾乎動也不動的時候,那石碑之上突然發出了一陣嗡鳴之聲,一道青色的光印從石碑上浮現,一股溫和的光芒瞬間射來,與少女額間的青色光印鏈接起來。

溫和的光芒連接著少女眉心與石碑,而在這種連接下,少女眉心的青色光印也是蠕動起來,其中的線條愈發顯眼,而那石碑上青色光印的光芒則愈發單薄,其中蘊含的能量,似乎通過那青色的傳送道,不斷的輸入到少女額前。

在那石碑之外出現詭異的變化同時,那片古怪的世界中,不知怎麼,已經躺在一團青色雲氣上的少女,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變得朦朧起來。意識變得單薄同時,眼前的三眼神龍已經消失,而她渾身的力量,也是在這段時間消散殆盡,甚至隱隱間,她似乎看到那從身體中飄出來的能量構建成一道模糊的人影,那人影,分明就是她自己。

南宮盈盈輕輕的動了動嘴唇,略顯模糊的雙眸望著眼前一團玄青色雲彩,她盯著那片雲彩,片刻后,伸出光潔雪白的手掌,想要將其抓在手上。

輕輕的按上去,南宮盈盈眼色頗為迷濛的望著這一切,手指一觸,那一團青色雲彩已經消散開來。

雲氣在少女面前飄散而開,她的表情似是有些晦暗,只是任由自己浮在青色光團之上,最後,她緩緩抬頭,望著那混沌天空的顏色,彷彿一切都已經消散,新的生命,亦不知何時方能醞釀。

而破滅之後,生機隱存,待得春暖花開時,眼前的世界,是否能夠擁抱春意盎然。

少女閉上眼睛,本想著釋放出精神力去探知一切,卻是發現此時自己的意識海已經空洞一片,再無她物,但古怪的是,她卻好好好的活著,不知為何……

就這樣,當眼前的一切似乎都要靜止下來的時候,一點黑色的光斑落在了少女的手掌上,黑色光芒在眼前擴散開來,南宮盈盈眼瞳一縮,用處所有的力量,將那黑色光點牢牢握住。

這個黑點,與那碑面之上的黑點給他感覺一模一樣,詭異而邪惡,並且吞蝕天地生機。

不過半響之後,覺得那些黑色光點似乎變得不再躁動,南宮盈盈緩緩地攤開手掌,其清澈的目光,眨也不眨的盯著那黑點,整個人如同變成了雕塑一般安靜,紋絲不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